第79章 脑洞大开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9章 脑洞大开

能拿到指标的人家也不会太简单,总和官场有一些千丝万缕的关系。 打造轴承倒是不违禁,但是目下高方平不想和这些关系复杂的人牵扯上关系。所以需要“黑铁匠”,这些人要价低,比较容易控制。 黄昏的时候,派去的地痞回来尴尬的道:“大人见谅,原本您吩咐多找些人,但卑职无能,只找到了两人来听候使用。” 这有些出乎高方平的意料之外。 官府的效率历朝历代都一样低下,而民间需求有多大是明白着的。拥有专营权的铁器作坊获取垄断利益,价格坑爹,那么就如同后世大行其道的黑车一般,其实大宋民间的匠人高手是非常多的。 但偌大一个北1京却找不到几个黑匠人,实在让高方平吃惊,这和一千年后的sh出门叫不到“滴滴打车”一样夸张! “的确跑了三十多个窝点。但没有找到人,说远行了。”同去的富安认可了这地痞的说法。 “非常奇怪……”高方平皱着眉头,来来回回的度步。 如此一来全部人低着头,都不明白高方平怎么忽然这么关心这事。 某个时候高方平停下脚步道:“富安你经验丰富,你告诉我,北1京这些匠人可能去了哪里?” 富安思考了一下道:“做黑市营生的人不会长久,也不会在一个地方待太久,所以一部分人远行是能解释的。” 高方平道:“但只会是少部分,再想。” 富安再道:“毕竟做违法营生是有风险的,这种人有几率被抓,发配充军的大有人在。” 高方平点头道:“也有理,裴炎成治下颇为严厉。而梁中书大人在乎官声,为了不影响大名府权贵利益,不被盐铁司的人记恨,下力气整治黑铁匠也可能。但也不是全部,再想。” 富安尴尬的道:“其余的我不知道了。” 高方平道:“林冲。你不是本地人,不惹眼,带牛皋去街市上打听,不在乎花费多少,我一定要要知道,这么庞大的市场需求,这些铁匠哪去了。” 这么安排是因为林冲武艺强横,不怕暗算,但江湖上的事,其实牛皋这种市井中活下来的人更机灵。这样配合就比较好。 高方平又转向那个小梁的帮闲道:“去告诉小梁,我需要大2名县刑狱记录,我要知道,最近两年有多少人因私自铸铁而被发配充军,这是有记录可查的。” 那个帮闲急急忙忙的去找梁衙内了。 “大人,还需要小的们吗?”两个据说手艺不错的铁匠抱拳道。 高方平把自己画的四不像轴承图纸交给他们,说道:“研究一下,看是否有可能打造出来。” 两家伙就狼狈为奸的教头接耳了一下,总算也逐渐看懂了高方平的图纸。 然后他们很细心的提出了许多疑问,高方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最终,两个家伙这才明白了高方平的意图。 其中一个经验丰富的家伙道:“大人的思路非常新奇,之前没尝试过。不过以小人的经验来说,可以出这样的玩意。但用途是车轴,就涉及了承重和长期磨损。而不经过锻造的件材,经受不住折腾。但如手工加强锻造,则几乎不可能呈现完美的几何形态,也就是说不够圆。不规则的形态更会加剧磨损。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怪圈。” 高方平道:“你说的我不懂,那是你的事。我负责提出想法,你负责把我的想法变为可操作的实际。别怕麻烦,多尝试,多动脑子,脑洞开的越大越好,用你所能想到的方法,铸造出不同的轴承来装车实验,就能知道哪些比较好,那些比较差。然后挑选几种较的好方式,用不同的几组人去分别发展,在实践过程中慢慢修正。这个过程就叫创造。简不简单?” 那个铁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样需要的人和钱太多了。” 高方平道:“钱问我要,帮手我帮你们请。官府查问我顶着,你唯一的工作是开脑洞,实干实干再实干。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没了。” 这两家伙双手一摊,很满意这位大人是如此干脆的人。觉得自己谋取了一份好的吃食。 高方平道:“你门干脆老子也干脆,从今天起你们是我高府的长工,为期十五年。除了享受固定供奉外,奖惩制度我会很快研究出来。只要你们愿意去创造,我的奖励不会让你们失望。” 两家伙高兴的不要不要的。 在这个时代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做长工,在官宦的家里做长工乃是第二好的职业,仅次于在官府任职的吏。至于做官,固然是古往今来最好的职业,但那对于一般人还是洗洗睡了。 “你们还愣着干嘛,提着锤子开脑洞去。”高方平把他们赶走了,然后小萝莉也好奇的跟着去看,她最关心她的“滑轮车”。 这真的是在烧钱,铁是很贵的东西。毕竟那东西直接就能用来铸钱,比如蜀中和陕1西,现在还在使用铁钱而不是铜钱。 除了铁,焦炭也是官府专营。这些全是垄断利润,在加上如果不想引起别人注意,大量使用这些东西的时候少不了要上下打点打点,让经手人闭口。 所以这一口不是谁都玩得起的。大宋很早就进入了铁器时代,却没依托焦炭和铁大量攀升工业树,原因之一是太贵,门槛太高,官府不作为。民间的创造家们无法去轻易探索和尝试。 再有一个是,古代是一个秘方横行的社会,没有一套相对公平的奖惩制度,专利保护法什么的,也就较难让别人分享自己的发明。 高方平给他们下达了开脑洞和烧钱的命令,那么相信一定时间后,就会倒逼他们解决高温熔炉的工艺问题,轴承需要弹子(钢珠),那东西无法锻造,必须使用磨具,所以为了强度和耐用性,只要有钱烧进去,就能倒逼这些脑洞大开的家伙,去解决浇筑工艺问题,不断提升强度。 这些问题上他们是专家,高方平就不去装逼了,只要掌握好奖励和鞭子,咬牙砸钱,就会出成果。 “有钱的流氓又戴上了官帽,好办事啊。” 高方平yy着就笑了起来,但想到了消失的铁匠,又脸色承重了起来,隐约的有不好的预感,这个问题会非常严重! “姓高的,你在不在!”思索间,门外忽然有女声的呵斥。 不用问,梁希玟来了。 “高方平你到底在不在?”梁希玟再次叫道。 “不在,别来烦我。”高方平大叫。 噗嗤。 外面的梁希明捂着肚子笑起来,觉得这小子其实是非常欢乐的一个存在。 “出来!有事问你!”梁希玟大声道。 “有事直接说,本官不和没有礼貌的人啰嗦。”高方平道。 “你看到我家咪咪没有,是一只白色的小狗?”梁希玟在外面找借口道。 听到这句,关胜和富安缩着脖子消失了,留下高方平在院子里强撑着。 “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你的狗都丢失几天了,现在才来装模作样的寻找,分明是想蒙我。”高方平自以为聪明的说道。 “好啊小贼果然是你,若不是被你吃了,你怎么知道小咪咪丢失几天了!” 愤怒的叫骂声音中,梁希玟毫无淑女风范的冲了进来,拿着扫帚追着高方平打。 “哇……哎吆……来真的啊?” 高方平被抽得跳来跳去的,开始恼火了。某个时候忍无可忍,啤啤啤---- 三拳把她撸翻在地上。 梁希玟被吓哭了,意料不到这男人会如此粗鲁的殴打当朝大员的女儿? “女儿家毫无淑雅风范,殴打朝廷命官,我这是在代替梁中书管教你。” 说这么说,高方平见她被打哭了,也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小梁从街市回来,刚巧遇到了这一幕,就躲在院外偷偷的观看。无比兴奋,眼见平时高贵又强悍的美女大姐被高大哥撸翻了,小梁那自小就有些变态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舒缓和享受。他甚至很恶意的等着,看姐姐是否会被高方平扒光吊起来打。 燕青也躲在暗处观看,恨死高方平这种人渣了,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竟然对贵族美女这么的报以老拳?可偏偏这人凭借奸诈的手段,在北1京的富婆群体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拥有了很多脑残粉丝,主母贾晓红就是其中之一。 梁希玟又忍着疼痛,起身擦干了眼泪,她害怕被人见到这一幕,而给高方平带来麻烦。 看着她的这个作为,高方平双眼发黑,暗叫一声“糟糕,这妞喜欢上老子了”。 梁希玟性格还行,颜值和身材也是上上之选,但她乃蔡京的外孙女,和蔡京走的太近的确有利于短期做事,但高方平知道,长远来说等于失去很多,至少于身望上非常不利。大宋的名臣非常需要身望,否则就是赵挺之的下场。 王安石之所以牛,就是有声望,有争议。 “姓高的,你哪里像个才子,竟敢打我。”梁希玟揉着眼睛说道。

上一篇   第78章 国之重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