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这其中有大**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92章 这其中有大**

“警卫员”过来拿走了礼物,然后童贯道:“小高相公是来看咱家这幅丑像吗?我真不知道怎么得罪你了,今时今日的你,有必要来干涉我提议,剥夺我童贯出使的差遣吗。现在一定被你给陛下下药,以我童贯年纪太大,不方便冬天出使北方为理由,刷下去了对吧?” “你看我像过河拆桥的人吗?”高方平指着自己的鼻子道。 童贯道:“咱家看您真的比谁都像。” 高方平也懒得和他计较了,说道:“然而我并不是,官家的确这么提议了,但我对官家说君无戏言,给辽国的国书不方便更改。反正不急,等些时候,待童贯身体恢复仍旧出任主使。但童贯年纪大了或有地方考虑不周、精力不续,那我高方平在幕后陪同出使,不要名分。这些就是全部,官家同意了,老童帅你意下如何?” 童贯有些受宠若惊、又不太信任的样子道:“你愿意不要名分,我童贯仍旧是主使?” 高方平点头道:“是的,你不也说了,今日今时的我,不需要这些噱头了。” 童贯这便高兴了起来,笑道:“还当真是小高相公……“ 鉴于他不太习惯拍高方平这个流氓的马匹,于是说到一半又尴尬的停口了。 “好了,咱们之间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脾气风格你也不是第一天了解。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存在谁对谁错。”高方平道:“我不追究你耍小心思,你也不要揪着我威胁打压你不放。既然你都装病进来了,戏得演玩,多住几天吧,你的医药费我出。” 童贯嘿嘿笑道:“这话说的,咱家谁的恩惠都敢收、唯独不敢收你的,这点特护费咱家还出得起。但咱家不信你这么好心,说吧,你维持我主使的地位,到底有什么猫腻要我出头呢?” “就一点,你‘病好了’后,去找官家提议刘正夫为副使。然后咱们三一起去辽国刷政绩去。”高方平道。 童贯想到当初他进苏州和谐刘正夫的事,一阵惊悚:“你你!你不会想把刘正夫害死在辽国,然后让我童贯背锅吧?那可是朝廷重臣,打死我,我也不敢去出使了。” “老童帅你想的太多啦。我义气平怎是浪得虚名的,其实我和刘正夫真没多大仇恨,他和你一样,虽然是超级大贪官,却是聪明人,和那些一条路走到黑的愣头青是有区别的,好歹他见风使舵的把私采银矿的事撇清了,虽然银子被他们私采了四分之一的样子,但最终主体银矿作为资产表交给户部了。”高方平苦口婆心的道。 “咱家仍旧不信你这么好,你到底和刘太后有什么猫腻?需要你来帮大仇人刘正夫捞功?“童贯嘿嘿笑道。 “刘太后的黑料我真有不少,既然你想听,我就说给你听。”高方平将军的样子道。 童贯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摇手道:“咱家不想听,我虽是内臣,现在却转职了,别说皇家秘闻给我听,留着和你那个奸臣老爹高俅分享吧。” “那么咱们就这样说好了?”高方平起身要走。 童贯嘿嘿笑道:“别以为我这么好蒙,你想找我,你以为别人不找我?等着提名副使的人多了去,又不止你小高相公一家,咱家还得挑选挑选呢。” 高方平不禁皱眉道:“除了蔡京找你提议林摅为副使,还有谁?” 童贯奇货可居的样子道:“小蔡相公当然也不是等闲之辈,他给我一份名单,许给利益,让我带资政殿学士郑居中,还有礼部尚书许将,而不是礼部侍郎刘正夫!” 高方平当即脸冷了下来道:“童贯我警告你不要玩火,你要在我和蔡京间选择,这不算毛病,他毕竟是大宋宰相,也还有些影响力,林摅好歹也算个有能力的人。但小蔡他算哪根葱蒜?你堂堂童节帅,官家的护卫,你不要弄错了效忠对象,听一个污糟猫杭州知州的话。这叫乱政你懂吗!” 高方平接着又道:“若不想死,就不要再提这些事!” 听他如此丧心病狂,直接就用死字为语气词,童贯爆发了,“你何须如此威胁咱家,不就是不符合你的政治利益吗?” 高方平道:“老童帅你错了,这次不是政治利益那么简单,是真会死人的。许将不去说他了,他是前中书侍郎,也算当今天子登基的功臣之一,所以提议许将出使,你不会得罪官家,只会得罪我老丈人梁中书而已,因为他等着接班中书侍郎、你却在给他老梁添加变数。” 童贯也皱了一下眉头,又微微点头。 高方平再道:“但郑居中迟早是个死人,你最好不要和他有任何关系,否则将来真会死的不明不白,当你是自己人,我才对你这么说。” 童贯吓了一跳,低声道:“是不是有什么内幕而我不知道?” “内幕是,他当时在湖口县私开铜矿算小事。但我高方平、认定了他是杀害国朝通判黄文斌的元凶!”高方平冷冷道:“童贯你比谁都明白,这事在我朝绝不是一个小问题。当初纵使是我经略江州,也没能力把他办了。为啥呢?因为紧跟着在宫里出现幺蛾子,皇后被人软禁,皇长子赵桓写信给我让我救他娘。这些事不可能算了,现在我不找他麻烦,不代表我以后也不找。你知道这些事的分量吧?” 童贯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不到牵连到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东西,妈蛋险些就被蔡卞那些刽子手不明不白的给害了。 政治还真有这么危险。很多时候不是说句“我不知道”就能甩脱,有时候风向一变,清算起来那是一党一党的倒下。而若真的涉及了高方平说的这些问题,在他大魔王戾气这么重,又是宰相接班人的事实上,不论是否有证据,郑居中将来当然会哭瞎的。 于是童贯暗叫一声庆幸,抱拳道:“下官明白了,看起来,您还真在兑现当时对我的承诺,让我站在安全线上。” “当然了,你以为义气平是白叫的。”高方平说完后,带着梁姐离开了。 童贯觉得好笑,从没听谁叫你义气平好,不是叫疯狗平就是叫的猪肉平,这是主流…… 小高是认真的,蔡京找他无所谓。老蔡是宰相,玩政治是宰相本质工作,所以叫某政而不叫乱政。于是林摅启用还是不启用都可以,一个主使,要多配套几个副使进行安置,也是古今中外都流行的事,没毛病。 但就是郑居中不行。 现在的国舅爷郑居中,内有郑妃吹耳边风,然后他还是个会带皇帝逛窑子的“贴身参谋”。 是的资政殿学士就是参谋,资政殿大学士用后世流行的话来说,就是白宫“幕僚长”,要说牛逼是可以非常牛逼的存在,要说不牛逼,也可以因形势不对而没有具体权利。 在张怀素案中落马前,蔡卞就是资政殿大学士。是可以独立于蔡京和赵挺之之外的一个势力,影响力就是那个时候打出来的。 当然了,蔡卞在上一朝就已经是尚书左丞,常委之一。亲自在常委会上反宰相章惇的水,投票支持立赵佶为皇帝的大佬之一。说难听点,那时候他哥哥蔡京可没他那么牛。 这些综合起来,导致了小蔡相公是真有政治影响力的人,所以压制他的蔡京被高方平打成残血后,小蔡就能成为了一面旗帜。否则区区一个杭州知州有毛的政治影响力啊。 这些个历史公案是很蛋疼的。历史上的确出现了妖道张怀素谋反案,但并没有详细记载,这其中玄乎大了去。 古代的谋反案怎是小事,史书为何会一笔给带过了? 于是便了说法之一是:张怀素案子牵连蔡京! 历史上的张怀素案,就是那个念错字而被赵佶赶走的林摅办的。历史上是他知开封府。只是因高方平穿越的虫洞效应而已,老林那时已扑街,乃是张叔夜在京执掌开封府。 林摅是个相对有能力的人,他是蔡京的人,于张怀素案追查到最后,老林发现和几乎在京所有的权贵都有瓜葛时,就没有继续深挖了。以干掉张怀素就算结案了。 这就是历史认为的“和蔡京有关”的理由。 但是现在高方平来解读,蔡京却不是当事人,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事的猫腻。为何蔡京当时第一时间就把亲弟弟、资政殿大学士给赶走,而以蔡卞的影响力,他竟是反驳都不反驳一句就人认栽? 其实所谓的和蔡京有关,实则是蔡卞。蔡京为了保蔡家名声,只能强压着高方平把《百官见闻录》毁了,且一口咬定这事是那个丧心病狂的吕惠卿做的。 吕惠卿的确也这尿性。但现在看来,高方平更愿意相信是蔡卞。 蔡京当时真的没有办法,又想把蔡卞整倒,又不想家丑外扬。普通事件不保蔡卞也无所谓,但是严重事件,弟弟设计严重问题的话,皇帝如何还敢用哥哥为相呢? 所以现在高方平全部都懂了,蔡京当时不得已捂盖子。而历史上的林摅办张怀素案,鬼使神差变为了皇帝召小高从郓城任上回来,带永乐军办张怀素案。 当时的张康国只是正值牺牲品,他不是枭雄而是个傻子,高方平有理由相信,当时的张康国真被蔡卞这个“幕僚长”给忽悠了。 总统太傻而幕僚长又太阴险太有水平的时候,其实幕僚长就成为“幕后总统”了。和历史上的梁师成假传圣旨自诩“隐相“如出一辙。 现在把这些事回想了起来,蔡京这家伙在这事上还是做了一次好事的,老蔡他把那个bug一般的资政殿大学士给赶出京城,剥夺了其常委地位,且为了他蔡京自己的权利稳固,后面他顶住了、始终没有任命新的大学士。 是的这些任命,真被老蔡刷脸扛住了。就犹如他抗旨、拒绝任命童贯为开府仪同三司一样的霸气。正是这些刷脸的事过多,人品hp耗费过度,于是赵佶才慢慢不喜欢老蔡的。 想到了上述,然后接着往下yy: 现在么,高方平也很容易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来:郑居中胆子那么大,不但私采铜矿、谋杀国朝主要官员黄文炳,还参与了软禁皇后娘的猫腻,仅仅凭郑居中自己,他就算是个枭雄,也没那么大胆子和能耐。 所以要说这背后没有蔡卞影子,高方平是不信的。就连太后刘青菁,肯定也是因为那多管闲事的性格,而被蔡卞他们利用了的。 这其中有个老奸巨猾的人值得注意,就是刘正夫。 兴许他比高方平更早看穿了蔡卞这些人的猫腻,于是刘正夫反应了过来,冒了大危险、捏住和郑贵妃书信的来往,把那封信作为往后保命拉垫背的保险单。 结果被程咬金小高去殴打一顿,没收了信件烧了。那么既然在小高乱捅下已经得罪了朱勔和蔡卞他们,于是刘正夫也赶紧的,不能吃相难看了,上报银矿,急速逃离了东南那个泥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