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欢乐又逗比的大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93章 欢乐又逗比的大宋

在京肯定要安全些的。兴许老刘当心在苏州会被人毒死吧。到不是说京城是铜墙铁壁,而是在京出现这种幺蛾子是不容许的,绝对有酷吏被召进京一查到底。但在外面就不一定了,难说被东南的道士们解释为“因天罚而暴毙”也难说。 黄文斌就因为知道的太多了,被他们这样弄死的。 刘青菁后面较好说话,态度较为暧昧,肯定是刘正夫写信指点太后。老狐狸刘正夫不傻,他当然晓得高方平是个烂人,然而在这个比烂的时代,刘正夫信任小高也不信蔡卞那些家伙,既然已经得罪了他们,当然要寻找新的避风港。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局面,成了一锅乱炖。 当然了,刘青菁把小高逼迫到墙角的事肯定不是刘正夫的主意,而是因她自己好色。 在街市上走着,梁姐注意到相公的脸色一会高兴一会苦恼,便问道:“相公你是不是又在多想了?能和红英说说吗?” 高方平道:“说了没用,这些你又不懂。” 梁红英道,“反正红英今生也不去别处,就跟在你身边,闲着也是闲着,就算不懂也听听。” “好吧我就告诉你好,这个京城要乱。所以……老蔡这次的策略没错,真的必须带林摅出使,给他们这个政治人情。”高方平道。 梁红英道:“京城乱不乱的,和这个部识字的林摅去出使有什么关系啊?” 高方平眯起眼睛道:“这就代表蔡京对藤元芳失望了。蔡京觉得下一步的开封府需要稳定,而藤元芳以往的尿性,加上王学斌蔡杰一事中的无能表现,老蔡彻底失望了。没有任何一个宰相喜欢他居住的京城乱起来,于是,需要重新启用林摅这个有能力的自己人回来掌开封府,那就需要一个跳板、一份政绩。还有什么是比出使更方便的?这便是他蔡京拉下脸,让童贯提议副使为林摅的用意。” “混蛋!拿着国朝京师的官位这么卖弄做人情,这个圈子太让人失望了。”梁红英道。 “不,我也认为这个时期,藤元芳这种棒槌不赶紧滚蛋,那真要出事。就算是蔡京的门下,但是朝廷并不欠他一个官位,老藤他自己没有能力,可有可无的人就悲哀在这些地方了,相反有能力的林摅闹了笑话又咋地,需要的时候,能臣就是拿来用的。”高方平道。 梁姐乃是单纯思维,听这么一说,就认为林摅是个好官了。 高方平道:“其实在我的立场,最好是宗泽回来掌开封府,问题在于他现在官位高了,而开封没有知府了。然后他回来不符合蔡京的利益,包括刘太后也不想让他回来。于是我这次又得和蔡京统一阵线,启用林摅。” 梁红英道:“怎么又有太后的事了?” “还真有,咱们这个太后就爱多管闲事,家里亲戚又多。”高方平苦笑道,“宗泽当时在工部,把刘太后一个远房侄子整的不要不要的,他还明目张胆写文章骂过刘太后干涉外事。文章虽然被和谐了,然而人是被他全得罪了,当初我都险些被老刘吊在宫里打,你真以为老刘会对他手软啊,其实啊我告诉,美女是心眼最小最记仇的人了。我现在才明白,老宗当时在工部干的好好的、原本应该依照大宋体制:工部侍郎后过度尚书,干一任期三年,然后升职礼部又干六年,那么最次也会是吏部天官,中等就是左右丞或者枢密副使。然而却忽然被蔡京弄去西北京兆府,和那个死鬼张威意做邻居。嘿嘿,这事一定是刘太后找蔡京活动的,要说老宗虽然骂过皇帝,但其实咱们皇帝没心没肺的,还真没那么小气。” “你我美女心眼小,可我也是美女。”梁红英道。 “呵呵,你例外。”高方平顺毛摸摸她的脑壳…… 怀着狗过踢一脚的心情,高方平站在汴河而建的京县城头上。 《汴京时报》的现场报道员在城门处,仿佛三流导游拿着大喇叭对人们解说:高相视察京县,京县知县、县丞、县尉、主簿等人全程陪同随行云云。 汗,大宋现在没有电视可以转播,却因为汴京的传媒业发达了起来,各家主流报纸都有代表派驻在中堂,关注着中堂们的举动。 今个高中堂来京县溜达,当然也就有一群文青记者跟着报道了。 几个非主流的愤青向报纸,它们非常喜欢猪肉平。它们一以贯之的在放大猪肉平功绩,既然高方平来了京县这个工业城,它们便开始蛊惑民心的报道:“兴奋啊,高相威武。说起来我和高相年纪一样,当年我还在书堂念书,也喜欢出城游玩,那时的这里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野之地。一切的传奇,就从这里开始。” “是啊,那时的高相乃是京城花花太岁,约了李清照来此游玩,以燕雀之身定了鸿鹄之志。这个一转眼,五年多时间过去,这里变为了我大宋首屈一指的工业县城,每日从这里出产的各种用品、物资,源源不断依托运河输送全国。这个京县,几乎解决了东京所有闲散人员的工作安置,这里生产的物资那叫一个凶悍,大家有兴趣可以晚间来看看,就算三更天这里依旧灯火通明,无数人在忙碌着,把一切的物品装船装车,输送给全国。大宋许多地区的人们都依靠了这京县制造,改善了生活,再也离不开这里。” 这些只是正面向的评论。至于负面的评论那就五花八门了,主流观点仍旧是环境污染。 有一群文青,他们说起来都是泪,怀念从前啊,那种山明水秀,带着美女游山玩水的环境、如今安在?这就是他们的报道内容。 “如今那丧心病狂的烟囱,繁忙得没有一丝空间的河道,是诗情画意者的杀手。咱们带着美女想要坐船泛舟游玩情调,现在就别想了,肯定把河道给堵死。工部甚至颁布了新政策:河道管制。但凡没有批准的船只,在某几个特殊时段上开出来的直接没收,问你们怕不怕!” 类似这些报道也在现场出来了,因为它真的影响到了一群人利益的。这一切,源于大宋来了个疯狗平。他们真是恨死猪肉平了。 尽管有报负面言乱,高方平才管他们洪水滔天呢,没心没肺的站在京县城头上,俯瞰这里面的忙碌和烟囱。然后遥望着那繁忙的运河主动脉yy:要尽快的组建这方面的学科了。 河道该怎么修、怎么维护,那不是高方平的专业,两眼一抹黑。但人口基数摆在这里,总会有那么一群有天赋、有相关心得的人存在于大宋。高方平的责任就是,把这群人发现并组织起来,放在相关位置让他们做事。 其实大宋真有类似学科的,在这方面已经走在了前面。工部的相关官员就是这样选拔出来的。除了进士科外,还有诸多的其他学科也可以做官。只是说政策倾斜力度上仍旧不够强,掌管政策的永远是一个群体:就是抱着一部文学念了千年的那群。 这些都是等着猪肉平上台改制、进而解决的东西。 至于现在只有暂时拉扯着过了。总之只要暂时不恶化,哪怕增长的慢些,对于国家来说也算赢了。 但现在这类“异科”崛起的政策,却面临议礼局的狙击。就是蔡京为了绕开礼部夺权,而弄的礼仪领导小组,现在章谈和周邦彦也在参与阻击高方平《理科学范》。因为他们成为了议礼局的常委。 看看下面城门处那成灾的各家报纸,一大群在公然宣传“工业污染论”,带节奏批猪肉平,然而没人去管他们。所谓敌在宣传口,他们身后没人撑腰谁信? 恰好大宋的部委没那么细化,全是大部头,宣传口就整合在礼部,礼部就是他们的主管单位。 就算现在蔡京也和高方平基本步调一致了,但也正因此,老蔡彻底失去了控制礼部的能力。高方平的大仇人许将是礼部坐塘鱼,几朝元老。可以说汴京一切对高方平的诋毁言论,就是许将放纵出来的。 而现在看似礼部虽然被议礼局夺权了部分,然而议礼局的两个常委章谈和周邦彦,他们虽然不是蔡卞许将的人,却也是反猪肉平战线的排头兵。 “然而你们打不倒我。我也是有粉丝的。”高方平看到下方媒体间开始撕逼,嘿嘿笑了起来。 这叫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若只有一个汴京时报在,很容易会被他们统一口径给坑了爹。就像上市公司股东多到一定的时候,他们恰好就指挥不了ceo了,因为他们自己就很容易因为思维和立场不同进行撕逼了,哪有空去督查总管大人呢。 在议礼局成立之后,小组长乃是执政官蔡京,副组长是张商英。于是议礼局就把审批媒体的权利从礼部收上去了。现在张商英对付这些人的办法是:扩大审批线,连自媒体都批了几百家。 不止汴京时报,他们都在汴京有报到权,只要不是造谣,有逻辑,有渠道消息,就可以进行报到并讨论。 现在哪怕是个人,也可以成立自媒体。那么他资金有限、无法办报纸也无所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生存的办法。鉴于现在汴京的各论坛很火,而论坛需要独特爆料,来吸引茶余饭后的人们去坐着喝茶聊天,于是各家论坛都在花钱收这些自媒体的消息。 于是现在汴京虽然有点乱套,却也非常的欢乐逗比,经常吵的到处在骂街,好在宋人不好械斗,主要就是喜欢打嘴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