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疯狗平又咬人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94章 疯狗平又咬人了

梁红英跟着身边叹息道:“下面那些人真无脑,整天就找相公您的毛病说事。”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们去吧。”高方平道,“其实现在还好,将来这群人会更嚣张。什么时候我不在了,压制这群家伙的人能力不足,我真会被这些人写成大魔王的,一切旧账都会翻出来反复炒作。尤其江州事件,最终会被他们反复提炼,反复推敲,反复抹黑。” 梁红英抱拳道:“可红英仍旧固执的认为,江州事件才是相公您执政生涯中的惊艳一枪,巅峰,无可复制和超越。相反后来的您看似强硬,其实您虚了,您一直在对这些人忍让留手,不像您的脾气了。” 高方平道:“江州的是非功过咱就不讨论了。骂我的人未必对,但我也未必对。真正的核心只有一个,现在或将来骂我的人,他们都怕江州模式。因为他们是体制受益者,譬如现在下面这群掌握话语权的人,若是苦人翻身做主的时候,他们就是在裸泳的一群了,所以他们怕我抵制我这没毛病,这是立场和价值观念的不统一。” 顿了顿高方平道:“你觉得我后来变了,这是真的。骨子里还是我,但政治永远都会有妥协。若我后面不调整,继续推行江州模式,红英你觉得我真能走到现在吗?” 高方平摇头道:“不,我走不到,那时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必须有一个群体被彻底清算。而限于大宋体制和政策、以及外部战略环境。咱们大宋,没有机会撑过这次‘发烧’,明白吗?” “发烧?”梁红英愕然了。 “是的发烧。”高方平点头道:“内体免役力,和病毒进行的殊死作战时候,那也是打仗。在人体上就表现为‘发烧’,那个时期身体极其虚弱。需要家人照顾,需要医生汤药辅助。然而大宋这个病人在当时,身边没家人,只有西夏吐蕃两个拿着刀要伺机闯入的贼子,与此同时,大宋身边也没有医生,辽国不会送来汤药的,就算送,也会以‘潘金莲的身份送来有毒汤药’。” 梁红英很无语,怎么又有潘金莲的事了?她到底是谁? 高方平也发现自己神经错乱了,干笑两声蒙混过去,又道:“总之就这样吧,兴许我是错的,但在当时我固执的认为大宋免疫力,虽然打的过体内毒瘤,但咱们没有那个外部环境。于是只能采取更缓和疗法:免疫军打下‘江州阵地’后固守,高筑墙,广积粮,成为提供‘大宋体力’的心脏。然后就像我和察哥谈判那样,大宋免疫军和毒瘤军也暂时和平,那就是大家的利益、不把‘同一个寄生身体给打烂’。这样拉扯着过几年,看看情况又说。有道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生物学理论上也是会变异的,所以大宋内体的免疫力和病毒也不例外,它们也需要一起去适应‘身体新环境’,于是两个阵营也会慢慢依照生物学逻辑变异、结合。到底结合出什么产物,要看将来谁的影响力更强。譬如我的基因霸道些,高圆圆他就像我多些,但也会保留他娘的一些特征。若是她娘基因强些,那么高圆圆就会像他娘多些,却也会保留一些我的特点。” “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梁红英表示有些晕。 高方平嘿嘿笑道:“那个共同体就叫:有大宋特色的新常态社会。” 陪同身边的京县知县、县丞等人听了个云里雾里,不知道他高相在扯什么犊子,这堪比修真学啊,话说修仙绝对比你那‘生物基因组合大宋新社会’要简单些。 然而大家照样一起笑的如同番茄似的,大声道:“相爷英明,卑职等会认真领悟相爷发言精神,加以贯彻执行,在您的旗帜下,坚决的、一以贯之的、走繁荣大宋的新路线。” “你们这些混蛋说的跟真的似的,我都神经错乱了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们领悟个蛋?你们想虚无缥缈的领悟成什么?”高方平不给面子的就骂了起来。 在下面城门处凑热闹的李清照,捂着肚子笑了出来,仰头看着上面的官场现形记。 李清照不写时政,但是鉴于她的名声,目下她也需要工作来源,而在高方平的影响下,她真的厌倦了以往的香车宝马生活,于是她现在接手了一个汴京时报专栏,今趟来不是做狗仔队盯高方平,她只是碰巧来京县收点料,以便写明日的文章。却恰好碰到高方平在城头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有那么一小撮,是专门喜欢高方平一本正经瞎说风格的。 真是遇到疯狗了,现在级别也不低的县老爷们,被高方平骂的一阵郁闷。话说他们当然没听懂猪肉平在说什么,自然也就领悟不出什么了。 高方平又当众道:“不要整天跟着朝廷相公们的脚步瞎咋呼,瞎领悟什么精神,要领悟那有个前提,得真的有精神。现在的朝廷有个蛋,今天他们说跑步有益身体健康,明天他们又说跑步有害身体健康。你们真是吃饱撑了没事做关注政治,那迟早精神分裂失心疯。” “是是是,高相教训的是。”纷纷点着头、开启和稀泥模式。 高方平又表示:真正的精神只有一个,烟囱仍旧不够猥琐,河运仍旧不够宽,运进来的煤炭和铁不够丧心病狂,输出的产品不够凶猛。 所以精神就是:暂时没有什么蛋的政治精神,生产生产再生产。 “钢铁火焰!” 愤青党们又在下面自带饭盒的跟随喊口号了。 另外一边也何其壮观,他们表示绝不屈服于猪肉平的淫威,高举环保旗帜的喊:“还我青山绿水,咱们有权享受纯净空气!” 然后许多人捂脸了。 因为高方平又不要底线了,站在城头上就和那些媒体对骂起来:“你们有权个蛋!流行啊,现在谁都喊一句‘我有权xx’,那么我大魔王还混个屁。西夏有人权大宋木有!” 据李清照所知,民间真有不少人在说西夏的月亮比大宋圆。而且这个群体真不少。真有些从西夏穷游归来的自媒体,说西夏现在如何如何,牧民的淳朴,美丽的草原,丰硕的牛羊,干净的天空,完美的生态,洗练的灵魂什么的。 以前他们吹辽国,现在吹西夏,因为西夏现在那是真有人权的。为啥有人权呢,现在他们的政权被猪肉平压的动弹不得,民权当然就会扩张了。 战败国也无所谓,口味奇葩的人永远都有。只有高方平清楚,一千年后的那个战败国,被美国佬扔两颗蘑菇虐的到处是核污染,照样有群人说那里的月亮比中国圆。照样有中国捕头把“日本穷游文青的自行车”火速找回来。这就是社会。 这些事在大宋乃是张商英的锅,他批准的这些穷游文青写的游记。话说高方平在北1京时候,强势批那些文青的话语,当时国战时候被引为经典,又被小李纲收录进入《大魔王语录》说要传世。 然而战争结束后,包括张商英张叔夜在内,都觉得高方平的那些话政治不正确,不能成为风向进行误导,于是他们联手把小李纲出版的《大魔王语录》和谐了。 是的他们就有这么猥琐,当朝高中堂的语录、照样被他们和谐了。 想起这事来高方平戾气就很重,一边演讲,一边在城上指着那个声音最大的记者道:“你哪个单位的!说不好我就请你们主编喝茶,把你的文章强势和谐信不信!” 那个不服气的秀才冷笑道:“高相还真是一手遮天,现在文章也不能写了,话都不能说了,还有没有天理!” “你说了一个好问题。”高方平嘿嘿笑道,“然而真没有天理,江州通判李纲的出版物、我高方平的文章都会被和谐。你哪根葱蒜?他们可以和谐我的,我咋就不能和谐你的,只需秀才放火不许我高中堂点灯是吧?你们不要以为我会如同其他中堂一样装逼赚民意,我猪肉平不忘初心,我始终知道谁是我的客户群,谁是支持我的人。猥琐事我又不是没干过,惹毛了,说打压你们我就打压你们,说和谐谁,我就和谐谁,因为我不需要如同其他相公一样、浪费时间去讨好一群永远不会接受我的人。” 全部人楞了,又被大魔王把一个流氓逻辑说的有点道理了。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我猪肉平只讨好支持我的那群,这就是我之初心。”高方平以此作为此番演讲的结尾词。 “厉害了义气平!” 一群粉丝就沸腾了起来。 然后下面观点不同的人就开始打架了。京县的县尉大人急着一脸黑线,带着差人冲出去了,却不知道到底和谐哪谁?和谐那些大v,绝对有礼部的一群官僚找京县麻烦。和谐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愤青党,又会被高方平来找麻烦。真的是左右为难啊。 “愣着干什么,全部请去县衙喝茶,让他们各家报纸的主编来领人。我看出来了,这里谁都不是好东西。”京县知县大人给予了县尉这样的指示。 然后就全部请去喝茶了,就连只是路过的李清照都被错手给捉了进去。 好在也不需要高方平去操心,张商英会亲自来把李清照领回去的,李清照手里有一批古籍秘本,张商英贼想要,所以现在老张整天在李清照面前装逼,处处对她开绿灯。老张扬言他支持李清照和赵明诚和离,他将亲自作为李清照的状师出庭。 礼部有几个赵挺之的老部下,当时责令《汴京时报》不许给李清照专栏。然而议礼局副组长张商英约谈时报总编说,没李清照的话,你们就别过年审了,解散了去种田吧。 《汴京时报》觉得日了狗了,无奈只得收个女祖宗进来。话说李清照的文风和立场,和汴京时报格格不入,却得把一个重要专栏给她。这绝对是被“敌人打入内部”。千里之堤溃于……那啥。 好吧这些也是政治,又不是只有一千年后有,大宋现在已经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