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气死奸臣老爸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章 气死奸臣老爸

“也不全怪你们,以往上官出缺,家父事忙疏于管理。但有上官后服从管教是天职。别给本衙内找借口摆资历摆功劳,自认为委屈的站出来,待本衙内禀明家父后发还你们民籍,然后滚蛋。禁军几十万要挑几百亲军不难。自认为有功劳,有苦劳,有资历,不想服从管教的也现在站出来。我不处罚你们,除了发还民籍外,你们以往的资历、功劳、苦劳等等,折算成钱,然后还是一样,滚蛋!” 到这里,高方平道:“好,该说的说清楚了,现在想离开的出来报名拿钱。记住只有这次机会,过了此时不走,却又不服从命令和管教的,自以为是,搞特殊的,对抗上官的,军法从事!” 几百亲军,愣是没有一个人走出来。 不是不敢,当着几百人的面公开说的话,大家相信会兑现的,只是不划算啊。 大宋一朝有多蔑视军人,大家心里都清楚,不克扣军饷军粮,不喝兵血的将官几乎没有。留在殿帅府的亲兵营是自己人,好歹可以保证不被吸血,至少可以让家人吃饱肚子。 所有高方平条件开了出来,愣是没有一个人出来,全部往后缩,担心被赶出高家就连饭都没得吃了。 “很好。既然不愿意走,那么下一刻徐指挥的军法就对你们有效,不要抱怨不要叫苦,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高方平道。 与此同时,有一个殿帅府的统制官走入校场。 看到了大官入场,这些个老爷兵在徐宁的指挥之下纷纷列队。虽然不是太利索,不过好歹在规定的时间内,站列整齐了,看着像那么回事。 “卑职徐宁,参见统制大人。” 徐宁单腿半跪见礼,其余人一动不动。这也是规矩,军阵一但列起就不参见上官,只是由主将参见上官。 统制官把徐宁扶了起来,递给他一套文碟道,“高殿帅命本将送来给你,现在你有官身了,从今往后好好为禁军效力。” 徐宁打开文碟观看,九品仁勇校尉,差禁军捧日军麾下营指挥使。心里大为激动,再次单膝跪地道:“谢诸位上官提拔,谢衙内关照。” 统制官微笑着对高方平拱手之后便离开了校场。他乃是大官,虽是高俅的心腹,但是高方平此等白痴纨绔他不太愿意多沾染。 徐宁呼吸还是有些急促,幸福来的有些突然啊。他家虽不算清苦,不过绝对没人和钱过不去。就算是武将,大宋对官员是很慷慨的,俸禄实在不低,营指挥的差俸已经大幅高于原来,还要加上仁勇校尉本身的官俸,收入比原来提许多。此外还有带兵的威风感,有权力的感觉。 原本不过一阶教头,说白了是一群成年学生坐在课堂里听老师讲解,下课铃一响谁管你是什么啊,甩着手就走了。 高方平拉着他走过一边去。 “不知衙内有什么额外吩咐,更不知标下能否胜任。” 徐宁这家伙还是有些奸猾啊,摆明了要叫他保护无问题,但要带着他去抢劫,估计这家伙就要打酱油了。 “徐指挥无需担心,干坏事不会找你,狗腿子我多,用都用不完啊”高方平道:“找你是关于训练事宜。” 徐宁正色道:“不知标准在哪,衙内想要一支什么样的亲军?” 这句问的意思就是,你高衙内是想要欺男霸女的狗腿兵,就有相应的管教方法,还是想要其他的什么,也有相应的方法。 高方平想也不想的道:“当然要一支虎狼兵,要用有原则,有信仰,要能真正上阵杀敌的标准去训练。” 徐宁思考顷刻道:“末将明白了。然则那样的兵很难练,需要的时间很长。甚至不经历真正的战阵,永远也练不出来。” 高方平道:“尽力吧,至少先把军律管好。没有纪律的军队就不是军队。这是最为根本的东西,有了纪律后,再来研究灌输思想的问题,这也非常重要,甚至是军队的灵魂,没有追求没有信仰的军队,也不叫军队。当有了这两样,那就好办了,提升一下个人素质,就可以经历战阵慢慢历练了。” 徐宁疑惑道:“汴京之地,哪里去寻战阵?” 高方平拍拍他的肩膀道:“大宋什么都多,兵多官多,钱多粮多,同时山贼土匪多,乱臣贼子多。所以剿匪就是练军。” 顿了顿又道:“但就是真正的军队少,除了西军种家麾下,观来没有一支真正能上战场的军队,明白了吗?” 徐宁知他说的对,可是不敢接口,否则有诋毁官家英明的嫌疑。 他也难免对这个以往的白痴纨绔另眼相看,衙内算是把军中的弊病说出来了。徐宁当然知道大宋能上战阵的真正精锐,不是禁军,还真只有种家经略的西军敢战。这种情况大多数人不懂,而懂的人装作看不见。真正最能看见这种情况的,恰好是这些禁军的教头。 “衙内伪装的好啊!”徐宁感叹道,“真正有志向,真正懂得军伍之人,标下只见过衙内一个。” “过讲。”高方平拱手走开的时候道:“看得懂的人其实很多,无他,不敢说而已,一说准被我那个奸臣老爹剥皮扯骨,悲剧啊。所以只有我敢说。” 徐宁险些昏倒掉,这小子竟然说“奸臣老爹”,虽然说的没错,可也不能如此直接啊…… 高方平提着个鸟笼,却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鸟,只是为了体验纨绔的感觉而已,否则这东西叽叽喳喳的烦死人。 “你还叫?”某个时候高方平伸手进去捏着鸟,把鸟的头在笼壁上撞几下。 噗---- 随即高方平感觉后脑勺疼了起来,捂着脑壳转身看,奸臣老爹来了。 高俅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小子,你知道老夫养这鸟花了多少钱,打算教乖后献给官家的,你不爱惜便也算了,可也不能如此去糟蹋。” “爹爹,这你便有所不知了,真正的鸟不需要叫的多,需要叫的巧,官家总体是喜静的人,需要的是静态美感,而不是叽叽喳喳的动感……” 见奸臣老爹眼睛瞪了老圆,于是高方平泄气的改口道:“好吧被您看出来了,我在胡扯,以后不敢了。” 高俅哭笑不得,摸摸儿子的后脑勺道:“祥瑞啊,我儿现在变得精灵古怪,有趣得紧。” “恩恩,谢谢大人夸奖。”高方平点点头。 紧跟着高俅呵斥道:“然而你个逆子竟敢当着亲军的面说老夫是奸臣……我@¥” 他气得说不下去,鸟语都出来了。 “老爹,这您又有所不知了,您本来就是个奸臣,这是大家看在眼里的。”高方平文绉绉的道:“真正聪明的人不会听你怎么说,而会看你怎么做。从心理学来讲,他认定了您是奸臣,我去否认,则会遭遇他的抵触和反感。相反我去承认,则成为和他的一种共同语言,他会放下戒心,认为您礼贤下士,是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早期形态哦。” 作为当朝第一弄臣,没人比高俅更会揣测别人心思了。所以也不得不感叹于这小子的机智,认真细究,说的有些门道。 “都是你说了算,我儿一张嘴啊。”高俅老爹大为欣慰的样子,轻摸着儿子的后脑勺,这个脑袋贵重啊,真的不能扇他后脑勺了。 想定回头道:“传令,除老夫和大宋皇帝,谁都不许摸衙内的头,违令者斩!” 高俅又道:“听说你去了开封府大牢看望林冲?” “这事您不用管了。儿子我乃是殿帅府将门英雄,神武而不焦躁,所以儿子我做事肯定是有原因的。”高方平说道。 高俅点了点头道:“老夫不干涉你去张家,是知道你嗜好,你不会放过那小娘子的,那也罢了,我儿想要的东西为父都支持。可对待林冲你怕是走眼了。老夫不信事情走到这步还能和解,上位者,最忌做事做不干净而留下后患。老夫不干涉你,不过也有自己的打算,已经安排陆谦上路解决此事。” 高方平道,“您要是不这样,就不是高殿帅了。那好,您做您的,我做我的,其他就看林冲之造化了。” “有趣有趣。”高俅捻着胡须笑道,“我儿这像是和为父下棋?” “我不是想赢你啊,而是为咱老高家笼络些可用人才。儿子我坏事干太多,口碑太差劲,整天提心吊胆的,没有几个高手护卫睡不着啊。”高方平道。 “这么说来陆谦大概率会死在路上?林冲大概率会回来和他娘子团聚了?”高俅好奇的道。 高方平尴尬的道:“林冲怎么的也比陆谦顺眼吧?” 高俅道:“林冲什么性格老夫比你清楚,他是人才老夫更比你清楚,真正阻碍高家和林冲关系的乃是张贞娘,为父担心的在于你管不住自己,去动了贞娘,那么林冲绝对不会在忍,你就危险了。所以你想清楚,痛下决心放弃张贞娘者,就可拥有林冲。否则必杀林冲!” “小瞧儿子了,我要的东西会很大很多。女人或许我喜欢,却不至于醉心于此。”高方平道。 “孺子可教也。”高俅欣慰啊,这小子真的是开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