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狗过踢一脚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03章 狗过踢一脚

匆匆忙忙的吃了一碟咸菜加一碗小米粥,高方平坐上马车进宫去。 此番不是去中堂开会,中堂的日常会议也就那样,高方平不关心。这次是办其他事。 因为之前老梁说了,郑贵妃现在最吃香,尤其这两日,赵佶别的地方不去就找郑妃。 赵佶就这德行,在感情上这次他撸了郑居中,所谓君无戏言,事后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那就对郑居中的妹妹好些。 是的昏君的作为和明君绝对相反。换朱八八的话,出了郑居中的事,他铁定彻底把郑妃一起打入冷宫,终身不碰一下,妈蛋又不是选不到女人。 在人情上说赵佶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高方平的利益,郑妃这头狐狸精不能让她太出位,得有竞争,不能垄断。 皇后娘因颜值问题是没指望了,于是只有看同是宠妃王妃了。这个王妃和王皇后在家谱上没关系,不过和王德旺他爹王厚有关系。 于是此番高方平祭出“蕾丝情趣衣”给王妃试用。 当然不能是高方平直接给她,外臣这么干很不好。要通过梁师成的手去给。那么名誉上呢,暂时还不是匠作监生产的,乃是高家的独家货,是梁师成找“国夫人梁希玟”要来的,别无分号。 高方平现在乃是大学士,那么梁希玟的封号也更新了,大宋一品诰命、国夫人。她现在就是见太后也不行大礼了。 与此同时,皇帝以为小高和他一样好色,御笔钦赐了高方平后宫编制:三妻四妾。 也就是说现在高方平的老婆中,七个都可以有名分了。不在是开封县留档的那类似长工小妾了,而是都有诰命的编制。 可惜高方平已经不打算娶太多了。妻子现在只能是梁希玟,小朵出身卑微,算侧妻的话名不正言不顺,贾晓红是大户人家,却是二婚,不可能算妻。于是她们现在都有了诰命编制,却都算妾。 菊京是身材最为惹火的一个了,在看脸的时代是混得成的,无奈她是“异族”,虽然样貌特征和汉娃无异,不过过不了政审。 是的以前不需要,但现在高方平找女人都要过政审。 然后李清照看得见摸不着,是精神上的妻子。永远给她空一个位置吧。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高方平的三个妻子编制会用掉两个,就是正妻梁希玟,侧妻梁红英。 梁红英就名正言顺了,他爹乃是为国战死,死后被皇帝追封武功大夫的人,她妹妹是皇帝钦赐的官,所以梁姐的政治成分比较过硬。有点怪异的只在于,高方平自始至终都把她当做一个能干的保镖总管。 一起坐在梁姐的“驾驶位”旁边,高方平进行如上yy着,少顷嘿嘿笑道,“我一阵子我打算把你娶为老婆了。” “好啊。”梁红英也没有多想。 她要是迂回一下,恐怕就会有点情趣了…… 进入皇城,直接去了秘书处。 太监们正在训练八个金发碧眼的女子。训练内容是汉家的礼仪,皇家文化等等,总体来说,就是要她们守规矩。 总体上她们都是身材很棒的大洋马,高方平也没弄懂是被胡商们拐卖来的欧洲人还是毛妹? 既然是送来给皇帝的,那当然必属精品。进来之后,高方平都看得眼睛都发直。 好在早上才和贾晓红来了一发,于是勉强稳住了阵脚。 梁师成打小报告说这是郑居中弄来,又听说,乃是神通广大的林灵素从胡商手里弄来的这些美女。 这就是高方平急忙赶来的原因了。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他们策划好的,看似简单,只是贡献几个女人给皇帝,哪朝哪代的皇帝不选秀女呢。 但实际上谁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东西”,怀有什么使命?这似乎,正是郑居中他们为了贴合赵佶那句“宣德门来万国”而设计的,那么也当然在呼应盛世,呼应“神霄派”的崛起。 这边也有一个资政殿学士在场,看起来他就是此番调教大洋马的“体位设计师”。 体位是王道。 只见这些美女们已经结束了礼仪训练,目下正在摆造型,穿着三点式摆出各种撩汉造型,有的甚至像在玩瑜伽,各种灵巧柔软,或撅起大屁屁凸显着自身特点。 那个学士大人近乎流口水的样子,狠狠盯着那个撅起来的又圆又大屁屁,觉得像个半球。 他思考了很久,回神后道:“好,这个姿势入选,陛下喜欢画画,正好可以在这个半球上面,来个人体彩绘,画一幅万国地图。” 高方平便过去搂着他的肩膀嘿嘿笑道:“大人好主意啊,这的确像个地球仪似的。” 汗,学士大人之前在发呆,这才发现大魔王来了的,急忙后退几步低着头。 高方平道:“你好好的说,你是怎么想到要让陛下在她们身上画画呢?” 学士大人尴尬的道:“回相公……此乃风雅之事,丹青之术也是学术,自来被我大宋推崇,陛下之丹青冠绝天下,艺术无国界,也无止境。资政殿的使命之一,便是有必要培养官家的文艺细胞,让他老人家在此道中进行探索和升华。” 听得高方平眼冒金星。他竟然还扯到了文学艺术上了。且还巧妙的用文学艺术无国界名誉,避开了汉家排斥异族的传统思维? “人才啊,杨晖你是个人才啊。”高方平感叹道。 杨晖尴尬的道:“谢相公的夸奖。” “你又调皮了,你这么机智的人,怎么会认为我是夸奖呢?”高方平冷冷道:“好吧你流氓、那么我也简单,把你刚刚的话重复一遍给我听,然后你离开资政堂去吏部报道去。或者你现在说点其他内容让我爱听,就可以留下来。简不简单?” 何止简单,简直是粗暴啊。 杨晖惊悚的想:大魔王这是直接威胁人了。无奈今日今时的他可以这么嚣张,直接点名了你再说老子不爱听的就开除。 换一般人说这句当然可以顶,甚至可以找皇帝告状。不过现在敢和高方平这么玩的人还真不多。于是杨晖衡量了起来:大魔王来逼宫,显然是逼迫在他和蔡卞之间站队了,和稀泥肯定滚蛋。 这事当然是可以申述的,但是是否能打赢这场官司存在疑问,兴许和他斗的人会如西夏的萧合达将军一样哭瞎呢? “说话!去吏部还是在这里。换人还是换观念,总要选择的!”高方平呵斥道。 现场的人全部吓一跳,纷纷退后了些。 迟疑少顷,杨晖很无耻的抱拳道:“相公明鉴。其实他们当初策划这事时,卑职也是极力反对的,这虽然是他们的孝心,然而并不符合我汉家规矩,这些人看起来都没怎么开化。固然身材特别,但猎豹身材更矫健呢、于是可以推理得出:她们未开化接近于野人。脸上雀斑明显有别于汉女的干净,毛孔偏于粗大,还有膝盖进化不完美,屈腿行礼不如汉女自然流畅。且身间体味较为严重,冬天尚且如此,到得夏季狐臭还不把人熏死啊。于是卑职得出结论,这些异族女不宜贡献皇家。” “你不是说这是艺术吗?”高方平嘿嘿笑道。 “不不不,卑职的意思是,艺术是人的特征,不宜在这些进化不全面的人身上施展。这真的有违规矩。”杨晖道。 高方平微微点头,背着手离开了。 接下来这个“项目”当然就被砍了,至于怎么和皇帝交代,见鬼说鬼话,死人都能说活的杨晖学士会去操心的,梁师成也会配合的。在赵佶见她们的身材之前,他们只需来一句“异族女人上不了台面”,赵佶就不会在多问了。 有些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来都来了,高方平顺便去了政事堂。 现在仍旧没有高方平的“办公室”。这些家伙他们铁了心等着我大魔王滚去成都呢。 这事得追究中堂办公厅主任或者秘书长责任。 办公厅主任和秘书长是老丈人梁子美和何执中。是的他们一个尚书左丞一个尚书右丞,其实就类似这两职务。 然而何执中说这是老梁的锅,老梁又说他现在已经不兼任秘书长了,忙不过来。所以找不到责任人。 然后高方平就如同看门狗一样,坐在中堂大门口台阶上抬着一碗茶。 “咦,你小子神色慌张的样子,是不是瞒着我做什么坏事了,赶紧的,过来,说你呢,躲什么躲。” 高方平狗过踢一脚,叫住了一个形色匆匆的礼部官僚。 那家伙是真在躲高方平,这下麻烦大了,只得低着头过来道:“高相啊,这大冷天的您怎么在这里吹风?” “少扯犊子,你刚刚把什么藏起来了,拿出来我看看。” 说这么说,高方平已经如同恶霸一样的去搜身了。 那个礼部官僚一阵惊恐,有些想叫非礼、却不敢叫。 随即一封文件被高方平从他的袖口拿了出来。 “那是我礼部重要文件……”说不下去他就停口了,因为他这才想起来高方平入常了,大宋没有他无权知道的机密。 实际上现在的资政殿大学士,机密权限会比蔡京和张叔夜还高,他们知道的高方平可以知道,但高方平知道的他们未必会知道呢。譬如秘书处在蔡卞郑居中这些奸贼的指挥下,搞出来的什么美女地球仪的污糟猫事,蔡京张克公他们就未必知道,至少不会从官方渠道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