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系好安全带、换挡加速啦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06章 系好安全带、换挡加速啦

和皇家书院副校长章谈说完了之后,才出来,就被赵大傻和荣德帝姬两家伙给截住了。 赵大傻缩在荣德身后,意思是怂恿小妹先开口。 高方平嘿嘿笑道:“王爷,看起来是你想问事情,直接开口就行。” 赵大傻便试着道:“听说皇城要举行三天三夜的千道会,我有点不喜欢,可不可以不举行啊?” 高方平道:“小王爷说说看,为何不喜欢千道会呢?” 荣德帝姬代为答道:“大傻哥哥乃是看了西游记,便倾向于喜欢和尚。然后他还受了娘的影响,当初京城出现了张怀素事件,有许多妇女受害,于是娘对道士有偏见,大傻哥哥最孝顺了,但凡我娘不喜欢的,他就不喜欢,但凡我娘喜欢的,他就喜欢。” “嗯嗯很好,所谓百善孝为先,本大学士要表扬定王,紧跟皇后娘娘的脚步这没毛病。”高方平道。 赵大傻最喜欢被表扬了,一阵得意。 “所以呢?要不要放这些牛鼻子在皇家开坛?目测他们没什么用处。”荣德小萝莉背着一个超级大书包好奇着。 “告诉娘娘,我不准他们开会。”高方平笑道。 于是腹黑妹和赵大傻就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 做完了搬弄是非的大奸臣,高方平都不想待在中书呢,自己放假回高家烤火去了。中书门下其实很冷的,条件一点都不好。 回了家在书房里,如同个毛毛熊一般的烤火,少顷小哑巴跑了进来。 给您。 她递给了高方平一个信封,就抡起兔子般的大长腿跑了。因为远处的小小高又哭起来,赶着去伺候,肯定又有谁拿走小小高的东西了,否则那孩子平时真的不哭不闹。 高方平也懒得管儿子哭泣,扯开信观看,是李清照写来的。 “清照有秘密爆料,说是你开始对目下闹的轰轰烈烈的千道大会狙击了?” 李清照写来的信就这么一句。 高方平楞了楞,她还真是牛逼的新闻工作者呢,这么机密的料,目下就限于几人知晓,她却也听到了。 “暂时不要报。否则容易提前引发许多人的反弹,兴许有人会提前利用我的威望,故意引发矛盾、对道士伸黑手,那虽然对我政策有利,却也会带来开封府大乱,不利于发展和稳定。” 高方平提笔这么写了给李清照的回信后,就让人发了出去。 和她之间的互动越来越怪异了,只约好了每到下雪的时候去她的小屋温酒观雪,高方平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不是文青病犯了,才和他这么约定的? 以前的高方平没心没肺的,忙于赚钱,忙于具体的做事。而现在比以前累多了,当然收获也很大,任何事业都需要学习和钻研。 目下在中枢做实习相爷,也算才对宰执到底该做什么事有了个清晰概念:其实就是做高方平现在的事。 宰执已经不需要去关注民间是否有多少个王学斌了,不需要管民间有多少冤案了。但必须在政策源头上,把一些严重的路线问题给把持住,那么天下他也就乱不到哪里去。 民间和有志官员们自身的容错治愈率,其实也能一直把天下推向繁荣的。只要方向不出大毛病,就总是在前进。但方向一但错了,民众和有志官员越努力,国家距离终点就越远。 这就是宰相的责任。而这个工作上,蔡京错的太离谱。 于是现在,高方平还没有真正的宰执,却不得不提前开始深思未来的一些执政纲领。 宗教的问题、学派倾斜的比重问题,乃至官府的构架和革新问题,才会是高方平将来的最主要工作了。 大宋的时代,是否真的能够接受高方平那一套?官员群体的素质和思维,又能支撑走到哪一步?这些是首先要考虑好的问题。于是才能在掌握方向的时候,不至于“打方向过头、而把车开翻”,或者是开出马路杀手的危险动作来。 其实随便一个人就能把车开的像个样子,那是因为人体的协调,基本上人的大脑怎么想,脚手就都能配合到位。于是不是有缺陷的那个,就把车开稳了。 但如果宰相是大脑,官员建制是身体的话,却不可能有那么指挥如臂。于是眼看前面是弯路了,往左一下方向,却会有大幅的延迟,等“身体各部位”反应过来,配合过弯的时候就会显得很急切,甚至是漂移。 漂移之后的“回正方向”,也不可能如同老司机一样的圆润自如,那么如果收的不及时,这个时候的路线当然就严重左倾了,面临撞墙或者冲出悬崖。 于是吓到老司机后,又急切的往右边猛拉方向,就算反应快没撞车,修整过来后因为延迟,又变为了严重右倾。 于是就犹如新手开车,总是左一下右一下的漂来漂去。全国大头百姓都晕车呕吐了。 这样的开车,其实在国家层面上是很容易会发生的。这其实就是无政府主义者们认为不需要政府的理论,他们说政府是个基因有缺陷的残疾人、依照法规不能开车。但偏偏到处都有政府做马路杀手。 所以执政是需要打“提前量”的,要依靠决胜千里的思维提前预判,就不会方向过激。然后也需要有足够的执政期,其实大宋的三年一个任期很不科学。 有倒是任何一辆车都有毛病和特点的,新司机上车在跌跌撞撞中,好不容易熟悉了车的特性,结果速度还没加起来,教练说“你开不成,下车换人”,那也会让人哭瞎。 然而又很难判断教练是不是误判?万一持续开下去,虽然熟练了、却真把车撞了呢?所以这又成为了无政府主义者不信任政府的原因,某种程度上他们没说错:有两个选择的时候,但凡官员和政府一般选错的那个。从古到今皆不例外。 想了整个晚上,这个问题高方平也想不明白,其实这是先有鸡还是蛋的问题,永远也不会有答案。只能说一但上车了,就尽量敬业的把车开好,为自己的安全负责,也为一车人的安全负责。其余的交给运气去决定,这似乎叫摸着石头过河,也叫看着路边线开夜车。这方面可真没什么远光灯可以用的。 高方平在郓城和江州开车的时候是绝对的暴走型。郓城乃是烧胎式起步,最后速度太快在弯道来了个江州漂移。虽然依靠运气被称为弯道之王,其实那是初生牛犊而已,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怕怕的。 于是防止发动机过热超转速,才应该是现在的实习宰相高方平考虑的。 无奈我有心平稳,身旁却有狼群追击。这不,目下面临道士和东南系鲨鱼的逼宫,不得已高方平又要大犯浑了、原本思考着减速、缓打方向,现在却又要换挡加速,甚至是和狼群迂回的需要、要故意大幅度扭动方向盘了,左边还是右边得看情况,但肯定会有人晕车呕吐的。 爱拼不总是会赢的,爱拼只是个态度。赢,那一定是综合实力进行交换之后的结果。 好在的是,之前没把车开翻了,总总事件的相加,现在高方平虽然年轻,却已经有了十足的声望了。这些以往积累起来的东西,一时也难以败光,有些威望作为依靠,就算方向打漂了,也容易修正回来而不出灭顶的乱子…… 早晨醒过来的时候,高方平发现自己仍旧在书房中,原来是昨晚在这里yy了整个晚上啊? 现在身上盖着熊皮毯子,雍容华美的梁希玟坐在旁边担心的样子道:“相公你是不是有压力,以至于不敢回房睡觉?若身体有疾不得隐瞒,须得速速治病。” 我@#¥ 高方平道:“说什么呢,我好着呢。公粮不是前阵子缴过了吗,又来催粮了啊?” 梁希玟凑过来舔着他耳朵嘿嘿笑道:“我还想再生个孩子呢。” 高方平摸着下巴思考起来,说来忒奇怪,小小高之后,最近竟是没把她们谁的肚子给弄大了?一个都没怀孕,仿佛统一抗议似的? 莫不是前番在战场上装逼了一年多,真的坏了某些功能? 行军过程中,高方平真被那些奇奇怪怪的虫子蜘蛛什么的咬的跳脚,那些东西在后世都没怎么见过,不会是被它们坑了吧? “妾身只是随口一说,真不想给夫君压力,您当我没说过吧。” 梁希玟见他神色诡异,就不在说了,粘了过来么么哒一番,这才宣召小哑巴抬着咸菜和小米粥进来,给小老爷吃早饭。 高方平吃完就想溜走,却被梁希玟逮住道:“回来,洗澡换衣。” “我又没洁癖,大清早的,天气又冷,洗什么啊。”高方平说这么说,却还是没能跑掉。 已经有人把大木桶抬了进来,各种热水倒进去后,就雾气腾腾了。 门关起来后,高方平是真不想洗的,脱衣服多麻烦啊。 但是看到梁希玟脱光光,扭着白屁屁进入了浴桶,高方平便嘿嘿笑道:“好吧我也进来玩一下,然而先说好了,我不洗,我只是进来玩水。” 梁希玟真是服了他了,他是最不爱干净的一个纨绔子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