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 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10章 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既然当初以庙产为抵押,开封府法官说这符合大宋律,于是京城内,被查抄的道观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 共计有二十几个道观哭瞎。因还不出贷款,而被钱庄没收了他们的地产。 汴京现在的土地那真是寸土寸金,一般时候还真没人拿得走道士的道场。蔡京也拿不走,因为道士身后也是一群权贵,甚至是皇帝撑腰。 但是这次他们遇到猪肉平,并且他们主动出手,那么如同当初在黄泥岗来抢劫高方平的吴用和晁盖,不成功又不是被吊打一顿那么简单,是真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 其实道士玩金融,早就不是新鲜事。 韩世忠有小道消息,现在京城中“真道士”已经不多。真正的道士脱下道袍混在汴交所这类地方,那些寸土寸金的道场,则高价出租给一商假扮的道士去承包责任制。说真的,论怎么骗香火钱,奸商是比道士要牛些的,这样才能利益最大化。 徽宗朝的道士很牛,近乎于国教。加之古代人迷信,汴京繁华,人傻钱多。然后奸商思路可以把这些“香火风水产业化”,加上文青众多,旅游也是一笔可观营收,所以依托这些道场而产生的利益圈,也是很大的。 这个模式其实就是林灵素和蔡卞他们在东南的模式。 只是说东南土地不值钱,不够繁华,不如汴京那么好赚。所以在蔡卞他们这是政治利益。而在林灵素这些道士身上,此番“进京”、所谓的千道大会,主要是刷教派存在感、以及经济利益副本。 无奈现在拉清单了。换其他人或许能来转圜,然而怎么可能在有抵押的时候欠猪肉平的钱? 龙虎山的那个张天师是第一个哭瞎的人,其实他欠的真不算太多。然而出来混是要还的,张叔夜最恨这家伙。他便是当初国朝最困难时期进京忽悠皇帝,要了无数钱粮扩建龙虎山道场的帮派头子。老张乃是记仇的人,于是这次特别点名:其他人都能放过,却不能放过这个张继先。 既然是张中堂点名要动的人,张天师栽了,他将被被军队亲自押送回龙虎山,进行道场交割。 汗,救张天师的人是高方平。 龙虎山又不是汴京,就是拿到整个山也不值钱。但张继先是所谓的天师,有影响力,对于道家,龙虎山也是一面大旗,那是可以利用一下的。 于是高方平吩咐暂缓处理张天师,亲自召见了老道。 威胁利诱一番,说你龙虎山不值钱,资不抵债,你存在金融诈骗嫌疑,就算不以诈骗论罪,只以正常不还钱来论罪,二十贯钱充军一年,你将被判处五千多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后不得减刑了。所以就算你已经到了金丹期,你也完蛋了,元婴也没有五千年的寿元让你坐牢。 张天师说:“可以通融通融的吧?判了贫道,您的钱就彻底烂了,若留得贫道在,指不定我龙虎山什么时候有钱了,就可以还上?” “可以的。利息暂免,暂时不予追究司法责任。但有个前提,你得在政治上对我有用。可有可无的人、没有竞争力的人,本相为什么要留下?你以为我真的损失不起十万贯?”当时高方平这么回答。 于是张天师是聪明人,妥协了,扬言一定和林灵素等人划清界限,老老实实的修仙,不在过问政治。同时会在道教内部发挥影响力,以天师派的能量、节制神霄派崛起。 其后,张继先以第三十代天师的身份上书皇帝说:此时风云有变,青龙逃走、风水相冲、不宜在京举行千道会。巴拉巴拉一通,谁知道他在说什么呢? 总之他的专业术语高方平不懂,但是论怎么忽悠皇帝,他也是有能力有话语权的,上次财政枯竭时候,都被他找赵佶要了不少钱粮去扩建龙虎山呢。 于是,高方平撤了刀斧手大阵,放他回龙虎山去了。 经济层面上,此番钱庄很稳。虽然放过了一些诸如张继先的人,这是损失。不过查抄来的那些汴京寸土寸金的道观是有赚头的,于是拉扯着能相互对冲,钱庄仍正常的盈利了。钱庄赢了,高方平欠的钱也通过国债还了,于是前途一派大好,股市当然也就稳定了下来。 但政治层面上此番还有少许的麻烦。 这些事的过程中,始终面临礼部阻击。礼部尚书许将不止一次的来找高方平扯犊子,说不能做的那么过头,这是践踏大宋祖宗的宗教政策云云。 不过被高方平给怼了回去:“许将你少在本堂这里玩这种手段!这根本就是一个户部财务问题,一个常规的因债务而带来的司法问题。你看本堂是傻子会被你忽悠吗?这和你礼部的宗教问题、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我说不许道教存在了吗?我说要对道教政治打击了吗?户部,皇帝、蔡相公包括我高方平,都是钱庄主要股东,以钱庄利益出发,作为钱庄掌舵人,我在司法主体开封府的全程把关介入下,收回大家的金银这有什么问题?注意老子的口型:这是户部经济问题、司法问题,而不是政治和宗教问题。” “将来乱天下者,必是你这张牙舞爪的高中堂!”许将怒喷了这么一句后就离开了。 事后他仍旧不妥协,不敢来找高方平了,却变为了他礼部和户部、开封府、刑部间的拉锯,也就是俗称的撕逼。 撕个蛋,以往他许将当然会赢,但现在在道士问题上,宰相蔡京也是高方平一个阵线的既得利益者。这样的官司礼部就永远赢不了。礼部只是个执行部门,他们说的话一但没有蔡京签字支持,什么都不是。 相反开封府其实是可以不看中书脸色做事的机构。因为原则上开封府的领导是赵佶,而不是中书门下。中书门下可以指挥六部怎么干,却不能指挥开封府怎么干。这就是包拯张叔夜这些开封知府的牛逼之处了。 然而现在是藤元芳执掌开封,他是个和稀泥的大奸臣,既然这事是几位相爷的意思,老藤会自动领悟上级精神。于是一但有了开封府于司法层面上的支持,此番道士和礼部是一定哭瞎的。 这就是大宋的政治体系,要说简单它也简单,要说复杂它也比谁都复杂。 于是这事上,许将从政策途径、司法途径彻底没路了。他唯一能凭借的是他宠臣身份、凭皇帝对道士的好感来拨乱反正。 可惜宠臣又不止他一个,高方平、童贯、蔡京、梁子美、高俅、梁师成、刘青菁、皇后娘,哪个不是宠臣?哪个的影响力也都不比他许将低,当这么多人众口一词站在高方平一个阵线时候,放他许将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找皇帝说“高方平在祖宗政策上乱来”,这不是说得赢说不赢的问题,是根本不敢说,一说就和这么多宠臣对立,那么以赵佶的尿性而言,纵使他许将是当初保皇帝登基的功臣,也要被赵佶怀疑为别有用心的坏人了。 于是许将这个两朝元老坐塘鱼也不例外,不想滚蛋就要闭嘴。那么他这一闭嘴后,东南系此番哭瞎,败的和国战战场上的西夏一样惨。 因许将闭嘴,三十代天师上道书给赵佶,抹黑诋毁了神霄派一番,又说千道大会因风水冲突而不利。 张老道忽悠人还是下了一番苦功的,又解释说:臣不是说汴京风水不好,而是风水因时辰环境的不同也在变化的。人的因素也在变化,道家虽利于国朝,但神霄派却也在根果上,不利于政和年云云。 @#¥ 这让赵佶哭笑不得,逻辑上还真被张天师说的几个有趣小故事给圆通了。 若一般时候,赵佶会认为乃是天师派和神霄派进行争宠,但此番张天师不当说神霄派风水相冲,还说他天师道也风水相冲,所以他天师道会首先退出千道会。 这样一来,赵佶就觉得张继先在说真事,而不是诋毁他人。 接着张克公弹劾,然后跟着就是代表腐儒利益的章谈那群人弹劾妖道不检点什么的。 这么多人一起说事,赵佶就真的认为千道大会不妥。虽然赵佶仍旧有些亲近道士,有些信任那个新的通灵先生林灵素,却终于下旨,取消此番千道大会提议,避开政和年忌讳,又在论道。 这是麻烦的地方,没彻底把道士打死,但这也是此番的博弈结果,高方平也只得认账了,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