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北望燕云的童贯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11章 北望燕云的童贯

“赢的漂亮,这个小高啊。” 此番的局面,早期让梁中书心惊肉跳,中期是心口忽上忽下,现在则是嘴巴都笑歪。 唯独不好的是这个女婿戾气太重,手段太狠,总归有些高调了。 但梁中书也得承认,和以前比他已经温柔很多。这次看似闹的鸡飞狗跳,却兵不刃血,一个道士都没杀,就打残了这群怪力乱神的人。 今个进中堂来谋划前程的常维,也坐在梁中书旁边,一同微微点头认可。这事上老常的确认可猪肉平,觉得猪肉平也转性了,开始依法治国了。不在是拍脑袋乱来了。 是的在老常看来,这真是一个财政和司法问题,而不是什么政治和宗教问题,就该这么干。 话说老常最恨的是丐帮,不过对光头和道士也没什么好感。 当年在江州,老常和猪肉平冲突大了去,但唯一能认可猪肉平的地方就在于,他治下一个乞丐没有,要不几脚踢飞,要不就捉进工厂去劳动改造,还真凑效了。 然后老常讨厌兵痞,当初他孟州牢城营叛乱,他险些被叛军砍死。当年大酷吏高方平在江州把许洪刚部列为叛军后,来了个排队枪毙,老常觉得这没毛病,这些是小高的优点。 yy完毕,老常捻着胡须、要竞聘刑部尚书职位的时候,老狐狸梁中书故意打断道:“厉害了小高,真的真的,我大宋有了他,想不繁荣也难。” 然后秘书助理们领悟精神,跟着起哄了。 “耶。” “哦!” “高相厉害了。” 场面一团混乱,和张叔夜坐堂时候的中书,完全两回事。 常维半张着嘴巴,看着这群智障惊诧,想不通大宋还有救吗,这种祸国殃民的人是怎么充斥了中书呢? 差不多了,梁中书又看了老常一眼,抬起茶喝了一口道:“常维啊。” “下官在,相公有何见教。”老常规规矩矩的抱拳。 梁中书道:“对于猪肉平的成功你要正视,而不是嫉妒和抵触。所谓成功绝非偶然,你大可以想一想,他在郓城的起步,在江州的起步,在大名府的起步,都什么样子,而今天,那些地方又什么样子。老夫不敢说你当年的孟州没治好,但事实上你孟州的政绩,和我说的这些地方是有些差距的。” 老常郁闷的想:别人说也就算了,然而就你老梁,你也敢和我说地方政绩?你治下的大名府什么样只有你知道了,你梁中书号称报表第一,生辰纲第一的存在。还政绩呢。 见老常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梁中书不高兴的摆手道:“回去吧,接下来我这里有很多要事。” 老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有些苍凉,这个冬天太冷,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老常也老了,真要被闲置了?怀着这样的心思,老常没落的离开了中书。 老常走后,梁中书叹道:“老常是个人才,可惜不太会做官。在蔡相公还没最终决定、他仍旧看不起我梁子美和高方平的现在,他想上位?也不知道他的优越感哪来的?” “中书相公英明。”属下们纷纷拍马屁道…… 又一日早晨,老常不得已下来高府找高方平,打算周旋刑部堂官的职位。 却是得到了高方平已经秘密上路、出使辽国的消息。 是的既然处理完了几件大事就不能在拖,要使辽了。于是在汴京的热闹中,和童贯秘密上路了。 若只是童贯不需要这种暗度陈仓,不过因为高方平仇人太多了,出使又不能带真正的军队。为了稳妥,那当然就保密了。 不过对别人保密对老常不需要,所以高俅老爹如此安慰了老常,说真不是高方平躲着他不见…… 带着虎头营过北1京后,已是大雪漫天。 于白茫茫的天地间,人类显得尤其渺小。 童贯觉得高方平这奸贼弱爆了,还说我年纪大了精力不济?他小高比我老童还怕冷呢,穿的如同个猫猫熊,同时还要抱着梁红英当做暖炉。 “高相,我这心中始终有一事不明?”在雪中一边上路,骑在马上的童贯道。 高方平懒得说话,微微点头。 童贯又道:“目下之女真部骁勇善战,早已经统一了白山部,叶赫部,温都部等等,还过了鸭绿江,打下了一些高丽人地盘。其实看似他们弱小,但从军伍思路上,我童贯看好他们,正可以成为我大宋图谋燕云的帮手。你不能因他们弱小就看不起他们,还同时诋毁我北方策。” 高方平看着苍茫的雪景道:“我从未看轻过他们,恰好,就是因为他们的强大,我无法接受。” 童贯不禁楞了楞,思索许久道:“他们是战士,虽然凶悍,却无法真的威胁到大宋。” 高方平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将来又能干什么。这对于大宋是未知的,不谈。我只说,就因为未知,就因不了解,我宁愿接受辽人也不接受那些野狼。” 童贯听得大皱眉头。 高方平道:“老童帅你别不服气。寇老西儿的澶渊政策总体没大毛病。这不但让我宋辽和平百年,也让咱们了解了辽国,懂得了和他们的游戏规则。这当然累,但这的确是个解决方案,是已知的。所以就是论事,你别给本相扯什么军事问题,我就一句话,寇相的政治遗产不是不可以颠覆,却不能在毫无把握、不知未来、没有论证的情况下颠覆。” 童贯只是个阉人武臣,要扯军事的话还能来两个回合,但是被他小高把寇老西儿这面大旗抬了出来,便有些尴尬了。 想了许久,童贯也只能抬出蔡京道:“然而蔡相公的思路,在这个问题上和您高相可不一样。” “你说对了,所以我强势跟来了。我要盯死你们。”高方平嘿嘿笑道。 “和你简直没法对话,希望到时候你别这么对辽人说话,否则所有人都会被你害死。”童贯险些被他气死了…… 到瓦桥关,童贯就跑过来装逼了。 这些雄关在古代是很有意义的,没有军人不喜欢这些东西,就如同游玩名胜的文青一样,军人遇到雄关,也是犹如那黑中行走的人看见光亮。 于是童贯也跑过来,和高方平一起仰望瓦桥关,感慨道:“每遇此关,就想到我大宋那北望燕云的心思,同时想到一代又一代闭关自守、受制于人的国策。其实我之所想是,有朝一日此关在无宋军把守,就是大宋的荣耀。” 高方平怒道:“你的意思是引得女真人来日翻了老子们大宋,自然此关就不需要宋军把守了对吧?” 童贯险些气死,怒道:“论奸臣栽赃陷害,只服你小高,我的意思是他日一但攻占燕云十六州,自然防线前移,就不在需要把守此关。” “喷错了哈。”高方平尴尬了起来。 然后童贯知道他是故意乱喷的,这家伙有被迫害妄想症,也不知道他为何如此忌讳女真人,自始至终那是找到机会就黑女真的。 “老童帅真想有朝一日带雄兵过此关上战场吗?”高方平忽然道。 童贯吃了一惊道:“若在退休前,有这名留青史的机会,那当然是最大的福泽。” 高方平点了点头道:“可能有的,只要你不在提着你那臭脚一般的北方策到处招摇撞骗,那么在我高方平治下,将来有天若对辽国用兵,你有机会上场。但你一定记住,那是我高方平的北方策,而不是你们几个棒槌的北方策。同是北方策,但路线和方式当然有差别。” 童贯有些受宠若惊的道:“有骁勇善战的你高相在,居然还有别人上场的机会,您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高方平有些感慨的样子道:“老实说我当时对皇帝写的信是真心的,我仅有的战争才华耗尽了,我也打不动了。我的舞台不是战场,真是我把所有的事都做完了,那不叫保姆,那是挡住了太多人的上进机会,别人也不答应。所以老童帅你当然懂,我就这风格,真不是装的。” 童贯楞了楞,还真有些兴奋的。仔细想想,他小高还真这风格。 而且高方平的话说的已经很明显,若是站在蔡京的那狗屁北方策一边就洗洗睡了,所谓一朝宰相一朝人,就算联络女真的功绩再大,也不会被将来的朝廷认可。但如果是站在高方平的北方策一边,将来的新朝廷若对辽用兵,却仍旧会给老军人机会。 “末将……末将……”童贯有些兴奋的样子在迟疑着。 老实说他和女真人真不是亲戚,也不是范仲淹那种真关心天下的人。他童贯就想带兵想打仗,就这么简单。至于到底是打辽人打西夏、亦或者打吐蕃,对他都一样。 原本那是心死了,近乎万念俱灰,有高方平这么一个牛逼存在,当朝还有谁能带兵打仗呢。结果这个纨绔子弟说他累了,不想领着丘八南征北战了,不想挡住别人的上进之路。 想到此心动啊! 然而,这小子过河拆桥的劣迹又不是一次两次那么少,是否能信他是未知的,于是童贯在迟疑。 高方平又道:“你想多了。我当然有可能过河拆桥,但事实上现在是我说了算,你扛得住我的决定吗?既然扛不住,还会得罪我。你只有姑且相信我不过河拆桥吧,这叫少输当赢。你真的斗不过我的,别把你唯一的声望,挥霍在毫无用处的北方策上。你懂的,我在说大实在话。” 童贯恶狠狠的点头了,哪怕将来被他坑了,也只有认了……

下一篇   第812章 燕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