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 燕京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12章 燕京

过了瓦桥关就是白沟。 .这个地方就犹如棋盘上的楚河汉界一般,是宋辽双方的国界,这个地方代表着一个时代。 寇相爷当时动员百万军民上阵,把尿裤子的皇帝也忽悠到了前线督战、以提升士气。最终博弈下来的结果就是澶渊之盟。于是这分界线,总体上保证了大宋和辽国百年和平。 辽人兵匪马贼什么的,越过分界河进入宋境抢劫的事一直都有。但既然有国策在,动作就不会大,所以总体上是平稳的。 到了这大雪漫天的国界处,高方平当先停止了下来,看着对面的无数辽**伍发呆。 童贯知道高方平又要装逼了。这头小鲨鱼是不装不舒服斯基。为了他的那些利益,他自始至终在以寇相爷发动百万军民和皇帝、为大宋博弈来百年和平作为噱头。所以呢,如今来到这国界处,这是寇老西儿的政治遗产,他高相当然是要装逼一番的。 果然,小高很无耻的把脸扬成了四十五度角,当着刘正夫和林摅两副使,童贯这个主使,开始吹捧寇老西儿。 如此一来,听得童贯等人昏昏欲睡。 童贯都变乖了,但显然林摅这个棒槌不明觉厉,还在支持童贯和蔡京的《北方策》,于是林摅策马过来,在高方平的旁边侃侃而谈道:“卑职以为,寇老西儿之政策过于保守,高相如此难得的大宋新一代战神,无需如此抬举寇老西儿。” 刘正夫比鬼还奸,戏谑的看着林摅寻思:嘿嘿你等死吧,你还以为这么说是拍大魔王马匹?拍你一脸,你林摅真的不会做官啊。大魔王这个时候使辽、且于白沟重申澶渊的正确性,就说明在对辽政策上他是极其保守的人。你个林棒棒、此番不拍在马腿上,我老刘跟着你姓。 果然,林摅滔滔不绝的说着,高方平却已经眯起眼睛瞪着他很久了。 林摅这才有些尴尬的停口,想了想觉得自己没错,又强撑着道:“下官以为,政策不宜过度保守,所谓的防守是不存在的,进攻其实就是最好的防守。” “哦,林大人果真够机智的,论嘴炮和纸上谈兵我只服你。”高方平道,“且问,进攻是拿什么进攻?” 林摅楞了楞道:“当然是拿军队进攻的。” “那么军队的成员是从哪来的?军队用的装备又是从哪来的?他们吃的粮草是哪来的呢?”高方平好奇的道。 林摅总归也是机智人士,这才尴尬了起来。 高方平微微一笑道:“是的你没想错,这些就是批‘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论’,这根本是个伪命题。说句进攻多简单,拿什么进攻呢?都以为我是神,都以为赢得了宋夏国战是我用兵如神是吧?其实你们都错了,你们还没有民间的百姓明白。真正赢得宋夏之战的是我大宋国力,是近六年前张叔夜等相公主导的和平谈判、我大宋转攻为守,给我高方平赢得了休养生息时间,这就是防守。所谓进攻的底气,都是防守建设而来的。” “诚然。”高方平于风雪之中接着道,“或许没有我,宋夏国战会在黑暗泥潭中摸索更长的时间。但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们,那个时期的大宋不会输,有我没我,不会影响最终的结果,只要江州和京县这两个因防守而得来的工业基地存在,大宋就不会输,最终会赢得国战。” “明府威武霸气。”刘正夫鼓掌起来。 高方平指着刘正夫对林摅道:“你看他懂了,你懂了吗?” 林摅不服气的神色,表示不服刘正夫。 高方平就道:“刘正夫你来说,再找一个防守是王道的典故来对我之理论进行侧证。” 刘正夫很机智的想了想,说道:“祖龙始皇帝修建的长城便是证明。若进攻为王道,则反证始皇帝修建长城是脑子进水的表现,否定大地上如此多的城池存在的必要性。兵法有云,能守而攻也,这是有道理的。” 童贯和林摅在心中大骂刘正夫无耻,论机智**佞只服刘正夫。这整个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料,却偏偏能被他引经据典,这样的文坛流氓实在让人恼火。 于是没有兴致了,几人之间相互在心理破口大骂对方,表面都携带着和谐的笑容。然后带着虎头营,犹如组团出国游那般开始过关了。 此番辽国“海关”靠边站,这不是普通旅游团,乃是提前等候在这里的辽国礼部官僚,专程负责这次大宋组团旅。 当然手续不可免,辽国礼部依照着国书细节,仔细审查使团的每个成员,依依核对宋国人员“身份证”,然后依照国书的名字、对照宋人手里的身份证名字、特征等等。 他们手里那份国书,就是大宋提前呈交给辽国的,就是这个原因,高方平对皇帝说名字不方便改。 刘正夫和林摅的名字也有,因为既然任命了副使,还会有对辽国的补充文书的。同时随行的虎头营卫士也是有编制名额的。 不过唯独没有高方平的。 在一般情况下,没名字的人,真会如同后世等待过关的游客一般被遣返,不过高方平当然特殊一些,直接对他们说“我爸是高俅”后,辽国来迎接的官僚也不敢大意,虽然没有外交护照,照样让高方平过关了。 这些官僚当然比谁都精到,知道高方平才是此番的幕后主使。兴许,这次辽宋外交的局势会有变。 “还愣着干什么!” 一个辽国的礼部郎中,扬起鞭子抽在一个辽国武士脸上喝道:“最快速度反回,汇报萧相,就说高方平随同使辽,另,立即从幽州调遣皮室军南下,随同护送宋国使节团。” 皮室军就是辽国嫡系亲卫,号称最精锐。规格上等同于赵佶的捧日军。 早先宋国派存在感不强的童贯使辽,他既不是外交口也不是什么相爷,所以大家默认,童贯虽然是宋皇帝的宠臣,这次却解决不了什么问题,那么这次外交就是走个程序,属于和稀泥性质。那当然也就是草草对待,没有太大的仪仗来迎接。规格上也仅仅来了一个礼部郎中(外交部相关口司长)。 但现在既然知道高方平随行,当然一切都变了,不能出什么幺蛾子,否则祸就闯大了,失礼是小事,在安全上不能出现问题,于是临时从幽州调遣驻外皮室军来随行保护。 辽国的皮室军编制大,也驻外,但边境没有,只有幽州有。幽州就是燕京,辽国的副都南京,也就是后世的那个“北1京城”。 鉴于还有虎头营,也有辽国官僚们的亲兵卫士,所以也不想在边境等待,继续向北进发。 至于和辽国官僚的应酬,童贯是主使,他去应酬就行。 现在行走的这些北国土地,地下埋藏这数不清的资源,尤其是煤炭。这便是一路上高方平始终在想的事。 可惜因棒槌石敬瑭的作为,燕云十六州拱手让给了契丹人…… 燕京乃辽国第一重镇,对辽国的重要程度,绝对超过大名府之于大宋。 这里地处要冲,连接南北乃至大漠、西域重要贸易聚散地。几乎等于半个世界的牛羊马匹,食盐、茶叶,香料,珠子象牙,都经过这里中转。 贸易的中转,其实就霸权的体现! 只有霸主能决定贸易走向,只是说现在辽国腐化没落了,他们没把这个事做好,浪费了得天独厚的地位。 其实辽国的版图,真有后世苏联那么夸张的。曾经他们的铁骑,也是蘑菇似的强大威慑。高丽啊,西夏啊,女真啊,这些牛鬼蛇神不是辽国的属国就是属部。大宋理论上是他们的盟国,但除了事实上给他们上贡岁币之外,其实也一定程度的被他们掌控贸易。 就是这个原因,大宋和西夏护市很少,就算有少量也是民间的小打小闹。和西域的贸易因隔了吐蕃西夏,所以也处于空白状态。 那么问题是怎么解决的呢? 由辽国解决。几乎大多数的宋国物资,都会来燕京中转,由辽人倒手再卖去西夏啊,西域啊。 这就是霸权:你不能和他们做生意,只能通过我这个代理人。 那么燕京,就是承担了这个只能的地方。 所以燕京号称兵戎冠绝天下,由皮室军亲自驻防。民间各路牛鬼蛇神也力量强大,来自各方的利益和实力汇集,就形成了这个时代的华尔街燕京。 这个地方不是能轻易用武力解决。也就是这个原因,历史上宋军北伐燕云的时候,遭遇的阻力庞大是无法想象的。 作为辽国钱袋子,军事上必须保这个地方。 在政治上,这里涉及的利益太大,宋国权贵和商人都有无尽利益在这里。譬如当初的蔡京就通过代理人卢俊义在燕京有大利益,所以宋军要北伐,首先就要面对自己国内政治上的各种幺蛾子和阻力。 第三,还是因这里的人的利益,所以就算宋军打下这里,也大可能被拖入无尽的巷战泥潭。 就是这些综合原因,历史岁月中的大宋,并不真实具备经略燕京的能力,一切对燕云用兵的人,都把事情想的太简单。所以最终的出路都是失败。他们以为这仅仅只是个军事问题。 其实军事永远是最后路线,一切都是利益的划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