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梁红英中了激将法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13章 梁红英中了激将法

要用军事解决燕京问题,必须有希特勒清洗犹太人的手段才行,否则这里和所谓的帝国坟场差不多,是会坑人的。 不论黑市和白市,都一起在燕京运转着。 所谓的黑市,就是大宋和辽国官府禁止,但仍旧在运作的大市场,以往的卢俊义什么的,就混迹在这类地方。把这些地方组织起来的牛马食盐等等,大批的走私往宋国,以获得暴利。 高方平在郓城就是狙击这股黑幕的第一人。目下在裴炎成的政策下,带动了大名府的周边对此阻击,所以影响大了。现在燕京的黑市尽管还是人满为患,但相比以前,其实已经冷清了很多。 高氏运输车早就出口到了辽国。虽然这种“大宋制造”很贵,但是因为高效好用,也有不少人为此而买单。 这没毛病,就像后世九十年代虽然总体贫穷,但采购奔驰车的部门和企业也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时代,总是有各种相似的。 所以燕京街市上,能够见到不少高氏运输车辆。但凡在这里的、都是这个时代的跨国大企业,所以当然买得起这个时代的“奔驰”。有道是,辽人正在为此沾沾自喜,他们觉得奔驰车的发动机是他们提供的。因为他们的马又多又好。 要这么理解也没毛病。只是他们没发现,这个时代的“发动机”没独特性,和后世不同的在于,车体才是独一无二的。以这个时代他们对工艺的理解,愣是想不通,简单的运输车,他们找着图纸组装出来,却就是质量不如宋国生产的。怪哉。 暂时来,大宋的梦想就是让整个辽国燕京都跑满“高氏运输车”。 实际上这就是利益的瓜分,等于高方平已经开始介入、正式分享辽国的“贸易霸权”。是的,以前他们赚了就是他们赚了,没别人什么事。但现在,他们必须用贸易利润的一部分、来购买高方平的轴承车,否则不买的人相比其他就没有竞争力。如此也就等于高方平赚走了辽国的部分霸权利益。然后高方平给大宋上税,那么大宋也在分享这份利益。 将来有一天,就算贸易权还在辽国手里,但这整个燕京经济圈,都会用着大宋的车、棉麻、生活用品,工具农、具,奢侈品,甚至是粮食。于是那个时候,其实辽国的贸易利益也就是大宋的利益,这个过程似乎也叫全球化啊? 与此同时,燕京也是这个时代、这个世界最逗比的地方。乃真正的万国之地,大宋汴京都不算。 现在寒冷、还覆盖了大雪,但是街市上仍旧繁华,店铺林立。各种集散市场到处是人,来自各族的胡人和汉人混杂一处,可称为奇观。 在东京虽然也是万国人士聚集,但汉人乃绝对主流,占九层九。不过在燕京,胡汉都是主流,汉人多胡人也多,有些人谈话是叽里呱啦的,然而也大多数人是汉语沟通…… 高方平一行因有辽国官僚参与,在雪地间行进较慢。 几日后,辽国官僚们总算放下了心来了。因为皮室军总算来了两千骑兵,参与大宋使团的护送。 否则早先他们得知高方平在使节团中,那是如履薄冰的。 高方平实在是个敏感人物,就算在燕京,仇人也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很简单,他影响了太多人的利益。要是把这个萧的里底的好朋友、大宋名相给断送,引发了外交和政治问题,那不是死一个两个能了清的事,诛族是基本的。辽国又不是宋国,是不讲仁慈的。 辽国的大多数法律不是民法那么轻,而是军法! 是的辽国虽然汉化严重了,重用了文人,但仍是先军政治,只是说他们启用了文人治军而已。最显著的一点是:大宋是中书门下说了算,门下侍郎就是首相。 但辽国乃是枢密院说了算,辽国首相是枢密使,现在就是萧的里底。门下侍郎只是一个政府的秘书长而已。这些方面就显示出了辽国和大宋的不同。 说起来,这只辽国皮室军的两个统领(在大宋叫统制),也是两个名人。不过他们现在还非常年轻,他们是耶律大石和萧干。 耶律大石看着最不顺眼,这家伙剃光了头顶头发,乃是半个光头,两边则又留有头发垂下来。这在后世是非常滑稽的发型,然而这就是契丹人的传统装扮。看起来耶律大石这人要尤其传统一些。 萧干则不是这个装扮。形体上他和耶律大石差不多,类似于熊腰虎背那种粗狂型,在辽国算得上仪表堂堂。不过萧干的头发是汉人传统发式。 一个队伍中的正副两个领导,显示出了这样形势,这除了萧氏不是契丹人是奚人外,似乎也能想见二人的某种程度对立。 这在高方平看来没毛病。其实大力推动辽国汉化的,就是除契丹外的其他族群。因辽国的正统是契丹,要弱化契丹一族的地位,抬举其他族群,那些族群不能强化自己,而只能找一个第三方先进文化来大家一起推行,所以就是汉化。 那么在汉化问题上,首先有大量的汉人群体支持,有南院支持。加之在辽国始终都举足轻重的萧氏一族支持,汉化就成了必然。在辽皇昏庸萧氏专权的现在,汉化就成为了在也无法阻挡的国策。 说穿了都是利益。 奇怪之二在于,萧干为人圆滑些,始终在找机会和高方平套近乎。但是耶律大石表面不说,却在神态上似乎有点抵触高方平。 与此同时,耶律大石尤其爱以奇怪的眼神,看着高方平的坐骑照夜玉狮子。 被迫害妄想者高方平不禁怀疑了起来:难道……耶律大石认识这批马? 如果耶律大石认识这匹马,那么此番的事情怕是复杂了,说明他耶律大石也参与了在宋国搞事…… 过了两日,即将进燕京,高方平实在受不了耶律大石的暧昧眼神,干脆停下了脚步吼道:“耶律大石!” 汗。 他小子声音够大的,整个团队都被吓一跳,包括年轻小伙萧干也半张着嘴巴看着他。 耶律大石楞了楞,却也不慌张的道:“贵使有何见教?” “我看你的发型不顺眼。还有,几日以来,你老是鬼鬼祟祟的注意者我,这让我心口薄凉薄凉的。你到底什么意思?”高方平道。 “你……” 耶律大石也险些掉下马来,寻思够霸道的,从未听过会有人以这种理由发难,果然传言没错,这是个不要吃相的流氓。 耶律大石冷笑,也不回答,只是骑在马上,故意朝旁边“呸”了一声,吐些口谈来。 萧干不禁大皱眉头。 高方平道:“你在侮辱我吗?依照你们契丹武士规矩,你知道这样有什么后果?” “当然知道,武力解决,比武审判。”不过耶律大石又嘿嘿笑道:“然而大人误会了,我吐口谈是因为我有这需要,兴许咱们契丹人对汉礼掌握不够精深,但绝无冒犯您的意思。” 辽国官僚中,对高方平一阵鄙夷,很是对耶律大石喜爱。因为他们发现高方平就是个流氓,很难想象这种人会崛起。 然而面子还是要的,负责此行的辽国礼官僚很为难。一边是宋国来的使节贵人,得罪不起。理应给耶律大石一鞭子。可惜在辽国,军人的地位没大宋那么低,同时耶律大石也算是宗室子弟,不说有多少权利,但明面上面子是要给些的,不方便呵斥。 于是就此尴尬了起来。 高方平一副大昏官的造型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说道比武审判,那么你敢接受我的挑战吗?” 辽国人当然不知道是高方平打算派菊京出战,还以为他真是勇士呢,勇士上斗场之后是要死人的,任谁死了都不行。 于是机智的萧干抱拳笑道:“既然高相要面子,而有人又不肯认输。卑职有个提议,既可定论胜负,又不伤了和气。” 接下来,小萧提议举行一场球赛,输了的一方、给赢家赔礼道歉。 我@#¥ 耶律大石真想把萧干拖去活埋了。寻思你摆明了是要杀灭老子们辽人威风,你让我带队去和宋国球星高俅的儿子比踢球、而不是比冲阵? 于是,耶律大石不怀好意的看着萧干。 萧干凑近大石低声道:“统领大人,下官乃是为了双方的外交面子。不要以为以武决胜你就会赢。不要忘记白池草原的萧合达惨败。” “!” 高方平也惊悚了,妈的不比武,比踢球的话怕是栽了,奸臣老爹是球星不代表我也是啊。 “好吧就这么定了,就算比踢球,我大石也不怕宋国人,但要给咱们一些准备时间。”耶律大石明知山有虎也不怕,打算以弱胜强。 “你们等我想想……若在踢球方面赢了你们,显得咱们胜之不武,这简直是……战士欺负小孩子。”高方平开始胡扯了。 萧干媚笑道:“那个简单,为了彰显宋国的大度,高相您的球队可以让大石他们十个球,这样玩起来才有意思。” 高方平当即听得掉下马来。寻思就算你们让我十个球,都怕是有些不稳妥啊。 梁红英中了激将法,怒道:“行,就让你们十球,在击败你们。” 于是高方平就哭瞎了,有点不方便剥了梁姐的面子。 看起来只有踢少林足球了,否则此番肯定要栽。如果是奸臣老爸这个主教练带着皇家的冠军队来,打耶律大石他们四十比零是没问题的,然而高方平踢个蛋啊,球都没有碰过。8)

上一篇   第812章 燕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