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论修身和治国的相关性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14章 论修身和治国的相关性

进燕京后,那个辽国的礼部官僚就“一病不起”了,于是队伍的前行只得停止下来. 高方平知道那小官是故意的,算是撂挑子。 因为他已经不敢主持这次的外交事宜了,害怕惹出篓子来他扛不住。如果不装病的话,他又压制不住大石这种宗室子弟,不敢剥了高方平的面子,那么都是火药味重的人,迟早要出乱子。 于是在重臣来处理前,他就装病一下先。 好在因高方平的意外随团,去京城汇报萧相的人早出发了,萧的里底必然会重新派人来主持,应该快了。 这种情形对于高方平来说似曾相识。一但守礼,一但汉化,一但开始文人治国后,其实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事。在外交口来说,特别说了不算的小官僚,他绝对没什么民族主义倾向,全都是和谐第一,尊重外交礼仪,只要他自身或者他的部门不摊上事,就是胜利。 所以哪怕目下宋辽的外交、辽国是强国也不例外,辽国外交官僚一样会存在诸多对于他们“丧权辱国”的行为。这是耶律大石尤其看不顺眼外交口的原因,感觉大辽的脸都被这群人丢光了。于是就称他们为外卖部。 汗。其实就像后世的美国的外交官僚、他们绝对会给伊拉克政权面子、却剥了那些鹰派军人的面子一样的。外交、或者说官场就这德行。诉棍的天下就这德行。 别说其他,其实大宋自己也面临这样的问题。譬如目下的礼部,对西夏是非常温柔、非常尊敬的,但他们对驻防西夏的刘光世的语气、则是爷爷和孙子差不多。以大宋的尿性,要不是刘延庆是陶节夫和蔡京的人、刘光世是高方平的人,他们已经被礼部的官僚给整死了。 看起来、文青或者哲学派说的“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这是有道理的。 一个协调完整的人体中,“各部门”都是会闹矛盾的。譬如有些东西养嘴却伤胃,有些东西养心却伤肝。大脑觉得“搞运动”有益健康,但身体各部却因懒得动而进行抗议。那就是因为惰性思想。 喝酒、吸烟、夜生活,这些让人的大脑很愉快,然而就像张叔夜吓唬赵佶一样,有的“人体部门”会对“中书”说这对身体不好。 看起来这些哲学是共通的,人说的敌在前三排,不但治国上如此,其实在身体健康上、也如此。许多于大脑层面上的享乐,都是整个身体的大敌,然而偏偏是大脑的“意志”说了算。然后呢,身体细胞就如一个国家的百姓那样,跟着哭瞎了。 高方平忽然把脑洞开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哲学家耶。 然而却不打算为此写篇策论。因为已经有策论在前:就是修身、齐家、治国的出处。只是说他们文青病发作,说的没小高通俗易懂,但核心是一样的,条条大路通汴京。 历史上的赵佶并不全昏,他知道蔡京的好处和坏处。 几次罢相是赵佶在纠错,就像烟鬼逼迫自己戒烟一样的。然而后来蔡京复出了,就代表赵佶“戒烟失败”。 是的其实这些问题上,对意志不强的皇帝来说,真和戒烟差不多。他知道不戒了有害“身体健康”,然后蔡京会让他愉快啊,于是虽然暂时戒了,却发现其他人不好用。发现张商英这个零食、无法替代蔡京这只香烟的时候,赵佶就又把老蔡放出来爽爽。 朱八八就厉害了,这只手想摸胸脯,他直接把手砍掉。这是枭雄和意志不强的老好人的区别…… 既然辽国外交官装病了,那么来到异国他乡也是要游玩的,于是等着辽国朝廷来人的这个空档,高方平带着梁姐和菊京,在燕京到处闲逛。 全程都有猛人萧干、带皮室军陪同护卫。 这家伙是个流氓,也不是在宋国那么温柔。基本去到哪里,萧干就把什么地方戒严了,但凡敢好奇的就几脚踢飞。 进入一间普通小店的时候,穿便服的高方平显得平易近人,自己扫去了熊皮披风上的雪花,取下了风帽。 萧干不知道他没事跑这么一个鸡毛小店干什么,于是一拍桌子道:“快些把好酒好肉开出来,否则爷爷砸了你的店。” 掌柜的乃是一个汉家妇女、带着个十一岁的女儿在店里,她们两人吓得忙碌了起来。 少顷酒肉抬了上来,萧干自顾喝了两大碗,吃了几块牛肉爽爽,试毒完毕后他抱拳道:“高相请用,很安全。” 于是高方平大吃大喝起来,吃相让平民店家女和萧干想跌倒? 实在是高方平爱吃牛肉,但为了装逼,在大宋一直没吃过。 见高方平吃的高兴,萧干当然也高兴,掏出一个黄金朝着那个妇女扔过去道:“不错,赏你的。” 妇女如何敢要这么多啊,急忙过来跪下,表示不收。她不知道高方平是谁,但萧干乃是驻防这燕京的皮室军将领之一。 “哈哈哈,都说了爷爷高兴,说赏你就不来虚的,拿了去,退下不许偷听说话。”萧干把黄金又塞给妇女,然后在她的屁屁上拍了一记,便让她去了。 又吃了几大口,高方平嘿嘿笑道:“看起来萧将军来钱容易得啊,给个小费都这么大手笔,你钱多了咬手啊?” 这下,萧干携带着猥琐的笑容一拍手,当即有他的“警卫员”过来递上了一个礼盒,萧干笑道:“小的便是奚王府嫡系,也颇有些家底,这些孝敬请高相笑纳。” 高方平用筷子,挑开礼盒一角看了一下,里面是些还算上得了台面的北珠、犀牛角饰品之类的东西。 于是高方平看了菊京一眼,微微点头。 “嗨。”菊京就走上前来收了这里礼物。 萧干更高兴了起来,连忙陪着高方平喝酒献殷勤。 这些礼物对于小高这个级别来说,不算贵重,其实也就值得个几千贯,基本可以算是送给高方平夫人们的饰品,当然敢收了。 如果是巨款就不能收,那就代表萧干只是代理人,实则是牛温舒啊这些爱国派给的钱,既然是大钱,那就是需要在国策上周旋的重大问题了,就如同当初高俅贿赂萧的里底一样,收了大钱基本就是卖国。 到此高方平又微笑道:“无事献殷勤必有内幕。想来,萧将军是不想在燕京当差,想回京城是吗?” “是的,务必请高相周旋,代为在萧相面前适当美言两句,不论成不成萧某人都感激。”萧干笑道,“任谁都知道,您和萧相乃是至交。卑职有消息,听闻您亲自随团后,萧相已经派了马人望大人来燕京引队。您这面子可真够大的,马大人乃当今礼部左侍郎,换谁来,谁都没您这个待遇呢。” 梁姐觉得“贵圈真乱”,妈蛋弄的高方平是辽国相爷一样了? 然而无奈的在于,所谓的“外交功绩”在辽国也是有的。萧干他还真贿赂对人了。就像大宋当初的使臣林摅刘正夫们贿赂辽国外交口、其后辽国外交口回复大宋朝廷说“宋使懂礼”,然后使臣就会升迁一样。 此番作为接待高方平的主要人物之一,如果时候高方平对萧的里底说“萧干”这家伙懂事,把我伺候的好好的。那么不说大升迁,萧的里底真会觉得萧干是个机智人才,挪动回京是可以的。 “行了,对萧的里底美言两句我会的。但我不保证结果。”高方平道。 萧干感激涕零的道:“自是无人可以保证这种结果,高相能美言,卑职已是感激不尽。” “一群混蛋,官场怕是废了!”梁姐在心理这么想。 因天气太冷,辽国的酒度数也不高,高方平也少量喝了两口取暖,又问道:“马侍郎何时能到?” 萧干摇头道:“皆因大雪天,他们又是团队出行,有些耽搁,不过他侄子马植已快马赶到了燕京。” 噗。 高方平一口酒喷了出来道:“马植!” 萧干不禁楞了楞,寻思,怎么你高相认识那孙子? 思考了少顷,高方平忽然道:“你给我说说,这马植是个什么尿性?” 萧干觉得他用词太古怪了,不过也能大概的知道意思。为难的却在于,需要分析高方平到底是挺马植,还是讨厌马植? 难题啊。 “实话实说。”高方平也发现了萧干的难题,便急忙纠正。 萧干这才抱拳道:“这孙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起来,他们马家虽世代为我辽国大族,但其实不被待见。要想崛起有所作为,这些年的政策下,马家正是投靠的萧族。” 高方平微微点头,辽国疆域这么大,但说起来,基本都是耶律和萧氏的天下,耶律就是皇族,萧氏就是后族。抱大腿的话基本就这两条路。 不过现在显然萧氏更牛逼些,萧的里底就是当今辽国皇后的叔叔。 然而诡异的在于,这个马植的家族、如果抱的萧的里底的大腿,那么萧的里底的政策是把女真凉拌,他马植又为何会成为了历史上联金政策的牵线人?

下一篇   第815章 马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