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把马植气跑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16章 把马植气跑了

大抵上,马植他亲叔叔马人望、还是辽国礼部左侍郎的现在,高方平不信他们面临“抄家灭族”。 . 于是他所谓的《北方策》,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呈交,那就未必是带路党行为,可能是反装忠也难说。 什么叫反装忠呢?就代表马家的这个策略不是背叛辽国,相反是和牛温舒们联合起来,设计陷阱“坑害女真部”,同时找到对大宋起兵的逻辑。 是的作为一个被迫害妄想者,高方平是这么怀疑马植的。 兴许童贯真信他,而蔡京他们又信了童贯,然后赵佶又信了蔡京他们,就犹如传销一般的,依靠人脉,一环接着一环的展开了“信任圈”,就此定调了三国之间的战争。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也是传销的一种,一样会出现在政坛上,于是就开始坑爹了。 之前辽国的一些鹰派看出了女真的战力强大、且有野心,于是就有许多的“灭女真”言论。而萧的里底的政策是“保护女真”。那么这就是辽国两个立场的冲突,就会开始神仙斗法。 其实这个时候辽国之内,已经没人去关心女真是死还是活了。两派人只关心谁赢谁输。既然以这个事件开始各显神通,灭了女真就是牛温舒们政治上的胜利。保住女真,就是萧的里底政治上的胜利。就这么简单。 至于女真人到底是什么物种,能有什么危害。他们关心个蛋啊。 于是乎在高方平看来,这个显著的历史事件,是真有可能存在各种猫腻的。 这很正常,后世也有说法“塔利班”是美国政府制造出的,同时美国政府也是它的敌人。其实这两个说法都对,政府内部当然会有几个派系,然后根据不同的利益立场去周旋。 然而这些事是不可能在历史记录中看到真相的。在宋国都很难被记录,至于辽人,连萧的里底和萧奉先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他们都记录不清楚,还指望他们记录女真事件引发的政治内幕? 于是根据这些怀疑和逻辑,在了解清楚前,高方平大概率在怀疑,大宋联合女真事件,是辽国鹰派在反装忠。若女真和大宋联合起兵了,他们就有能力把萧的里底撸下神坛,同时灭掉女真,还有了撕毁澶渊盟约、进而对大宋用兵的借口。 这些人亡大宋之心是不死的。这涉及了很多的族群利益。但现在辽国又是耶律和萧族说了算,和平才是他们的利益。 总体来说,其实在古代岁月中,汉人最好的一个邻居就是契丹人。虽然他们也是蛮族,但是和匈奴、突厥、党项、女真、蒙古这些任何一个族群比较起来,在这样一个比烂的时代,契丹真是相对戾气最轻、最受信用的胡人。这就是历史。 哪像匈奴送完公主送财物,没了他们觉得不爽照样在又起兵了。 寇老西儿和萧太后达成澶渊之盟后,辽宋边境的确平安了百年的。但是大宋和党项人达成过无数的和平条约,在西夏比辽国弱小的多的情况下,却不止一次的撕毁盟约。这些是事实上存在的。 的确有澶渊之后大战没有、小骚扰不断的历史说法。 起初高方平也这么认为,但真正进入辽国,看到他们的民风以及官府态度后,高方平已经懂了,那些所谓的“小摩擦不断”,不是真正的官府行为,而是民间的一些自发摩擦。 兴许就是金庸描写的“谋杀萧远山教头”这类、有政治意味却是黑帮参与的行为。 这太正常了,高方平相信卢俊义也谋杀过许多“萧远山”。无他,多干掉几个之后,他卢俊义的走私份额就大了不是。 于是类似的事,很容易被历史记载为“两国摩擦”。 综合起来,就犹如战争贩子种师道以“士兵”被杀挑动战争一样,涉及到了利益,辽国当然也有这种人。那些人他们始终都想对大宋用兵。可惜汉人和契丹人戾气都不够用,依托澶渊政策,大家都在做缩头乌龟。不接受那些“挑拨”。 于是,这就是最终出现了用燕云十六州做诱饵的女真事件。或许这是错的,但这就是被迫害妄想者高方平的推论。 这一事件之中,宋国方的政治投机者是童贯和蔡京,赵佶属于不明真相被忽悠的那一小撮传销受害者。 辽国方面的政治投机者就是马家,以及他们身后的人。 这没毛病,辽国虽然是契丹人和奚人说了算,但辽国也涉及了几十个族群,喜欢跳的也不是没有,譬如“蒙古人”。 高方平没记错的话,今年政和元年,历史上发生了辽国“乌古敌烈部”的叛乱。敌烈部是些什么人呢?其实他们也就叫蒙古人。 但是今年基本过完了,高方平并没有监控到敌烈部的叛乱事件,那么看起来历史又凌乱了。但他们有反意是肯定的,于是这个时候忽然出现了大宋童贯被忽悠,提及事关女真的北方策? 这后面涉及了什么内幕,高方平不敢轻易断言,不过以大魔王猥琐的算死草风格,很难不把这些联系起来想。 是的高方平怀疑忽悠大宋和女真起兵反辽,就有一些蒙古人参与在其中。想来了个渔夫吃瓜看戏。 当时白池草原出现了“甲马冲阵”的战术,高方平就有些疑惑,那真的是蒙古人的“技战术”,在这样一个时代一般很难泄露秘方的,但西夏就是有了。这些事件,透露着暧昧在其中。 “老萧啊,看来你也是处于十面埋伏之中呢?此番如果你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就帮你稳定辽国局势,派志愿军入辽帮你平定敌烈之乱都有得谈。作为这个时代的两个奸臣,看起来你我的利益是一个阵线的。”高方平很猥琐的这么想着。 马植在旁边干着急,也不知道这个不良少年到底在想什么,却不敢问。因为童贯说了,大魔王脑子有坑,是个一言不合就会拔刀砍朝廷命官的人,你最好别把他惹毛,否则他砍伤了你,萧的里底肯定还会出来维稳,帮他擦屁股。这就是个奸臣当道的世界。 童贯就是这么对马植说的。当时马植听得心口薄凉薄凉的,觉得大辽和大宋都废了,毁在了这些绝世奸臣的手里,没救了。 “高相,这么完美、利益这么大的联合女真谋辽事件,卑职看不到一丝的不妥,您为何疑心如此之重,像是为了阻止政策而阻止?”马植转而又说这么问题,像个纵横家一般的面带诡异微笑。 “马植啊,看似你在暗指我高方平不为大宋谋利,你想把我的政策批评为争夺权力的政治斗争对吗?”高方平微笑道:“你觉得可以带起节奏来,然后利用宋国后方的一群文人写文章,给我政治压力吗?” 马植没承认,又低着头。 高方平呵呵笑道:“我不走寻常路,你想带节奏你就带,然而别怪我没提醒,我也会带节奏。你可以说我不顾蔡京相公的利益,那我也可以说你马家不顾大辽‘萧相公’的利益。要比带节奏我是不怕谁的。咱们就看看,你马家先被萧的里底清算,还是我高方平先被大宋朝廷清算。你意下如何?” 一直都轻松写意的马植,这下终于色变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幺蛾子,似乎大魔王真的看穿了许多东西?这真的不是棒槌童贯那么好忽悠的。 的确,他没被大宋朝廷清算,老子们却已经被萧的里底和谐了。妈蛋奸臣总是一手遮天,这没有任何办法。天下的乌鸦都是黑的,不论那只乌鸦叫萧的里底还是高方平。 马植赶紧呼噜呼噜的摇头道:“高相勿要误会,卑职真的不是带什么节奏,也真的没有您说的那些心思。卑职就是一心想归宋,想良禽择木而栖。于是为了我的一生理想和报复,在为大宋谋利,卑职知道燕云十六州对大宋的意义。” “说的跟真的似的。”高方平道:“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在于,现在燕京的贸易圈利益,你马家被踢出在外了。你少在我面前扯犊子,我要对你立案调查,等弄清楚之后一切再说。” 马植脑袋一歪就倒在了地上,真被高方平刺激的不行。他一个宋国官员,竟然要来辽国扬言对大族立案调查。然而大奸臣萧的里底那样的卖国贼,难说真会给高方平这样的调查权,看起来麻烦大了。这是丧权辱国但真是大萧的里底说了算。 缓过气来之后,马植一甩手袖大骂着“将来乱天下者是你”之类的台词,就溜走了,跑的比兔子还快。

上一篇   第815章 马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