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临时的脑洞决定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17章 临时的脑洞决定

把疑似献计“铁索联舟如履平地”的马植气跑了后,到底会发生什么高方平也两眼一抹黑,反正德行如此,不让人愉快乃是大魔王的作风。 . 预感到事件复杂,仇人太多了,于是高方平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却忽然展开文房四宝,给萧的里底写信道:“萧相威武安康,高方平拜上。我仇人太多,太怕死。此番我发现了许多大辽的猫腻,并且和我大宋利益形成冲突。您懂的,有利益那些人什么都敢做,就像往年有人会劫持大宋岁币队伍,制造两国尴尬一样,我担心此番见不到您,请加派皮室军和珊军南下给予我保护,否则我就在燕京住一年,哪也不去。” 写好了信后,以火漆封好,交给梁红英道:“带我的牌子秘密上路,你亲自去上京见老萧相爷,呈交书信,这很重要,所以我派你去,必须带来老萧的珊军嫡系精骑。” 梁红英都吓了一跳道:“难道相公已获知了辽国内部有大规模骚乱,会对您不利?” “我并不知道,然而安全第一,你放心,老萧肯定派兵给你带来,军费又不要我出,不用白不用。”高方平很猥琐的样子道。 整个半天又是他的被迫害妄想,然而还得去,菊京留下贴身护卫小高。梁姐觉得这最重要的事,相公他只会交给我梁红英…… 现在高方平命虎头营把整个驿馆戒严得碉堡了。不论谁进出都要仔细查验一番。 现在最需要弄明白的一个问题是:耶律大石在这些复杂的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历史上,童贯帅军北伐之际,就栽耶律大石和萧干这两家伙手里的。 其实在高方平看来,耶律大石和萧干这两家伙在军事上未必比童贯强多少,主要是那一时期政治实在太腐化,童贯也老了,对大宋军伍的影响力大幅退化,于是军队之中的各种官僚文化、相互不服,最终就坑了宋军。 见到耶律大石和萧干两人之后,高方平觉得有点不像他们,似乎有点错位了。似乎耶律大石不该这么直接,萧干也不该这么圆滑。 因历史上萧干最终虽然做了皇帝,却栽在了自己属下手里,但耶律大石还真的算是有作为的,算是个有勇有谋的存在。中土文化的西传就是他做到的、而不是成吉思汗。成吉思汗那个只知道屠城的棒槌传播个蛋的文化啊。 耶律大石这家伙打的阿拉伯人不要不要的,却是在文化上也真的对他们有影响。以至于阿拉伯人的文献中,说到中华就叫“契丹”。 所以说起来,耶律大石这小子现在的性格,不像个有作为的领袖人物。难道他小子是李纲似的大器晚成、大智若愚? 寻思了许久,到了晚间高方平道:“召见萧干来见。” 便有他们的契丹武士小跑着去了。 少顷萧干进来抱拳道:“这个晚间,高相召见所为何来?” “我问你,耶律大石现在在干什么?”高方平道。 萧干容色尴尬的道:“他在组织球队训练,卑职看着么,咱们踢球是不成的,根本一团混乱,但大石好胜,铁了心要赢您,他已经给队员下死命令,赢了赏赐,让十球的情况下还输了就全部砍了。” “我怎么听着他如同张飞似的,他以前也这性格吗?”高方平道。 萧干楞了楞道:“他一直都这脾气,像个愣头青,高相缘何有此一问。” “因为我好奇,所以我问了。”高方平道。 “?”萧干很尴尬,总归就算是游牧民族,也有点不适应大魔王那粗暴的风格。 高方平忽然冷下脸来道:“萧干你听好,我只问一次,你须如实回答。否则你连燕京之地都没得待,去最漠北边的地方戎边、面对蒙古部,永远也别想升职。相信我,我这样的奸臣可以做到的。” “卑职不敢,但有所知,必如实相告。”萧干急忙吓的单腿跪在地上,就像跪他们自己的相爷似的。无奈啊,他知道高方平这种奸臣,他真能把萧的里底甚至辽皇都给忽悠瘸了。 麾下的契丹武士觉得这很不好,然而他们也知道萧干这厮平时就这德行。 “萧将军请起,不用跪我,我不是你的相公。”高方平正色道:“我就问一句,从知道我来使辽后,耶律大石他见过谁?我指的这个‘谁’,是除燕京系外的辽国人。” 萧干楞了楞,回忆了一下点头道:“还真的见过一些人。” 高方平微微色变道:“说来我听。” 萧干道:“乃是靠近漠北来的乌古敌烈都统军司的一个部将,一个叫兰木托的一个家伙。我和那人不熟系,不过大石自来都和敌烈部的人都有来往。” 就算是自来都有来往,也够让高方平惊悚的,猛的起身道:“你确定,那是敌烈部来的人?” “确定,虽然我和他不熟、但我认识那个人。”萧干点头道。 这下高方平皱起了眉头,两个手指轻轻敲击着桌子。 菊京也知道,大魔王出现这个小动作的时候,就在决策比较重大的事,看来真的局势有变了? 这么想着,菊京不觉的靠近了高方平一些,且把手掌放在了她腰间的武士刀柄上。 这个时间,大石见过敌烈部的人。而历史上的政和元年,发生了敌烈部叛乱? 萧干也说大石历来和敌烈部有交情,高方平相信他说的是真的。通过这句高方平也想起来了,历史上辽国完蛋,耶律大石拉着队伍西迁,建立西辽,跟着他的班底就是部分敌烈部的人。 这么想着,高方平又道:“这个期间,燕京面生的外来人多吗?” 萧干苦笑道:“相爷您懂的,这燕京虽然是我大辽治下,号称兵戎冠绝天下,重兵防守。但咱们的官府是不会有这些数据的,这是燕京,万国人聚集的贸易集散地,每日都有大量流动人员,根本无法掌握所谓的生熟面孔。” 这也不能怪他们,除了江州治下,还真的没有任何官府可以做到掌控这些细节。 于是想了想,高方平大开脑洞、做出决定道:“萧将军立即收拾准备,今夜咱们上路,我决定不等你们礼部派来的马侍郎了。” “啊!”萧干吓的跳起来道:“可……卑职不确定这么做好不好。” “这不好,但应该也不坏。”高方平道:“作为宋国来使,我没义务在这里空耗时间,等候这种官僚的见面形势,最快跟我秘密上路,我要进上京见你们皇帝和萧相。” 萧干真的觉得这是个脑洞决定,他小小一个副统领,是担负不起这种责任的。 于是萧干抱拳苦谏道:“请高相理解,你想偏啦,这个时节已是你们大宋年号的政和二年,你们的上元灯节都快开始了。所以您就算赶去了上京,也见不到我大皇帝陛下。因为正月一过,皮室军就护着陛下拔营东行,狩猎、打鱼,会盟东面之部族。就连萧相都不确定是否在上京。” 这是他们马背民族传统。用祖训来说是不要忘记马背上得来的天下,不要整天像个宅男的一样的在京城玩躲猫猫,那是孩子游戏。真汉子还是要骑着马到处走。然而说穿了,这个传统是萧的里底用来忽悠辽皇的,就以这些理由让他沉迷于游猎,整天到处走,不在上京主持国政。 所以萧干真没胡说,现在是正月初,就算是快马,到达上京后肯定已过正月,辽皇就会带着皮室军去收阿骨打他们的保护费了。说的跟真的似的,什么东行会盟各族,其实就是去扇他们几下后脑勺,拿走一些保护费。 这就是辽国的政策,对大宋他们算是温柔的,现在也学着汉人装逼守礼,只收大宋二十万贯的岁币,但对那些野人部族就没那么温柔了。那真是每年都带皮室军去“打草谷”的。 yy完毕,高方平道:“见不到辽皇,也必须最快进入上京,这是我使节团的目的,不以你和耶律大石的意志为转移,你们的责任只是保护宋国使节团,而不是决定宋国使者的行程,简不简单?” 萧干一听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他高相当然无需理会正在赶来的马侍郎是否高兴,他想走就走,而老子们的军队只能跟着他走。 “可耶律大石正在筹备踢球,高相您别笑,大石他认死理,约定好了,不踢球他是过不去的,他会认为您侮辱契丹皇族。他也真会这么到处去说的。”萧干尴尬的道。 高方平道:“踢个蛋。不用踢了,老子们直接认输,算他赢,让他小子赶紧的进入状态,今夜就离开上京。且安排的过程,除了你萧干全程监视他外,还要有我虎头营的人在场,确保不出幺蛾子,就这样。” 萧干险些跌倒,不可思议的道:“您竟然认输?” 高方平嘿嘿笑道:“我又不是无赖,踢不过、何必去浪费时间?” 萧干惊为天人,觉得这才叫装逼啊,和话本里的皇帝微服私访时候、故意让着乞丐一个道理啊。他高方平作为名满天下的不败战神,且作为当今踢球大国的人、大球星的儿子,他不踢就对耶律大石认输。这才叫装逼的最高境界,真和皇帝装成乞丐一样的道理,天下人都不会认为高方平输了,只会认为高方平有度量,让着大石那个少不更事的小屁孩。 “高啊,高相之度量果真不是盖的,这才叫宰相肚里能划船。”萧干竖起大拇指笑道。 “……”高方平很无语,我是真的踢不过你们,然而成为名人之后,就是放个屁,也会被人另类的加以解读啊。 高方平又扭头道:“小牛皋。” “末将在。”小牛皋忠心耿耿的走出来抱拳。 “牛皋作为我的代表,和萧干将军一起去监督耶律大石。记住我不是怀疑谁有问题,我只是安全第一,这个期间,不许他接触任何外人,也不许他的任何属下离开接触外人。明白吗?”高方平道。 “明白。”小牛皋领命。 萧干则是大皱眉头,觉得这太不给大石面子了,好歹他是一军主将。不过没办法,传言中的大魔王就这德行,大石他不高兴也只有忍着了。 他们离开去办事后,身边只留着菊京了。 菊京道:“观相公言行,你似乎在专门防备耶律大石,那何故还要带他上路,把一个问题人物放在身边?” “既然是问题人物,放在身边才安全。”高方平喃喃道:“另外,我始终不相信大石是这么样一个人,别人可以不知道引发宋辽战争的后果,但大石不可以这么蠢。他要真这么蠢,会让我很绝望。” 菊京道:“作为一个敌人,他不是越蠢越好吗?” 高方平喃喃道:“问题他真不是我的敌人,辽国没有他在,会死的更快。” “嗨。”菊京其实也不懂他在说什么,但听着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