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有点萌的耶律大石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18章 有点萌的耶律大石

大晚上的童贯在化妆,忽然听说要上路了,如同死了爹似的,却只有行动起来,因为大魔王要是会让人高兴的话才叫不科学. 和想象的有些不同,耶律大石得知高方平不踢球就直接认输,高兴了起来,腰也不爽了,也比鄙视的看着高方平了,行动很迅速,没多想的就组织了这两千人的皮室军,连夜拔营上路了。 看起来,耶律大石这小子是真的还没有开窍,有点大宋那个小李纲的模样,他的单纯让高方平有些不好意思监视他。 因为大石真没在意高方平对他的监督,他甚至就不觉得这是监督,没从这方面去想。 直人永远是聪明人的克星,大石越是这么个样子,越让被迫害妄想高方平想多了。 于是高方平一犯浑,干脆把耶律大石叫进同一辆马车来放在身边、加以观察。 却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这个时候的耶律大石真的像个孩子,因为他赢了“球赛”。 “额好吧,假如真是你的演技超越了后世的整个好莱坞,让我看不到一丝端倪,那么栽你个实力派的手里我也认了。”高方平摸着下巴盯着耶律大石道。 耶律大石笑道:“早先有些误会,以至于对高相有些失礼,这里末将道歉了。其实萧干也说了,认输是您的大度,给契丹勇士面子。其实说起来,我大石虽然不怕你们,但是纵使让了十个球,胜负也是难料的。” 高方平还是看不出什么来,于是暗暗在心理好笑:你们倒让老子们十个球,也踢不过你们,你还把老子的虎头营当做“梅西营”了啊。我的不对又不是高俅老爹的,嘿嘿。 现在高方平已经没耐心猜哑谜了,直接问道:“大石,你见敌烈部的人是为了什么?” 这么问的时候,旁边的菊京握紧了刀柄。 “没什么意思,我和他们是老熟人,此番他到了燕京,听闻我目下在燕京当差,于是就来找我,我招待他们喝酒聊天。”耶律大石道。 “那么你们聊了什么?”高方平道。 “聊到了高相你,我问他会不会踢球,让他指导一下我组织的球队。他说他会,也真来了球队,但他不忙于指导球技,而是对高相您的事有兴趣,询问诸多比赛细节,诸如时间地点场合等等,然后还谈及了球赛结束后上路的问题。”耶律大石道。 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这样的话面临分水岭:若大石有问题,那么此番把他捉来队伍里一起走,就做对了。 若大石没有问题,只是被人利用了。那么把他捉来队伍里,相反是有害的。 可惜就连高方平这个聪明人,现在也无法判断大石能否信任。要是能信任就简单了,告诉他内幕,让他反装忠的继续留在燕京,牵制那些乱党,放出高方平仍旧留在燕京等着踢球的消息。但实际上高方平已经秘密北上,这就是暗度陈仓。 然而现在把大石也捉来随队了,若是兰木托发现了耶律大石的队伍忽然消失,驿馆也人去楼空,那应该就会有新的变局。 是的到此不是什么秘密了,高方平虽然没证据。不过不影响高方平当做此番有人要暗杀“宋使”来处理。 这样的暗杀,可不是想象中那种一两个刺客行动那么小场面,在辽国这样的蛮族地区,所谓的暗杀那是直接带军队“明杀”的。上不着天下不挨地的荒野上,成百上千的马贼骑兵队来围杀。 有消息,往年宋国押送岁币的军队,就这样栽在辽国的。 在辽国,甚至有的凶狠马贼会在辽皇巡猎、皮室军离开上京、上京防御空虚之际,攻破都城进行抢劫,这种事都是有的。 是的这些蛮族马贼就有这么牛逼。这便是契丹人喜欢宋人,却对那些蛮荒部落下死手整的道理。 且有时候,在辽国发生这类事件后,官方也不好定论这到底是黑社会马贼行为,还是部落叛乱行为。 这真的很难定论,许多事都这样,古往今来都不会有结果。就像一千后有人说方腊事件是农民起义,而不是宗教事件。一千年后的人都在骂赵佶是个昏君,却偏偏没人说传销似的“千道大会”,险些把汉家文明变为了一个宗教国度。其实宗教国家都是这么演变来的,那些二流奇幻小说里牛逼的教皇们、以及他们那犹如十字军一般的圣武士团就是这么来的。国王们就是这么哭瞎的。 现在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高方平直接怀疑,去年政和元年本该发生的敌烈部叛乱,延续到了今年除的这个时候,并且主体换了,他们不去辽东等着狙击辽皇,而调转苗头,来击杀宋国名相高方平,以便削弱宋国的同时,跳起两国战争,让打算叛乱的他们坐收渔人之利。 也就是说历史的改变,让他们从纯粹的野蛮人,正朝阴险的聪明人改变。 yy完毕,高方平冒着夜下的风雪出了车外,观察了一下,在雪地中行车实在太困难了。 于是便yy着,打算要放弃车辆,全员轻装上路。 不等高方平出声下令,身边的萧干和耶律大石一起笑道:“咱们马背名族的特征就是迁移,所以咱们除了需要马,还需要车。高相乃当时奇才,您制造的高氏运输车简直就是神武,就是为我们量身设计的。就连我大辽皇帝都赞不绝口,有了您的这些神车卖到辽国来,现在比以前方便多了,以前咱们造的车子,别说在这雪天还能行进,就是正常时节,走起来效率也非常低下。现在这种雪地里还能勉强行车的事,在三年前是不敢想的,就因为这样,辽皇现在出京狩猎都未必过正月。” 他们说的是真的,马背名族的特征就是没什么城池、没什么家,一群马拉着一堆车,携带着他们的辎重帐篷什么的,今年哪里的草肥,就迁移过去生活。 这就是游牧的特点,和渔猎文明又有些不同。 高方平前后左右的看了一下道:“这样的速度也敢叫行车?这样的出口阉割版也敢叫神车,赶紧的,把车全部给毁了,烧了所有辎重,轻骑赶路。” 萧干听的一头雾水,真有这么急吗? 耶律大石吓得跳了起来,听高方平要毁了他们来之不易的神车,他便跳下车去,带着他的几个心腹,护卫他们的马车不许毁坏。 理由是:虽然上不上路是你宋使的自由。但马车是辽国皮室军的军事资产,写了申请,审批了好久,才获得的这么一批好装备。 高方平一使眼色,萧干就反水了,带着他的属下握着刀子狞笑着逼近过去道:“大石你可想清楚了,高相此等战神,判断目下局势有变,那一定是有原因的。区区车架只是身外之物,没了还可以买。但若出现什么变故,导致宋国使团出事,老子们怎么对萧相交代,这真不是死一个两个人能了的事,是有人要被族诛的。” 汗,说的严重了些。 耶律和姓萧的当然不会族诛,但意思大家都懂,这队人以及他们的家人,那就谁也别活了。 于是麾下的士兵真被萧干吓到了,他们不在听耶律大石的了,都倾向于听高方平的,烧了车赶路。 见属下们纷纷反水了,拿着狼牙棒护车的耶律大石恼怒的把棒子砸在地上,跺脚道:“兔崽子们、要造孽就自己去,总之打死我,我也不会亲手毁了这些宝贝。” 高方平就奸商似的一挥手道:“如此我就放心啦,辽国士兵退后,老子们宋人来破坏。” 稀里哗啦 宋国虎头营的流氓破坏起来是一把好手,很快就把所有的辎重烧了。 然后高方平骑上了照夜玉狮子,和菊京一起,抱着菊京的小蛮腰说道:“全速赶路,不要小家子气,今天毁了你们的神车,改日我私人送你们双倍。” 听这么说,耶律大石就把拿掉了的狼牙棒捡起来了,跟着一起开始快马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