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希望他们平安吧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19章 希望他们平安吧

辽国不是大宋,没那么秘籍的城池和人口。出燕京后全是荒野,都是杀人越货必备良地。需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到中京大定府。然后再到上京。 赶路期间的小息,高方平也问大石和萧干要了地图,打算研究一下路线。 然而一看就哭瞎了,他们那种也叫地图,和虎头娃绘制的地图差了三个量级,估计他们自己也看不懂。于是几下把地图撕了。 萧干媚笑道:“高相勿忧,地图在咱心中,咱们知道怎么走才能最快到达上京。” “废话,你们当然知道怎么走……” 说到这里的时候,高方平心理一动,来了奸计,寻思:你们知道怎么走,敌人肯定也知道你们的心思和路线。 甚至老子都很难保证此行队伍之中没有内奸,涉及几千人的军伍,要是谁留下了什么沿途暗号什么的,似乎真的很难察觉? 想到这里,挥退了左右,高方平眯起眼睛看着燕京方向的冰天雪地,喃喃道:“大队人马前行,痕迹太容易追踪,而咱们的队伍早前有过半日慢速行进,且始终不够紧张,没有进入真正的危急心态,所谓居安思危,大家都没有忧患意识的现在,我认为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 萧干一想觉得对,假设真有人存心要追赶的话,高方平抛弃辎重的行为,只是延迟了被追上的时间,以目下大家和稀泥的心态,的确是躲不过野狼追踪的。 说白了,皮室军也和宋国的捧日军一样,早已经不是建军时候的血统了。 耶律大石抱拳道:“高相勿忧,我等加上你虎头营,这两千两百骑兵不是吃素的,倘若真有贼人敢来犯,大石亲帅卫队荡平……” “闭嘴,说的跟真的似的。”高方平不给面子的打断:“论带兵冲阵,现在的你远不够资格在我面前张狂,天下谁也没有这个资格。我只问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所谓来者不善,我们有多少人不是秘密,谋划这么大的事,他们若真来了,那就是志在必得,怎会把区区两千多人看在眼里?若是我百战精锐永乐军在,那就可以搏一搏,但我高方平不打没把握的战,我不了解你皮室军,不信任你皮室军,懂了吗?” 耶律大石一阵郁闷,很是不服气,可是想了想的确,就是这个人渣带着那宋国的懦弱新兵,击败了察哥四十万部,又在白池草原以骑兵野战方式,亲手埋葬了号称天下无敌的白马军司。所以别人说这些没人服气,但偏偏高方平来说则没毛病。 “那请高相指点,新计划是什么?”萧干和小牛皋一起抱拳道。 “现今有两个选择,很简单,他们来,或者他们不来,就算俗称的‘想多了系列’。”高方平很猥琐的样子道,“然而想多了就想多了,宁可想多一百次,也不大意一次,就是我的宗旨。我不管身后是否真有马贼军追击,或者前方是否有马贼军埋伏。总之没人可以阻挡我进上京面见萧相、谋划我汉族和契丹百年修好的大计。两国的盟友关系,安定团结的和平状态,不容被轻易颠覆!” 这些辽人听这么说,也不由的觉得高方平高大了起来,被忽悠的一起半跪地道:“誓死维护我大辽和宋国利益,维护宋国使团安全。” “很好,既然你们这么勇敢,作为肉盾吸引火力的重任就交给你们了。我看好你们哦。”高方平双手指着他们道。 于是全体辽军哭瞎了。 到了这里当然就不难理解,他们要假装继续带着“宋国使节团”走官道,而高方平则会玩消失,谁也不会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总之他只要没被北极熊和北极狼咬死,就会某个时间忽然出现在上京了。 耶律大石觉得这也算个好计谋,既然他能离开大队去吃苦,那么没毛病。 于是抱拳道:“那就由末将带领大队人马继续北上,萧干将军和少量护卫陪着您,走小路掩人耳目?” “不,我仍旧不放心你,你、萧干、牛皋,菊京,就咱们这几人离开大队。”高方平道。 这不容争辩,看似所有人都要被他给卖了。譬如童贯刘正夫林摅那些个老爷宋使,现在还处于不明真相呢。他们甚至暂时不会知道高方平离队的消息,会继续耀武扬威的举着宋使的旗帜装逼前进。 虎头营也必须留下跟随大队,否则大队人马的“踪迹”,很容易会被追踪方看出猫腻来。 “希望他们平安吧。” 秘密安排好诸事后,高方平轻装带着几人,没有地图又咋地,换了个方向秘密上路。难说能遇到正在弯弓射雕的辽皇呢?那个时候去拍两记马屁、攀一下亲戚,混两个毛妹抱着取暖也是好事啊。 是的大色鬼辽皇身边、肯定有不少高质量毛妹。 高方平的服饰、也弄去给刘正夫穿着去了,照夜玉狮子也是老刘骑着。 以老刘的机智,事后当然也就明白了,高方平这不是抬举而是在坑爹,然而拒绝不了。这个时候不执行高方平的安排,说的严重点算是叛乱,回国是肯定被清算的不要不要的。 所以从他们发现高方平消失起,他们都不知道高方平去哪里了。 好在自诩英勇善战的童贯安抚老刘说“没事,我童贯虽然老了,但是带兵和几个马贼周旋的能力还是有的。” …… “快快快!赶路!必须追上宋国使节团!不能留下高方平那个祸乱全世界的人渣!不能让他带着那些龌蹉的国策,进上京见辽国狗皇帝!将来的天下,是我敌烈部的天下!” 荒野之上,只见铺天盖地的骑兵马贼们在狂奔,竟是近万人之多。他们的马偏于矮小又结实,尤其耐寒,耐力尤其好。 看起来,这不是当初段锦住带到郓城的蒙古马是什么呢。 此外他们每个人都背负着长弓,骑术更是优良中的优良。 如果是史文恭看到是会吃惊的,马上射箭本来就是技术活了,还用这么长的弓,从形式就能看得出来,这些是真正的精锐战士。 有消息从燕京传出来说:皮室军驻燕京第七阵不见了踪影,宋国使团也忽然消失了。于是兰木托便急忙带队追踪。 但是到了这里,兰木托觉得不对,就算是出变故导致他们秘密上路,依照老子们的速度,早该追上了的,却是现在仍旧只能看到少量足迹,却见不到人,这不科学,那些大腹便便孬种们的行军速度,和兰木托想的不一样。 这日午后,还是被他们见到了显著的踪迹,乃是被破坏抛弃了的辎重和车队。 看到的时候兰木托色变道:“不好,这样就说明他们有了准备。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到底哪个环节走漏了消息?难道是马植哪个奸鬼?” “为今之计是截住高方平部,那便是大家的利益,这个时候猜测谁走漏的消息已经没有意义。支持此番行动的那些官僚比鬼还奸,失败了他们会一起撇清反装忠。但是若被高方平见到萧的里底,必然施展奸臣手段搬弄是非,那我敌烈部就危险。”一个心腹抱拳道。 “说的对,兄弟们,最快速度追击,此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敌烈部要想成事,就必须干掉高方平,引发宋辽战争。牛温舒、萧奉先那些个老狐狸,也只是利用老子们而已,他们想的是让宋国联合女真起兵,以破坏宋国寇老西儿的百年和平政策。然而女真部那些野蛮人什么心思咱们不管,咱们就将计就计!坐看不得人心的狗辽皇和宋国开战,以便图谋我等自己的利益!” 冲啊,这些勇敢的战士们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般,开始顺着足迹和官道狂追了。 野蛮人的世界没人懂。就像女真部几千人的班底就敢起家反大辽一般,敌烈部的这些狠人在思维上和女真差不多,实力却比现在的女真强的多。 此番结果没人会知晓,就像阿骨打是开了挂的人,高方平也号称战神。只是这些勇敢的战士们,和那些带着钱做上麻将桌的玩家一样的心态,他们都觉得自己会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