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杨志归来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2章 杨志归来

关胜岔口道:“大人为何当着梁希玟的面说这些?” 高方平道:“我需要给梁中书传话,让梁中书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但我不能当面去说,否则是高家让他下不来台。所以只能梁希玟去。老梁是聪明人,纵容卢俊义走私他敢,放任卢俊义逃避关税他也敢。但‘通敌叛国’老梁绝不敢。要动卢俊义,必须他和梁中书脱钩才动得了。我这是给梁世伯一个机会甩清,等梁中书和卢俊义划清界限的时候,有些事就可以做了。” 梁红玉已经被蛊惑了,算是一员女将,宣誓加入了高方平的“传销组织”,但凡有汉奸行为的,她都认为可以斩杀。 其实这也不叫践踏律法。高方平蛊惑她的时候解释过了,皇帝是高于法律的最高存在。又说汉儿全部是赵佶小儿的子民,老天爷就是这么“设定”的,那么背叛汉家就等于背叛皇帝,就叫汉奸。想通皇帝高于律法这个要点,就可以做事。 对此小萝莉深信不疑,把忠君上升到了相当的高度。更加坚定了她将来要在那个叫岳飞的家伙背脊上刺字“忠君”的打算。 管它主席总统还是总理皇帝,高方平看来其实只是叫法不一样而已。事实上大家总需要一个效忠的对象,当做汉儿的吉祥物,有个说法就可以。至于那家伙到底是谁,高方平不是很在乎。从这里来说赵佶很好很不错,他总比李世民容易忽悠吧,也比朱元璋这个大愤青的手下安全些吧? “去告诉林冲和牛皋,不用查了,暗中盯着进出卢府的人就行。卢俊义被警告后,开始擦屁股是肯定的,我想知道他会往什么地方送信。”高方平对富安道,“信的内容不重要,也不可能让你白纸黑字的抓到把柄。我不要信,我只要知道卢俊义和谁有信件来往就行。妈的老子不是法官也不是包拯,要那么多证据干嘛,作为强盗知道要抢谁就可以了。” “衙内英明。”富安嘿嘿笑道…… 天色茶黑的时候,留守府的人进来禀报:“外面来了个青面,是您的家将杨志?” 高方平拍腿道:“总算来了,快请进来。他来了,现在老子真敢带着人打到老卢家里去抢他媳妇。” “这里又不是你家,整天弄些不三不四的人进来。” 听到这个声音高方平一阵头疼,梁希玟又来了,但是这里是她家,还真的拦不住她。 “他是杨家老三。简称杨三,什么不三不四。”高方平无奈的把她推开。 “不许碰我,否则打爆你的鼻子。” 梁希玟喜欢他没错,为人不拘小节也是真的,但不想这么莫名其妙的就被他触碰,反正娘是这么教的。 高方平凑近道:“你把我的消息卖给你父亲后,他什么表情?” 梁希玟低着摆弄着衣带,对于打报告出卖他有些尴尬。 高方平笑道,“我不怪你告密,立场决定了,你担心你爹爹甚过我高方平,这是正常的。” “好嘛,我讨厌你的流氓习气,却喜欢你的大度和才华。”梁希玟这才又高兴了起来:“爹爹起初不在意,以为咱们小孩子胡闹。但听闻你在找铁匠,bj黑铁匠大量消失后,他只让我离开,又脸色铁青的让裴炎成上交抓捕黑铁匠的文册记录。我从未见爹爹发这么大的火。我娘说他是个没心没肺又整天和气的人,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 高方平松了口气道:“这就好,梁世伯为人不错,将来我做宰相就不为难他了。” 梁希玟呵斥道:“是他觉得你为人不错,他说他将来做宰相的时候就不为难你爹了。” 高方平也不想和她争论,因为杨志进来了。 “鬼啊!” 梁希玟捂着眼睛逃离了,从未见过这么难看的家伙。她认为高方平怕是废了,燕青颜值这么高的人不重用,整天和这样的牛鬼蛇神来往。 杨志尴尬的道:“惭愧,把衙内的美人吓跑了。” 高方平道:“脸风尘之色,我觉得西北的风沙把你的脸吹得更干净了。” 关胜如关云长一般,用大手撸一下胡须,斜眼瞅着杨志。他就这德行,看都统制李成也这样,当然也没少挨李成的鞭子。 “这趟去西北看到了什么?”高方平道。 杨志叹道:“风沙大,赤地千里,民丁稀薄,几近千疮百孔。多年不去关中,想不到是这样一幅景象……面见小种经略相公后他很不给面子。” “怎么不给面子?”高方平问道。 杨志不怀好意的指着大胡子关胜道:“小种相公就他这模样,不论我说什么总是眯着眼睛,波澜不惊。看过衙内的信后他还是没睡醒的模样,什么也不说,甚至没有打赏小的一顿饭食。相反像是给小的下马威,有个粮草督运官有点小差错,却被他那副半闭着眼的死相,下令给腰斩了,就那样在帅司衙门杀人!” 高方平微微一笑道:“呵呵,最终他都没有表态是吗?” “是的。”杨志悲愤的道,“那整个一鸟人,实在太狠。整个关中已经民不聊生,民众衣不遮体。他依旧从民间拼命的搜刮粮草,非但如此,十五岁的丫头都被他驱赶到了长城以北,距离西平府两百里的地方做苦力,筑城,修建防御工事。卑职亲眼看着一个十四岁的男孩,背大石的时候不小心被压死,他的母亲抱着儿子尸体哭泣少顷,就被种师道用皮鞭抽得乱跳,事情历历在目,实在太惨!” 高方平猛的握紧了手! 杨志道:“没回应也好,和这样的人合作实在是与虎谋皮,衙内需要谨慎。” 高方平微微摇头道:“小种经略相公就这德行,这些怪蛮子而不是他种师道的错。若不这样,西夏铁骑早已经南下荼毒生灵!慈不掌兵,打仗不是请客吃饭。种师道作为镇边大将,他唯一的责任是尽可能扛住蛮子。哪怕一将功成万骨枯也在所不惜,从这个意义上说,种师道不是个慈悲的人,却是一个合格的军事统帅。” “衙内……” 杨志待要说什么,高方平抬手打住道,“说话要讲良心,你让他去哪找粮草?你都看到关中民不聊生了,秦凤路转运使上哪给他运粮草?不从民间搜刮,泥腿兵们吃什么?贼配军都死光了,不从民间抓劳力你让他怎么建城?不建城,汉家儿郎怎么面对蛮子的骑兵集群?大宋什么都多,就是没有懂军事的人,养马养马,养锤子,等他们养出马来,国家是否还姓汉都不知道!如果不是种家军这种堡垒防御极限战法,关中已经丢了!不建城,西北儿郎早被蛮子铁骑当做经验值拿走了!能堂而皇之用硬派战法虐蛮子铁骑的军队,至少二十年后老子才练得出来!” 杨志半张着嘴巴,小种经略相公在西北已经是魔王一般的臭名声,不比当年东京城里的花花太岁好,却是从大人的口里说出了另外一番景象?果然人言可畏,掌握喉舌的士大夫群太实在恐怖了,同样的一件事,他们可以轻松的毁掉一个人,也可以反手把一个人捧为英雄。 “可是衙内,看起来小种经略相公没招了?”杨志道。 高方平道:“他肯定会做点什么。就是我不找他,他也不会退。这么艰苦的条件下,牺牲八千儿郎为代价,种师道愣是打过长城,兵临西平府。所以他不会退,一定会找机会和卓啰和南军司再次开战。这一套乃是种家基因里携带的东西。当年司马光相爷会为此把老种鄂虐的不要不要的,但现在朝中的赵挺之大爷却有心无力,只能给种师道擦屁股。” 久在军旅行走,大家都对此叹息一声。 仅靠那点粮饷怎么打仗啊。其他军队依靠吃空饷维持住凝聚力,但种师道经略西军,顶在了第一线直面西夏铁骑,怎么吃空饷?相反还要私自招纳更多的泥腿敢战士进去,去分享那本就可怜的粮饷。 别的将军是五千人分享一万人的编制粮饷。而种家几代人,都已两万人分享一万编制粮饷的方式存活。不从民间拿点怎么过活…… 更晚一些的时候,家书又来了,乃是高俅老爹对高方平“汇报”朝中局势。 总体上目下局面很好,高方平很满意。小种经略相公果然不是盖的,时局拿捏之准确。 目下西夏已经派出了议和使节前往东京的路上,估计卓啰和南军司和白马军司也接到了不大动干戈的指令,赵佶也没下令全面退兵,所以哪怕蔡京在幕后遥控着党羽,但永兴军路陶节夫所部就只能待在夏州东南百里。 如此一来,陶节夫所部对夏州虎视眈眈,等于反向牵制西夏人两大军司动荡不得,于是西夏蛮子只能眼睁睁看着种师道如同钉子户,堂而皇之在西平府以南建碉堡。估计西夏将军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们的骑兵攻无不克,却就是害怕种师道的这种赖皮战法。

上一篇   第81章 老天的设定

下一篇   第83章 皇帝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