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出了虎穴入狼窝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20章 出了虎穴入狼窝

实际就连大石和萧干,也不知道现在身处何方了。 他们依照着他们手里的那破地图,给小高瞎带路,于是一行人就真的哭瞎了。 这个时代没有随处可见的路标,也没有那几十里就一定会出现的市镇或县城,更没可问路的群众,因为谁也不会没事在这个无边的荒原上观雪,在文青的那个都没有那么奔放。 于是乎这渺小的一行几人,就开始在这北国风光下做乞丐了。 是真乞丐而不是夸张。漫无目的行走了已经半月,越往前越冷,而因为是轻装跑路,所携带的物资有限,还要供给战马,于是早就吃光了。 唯一的食物是耶律大石和萧干凭借丰富的经验,挖开冰雪找草根吃。 小牛皋最护高方平了,他虽然长大了是成年人了,却还是像当时照顾弟弟妹妹的那个哥哥,分配给他的草根,他留着给高方平吃。 菊京不怎么喜欢吃草,提议把马杀了吃掉。然而耶律大石和萧干誓死不同意,说若这种时候把马杀了,又找不到方向,就绝对是死路一条。所以这两将军把他们的草根省着给马吃,他们自己饿的和骷髅似的。 忽然间,只见冰原之上出现了一只动物在鬼鬼祟祟的徘徊。那是一头狼,想必它也高方平一行人差不多,正在做乞丐。 发现后耶律大石嘴巴都笑歪了,拿着弓箭跳上马喝道:“诸位稍待片刻,末将拿下这头畜生,咱们可以多支持一些时日。” 言罢,策马冲了过去。 那头狼和高方平一样猥琐,转身就跑了,比兔子快的多。 少顷,见大石将军从一个雪丘陵追击了下去,然后就看不到将军和狼的踪影了。 萧干抱拳笑道:“区区野狼,只是手到擒来,无需末将出手,大石他这点本领还是有的,这是咱们游牧战士的天赋。” 却是说不完,又看到大石一人一骑出现在雪丘之上,正在犹如丧家犬那般的逃命。 见他跑那么快,又没有带着死狼,萧干只是一阵尴尬。 他尴尬高方平才不陪着他尴尬呢,已经爬在菊京的背脊上,指挥者飞檐走壁的女忍者,爬上了周围唯一的一颗枯树上去了,连马都不管了。 少顷萧干吓的从马上摔了下来。因为耶律大石跑来的同时,身后追着一整个狼群!它们嗷呜嗷呜的咆哮着,比大石刚刚追击狼可嚣张多了,士气高涨多了。 萧干总归有点节操,不想失去马,于是他逃命上树前,还把自己的马,以及高方平的马,给拴在了树干上,这才没命的爬上树来和高方平等人挤在一起。 高方平一阵惊悚,这脆弱的枯树如何支撑得住这么多人的重量,可别一起哭瞎啊。但虽然怀着这样的担心,萧干同志总归也算是战友,高方平真没有节操说出“你下去的话”来。 小牛皋看到如此多等着进食的饿狼,眼泪都吓出来了,抽出刀来,在下面打算护卫战马。 “牛皋快跑,别固执,这是命令。”高方平急忙叫道。 “哦。”牛皋就把刀子仍在地上,快速爬上树来了。 萧干不怀好意的瞅着牛皋道:“把你刀子扔了是几个意思?” 牛皋这才想起来不妥,又要下去捡兵器。 高方平只得帮小牛皋说话道:“这是为了减轻树的压力,总不至于狼把老子们的兵器拖走了吧?” 萧干也很怕把树给压倒了,听后一阵惊悚,急忙把他沉重的狼牙棒给扔了下去。 噗嗤 萧将军运气还不错,狼牙棒刚好把一头拉过打算咬马的老狼给砸死了。 “妈的耶律大石这个愣头青很不合格,没死士的觉悟。所以他事实上得罪我了。遇到这种情况怎么能跑回来、流行做法难道不是把狼群带去更远的地方吗?”高方平在树上破口大骂了起来。 萧干绝对认同高方平的说法,却是不好意思跟着说出来。否则在军队中待不下去了。 大石的马已经体力不行了,眼看跑不过狼群的围追堵截,于是就在大树的附近,眼看被围死了。 “萧干,你下去把狼群杀了。”高方平发布了一个命令。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命令,萧干不是自己下去的,而是被吓得掉下树去。 萧干不是一个合格的射手,或者说他不是史文恭,虽然射的也算不错,但是狼太多,弓箭不够的情况下,他害怕射空浪费箭只,还怕在混乱之中把大石给误杀了。这就是他在树上错过了时机,没用弓箭狙击狼群的原因。 高方平也理解,这不是他的箭术问题,而是心态问题,临场发挥问题。 譬如画条五十厘米宽的跑道,让运动员不能踩线,全力顺着跑道跑,运动员可以轻松写意的完成。但如果两边不是线,而是万丈悬崖,那么明明有能力也是不敢跑的。 话说萧干被高方平吓的掉下去后,就陷入了背水一战,正巧这个时候耶律大石也被狼群围了,没了机动力,所以大石只能仍由自己的爱马被七八头狼围着撕咬,然后抓住机会,拿起近战兵器,和萧干一起搏杀狼群。 他们两个是力量型的狠人,玩的是一击必杀! 通常是他们把正面的狼一锤敲死,然后被后面的咬一口,再转身敲死一头,然后又被后面的咬一口,如此反复的循环。 小牛皋和菊京已经热血沸腾了,打算下场参战。不过高方平却暂时不准。 高方平很猥琐的观察了一下形势,确定了狼群没有更多的援军,看形势估计也打得过狼群了,又在萧干和耶律大石的狂呼“支援”下,这才同意了牛皋和菊京参战的。 最终血战到了天色将黑,这才把几十头野狼宰了,且没有杀光,有一小半的狼是看打不过,于是咬着一些同类的尸体撤退的。 这一战的最大杀伤力是菊京,她一个人就杀了一半还多些。这是她的风格决定的,她天生就是为了杀伤而存在的敏捷形。 耶律大石的马也被咬死了,所以大家伙在吃烤狼的时候,大石在摸着他的马的尸体叹息。 狼群悲哀的在于没有高方平的指挥,对于狼群而言,高方平一行人穿的如同毛毛熊一般,就是坚不可破的步人甲。所以狼群只是把大石和萧干的衣服给要破了,看着更像乞丐而已,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 现在开始起不用在为了食物而担心了,虽然无法把死狼给爆腌了,然而这样的环境气温,就是天然大冰柜,把大量的狼剥皮抛去内脏后,留下好肉全部带着慢慢吃就可以。 小牛皋的裤子也被咬破了,露着屁股不雅光,于是高方平找了一块狼皮,给他的裤子打上了补丁、弥补了后门和漏洞。 菊京和萧干都不会针线活,所以是高方平亲自给牛皋做的裁缝。小牛皋对此很感动…… 上京道,临潢府。 冬日里的萧的里底缩在那熊皮铺垫着的躺椅中,大腹便便的样子,周围到处是温暖的火盆,几个毛妹基因的美女跪在身边的熊皮垫子上,伺候着他。 听闻属下说有个汉女求见、且手持宋国高方平亲笔信的时候,萧的里底不敢大意,挥退了身边美女,叫人进来。 见到梁红英这等英气美女的时候,萧的里底也是楞了一下,他阅过太多女人,比梁红英漂亮的多,但是这种气质的乃是头一次见。 yy完毕,老萧指着梁红英呵呵笑道:“难怪上次没见你,原来是被高方平藏着,去战场都要带着。” 梁红英寻思你想多了吧。 萧的里底又笑道:“说吧,此番高方平让你提前来是为了什么?“ “红英也不知道,萧相请自己过目。”言罢把书信递过去。 萧的里底一边喝着美酒,一边看信,随即眉头大皱,寻思这高方平枉为进士了,这手臭字也只有他写得出来。 当看清楚内容的时候,哐啷一声,酒杯就此掉落在地上。 萧的里底很不冷静的吓的起身,没多想的跺脚道:“立即召见萧炎来见本相。” 手下立即去了,萧炎地位不高,却是萧的里底的本家子侄,算是嫡系。 萧的里底把高方平的书信扔火盆之中烧了之后,也顾不上观赏美女,背着手走来走去的喃喃道:“这些贼子安敢如此,谁给他们的豹子胆敢玩这么大的。” 梁红英不方便追问,也不知道相公信中和他怎么说的,为何会让老萧如此大的火气。 不过梁姐不管那么多,总之他答应派军就行。 很快萧炎来了,“末将珊军又司都统领萧炎,参见萧相。” 萧的里底指着梁红英道:“萧将军立即带你本部两万骑兵,跟随此女上路,最快速度前往迎接宋使,确保高方平无事。若我大皇帝陛下不在、老夫监国期间出现宋使被害的重大丑闻,我吃不了兜着走,你也就不要回来了。” 萧炎吓了一大跳,迎接个宋使出动珊军两万精锐,这似乎是要打仗的节奏,到此涉及了何等事物,让萧相如此大的手笔呢? 萧炎也是个聪明人,已经不是传统的将军而是一个官僚了,试着抱拳道:“请教萧相,若真遇事,度在什么地方,当什么对待?又能杀多少?” 萧的里底道:“若平安就罢,你好我好大家都好,此番当做你部行军拉练。若真有事,这个时期对宋使生事的,不管他们是谁,一律当做叛乱对待。因为这的确是叛乱,是其心可诛,是破坏我两国和平政策的国贼行为。” 老萧既然用词叛乱了,那当然遇到问题无需请示,就可以把事情做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