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明白人大石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21章 明白人大石

“末将……” 虽然有了老萧的政治定调,但这么重大的事件萧炎还是有些迟疑,试着道:“今辽国四方安泰,何来之叛乱,萧相如此定调前,是否先和老相爷耶律俨商议?” 萧的里底冷冷问道:“你觉得本相的决定需要和他商议?” 萧炎吓一跳,急忙跪在地上道:“萧相息怒,正因为是您的嫡系,本家子侄,卑职这才有建议、希望尽量周全的,告诉您形势一派大好什么都无所谓的那些,相反言不由衷啊。” 我@#¥ 老萧也拿他没办法,他说的还真有些道理呢。 “别多想,只管持有我枢密院批文,立即起兵迎接宋使,其他事由本相来解决。总之什么都可以谈,但这个节骨眼,高方平他绝对不能在辽境出事,这是底线。”萧的里底无奈之下部分更改了命令,从‘有人叛乱’,变为了‘不能让宋使出事’。 这样一来,就不用萧炎来做刽子手、掀开比较骇人听闻的事来,萧炎的可操作余地就大了些,于是他这才松了口气,抹去一把冷汗。 否则他素知这个老叔脑子有水。固然他现在是首相,可以做很多的事。但正因为皇帝不在京中,他老萧真的决策了太过重大的事件的话,是会招来闲话的。哪怕是为了国家利益都不行。因为理论上国家是辽皇的,而不是他的。 然后还有耶律俨健在的现在,这么越权一手遮天非常不好。 耶律俨现在虽然不是首相,却也是一个牛逼的存在,林牙中的元老领袖,学问大家。当年和首相耶律阿思一起,被任命为次席顾命辅政大臣的。 有传言说是晚年的辽道宗耶律洪基棒槌了,任用大臣上面难以抉择,就采用扔骰子的方式,结果耶律俨赢了就出任副相。 当然这是戏言,就算被记录于辽国的地方野史也不值得信任,老俨乃是个又忠又爱学、又有学问,又洁身自好的相爷。耶律洪基真有这么昏,但耶律俨不至于陪昏君如此胡闹。 耶律俨是汉人。原本姓李,后因才华和有功,被辽道宗赐国姓耶律。老俨是很正直又正统的人,他效忠的是他的国家,和那个牛温舒一样,他睁开眼睛就是辽人。作为一个汉族,他能在辽国混到如此高的地位,道宗皇帝不行的时候、和耶律阿思一起成为所谓顾命大臣辅政。那肯定是真有货的人。 辽国的汉化,多民族的融合政策,其实也就是这些人在推动。这些方面,他们就是先行者。 辽道宗就是《天龙八部》里那个乔峰的皇帝义兄。 那个正在做乞丐的高方平来使辽的真正目的,难说也是为了寻找乔峰藏在辽国皇室的《降龙十八掌》秘籍。 关于《六脉神剑》梁姐说不能放过,等将来去到成都,找机会去大理问段誉要就行了。现在的大理皇帝,就是天龙八部里那个乔峰的结拜兄弟段和誉…… 耶律大石受够了高方平的被迫害妄想风格,此番若是真的有事那便也罢了,若仅仅是虚惊一场,作为将军却被他弄来荒野里做乞丐,那真的亏大了。 是的至今耶律大石都对心爱的马被狼咬死而耿耿于怀。他觉得这全是高方平的责任。于是,他又不怀好意的看着高方平的马,可惜此番没带着玉狮子马来。 “你老这么看着我的马,让我想起你早先老看着照样玉狮子,你认识他吗?”这是高方平第一次正面问这个问题。 耶律大石道:“当然认识了,别说它了,他爹他娘他妹妹,我都认识。这其实是萧相的马,但是后来,听说在老相爷耶律俨的周璇之下,萧相割爱,卖给了一个宋国商人。” 汗。 又是高方平想多了系列。聪明人心理的花花肠子,在大石这个智障解释来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不但认识它,它全家都认识。 想想也是,作为爱马的人,这样的名马就在他们辽国的权贵手里,当然谁都认识的。名马都讲究血统,必须要系出名门,所以它爹它妈是谁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指标,那是要上族谱的,所以大石认识这马的全家也说的过去。 就此算是又打消了一个高方平心中的疑惑之处。 “老子想多啦。”高方平松了口气的哈哈笑道:“早前对大石将军有诸多误解,整个半天,最坏的人乃是耶律俨那个老王八蛋,坑得老子们宋娃不要不要的,让他洗白给我等着,时候到了,我才开始医他的病呢!” 耶律大石不禁大怒,握着狼牙棒起身喝道:“不许你侮辱恩师,老相爷俨先生虽然是汉人,却是我大辽最后脊梁和肱骨,你要是在侮辱老师我就和你拼了!” 说完这句之后,结果被菊京暴打了一顿,没收了狼牙棒,现在耶律大石便只能眼泪汪汪的蹲在地上烤火了。萧干也不方便给他助拳不是。 不过虽然被没收了兵器,他仍旧说着“不许侮辱恩师”之类的话语。 高方平发现的大石的可爱之处。这家伙还真的有点像小李纲。 最让人想不到的是,他的老师竟然是辽国名相耶律俨。 这个耶律俨可是个牛人。高方平和萧的里底,那是利益关系。但是对这耶律俨老先生,去到上京的时候高方平都得去看一下,以晚辈自居。 很简单,耶律俨也是苏轼的至交好友,真正的辽国文宗。高俅老爹也整天打着苏轼的旗号混迹,于是如果想装逼的话,作为文友晚辈,高方平也是要去拜见耶律俨的。 高方平想了许久,也找不到恨耶律俨的理由,此番策划谋杀老子的事情应该和耶律俨无关。老俨作为辽臣,坑宋是必须的,但他绝对不会这么脑子有坑的策划刺杀宋使的事。 于是高方平只得顺毛摸摸耶律大石的脑壳道:“好吧我弄错了,其实总体上,我也很尊敬俨先生的。” “真的吗?”耶律大石道。 “真的。”高方平回答的时候,看着白茫茫的雪景,却在寻思着往后的一些事。 高方平对耶律俨这家伙记忆不深刻,想不到他还活着。既然他这个所谓的顾命大佬还在,萧的里底也是不能真正一手遮天的。那么往后的一些谋划就存在变数了。 老俨作为汉族、目下处于辽国前三排,那么根本不用问,在民族政策上他会强势维稳,不让萧的里底胡来。 此番若是敌烈部真的起事叛乱,其实高方平可以强势通过萧的里底周旋,一举灭了敌烈部,那么不说没了后世的蒙古人,至少人数不够的他们,崛起要延后几十上百年的时间了。 这种事萧的里底应该敢做,然而既然耶律俨还在就不会有那么轻松。耶律俨进入参与周旋之后,就算真的敌烈部袭击了宋使,也大概率会被当做“马贼”对待,而不是部族叛乱对待。 没办法这些就是政治。就如当初高方平秘密进苏州做事,最终没当做宗教叛乱事件,只当做刘正夫“打掉一个极端黑帮”来对待。 当然了,所谓的暗杀叛乱什么的现在还只是猜测,这些到底发生了没有,高方平几个野人也不知道的。 思考着,忽然听耶律大石好奇的道:“很奇怪,高相为何会认定此番害您的人是敌烈部呢?我和敌烈部的人素有来往,为何不知道他们有狠心?其实我觉得着,你错怪敌烈部了,大辽真正的不稳定因素是女真部这群狠人!” 敌烈部只是猜测,也是高方平的瞎掰,随口一说而已,却想不到大石钻入了牛角尖里去了? 不过让高方平动容的是,大石这个智障他竟然也认为女真部才是隐患? 高方平故意道:“你当然这么说了,如果我告诉你我会预言,将来纵使狠人女真,也会栽现在这些敌烈部的人手里呢?整个世界都会被他们洗劫一次。” 大石觉得他在说天书,认死理的道:“女真才是威胁!” “哦,你为何觉得目下区区千人规模的女真是威胁呢?”高方平也来了兴趣,笑着问。 耶律大石道:“当年萧海里叛乱,后逃入了女真部范围,天祚皇帝命女真部平乱。其实这个建议便是俨先生先提出的,俨先生早就看出了女真的问题所在,让女真做这事只是找个借口,想等着女真抗命,然后便以皮室军起兵讨伐。可惜阿骨打雄才大略,接到命令后竟是忍辱负重,一次出击,便击溃了萧海里部,实在是快狠准,毫不迟疑拖泥带水。萧海里信任他才去投奔他的,却相反被阿骨打割了脑袋,送来给辽皇,那以后,就没人相信女真人的野心论了。” 目下高方平的利益和萧的里底是一样的,要和谐,不要制造逼迫阿骨打提前决策的政治环境,于是笑道:“我听着这没毛病啊,人家阿骨打对大辽忠心耿耿,做了一个族将该做的事,你们还要他怎样呢?” “是啊,高相英明。”萧干和稀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