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这绝对是叛乱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22章 这绝对是叛乱

“不.”耶律大石摇头道:“有个严重问题是英明如俨先生也没注意到的。就是当时的阿骨打实际只有几百人,毫无装备,狩猎用的箭只都是石头箭头呢。但他们却勇猛无敌,很快就击溃了五倍人数的萧海里,其后萧海里部的一批精良军备、自然也落在了平乱的阿骨打手里。这个事件想想都让人惊悚,如今有了装备,人数也在扩大的女真部又该有什么战力?于是便有了萧合鲁大人几次上奏辽皇,明确指出了女真的威胁论,要求辽皇加强对女真的戒备和控制,对其进行兵器管制。可惜整个朝廷都不当做一回事,竟是这些年过去了,也没人重视。这皆因当时的耶律阿思、以及现在的萧的里底在帮女真说话,以彰显太平。其实他们错了,女真人我见过不少,他们是斗士野狼,他们真的和契丹人不同。” 高方平微微一愣,其实天下间明白人永远都是有的。只是说明白的人通常都没有话语权而已,譬如耶律大石,譬如那个所谓的萧合鲁。 是的历史上这个没有存在感的萧合鲁,真的如此上奏过辽皇,可惜谁都没有注意到,萧合鲁也人微言轻。 这个萧合鲁不是别人,他是萧合达的哥哥。亦是曾经的安成公主耶律南仙的心腹。他弟弟在白池草原亲手被高方平干掉了,所以此番进上京还是会尴尬的。 被迫害妄想就是这样炼成的,听到萧合鲁的名字,高方平是真有点怀疑此番的猫腻,他也有份的。他主子安成公主比谁都知道,高方平是整个世界的威胁和敌人。且听说,西夏现在有年轻的李贤耀上台主持新的外交事宜。 所谓的新外交,高方平从来没在大宋朝廷见到这个李贤耀,所以很可能他所谓的新外交政策,还是从辽国入手。 那么辽国朝廷有萧的里底这种带路党存在,正常情况下,是没有李贤耀舞台的,于是他很可能从暗中下手、来阴的。就像当时的察哥铺垫宋夏之战,在广西和水泊带节奏一样。李贤耀如果是个人才、且在看穿了一切的萧合鲁配合下,他们很可能知道敌烈部的反意,于是加以利用。 这么一想开去的话,并非想多了系列,高方平的思路慢慢的清晰了起来,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萧合鲁能在很多年轻看穿了女真的问题所在,当然也能看到敌烈部的问题所在,于是萧合鲁很可能为了给萧合达报仇,把敌烈部的问题透露给李贤耀一方的人,去操作。 现在哥都还没有上台,还没有正式的白热化呢,就有这么多的狠人来怼我了。不知道我的执政崛起之路,到底需要躲过多少暗杀,需要踩着多少白骨前进呢? 对此高方平部知道,总之不会停下脚步…… 刘正夫和林摅在风雪之中行进,连车架都没有了,只能像个冰棍一般的在马上吃苦。 所以他们不约而同的受够了高方平那个阴谋论者,不论什么事,在那小子的世界里看来都是极其黑暗的,都是有问题的,以至于他已经撂挑子做了逃兵,还让老子们毁了车架吃苦。 若只是虎头营和皮室军,一但换上轻装,行军速度不会差。但现在有许多大宋和大辽外交部的各种文士官僚随队。他们也不信高方平的预言,根本没有紧迫感,三里一撒尿,十里一大便的人总会有的。 所以这就是高方平离开的原因,有这些人在除非把他们干掉,否则是谈不上行军速度的。 就在大家都觉得高方平那个人渣想多了的时候,尚未到达中京大定府,看到了冰天雪地间出现了铺天盖地的骑兵团队。 现在终于不需要在有人用语言给他们紧迫感了,那些官僚目下来了精神,逃起命来比谁都利索。都不等对方接近,没正式确认是敌人时候,刘正夫就率先催促着照样玉狮子马,带着他的心腹护卫朝大定府方向狂跑。 作为一个官僚他就是有这么机智,在刘正夫的世界里很清楚,政治上是不能有这么多人聚集的。这么大的群体聚集了起来,却没有竖立官军旗帜,那么都不用去看他们手里的兵器了,肯定出事了,直接逃跑就对了。 跑的第二快的乃是辽国礼部的官僚。第三才是林摅,老林是多少有点能力的官员,所以这方面真的没有刘正夫这种官僚机智。 见到近万不明骑兵出现,而没有任何军司旗帜标识,所以皮室军比谁都清楚,这些人已经属于造反了,不是马贼那么简单,因为虽然辽国有过首都被马贼攻破的蛋疼例子,然而也真没有这么大的规模。 “这绝对是叛乱!” 群龙无首的皮室军小将领们乱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时没有了章法。 文人可以逃跑、他们却不行,军人临阵脱逃在辽国是很耻辱的一件事,也是很重的罪。 好在童贯真不是个缩头乌龟,毕竟是大将,是有些胆识的。他虽然一时也没好办法,却以这个时代的名家身份,临时接管了此番的军队指挥权。 带着这寒碜的两千多人,勉强组成防线,且战且退,一边是指望能够退守大定府,等待辽**队的支援。同时也不能退的太快,必须给那些文弱的官僚赢得逃跑的时间。 辽国皮室军的素质比大宋捧日军稍高些,但总体也是废了,不怎么堪用。和那些训练有素、骑**良,骁勇善战的“马贼”相比,人数又处于绝对劣势,所以根本没法防守。 只能在惨重的伤亡下且战且退。 若高方平来此见到的话,这就是典型的蒙古骑射战术,马贼的损伤不大的情况下,但辽军被放风筝放的哭瞎,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比士气处于崩溃状态,比骑术,马速不如人家。辽军的马虽然高大、爆发了强,但有个致命问题是,在这种雪地里的极端寒冷状态下,辽马的一切能力都被压制,不如对方的那种马。比射箭,更是差了几个档次。 于是不可避免的,这队人就算是耶律大石带带领的皮室军,有点素质不会逃跑,伤亡却也非常大,仅仅从旁晚时候且战且逃,至天黑的时候,辽军已经战损过半。 之所以能支撑到晚间没立即崩溃,是因为有高方平的二百五十人编制的精锐虎头营在,他们人数虽少,但有神臂弩,有最好的盔甲,也有很好的作战素质,所以可以对此番的叛军有效进行还击。 天色已经黑暗了下来,眼看距离大定府还有两百里,也不确定大定府是否驻扎有能击败这只叛军的力量,于是作为一个统帅,童贯知道大势去了,果然,但凡猪肉平的决策都是有原因的。 刘正夫等人相距童贯的残军队伍不到十里地,他们也知道童贯顶不住的话,此番就谁无法活命了。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隐隐约约的从黑暗中,看到了前方那犹如火龙一般的骑兵队伍正在赶来,且从旗帜上看,那是珊军。 终于得救了,见到的时候,刘正夫和林摅直接虚脱,摔下了马去。 至于为什么忽然有珊军来救援,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觉得兴许老子们宋国面子大吧,辽国朝廷很隆重的派了几万人来迎接宋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