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终于还是炸锅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23章 终于还是炸锅了

二月中旬,全世界一起炸锅。 听传言说辽国出现叛乱、宋国使节团遇袭且伤亡惨重、高方平不知所踪的时候,一时间就连汴京这个最热闹的地方、各种言论频出的地方也没了声音。 这个消息会让那么一小撮明白真相的人激动鼓掌。但更多的人,一时间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兴许这才在恍惚之间,大家觉得因猪肉平的出现,有太多太多的人都受到了影响,太多太多的人生活环境发生了改变。的确有些人变差了,但绝大多数的人是变的越来越好了。 于是等消息发酵三天,却没有出现猪肉平吉人天相的大反转,汴京许多平民,不论平时喜欢还是不喜欢猪肉平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开始聚集起来搞迷信活动,有的为他默哀,大多数的则在祈福。 就连樊楼这个时候都没开业了,他们也只能赶时髦的做出一个表态,停止娱乐三天,算是举国同哀一种作为。 由此开始,汴京城内哀声一片。 于此所谓的“国难”时刻,宗教势力再次抬头,有通灵先生称号的名道士林灵素反装忠,发动了京城道教,和汴京百姓一起发声哀悼高方平。 赵佶险些气死,病急乱投医下急招林灵素进宫,正式在皇城举行曾经那被高方平否决的千道大会,开坛三天三夜。 鉴于虽然出事了、但尚未有消息确认高方平死了,于是皇家定调的千道大会是“祈福而不是超度”。 蔡京也急得一筹莫展,猛然发现自己是真的老了,乍然听到猪肉平出事的消息竟是乱了章法,似乎忽然之间什么也控制不了了。 猪肉平在的时候,把道士们打的完全动弹不得。老蔡这下觉得,这些还真是牛鬼蛇神啊,仅仅是一个猪肉平“不知所踪”的消息,便一时之间全部都开始冒头,开始绑架名誉了。 高方平死不死的,蔡京其实不怎么关心。但是上次林灵素他们的逼宫行为,险些成为了东南系占领朝廷的棋路。然而这个时候没了高方平,蔡京还真的不看好局势,感觉有些扛不住蔡卞郑居中朱勔林灵素这些人的“进京”。 第二个让蔡京头疼的大事,原本成立了用来压制礼部的议礼局,在这个节骨眼上,议礼局内部也出现了重大分歧。章谈和周邦彦两先生,已经不去管东南系占领礼部的问题了,相反开始邀约张克公,述说皇家书院不对规矩、皇后和太后在皇家推广的教育简单粗暴导致斯文扫地、奇技淫巧云云。 这是朝廷和皇家的动荡! 至于民间的秀才儒生,喊战声音震耳欲聋。由此开始也导致了辽国阴谋论大行其道。 说是此番中了辽国奸计,他们是有意把大宋的猪肉平诱骗入辽、加以暗杀迫害。 这些家伙平时多数是反高方平的,不过此番他们发声却是真心的。他们的确不喜欢高方平,却也是最为刻板的一群了,最看重面子和礼仪,别说发生这么大的事,就是平时宋使出去被人家给小鞋穿,他们也看做掉面子,也是要骂辽国的。 何况此番他们认为是一个大宋的相爷在辽国遇害,这是国格问题了。 张叔夜当然不会随便听这些个秀才书生的民意,因为知道他们的声音是受了某些误导。但是张叔夜也真的紧张了,在老张看来,很有可能这就是对手削弱宋国的步骤。并且已经在全面展开之中。 于是张叔夜顾不上高方平出事的问题,紧急发文河东经略使宗泽:暂缓裁剪河东军系,安抚为主,勿要再这个关键时刻节外生枝,若生出内部乱子来,你宗泽提头来见。 另有枢密院的紧急部署:北京驻泊司徐宁刘法部急速起兵,防线迁移至河间府,以防不测,随时准备配合下一步枢密的国策。 紧急部署二:秦凤经略使种师道部,立即从西宁兰州一线撤防,急行军赶至宋辽边境真定府布防。 紧急部署三:毕世静部暂缓部署成都府路,以骑兵姿态部署大名府,震慑水泊的同时,严密关注宋辽边境局势,以便根据枢密院命令紧急策应。 紧急部署四:南京应天府驻泊司、原龙卫军部右厢第三阵、第四阵、第五阵、第六阵,四个整编军立即换防进驻秦凤路,临时接手种师道原防区。 紧急部署五:史文恭部永乐军从水泊梁山撤防,立即进驻太原府,归属河东经略使宗泽节制。以便稳定局势。 对此史文恭不明白,但宗泽明白张叔夜的用意,这是让史文恭进河东震慑那只高方平想裁剪的河东军的同时,也从太原府监控辽宋边境局势,若有需要,史文恭部很快就可以从太原府出兵,直接威胁辽国西京大同府,以便策应真定府的种师道部主力、以及河间府的徐宁刘法部。 赵佶不懂这些,这看起来只是枢密院层面上的如常换防,而实际上,因高方平事件的幺蛾子,老张这已经是最快速度在为宋辽之战做准备了。 在枢密院层面上这是必须的,如果大宋的相爷能随便在辽国遇害,没有一个好的说法,这肯定是国格问题,代表寇老西儿的澶渊政策无需维护了。 并且老张恍惚间这才发现,以往那小子活蹦乱跳的时候并不觉得,只是觉得他会闯祸会捅娄子。但是唯其次危机国难时刻,才能让人感慨大宋不能没有那个猪肉平。在他的潜移默化之中,出事的第一时间,竟是让枢密院如此有底气、已经有了这种规模的精锐部队可供调遣。这就是猪肉平存在于大宋的真正意义…… “厉害,完美的计划,完美的策略,李贤耀果真是我西夏天才,年轻一辈的中流砥柱。也不知道他现在在辽国怎么样了。” 这是听到消息以来,西夏皇帝李乾顺在心理所想的事情。 作为一个皇帝他已经受够了。从未听说过皇帝要在自己国家小心说话的。 可惜偏偏现在就是如此,有些话李乾顺只能在心理说,而不能公开说,否则隔墙有耳,西夏都城内肯定有宋国“情报站”,一但有什么比较敏感、不利于和谐的消息,现在宋国驻军将领刘光世是会派人来调查的。 这不是可能性,而是宋国驻军西夏以来已经发生过多次。真有宋军干事来西夏都城、乃至皇城调查的。 调查只是走个过程,做个样子。却是一种警告,同时也是彰显宋国在西夏的存在感。 总归高方平没美国人那么坏,给刘光世的政治指导是差不多就行。而不是像麦克阿瑟随意就派卫队请日本皇族或者首相去喝茶的。 对于此番高方平出事,没人明白内幕是怎么回事。不过西夏愤青党们在心里给予默默的鼓掌。猪肉平栽了他们就放心啦。 目下总体上,揣着明白的人在装糊涂,什么也不说。只说是高方平杀人太多遭遇了天罚。而揣着糊涂的人都在装明白,以西夏嘴炮战略家的姿态于公开场合说曰:“目测乃是西夏新一代脊梁李贤耀的计谋。” 如此一来,吓坏了很多西夏五毛党,纷纷指着那些揣着糊涂装明白的人大骂:胡说八道,什么也不懂就别瞎比比。李贤耀其实是个智障,区区一个礼部侍郎,他何德何能谋划西夏国策? 西夏又没有战略忽悠局。于是那些糊涂人开始吵架:瞎咋呼个啥,现在老子们有权发言,有权说话。 明白人们说:老子们有权操你们,流行啊,现在个个说话有加“我有权xx”了。李贤耀只是个侍郎,无能量。 糊涂人们说:你们懂个屁,真正的前三排已经不值得信任,且被宋人盯死了。于是真正能用的人恰好是一些职位不显耀的人,譬如李贤耀这种人才。 明白人们说:还要说是吧? 糊涂人们说:老子们有权了解真相,且有权公布真相。 于是西夏的茶馆里两派就开始斗殴了…… 接到萧合鲁亲笔信的时候,西夏皇后耶律南仙又哭又笑。 高方平死没死的耶律南仙并不知道,但有一点不会变,将来知道高方平的真实消息后,耶律南仙也会又哭又笑。 不知道为什么,今生给予耶律南仙最深刻印象的人,竟不是那个为国战死的英雄般萧合达,也不是目下在谋划为弟报仇的萧合鲁,而是那个只见过几次面的高方平。 现在这个时候像是报了萧合达将军的仇,然而耶律南仙恍惚间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恨高方平。 这事不是耶律南仙的本意,也不是耶律南仙的策划。高方平出事,从个人感情上耶律南仙真不知道该做什么心态,但耶律南仙为此急忙召见了察哥。表达了对此事的担忧。 “李相你得立即进入辽国周旋,稳住大局。若高方平没死,则想尽一切办周旋转圜。本宫总有种感觉高方平不会死,且以他那无孔不入的人渣风格,兴许他会最终把调查线索指向萧合鲁和李贤耀。此番入辽周旋,务必要保住这些人。务必不能带来我西夏的又一次兵灾!”耶律南仙托付的样子。 一听这话察哥吓得茶碗都拿掉了,猛的起身度步。 在察哥看来极左极右都不能信任。李贤耀这种人有志气、却太年轻不知厉害,他的行为,那真是会带来生灵涂炭的。 察哥觉得皇后娘娘担心是对的,想都不用想。只要高方平没死,这事不论是不是李贤耀做的,高方平都会把这事算在李贤耀和西夏头上。对于小高那种鲨鱼他又不关心真相,他只会把每一个已经发生的事件利用起来。指鹿为马,他高方平是真会干的。 如果他没死,也真被他指鹿为马,西夏就彻底废了。因为这次的事有陷害辽国的嫌疑,就算宋国不说话,萧的里底都不会放过西夏的。 “事态非常严重。现在这已经不是追究谁的责任时候了,是一不小心就要亡国的节骨眼,我这便找陛下请旨,并且此番我去恐怕没用,还得娘娘亲自入辽去看看情况。哎。” 察哥叹息一声,快步离开去找皇帝哥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