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文章和耶律大锤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24章 文章和耶律大锤

辽国上京。二月下旬已经开春,但仍旧很冷。 “影帝这次怕是废了。” “口胡,此番乃是运动员在宋辽边境集结大军,又不是针对西夏。” “偏偏这个节骨眼上,猎手去打鱼去了。老萧相爷估计要哭瞎。” 颓废的辽国文人于这个寒冷的天气里聚集在小酒馆讨论着。 现在辽国就这样,论坛的气氛没大宋那么热烈,且全是黑话。 他们把宋国皇帝叫足球大帝或者运动员。把辽国天祚皇帝叫猎手或者渔夫。至于西夏那个李乾顺叫影帝,或者外交大帝。原因是李乾顺这家伙又想强国又没多少能力,整天只会演戏,只会外交忽悠,早些年还有过把辽国宗室美女耶律南仙骗婚去西夏的不良劣迹。 影帝最爱干的就是这些事,古代的大使馆概念恐怕就是影帝搞出来的。因为他派了西夏的李贤耀在上京常驻。 萧的里底容忍李贤耀的地方在于:他小李没什么存在感,乃非主流,官位底,不显眼,不代表西夏真正的国策。于是,不爱惹事的老萧平时就把李贤耀当做一个拿外交护照的棒槌愣头青,放着他就行,爱干什么干什么。 “所以这到底是不是影帝启用李贤耀的原因?就因他低调不引人注目?”又有留着滑稽发式的契丹文人对此询问。 接下来开始讨论,更多的黑话满天飞。 辽国就这德行,比大宋还没有言论自由,所以现在这些文青也喜欢西夏,西夏有人权。 传言,大西夏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以至于现在上京都沸沸扬扬的把焦点集中在低调的李乾顺和李贤耀的身上。 所谓的影帝李乾顺要栽,就是西夏民间最先传来的消息。因为他们有言论自由,也有许多外国文青穷游西夏,所以目下西夏的消息能最快传遍世界…… 一个身着普通商贾服饰的汉人进了中心井口斜对面的酒馆。 文章是个个子不高的家伙,有着汉家商人那惯有的和谐笑容的圆脸,没留胡子。 这个时代的人都不喜欢刮胡子,所以有人怀疑这人的前身是个太监。而实际上文章不是个太监,他只是在帮太监做事。 是的文章乃大宋皇城司编制,律属于梁师成总管麾下,还做过刘法的下属,也做过种师道的下属。不过他现在是“驻辽国情报站总管”。 皇城司就是特务机构,所以就算在古代,所谓的驻外情报站也是有的,最多只是换个叫法而已。 当然这样的机构要真正发挥作用,得看政策,看是什么人执掌。在以前那肯定是和稀泥。但后来的政策风气转变了,在高方平的调教下,老梁办法和想法都还是有些的,于是现在情报站也不完全混日子了。 所以也可以说现在的皇城司政策是高方平在制定,因为高方平是皇城司知事梁师成的上司。资政殿大学士其实就是赵佶的幕僚长,当然也顺便管理赵佶自己的“特勤局”。 在宋国方面,其实这情报工作的初形最早是吕惠卿哪类阴险人士搞的,然后慢慢的也就成为了一种传统。 好在大宋的政治不喜欢控制和阴谋,所以皇城司作为始终有限、没有变为锦衣卫东厂西厂啥的东西。 辽国乃是最喜欢效仿吸收宋国先进文化的一个国家,没有之一。所以他们有样学样,除了大名府有辽人街外,辽国肯定也有驻汴京情报站这类机构的。 文章在辽国上京已经很多年,乃是这里的常客,一来便上楼进了包间,然后这个店里的契丹小丫头会去伺候他吃饭喝酒。 在丫头的眼里文章话不多,是个好人,会给比较不错的小费。 少顷后有人来包间里了,乃是一个契丹大个子,在辽国他也是贵人,宫里的人。在宋国的话人们把这种角色叫“皇城使”。 进来坐下后,一口气闷了一碗酒,契丹大个子用手袖抹去嘴巴上的酒,说道:“影响不好,这个时间你不该随便约见我。” “问题是你们看起来在找死,现在消息很乱,有说法是辽国内部叛乱,又有的说法是西夏在作死。”文章皱着眉头道,“你有什么消息吗?” “不不不,这是你宋国自己的事,我没消息。你别只说什么辽国叛乱西夏作死的。”这个辽国情报口的家伙道,“我还有消息,此番乃是你们宋国自己内部有人作死呢。” 文章喝了一口酒沉思了起来,随即又道:“萧观海不容人拖后腿,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两国大军因这事正在紧急集结,怎么看都不是好事。这事你耶律元不给我个消息的话,我去找萧的里底可就不好了。” 耶律元摇手道:“不不不,你的存在不符合官面理由,你是不能堂而皇之见萧相的。正因现在局势这么乱,我如何敢乱说消息啊?就算我有些料、然而这些未经证实的消息告诉了你,若真带来了什么严重后果,我全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耶律元迟疑片刻道:“在我大辽铁骑的护送下,宋国使节团不是有惊无险吗,虽然高方平消失了,但宋使童贯刘正夫他们都进了上京,或许你该去问问你宋国自己的官员,难说会有什么消息呢。” 文章道:“你也说了我在这里不符合官面理由,不符合两国脸面,所以我不能去见他们。” 耶律元摊手道:“那爷爷我也没办法了,这事只有等着看,现在谁敢乱说话。当时萧炎乃是救援宋使的主将,击溃了刺客军后,竟是现在萧炎也在和稀泥,以黑夜之际无法辨认特征等等为由,竟然说乃是来历不明、人数不明的马贼军。那么现在问题大了,萧的里底已经彻底震怒,你知道,老观海他自来不待见敌烈部,自来抬举女真部。此番还有消息说是敌烈部叛乱,于是这个节骨上各种扑朔迷离,谁都害怕说错一句话,就被老萧利用为诛杀敌烈部的借口!辣么,在李俨老相爷的政策来说,是想抬举敌烈部,灭女真部的。所以啊,萧炎作为老观海的嫡系侄子,都改口说黑夜看不清局势,妈蛋现在问题大了,我区区一个皇城使,现在如何敢爆料?很明显,现在是李俨和萧的里底的政治大斗法了,不论结果是什么,都很可能会有一方血流成河。你让我在这个节骨眼说什么呢?” 李俨就是耶律俨。是被辽道宗赐国姓耶律的,不过仍旧有许多人喜欢把他叫李俨,以区分他和契丹族的不同。 文章皱着眉头道:“妈蛋果然够乱的。然而宋国使节团无事,和贼军作战的不止你们的皮室军部和珊军部,还有我大猪肉平相爷的亲兵虎头营,还有童贯,还有刘正夫他们。关于敌军是什么人的分析上,萧炎作为辽国人不敢说话,难道童贯刘正夫他们也不敢?” 耶律元耸耸肩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兴许他们慌乱之际忙着逃命,没心得,又兴许出现什么变故,李俨和他们磋商后不让他们说话,兴许又是萧的里底的想法有变化。就是这些原因,我说了你们宋国自己内部也有问题的。” 想了许久,文章点头道:“这倒是。一战斗,刘正夫他们肯定跑不见,仅仅是宋军自己和童贯,他们对复杂的辽国各部族特征认知有限,处于慌乱之中,黑暗之中,没有心得也难说。并且就算他们知道,话语权比重之上也是有限的,在涉及大事的现在,他们的话很难真的成为指正叛乱的证据。” “所以你还要我来报什么料,我料多了,但可以报的真没有。”耶律元嘿嘿笑道。 “最后一个问题。西夏那个李贤耀最近在干什么?”文章喝了一口酒道。 “没见他干什么,不过有消息说他秘密见过多次萧合鲁。”耶律元道。 文章皱了一下眉头道:“那么,萧合鲁大人又见过些什么人?” 耶律元当即摇手撇清道:“不不不,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虽提及了萧合鲁大人,但不表示我在监视萧林牙啊,我只是监视李贤耀时候不小心看到而已。你懂的,和你们一样,我是不能随意打探大辽林牙消息的。绝对没人爱干这种事,所谓的《百官见闻录》真不是飞黄腾达的把柄什么的、而是谁碰谁死的东西,古往今来都这样。” 文章道:“你个傻子这么说的时候,相反我听着,像是萧合鲁真的见过了些什么敏感人了?” “那是你认为,不是我认为。”耶律到此起身打算离开。 文章打个哈欠道:“我很累想睡一下,你先别走,守着我。现在很危险,没你保护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只信任你。” 耶律元道:“这是大辽国上京,不会随便有亡命徒用神臂弩射你的吧?” 文章躺下睡的时候道:“谁知道呢,你们都城都曾经被马贼攻破了,哪来的安全感。别料挑子,相信我,有天你也会需要我帮助的。” 耶律元尴尬的道:“汗,你们汴京旁边的陈留县不也被贼军攻破了不是,听说还是高方平去平乱呢。” “那不同,别以为汴京旁边就等于汴京,县城和都城当然不一样。”文章一边睡着了、一边还道:“干这活计真累,现在的紧张局势,我几天都没睡了。我得小心些,我总觉得还有人要搞事。” 耶律元没办法,只得坐下来,把他的锤子放在桌子上,开始喝酒。 他的大锤和李元霸的差不多,不过其实是空心的。耶律元不会游泳,如果不小心带着锤掉河里,这把锤会仿佛救生衣似的漂起来,贼好用。 曾经有一伙马贼强盗,听说乃是田虎部的几个猛士组成的,三十人三十骑就在辽境转战几千里,所过之处,许多部族牧民纷纷受害,要主动贡献出良马,才能免遭迫害。 那伙人了无踪迹,很难捕捉,没人知道他们把马抢走后卖到什么地方。最大可能当然是燕京黑市,最终又会有大能走私到宋国去获利。 那些凶悍马贼又不去抢敌烈女真之类的狠人。至于其他的许多部族,和契丹一样已经开始萌了,没战力,没抵抗力。 皮室军和珊军自来都拿那些马贼没办法,不过正是文章提供了可靠消息,那伙转战辽境几千里的宋国马贼,被皮室军给一锅端了。 所以那事上,辽国皇城使耶律元欠了这个宋国特务的大人情,现在只得守着他睡觉了。这叫友情也叫基情。 其实现在辽国平民很喜欢大宋,因为有许多辽国强盗去投奔宋国梁山了,于是辽国境内就安生了许多。 辽国为了彰显天朝上国的繁荣,已经受够了那些随意攻破京城的马贼,于是皮室军和珊军狠狠的剿匪,展开过几次大屠杀。 大屠杀是真有作用的,活下来的马贼就去梁山跟着宋江种田去了。汗,大贼头子宋江现在乃是有名的种田派,听说师承猪肉平。 而提供消息、最终剿灭了这些马贼的,看似乃是大辽皇城使耶律元,其实是宋国驻辽国特务头子文章。 文章的消息来自大宋皇城司,而大宋皇城司的消息渠道很多,不过最有用的消息,乃是通过高方平的暗线,找宋江燕青获得的。 宋江这个逗比比谁都阴险,他绝对是这个时代最了解黑帮山寨内幕的一个强盗头子。可惜的是,那妥妥的敌在第一排,全部强盗,不分国籍的被宋江同志为了将来的官位、给打包卖了。 萧的里底通过大宋奸臣高方平的消息,剿匪政绩也算初见成效了,于是他对辽皇说形势一派大好,对此辽皇很高兴。所以老萧事实上真的很喜欢外国友人高方平。这两奸相那真是盟友的。和文章耶律元一样,高方平和老萧之间也是基情。 太阳底下就这么一回事,这个世界说起来真的很小,那么几个特定的圈子里其实都是一群熟人,不论强盗圈、情报圈、商业圈、还是官僚圈。 耶律元和文章一向都很绝望。因为他们是这个世界最了解真相的一群人,他们觉得世界已经废了,却是有些东西偏偏不能说出来。 出门靠朋友,一切都得自己小心。文章的唯一朋友就是辽国人、外号耶律大锤。 曾经一起跟着文章从西北战场下来的几个老兵,后来也是这个情报站的属下,但他们都先后死了。然而梁师成不承认有他们这些人,所以只算是几个没户口的汉娃死在了辽国而已……

下一篇   第825章 一群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