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最猥琐的一个大叔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26章 最猥琐的一个大叔

帐篷里,郭药师在观察这一行落难的人。 是的这个大叔就是鼎鼎大名的郭药师。那个非常机智、效忠了三朝的人就是他。 看到小牛皋等人后,郭药师也就理解了女儿说的“有胡子的大叔和大哥哥、小叔”是怎么回事了。病恹恹的高方平养尊处优,一看就是贵人,虽然留了些嘘嘘的胡渣子却看着很年轻,于是被女儿称为有胡子的大哥哥。 小牛皋年纪比高方平小,却看着比高方平老,于是就算有胡子的小叔。耶律大石萧干两家伙更显老一些,于是被成为大叔,其实他们都很年轻。 老奸巨猾的郭药师一心想要攀附权贵、以便让部族往后的日子好过一些,于是随意的交谈几句后基本确认了,耶律大石为人不错,萧干要奸猾一些但也不像那种大坏蛋。 正好,借助他们落难的这个机会,算是结实上贵人。 这么想的时候,老郭也不知道高方平是谁,耶律大石是个依靠族谱忽悠人的棒槌。不过这个萧干还真是贵人,他是奚人王子,如假包换。 “不知几位贵人到底经历了什么磨难,以至沦落至此?”郭药师一副好客的样子道:“但既然遇到了咱们部族,怎么的也会保护诸位,但有差遣,只管吩咐就是了。” “算你个老小子识趣,我萧干就记住你这个人情。”萧干一副纨绔子弟的嚣张模样。 “多谢郭药师。”耶律大石很正统的样子以契丹礼节感谢。 小牛皋正在大口吃他们招待的羊肉,一边吃,一边强行塞一些在昏迷的高方平嘴巴里,不理会郭药师。 郭药师看了一下呵呵笑道:“牛皋兄弟不要喂他,那相反是害他,他现在不会消化的。” “哦。”小牛皋就又把高方平的嘴巴掰开,把里面的羊肉掏出来,塞自己的嘴巴里吃掉。 “他只是累了,歇歇就好。”郭药师观察高方平的气色后这么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误会,这句之后,外面埋伏的董小丑几人,听到了郭药师说“歇歇”后,就提着刀子冲入了帐篷内。 刚好喝了两口爽爽的萧干,这下酒喷了出来,都来不及去拿兵器,就被郭秀儿一木刀砍在脑袋上,砍了个包起来。 “你们造反了啊,还不给老子滚出去,这些人,是咱们部族的贵客而不是敌人。你们怎么见什么都砍,怨气何故如此之重?”郭药师见他们弄错了之后,当即破口大骂了起来。 然后他们这才知道弄错了,当即鸟兽散了,一溜烟就跑不见。 萧干不怀好意的看着郭药师,眯起眼睛来。 郭药师无比尴尬的样子,打圆场道:“皆因小女不懂事,比较顽劣,得罪了将军,请不要和小人与女子计较。” “死丫头你要是再敢对本王子不敬,我打死你。” 到此萧干只得把郭秀儿的木刀没收了,拖过来后脑勺几巴掌,打的东倒西歪的。 郭药师看的心疼,却也不方便说话,因为萧干的作为已经很厚道了,好人呐! 郭秀儿却不是一打就哭的那号美女,是很野的一丫头,被后脑勺几个巴掌打的眼冒金星,玩具木刀也被萧干弄坏了,于是她强势给萧干一个扫腿。 最终却是她自己抱着脚,疼得跳来跳去的。 郭药师吓了一跳,赶在萧干发飙前,把郭秀儿拉了过来保护在怀里。 萧干像是有点喝高了,发酒疯之下哇哇大叫着,又来抓郭秀儿。 这个时候高方平忽然醒来,力弱的叫了一声:“秀儿来我身边。” “好勒。“郭秀儿就跑过来坐下,好奇的看着高方平。 这下萧干消停了,很无趣的退在一边,于心里寻思:死丫头,惹毛了凑死你个野丫头。 其实高方平没什么大病,就是饥寒交迫累。于是就倒下了。 如今暖和了,歇了一下,不说有精神,自己就醒来了。当然是听到他们谈话、知道这是郭药师的部族了。之前高方平只是在装睡,听着他们说话而已。 郭药师这心理可吃了一惊,见这个病人一句话,萧干就服服帖帖了,这才是个大贵人啊! 但是看来看去,不论服饰和口音等等各方面特征,这都是个典型的汉人。且不是北方汉人,而是南边来了。 于是机智的老郭当即肯定了:这人一定是宋国来的使节。 天降横财啊! 郭药师在心里嘴巴都笑歪了,知道这次真的富贵了。 看他们的样子,虽然他们不说,但一定是遇袭了。辽国政策,袭击宋使那是比袭击辽军更重的罪,那也是要族诛的。 早前听闻了辽国发生大事,宋国使节团被袭击。两国都因这紧张的形势,进入了军事对持、战争筹备状态了。 这当然代表问题特别重大,于是在这一事之中“立功”,那真的比攀附什么萧干要实惠多了。 这对于郭药师是真正的到口肥肉。以目下辽国的态度,只要带着族人把高方平护送进入上京,交给辽国朝廷,那就是大功一件。部族就再也不用整天当心吃了上顿没下顿。不用担心再被抢劫,不用担心没有牧草了。 若在以往,其实牧民都很苦。他们没有固定的聚集地,今年什么地方水草肥美,就去什么地方。 但古往今来都有地头蛇概念。譬如后世的乞丐捡垃圾都是讲地盘的。所以为了争夺水草资源,部族间的打仗也是很常见的。 郭药师的部族乃是渤海一代,战力不行,老弱病残居多,那真不敢在阿骨打这个黑社会头子地盘上混的,于是这就是郭药师带着族人、怀着无尽怨气西迁的原因。 暂时迁来这个地方,不是因为这里水草肥美,而是因这里处于中京和东京间,乃是一个空白地带,中京和东京都有口碑相对好些的辽国中央军坐镇。于是阿骨打不往这边来收保护费,那个开了个挂的强盗头子,主要是朝长白山、以及鸭绿江以东南的地方猛打。 他们只是区区千人,但那样爆表的战力让郭药师怀疑他们不是人,是狼熊的综合变种。打的那些野人和高丽人哭天喊地的。 在这个地区,左右两边都有辽国皮室军和珊军,那么马贼也不敢太嚣张,会相对好一些。 否则以前啊,郭药师觉得天下之大却没有自己族人的容身之所,要不就是面临阿骨打兼并,一但离开阿骨打地盘,那真有不少转战几千里,辽军都拿他们没办法的凶悍马贼的。 那些马贼比阿骨打还坏,阿骨打主要是收服,你不服也行,就正面打仗。但那些马贼是用的偷袭,经常一不小心,一些落单的牧民帐篷从老到小,都会活生生杀死,东西被抢走。其余人赶到的时候见不到马贼,只能见到无数的血腥和尸体。 曾经一阵子,郭药师觉得这个世界已经崩坏,整个天下到处是土匪和马贼,宋国好些,虽然也杀人越货,但是官府相对负责一点,土匪戾气也不算太重,大多时候不反抗的话,给些财务也就过去了。 但越往北的人戾气越重,辽国境内的马贼是又杀人又抢钱的,地广人稀,官府更加黑暗,实在没什么有效的政策。 在这个时代,城市和野外的区别,那真的事“战区与和平区”的区别,可惜城市户口不是谁都有的。 别说城市户口,其实郭药师早前的最大愿望,能在上京的附近放牧,受到皮室军的保护,别有地头蛇来驱赶,就是部族的福泽。 这就是他一听女儿说是皮室军军官落难,便觉得来了机会的原因。若是攀上了皮室军,那么还真有可能迁往安全的上京附近,而不被那些地头蛇部族驱赶。 在京城附近当然也会被各种人收保护费,却会比其他地方好些,能活下去就行。 然而现在郭药师捡到宝了不是,居然攀附上了萧的里底的朋友、疑似宋国相爷的高方平? 加之见高方平似乎不反感郭秀儿,于是郭药师也不说破知道高方平是谁,只是很热情好客的样子道:“秀儿,来了咱们这里都是贵客,你须得把客人伺候好。” “秀儿知道。”郭秀儿乖乖的点头,然后又好奇的看着高方平。 郭药师继续装作不认识高方平,对萧干道:“几位大爷乃皮室军的人,看这模样是遇袭落难了,这乃是大事。这个地区距离辽阳府稍近些,郭某人这便派人前往辽阳府,通知官府派人来护行你看可好?” 耶律大石尴尬的道:“咱们的确落难遇袭了,不过是被一群野狼打败了,还被它们碾着跑。所谓家丑不要外扬,别通知辽阳府那些官僚。” 大石等人就没遇到过谁,当然不知道宋国使节团是真出事了的。 所以在大石和萧干的思维里,此番不是落难而是丢脸,竟然不知道方向,还被一群野狼碾着跑,虽然契丹以狼作为图腾,然而被狼打败了绝对是皮室军最丢脸的事,不好意思拿出来说。 “其实……咱们和狼群打了个平手,也不算输。”萧干迟疑着道,“所以本王子支持大石观点,勿要通知辽阳府的人,有你们部族的人护送咱们就行。” 郭药师乃是以退为进,这下当然正合心意,于是笑着点头。来个独占功劳也好。 高方平也不想通知辽阳府的人,因为说白了现在敌人是谁都不完全确定,高方平不信任辽国官府,通知了相反是容易泄密的幺蛾子。 其他人离开帐篷后,小牛皋便躺在高方平的脚边打瞌睡。 郭秀儿好奇的问:“大哥哥你来这边做什么?” “自驾游……额不是,不是刚刚都说了吗,咱们是被野狼追踪着到处乱走,以至迷失了方向。”高方平道。 “哦,秀儿刚刚没注意你们说什么。”她偏着脑袋想了想说道。 “呵呵。”高方平笑了,这丫头有意思。 “夜间的寒冷很厉害,盖不多,你就会生病。所以秀儿把我自己的熊皮被拿来给你加盖,你会感谢秀儿吗?”郭秀儿又组织了些很无脑的话语出来。 汗。高方平觉得她是个营销人才啊,很有逻辑的。她先说了她的熊皮被子有多重要,然后再说愿意给你,你得感谢我。这没毛病啊。 “好吧,最好把你爹的一起偷来给我盖,我会记住今天,将来我会为你做件事。”高方平嘿嘿笑道。 然后郭秀儿胳膊往外,没多想的就去把她爹的被子也偷了来,给高方平盖着。 之后她脑袋一偏,倒在了高方平的旁边睡着了……

上一篇   第825章 一群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