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 新的金牌小密探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27章 新的金牌小密探

在秀儿和菊京的细心照料下凑合了两日,高方平感觉好多了。 也是这个时候,耶律大石打算给高方平吃药。这个家伙如获至宝,弄了些不知道什么鬼东西说是良药,要来喂高方平吃。 高方平如何敢吃他的药丸啊,让郭秀儿和菊京把他打了一顿就赶出去了。 实在是……那些药看着如同牛粪似的,而且耶律大石那奇特的契丹人发式,那鬼鬼祟祟的劝人吃药的造型,如同个萨满祭司似的。 的确,契丹人的传统宗教信仰就是“巫”,所以比较传统的耶律大石刚刚的造型、如同的巫医似的。那让人很惊悚。 当然一个社会是会进步的,契丹人也不例外,他们也经历了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这些阶段后,过度到了现在的思想文化多样化。最典型的就是儒学和佛学的崛起。其实这也就是俗称的“辽国的汉化补丁”。 儒学还是其次,那毕竟是对手宋国的文化,辽国还要些面子,虽然深受儒学的潜移默化,但嘴巴上不会直接承认他们的国教是儒家。佛教才是目下的契丹比较主流的。虽然没如同西夏成为国教那么夸张,不过的确是主流了。 在辽国,和尚庙和大宋的道观一样的地位。 耶律大石那种萨满已经落伍了,还是萧干赶时髦,他整天貌似忠诚的为高方平祈祷“阿弥陀佛,您快点好起来吧”。 郭秀儿性格刚烈,她不给高方平祈祷,她只是握着木刀说道:“若大哥哥死了,秀儿就杀死害你至此的每一个人。” “可你为什么这么干?”奸商高方平不太适应她的思路。 郭秀儿偏着脑袋想了想道:“可我就想这么干,就想做成这么一件事。” 菊京不怀好意的瞅着她道:“可惜你并不具备用木刀杀人的能力。” 郭秀儿咬着指头道:“有什么办法可以用木刀杀人吗?” 高方平尴尬的道:“你弄错了把吧。这个时候不该去找用木刀杀人的办法,应该去找钢刀,那才是捷径。” 菊京却固执的道:“武道之路没有捷径,我看秀儿骨骼惊奇,只要接受我的技巧指点,挥刀百万次,有个十年,就可以大成了。” “……” 高方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吧,姑且看来算是郭秀儿运气好,她若要学习木剑胜钢剑,无剑胜有剑的剑术的话,那么她算是遇到人了。菊京还真是这样的始祖之一。 所以呢,郭秀儿若要学习这种绝技,梁红英都教不了她。非菊京莫属了。 然而她们弱爆了,换高方平的话就去研究蘑菇和战列舰。吃饱撑了花费二十年功力去练剑啊。 郭秀儿之前因为菊京没有胡子而鄙视,现在听说她能用竹剑搏熊,便惊为天人。真的拜菊京为师了。 高方平问郭秀儿,学本领为了什么? 郭秀儿回答道:“为了放羊的时候不被马贼杀死,简不简单。” 其实高方平觉得她说的问题很复杂,他们从此不用在担心马贼的简单原因是:遇到了我高方平。 高方平又道:“秀儿,我说过会答应你一件事。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大长腿美女郭秀儿咬着嘴唇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提。原本我应该要求一个属于咱们的地方。但爹爹想这样,秀儿则不想。说起来,这些年咱们就没有真正的聚集地,在哪都可以。爹爹说咱们属于渤海国的亡国遗民,那早已经是胡汉杂处了,所以爹爹还说,咱们到底算什么民族也无法理论了。我们什么也没有,没有女真部会打仗,也敌不过马贼,活到现在真不容易,秀儿认为天下没有真正太平的地方,所以随便了,再哪里都可以,在哪里都一样。” 于是帐篷中瞬间宁静了下来,高方平都对她的说辞楞了许久。她竟是没对高方平提要求? 好吧,就继续让这个人情欠着,指不定什么时候有机会还给你们。 这么想着高方平又困了,睡了过去。总归还是处于虚弱状态。 睡到半夜,因有事情牵挂,高方平再次醒来。寒冷的夜间醒来,真是冷得高方平想撞墙去呢。 郭秀儿最紧张他了,也及时揉揉眼睛醒过来,好奇的看着他,见他在写字。 匆匆忙忙的写了一封给萧的里底的信函后,高方平对长腿小美女道:“秀儿,如今我竟是只信任你,你愿意为我办事吗?” “好啊。”郭秀儿不假思索的便答应了。 高方平道:“现在因我的问题,许多方面一定已经乱套,甚至有可能引发战争。你们部族的大队迁移实在太缓慢,所以你必须轻装上路,提前带着我的信去上京,见萧的里底相爷,一定亲手把信交给他。” 郭秀儿好奇的道:“大石将军他们才最适合啊?” 高方平却摇头道:“不,我被迫害妄想,至今我都不完全信任他们,与此同时,那是两个不认识方向的傻子,险些把我也吭了。小牛皋可以信任但他也不认识方向,不熟悉北地,所以我派他保护你,上路去上京送信。” “好啊,既然大哥哥信任我,秀儿就带咱们部落最快的马去上京。”郭秀儿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接受了大哥哥的委托。 这个胳膊往外的小美女,竟是连他爹都不告诉一声,就和小牛皋带了两匹族里最珍贵的快马,连夜上路了…… 高方平虽然没大碍了,不过没那么快恢复,就这样笨拙又缓慢的跟随着郭药师部落走走停停,也不知道去到上京到底需要多少时日? 长腿美女郭秀儿和牛皋消失了,当然有些人会奇怪,譬如耶律大石和萧干就很想不通,但高方平不许他们问,问了也不回答。同时,也不许他们离开郭药师的部族行动。 高方平就有这么猥琐。于是对此耶律大石很恼火,觉得他小瞧人。萧干则是很聪明的对此不说话,一直在装傻充楞。 郭药师很担心女儿,但他那么想有作为、那么急于攀附的人,听说女儿竟是去给当今萧的里底送信后,就没有再多说一句了。 危险当然有,危险包括了野兽、狼群、马贼,或者一些危险部族的阻拦等等。但是利益也很大,先不说这是给高方平办事,仅仅说“给萧的里底交信”这个噱头,就足以影响到整个部族往后的命运。 于是老郭只能对女儿祈祷了,希望她平安,别处幺蛾子。 不知为什么,兴许父女连心、关心则乱,郭药师竟是夜观天象后,总觉得女儿会出事的节奏…… 随着郭氏部族前行,多日后高方平精神越来越好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温也在慢慢的回升。 于是找了耶律大石和萧干来“临时帅帐”说事。 “从郭药师他们听到的消息来看,现在局面基本乱套了,不论我大辽,还是你宋国都如此。”耶律大石道,“所以高相你不信任咱们,如此草率的把送信给萧相的重任,委托于一个不识事务的黄毛丫头、以及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智障牛皋,末将觉得很不妥。” “大石将军言重了。”萧干尴尬的在旁边打圆场。 对此高方平也尴尬,理论上大石没说错,牛皋真算是智障,当时那家伙听到召唤就把兵器扔在树下,然后上去躲避狼群。 “好啦,这些已经决定了、正在进行的事,就不说他了。”高方平道。 耶律大石便喃喃道:“如今只能指望他们平安,最快把信送达,以便解除两国尴尬所在。所幸此番宋使遇袭的事也有正面意义。” 高方平一脸黑线的道:“你竟敢说老子吃苦受难、是有正面意义的事?” 萧干急忙去眼色,让大石道歉。 然而大石固执,偏开脑袋,不认为自己说错了。 “好吧你说说有什么正面意义,说出个一二三来我就不怪你,否则去到上京,我就整得你后悔做人。”高方平道。 “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本姑娘现在就把你拖出去打死。”菊京在旁边狐假虎威的道。 耶律大石道:“此番我大辽国皇帝巡猎,会盟东面诸部,乃萧的里底相爷一力促成的事。目的在于广播辽国皇威,施恩于东面蛮族。但这很不好,我始终觉得恩师耶律俨说的对,女真狼子野心,是不值得施恩的蛮族。正该如同从前一样不接触,不播散皇恩,让那些蛮子不知道辽国皇威影响力,让继续闹事,不让辽皇于会盟期间在感情上接受这群人。于是双方不了解,疏远,那么恩师耶律俨、以及萧合鲁的灭女真论就会慢慢成为主流,从而正式于国策层面上解决女真隐患。” 顿了顿大石笑道:“所以宋使这次遇袭很好,因两国紧张的局势下,萧的里底相爷和恩师李俨,必须急忙以书信请回辽皇,于是东方会盟的事就搁浅了,不给我辽皇和女真部相互了解施恩的机会。” 萧干觉得耶律大石病入膏肓了,他竟是固执到了对女真耿耿于怀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