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8章 一直在牛逼、从未弱化过的乡贤们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28章 一直在牛逼、从未弱化过的乡贤们

说起来女真的确猛了些,以前萧海里叛乱只是一千多人而已。但辽国的精锐皮室军近五倍兵力于萧海里,六千精骑竟是拿萧海里部没办法,被他们逃入了女真范围。 下令阿骨打起兵平乱,说穿了是当时辽国内部各官僚的政治推诿而已,没人当做一回事,大家认为萧合鲁和女真部一起两败俱伤最好了。不过坏就坏在,阿骨打带了不到五百个毫无装备的野人,三月不到真把萧海里给灭了,脑袋都砍了送来给辽皇。 转交萧海里人头的就是萧的里底。所以那个事件是萧的里底的绝世功勋。但就此也把女真推倒了风尖浪口,因辽国名相耶律俨,由此看到了阿骨打的恐怖和野心,六千装备精良的皮室军都没办法的萧海里部,被几个石器时代的鸟人给几波就灭了,并且阿骨打他们在那一役、获得了萧海里部的精锐装备。 对此耶律俨如何能睡得着。这真应了那句高方平的名言:在国家利益面前,不杀了你们我念头不通达啊。 于是“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这样的话,就真的流行起来了。 历史上没人知道这话是谁说的,也没证据表明辽皇不喜欢女真、女真被逼反是因这句话。但是就高方平来解读,这个时代萧的里底都没能把这种言论压制下去,要说这不是辅政大臣、次相耶律俨带节奏故意放的话,高方平是不信的。 很简单,现在的女真节度使完颜乌雅束兴许是个白痴,但阿骨打那样的聪明人是不会这么说的,他不会如此捧杀自己。一般人去这个理论,早被萧的里底请去喝茶了。所以无需证据,就知道这必然是耶律俨、牛温舒们带的节奏。 耶律大石没救了,被耶律俨洗脑忽悠瘸了。他竟是仅仅因为局面紧张、辽皇此番不能和阿骨打会盟而高兴? 也的确,辽皇都有这样的传统,这所谓的巡猎会盟,就是去到那些莽荒地区,让他们知道皇恩浩荡,彰显辽国皇室的存在感,同时加强和这些部落的沟通。 辽国实在太大了,所以今年去北边,明年去西北,如此到处乱走。 英明的辽皇是通过这样的巡猎加深统治,维护稳定的。不过天祚皇帝是以此为借口玩乐。那么天祚皇帝的日程就是萧的里底给他的。 萧的里底认为现在谁最需要安抚,他就会提交一个日程表说:陛下今年您应该去和谁一起打猎打鱼、联络一下感情,让他们万世平稳。 于是鉴于女真是萧的里底的面子,加之早前宋国内部有过要怂恿女真的政策,同时也是为了对耶律俨他们显摆肌肉、表示辽国仍旧是我老萧说了算,所以今趟萧的里底给辽皇的日程,就是去东方会盟阿骨打他们了。 这是政治。对此萧干无所谓,但耶律大石因这一政治性巡猎被破坏而高兴。 其实他们这样子搞是真有效的。人和人之间肯定是要说话,要接触,才会加深理解的。若相互不沟通,不了解,各自身边又有各种小人带节奏搬弄是非,相互间觉得对方很神秘,近而生忌,这是一定会有的。 这就是冷战核武对持期间,克里姆林宫和白宫都需要有部热线电话沟通的原因。 肯尼迪总统若没有自己的渠道去沟通,真听了麾下那些各种利益牵连的“铁打乡贤”的建议,那么古巴导弹危机中,美苏大概率就开干了。 会不会真的氢弹洗地另说,但只要海上对持的战舰打响第一炮,根本无需总统签字许可,苏军和美军在欧洲大陆上对持的机械化集群,就自动进入开片状态了。 如果那个时期白宫和克里姆林宫开片的话,印度就真的哭瞎了,他绝对不止被解放军歼灭几个旅而已。老爷爷又怎是省油的灯,忍了很多年,会放过唯一的一个收拾印度阿三的机会? 可惜导弹危机最终只是虚惊了一场,老爷爷看着形势不对头,也只得很猥琐的从藏南地区收兵,急忙对大家解释说老子们只是路过一下,真的不打算去抢谁。 现在的形势说起来呢,萧的里底这家伙就像古巴导弹危机时肯尼迪的幕僚长一样,他告诉肯尼迪:您不要听军方和中情局那些奸臣的话,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他们只想等着你这个糊涂皇帝上来签个字,然后他们就可以不负责任的开战杀人。皇上你得想办法建立自己和苏共的独立沟通渠道,去弄清楚事实真相,增加沟通和理解。 其实这和萧的里底让辽皇别听耶律俨的,皇帝你自己去和阿骨打喝喝酒,打打渔,沟通一下,这是一样的道理。 至今也没人明白,肯尼迪被人干掉是不是俗称的“乃知道的太多了”。但是同时期有个历史事件是:号称掌握了美国《百官见闻录》的联邦调查局长胡佛,也还在任上。这家伙是号称实际掌控美国的一头老鲨鱼。 调查局规司法部领导,于是肯尼迪解决问题的办法是:派亲弟弟去执掌司法部,追着胡佛这头老鲨鱼猛怼。然后……皇上就哭瞎了。这个形势其实就是当年台家村那个老头对高方平说的:铁打的乡贤流水的官,你这种官员老朽见的多了。 不论古往今来,涉及了猫腻之后、这群人的胆子一直都忒大。这次不同的在于,他们没对萧的里底动手,而是对宋国大魔王高方平动手了。 苦恼的在于,这次即便高方平也要哭瞎。这个事件和知道太多的黄文斌被杀一样,不会有真相的。 耶律俨他不会有想杀高方平的心思,但他会被人利用,于是一个利用一个,会最终导致全部人看起来都有份参与,于是这就成为了一本审计不清楚的政治烂账。 yy完毕,高方平喃喃道:“大石,这次你怕是要失望了。” 耶律大石楞道:“高相何出此言?” “不要以为辽皇和阿骨打的会盟会黄了。就算因紧急情况,辽皇会放弃会盟返京,但我断定:萧的里底必然顺水推舟,请回辽皇的同时,也邀请完颜阿骨打进上京朝见!而阿骨打一定来。”高方平道。 “啊!”大石觉得这很不好。 萧干楞道:“高相会否判断失误。之前叫嚷女真威胁论的如此多,女真部和我大辽是真有心病的。这个时间作为完颜部的灵魂,他阿骨打如何敢进上京朝见?” “敢的。”高方平淡淡的道:“第一,阿骨打绝不是一个胆小、面对困难就缩头的人,他平萧海里部的表现就是证据。其次阿骨打雄才大略,他知道现在和大辽对抗的时机仍旧不成熟,所以要来表明心迹,为他的部族争取到更多休养生息的时间,这就叫忍辱负重。能成大事的人一定会这么做的。第三,在宋国时节团一事上,萧的里底一定程度上已经表明的政治基调是:辽国一定维护使节安全,一定遵守外交的规矩。这就是萧的里底对辽国的贡献,在宋国使节团一事上他做到了及格线上,这就是他治下的辽国政府对全世界的公信力所在。” 最后高方平总结道:“所以有这些结果在,此番完颜阿骨打一定来。” “恩师一定有办法打压阿骨打的。”耶律大石道。 高方平道:“哦,那么他恐怕得先过了我和萧的里底这一关,大石将军你不要郁闷,这就是政治。咱们谁也不是清白的。” 萧干摇手撇清道:“作为一个王子,我老老实实的带兵富贵就行了。你们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总之萧相派我打谁,我就打谁。” “你看萧将军他懂了,大石将军你懂了吗?”高方平问道。 “不懂。”耶律大石摇头道。 妈的智障。 高方平和萧干一起在心理如此骂道,却是拿他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