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彪悍的人生只需任性足矣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29章 彪悍的人生只需任性足矣

犹如当初汴京的花花太岁出场,就一地鸡毛、整个街道就跑空。 .辽国方面也是有无敌阵容的。 大辽都城上京的城门一开,冲啊 无敌阵容出现了,两匹天下第一名马照夜玉狮子在狂奔着。 同是照夜玉狮子,但高方平的那匹说起来弱爆了。那匹如果算是马皇帝的庶子的话,现在这两匹就是嫡长子、皇太子。 骑马的乃是两个漂亮的大长腿小美女,目下早春时节还很冷,她们披着雪白的北极熊披风,看着如同天人下凡。然后看起来她们还很嫩,年纪不大。 不过女性早熟,在这个时代她们算成年了。然后她们自诩草原的女儿,也相对的奔放。 “咦,发现一只狼崽子,追上去宰了!” 两个长腿小美女狗过踢一脚的样子,发现了人家的牧羊犬后,便当做狼,骑着照夜玉狮子开始追击,同时拿着弓箭乱射。 她们又不是史文恭,这种奔驰中的狩猎,射中的几率有三层就很逆天了,何况是他们。 但是身后大队的护院武士们只能一边跟着,一边媚笑说“小娘娘威武八七”之类。 “我的羊!” 忽然有一个牧民小男孩当即哭了起来,抱着他的死去的小羊羔伤心。 皆因这两纨绔女乱射箭,没把所谓的小野狼射死,反倒冲入了牧民部落射伤了些人,还射死了小男孩的羊。 大家都哭瞎了,实在是拿这些人没有办法。 有胆敢拦截的,直接被两个纨绔女起手一鞭子,然后她们看也不看的就骑马而去。 大队的护卫武士们也非常嚣张,扬言让牧民们识相一些,不要跳,不要喊冤。 但凡被两小美女射死的牛马不管,自己处理,如果是人被射伤了,懂道理会做人,闭口的,会给予一点点钱财补偿。 这不是打草谷却近似打草谷,上京附近的牧民早就深受其害。但他们也没勇气迁往别处去。因为在这里只需面对纨绔,还不至于死,若在别处,凶悍的马贼,酷烈的气候,以及各部族的保护主义那是真会打死人的。 转眼,两个长腿美女仍旧没杀死牧羊犬,又把狗给赶回来了。 “跑啊!” 身在这边的牧民看到无敌阵型过来了,瞬间跑光了,不敢滞留。 然而早前那个小男孩很固执,羊羔死了,他刚刚是追不上她们的照夜玉狮子,现在她们既然又回来了。小男孩便哭泣着拦截道:“你们还我的羊,呜呜,我的羊。” “走开啦!” 两个美女虽然停下了,没用马把他撞死,却眼见所谓的“狼”跑了,她们便很恼火。 紧跟着,两个十四岁的小美女一起跳下马来,犹如女高手似的,把这个七岁的小男孩按在地上狠锤了一顿,最后还用刀子戳了男孩的死羊几刀示威,这才起身打算离开。 小男孩被打的满脸鼻血,抱着肚子所在雪地上。 周边躲的远远的牧民只能无辜的看着,好在那个男孩是孤儿,否则他若有母亲不服气要闹事的话,那么铁定变为大事,要死人了。 “厉害,威武八七!”跟随着的无数凶悍狗腿子虽然没出手打小男孩,却在一旁拍手叫好,夸奖他们的女主人武艺高强。 最远处有个新来的“散户”牧民,不太熟悉这里的情况,便低声问道:“这些是什么人,好牛啊。” 一个这个地区的老牧民低声道:“非富即贵啊,都别多事了。那个嘴边有颗痔的叫萧哩娜,乃大辽首相萧的里底的嫡孙女。那个捆扎着头发的是宗室女耶律清苑,除了是辽皇的亲戚,亦是我大辽国前首相耶律阿思之嫡孙女。世道就这德行,没被她们杀了就是万幸,其实她们就是杀人也没人说的。” “咦!” 忽然间牧民们惊诧了。 出现了变故,只见因小男孩固执,愣是要索要赔偿,又要被手要打的时候,萧哩娜的手腕,被人从后面拉住了。 回头看,萧哩娜和耶律清苑不禁傻眼,竟然是个灰头土脸风尘仆仆的小丫头、敢来此多管闲事? “哪来的野丫头,也敢管咱们的事!”两纨绔呵斥道。 野丫头的身边,有个智障似的壮的如牛一样的年轻人乃是牛皋。 小牛皋得意的道:“这乃是郭族的公主郭秀儿,问你们怕不怕。” 耶律清苑和萧哩娜顿时捂着肚子笑了蹲在地上。她们觉得这智障真够幽默的,什么郭族公主,根本没听说过。 看她们的样子,牛皋认为她们怕了。 郭秀儿说道:“你们这是不对的。我也是牧民出生,我最知道牧民的苦了。能来到上京周围生活不易,说明他们在别处没有生产能力,他们不会打仗,争不过别人。但不能因为他们爱不争不会还击,就去欺负他们。” 耶律清苑翻翻白眼道:“我爷爷乃是前大辽辅政大臣、首相阿思。当今辽皇是我亲戚,西夏皇后耶律南仙是我姨妈。你好好的说,你个什么鸟毛郭族公主真要管我的事吗?” 萧哩娜觉得耶律清苑的德行真二,然而她总是这么装逼的。作为一个死党没办法,萧哩娜就算不喜欢这套也要支持,于是也说道:“我爷爷乃是当今大辽首相萧的里底,你好好的说,你是不是要管我们的事?” 郭秀儿非常单纯,没见过什么世面,一听是她是萧的里底的孙女,便激动的道:“本公主找的就正是你。” 这下可了不得,这话被两个无法无天的小纨绔视为了挑衅。 耶律清苑最是性子急,直接扯着郭秀儿的头发拖了过来,肚子上一正蹬就把郭秀儿踢翻在地上。 郭秀儿嘴巴都疼歪了。她是个野丫头,不懂事认死理,就如同当初敢用扫腿收拾萧干一样。这次郭秀儿照样一个滚地过来了,猝不及防的一个扫腿。 “靠!” 耶律清苑和萧哩娜一起被扫翻扑街了。 她们两个不禁大怒,自来都没吃过这种亏,想不到今日竟然遇到了这么不识趣的智障女?她那句“本公主找的就是您”,若要认真的话已经算是谋反了。 两纨绔跳起来一起飞扑,把郭秀儿扑倒在地上,二对一,压着郭秀儿殴打。 小牛皋不禁挠头了,理论上应该助拳帮郭秀儿。只是说牛皋不喜欢打女人,何况是她们这样的小妹妹牛皋就更不喜欢打了,于是觉得这是她们的恩怨,没去干涉。 牛皋保住一命不是因为市侩,是因为作为高手他不想打少女。否则牛皋已经被周围如狼似虎的契丹武士们乱刀砍死了。 “快打快打,翻身擒拿手,打败这两可恶丫头。”牛皋虽然不动手,却在旁边急的跺脚,同时指挥着郭秀儿怎么打。 郭秀儿开始强势反击,一拳把耶律清苑嘴巴打歪了。于是秀儿就更惨了,更被两个纨绔往死里揍。 那些契丹武士眼见耶律清苑真被打了,就要上来干涉了。 却是小牛皋也不知道厉害,展开双臂拦截他们道:“这是她们的战争,别人不许干涉……” “哪来的傻子,给老子滚!” 小牛皋话都说不完,就被那些牛高马大的契丹武士,十几人跳着跳着的狂踩。 好在契丹武士们觉得这小子虽然蠢,却有些规矩,所以就用拳收拾小牛皋,而不是拔刀。 于是,小牛皋和那个郭秀儿一样,被打得很惨了,一口口的老血从嘴巴里喷了出来。 “牛皋哥哥!” 也被打的满脸是血的郭秀儿一下就哭了起来,之前她都不哭的。 郭秀儿一边大哭一边道:“我和你们拼了。” “和老子们拼了?你够资格吗!”耶律大姐头一阵恼火,要说这死丫头服软那么也就算了。 可惜遇到了耶律清苑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这下更加恼火,扯着郭秀儿的头发拖了过来,用石头狠狠在她嘴巴上砸了几下,牙齿掉落了好几颗。飞溅出来的血也溅射在萧哩娜的脸上,就连萧哩娜都看的有些心惊肉跳。 于是萧哩娜皱眉道:“傻大姐你可以了,悠着些。可别把她打死了,欺负人当然可以,但我爷爷说了出来混圆滑很重要,有选择的时候,尽量不把事情做绝。” 耶律大姐头一阵郁闷,她又不喜欢萧的里底那个老傻帽,但无奈要给死党面子,于是只得扔了石头,该而用手一巴掌把郭秀儿打倒在地,指着道:“既然萧哩娜说情,留你一命,不服气就来上京找我报仇!” 郭秀儿现在已经不会说话了,意识处于模糊状态。 萧哩娜又看了看正在暴打牛皋的的契丹武士们,皱眉道:“行了,留那小子一命,打成个血人很是可以啦。” 耶律清苑觉得她又开始装逼了,然而没办法,这个萧哩娜其实年轻小,却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喜欢装老城的一个。于是只得挺死党,一摆手道:“停手。” 哗啦 契丹武士们就统一的停手,退在一边。 耶律大姐头凑过去看了一下,牛皋也奄奄一息了,于是掏出一定白银仍在地上,低声说了声“晦气”,便骑着照夜玉狮子走了。 狗腿子们纷纷跟随着,犹如巡猎一般的吆喝着去了,再次展开了他们的无敌阵型,去其他地方纨绔去…… 牧民们这才好奇的走近一些查看,纷纷想落泪,竟是被打成了这样,都奄奄一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来? 郭秀儿说的对,上京附近的牧民戾气不重,总体是很萌的。加之也有不少人感激郭秀儿为他们说话,于是包括那个早先只知道哭泣的小男孩,也急忙过来参与照顾郭秀儿和牛皋。 牧民们不要郭秀儿她们的东西,帮她们收集了起来。包括那个耶律清苑给的银子,牧民们也认为是属于郭秀儿的,便一起帮她放在口袋之中。 可惜的在于,那个携带着事关“宋辽和平”的重要函件的口袋,却因被人们放了一定银子进去,由此“怀璧其罪”,不经意间被一个贼叫毛手的年轻痞子,把包都悄悄拿走了。 而伤重昏迷的牛皋和郭秀儿却对此一无所知。 部落中倒是有个不入流的巫医,但是大家也不知道,巫医能否救活这两个外乡人……

下一篇   第830章 小二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