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小二上酒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30章 小二上酒

“小二上酒,要宋国来的那种最好的酒。 .” 一个瘪三模样的年轻人坐入酒馆的时候、暴发户似的拍桌子道。 却没人理会他。 这里许多人都知道这小子是个贼,他能活到现在的原因是他不偷富人、只偷穷家。 其实劫富济贫只是作家文青们的一种理想。 以为拿到小辫子就可以勒索威胁人的、也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理想。 现实是偷穷人的贼容易得手,因为穷人没有防护力。就算被发现了,穷人也怕贼,正常人那么打的过贼、不想背负官司去伤人。 但大户人家不同,抓到贼直接剁了喂家里的狗是这个时代的流行做法。然后所谓的小辫子《百官见闻录》之类的、那也不是让人飞黄腾达的东西,而是谁碰谁死的东西。 “小二上酒!”这个叫阿瑟的贼再次大叫道。 “关键你有钱吗?”显然店掌柜是认识这个人的:“这店我不是老板,所以你想吃霸王餐得先弄清楚这是谁的店,阿瑟听我句,闹事去别处,在这里你会死的。” “小瞧人了不是,今个我有钱了。”阿瑟说着,很大气的拍了一定银子在桌子上。 掌柜的楞了楞,走过来拿起银子看了看,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是官银,一般人那是拿不到、也不能用。 于是掌柜的觉得很不科学,这小毛贼能拿到一定如此完整的官银,他傻,掌柜的不傻,不想摊上事,于是呵呵笑道:“不巧,我这里找不开,这样吧这顿不用付账,知道你有钱还就行了,改日你有零钱的时候再来付账。” 阿瑟觉得这很好,于是答应了。 阿瑟把银两放回去的时候不小心,银两和那个袋子都一起掉在地上,导致袋子里的东西散落了出来。 掌柜用眼角一扫吓了一跳。银子那算不得神奇便不说,袋子里却有一封信比较引人注目,信有火漆封印,距离较远看不清楚火漆印章写的什么。但掌柜是有见识的人,一看那种纸张可是高档货,如假包换的“宋国东京产”,而不是辽国的纸张。 这些东西真的很容易辨认。这个时代宋国和辽国制造的东西,和后世的德国制造与印度制造区别是一样大的。 掌柜的也不知道那是谁写给谁的信,只是会用这种纸张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同样是宋国制造,但那在汴京都是高端货,不是一般人用的东西。 总之在掌柜的眼睛里,这个阿瑟多半是个死人了,他一定摊上大事了。 “阿瑟,看起来你最近春风得意,是不是摊上什么好差,攀上贵人了?”掌柜在柜台里喝着小酒,继续试探道。 “爷爷我还真有好差事,乃是帮助贵人收集消息。听说现在黑市上有人出大价钱在收集宋辽两国的消息。”阿瑟一边喝着酒笑道。 “是吗,听说这口饭不太好吃,不是谁都能胜任的?”掌柜的道。 “说了你不懂,你个老奸商没什么格局,你也就只能帮人看看店铺,永远像条狗一样的活着。你们汉人都这德行。”阿瑟一副要做大事的样子道。 “原来如此,以后飞黄腾达了记得多来小店坐坐,照顾一下生意我就感激了,你说的对,我只有这点格局,只有这点愿望,但我活的很好。”店掌柜的说道。 文章那典型的和谐圆脸又出现了,他刚从楼上包间喝完酒下来。 文章是这里常客,结账的方式是去柜台上签个字。 这次去签字的时候,发现掌柜的用水写了几个字在桌子上:有封很牛逼的书信在这毛贼身上,纸张质地是汴京高端货,少见的那种。且有火漆封印,看着有料。 文章楞了楞,掌柜的又看向了喝酒的阿瑟。 文章点了点头,签字就离开了。 文章可没那么脑袋有水的去从阿瑟身上偷东西,阿瑟才是贼里面的内行,闹大了可不好。 于是文章埋伏在店的外面,等阿瑟喝的歪歪斜斜出来后,就很低调的跟着。 转眼见阿瑟进入一个商号内。 这是西夏人经营的商号。虽然大特务耶律元没具体透漏,只侧面提及了李贤耀见过一些除了萧合鲁之外的人。但有这个线索还是够了。文章就此发现李贤耀和这个商号的人有瓜葛。 文章觉得现在越来越有趣了,于是决定等等看结果。 这一守候,就到了夜里。终于有了动静,商号的侧们打开,有人推着板车像是去倒粪桶。 但文章知道大桶里绝对不是粪,现在这个时辰根本没人去清理粪桶的。 于是文章又如同狸猫似的,悄悄跟随这这只粪桶的去向。 事实上板车还是来到了真正的大粪池,那两狠人根本不想做这种活计的人,但他们真的把东西稀里哗啦的倒在粪池中。之后扬长而去,一切平静了下来。 即将黎明的时刻,文章怀着悲壮的心情被大粪给淹没了,这个时代又没有放腐蚀的潜水服,然而文章没那么娇贵,真的在大粪里寻找东西。 摸了一下,从大粪池中拿出了一只手掌来,新鲜的,虽然有些臭。 这不能说明什么,这个时代又没有指纹,所以文章把手掌扔一边去,继续找。 少顷又拿出了一只腿来,腐烂的,所以这不是刚刚这波人“倒的垃圾”。 这就是郁闷的地方,这种地方才是这个时代的乱葬岗,有许多死去的人都会被分尸然后这么处理。 又“潜水”找了一下,文章找到了一个脑袋,新鲜的,这说明是刚刚这波人倒的垃圾,脑袋就可以辨认是谁了。 于是文章闭着气,迅速逃离了粪池,找了一口市井,忍受着寒冷把自己清洗了干净。 然后拿着脑壳加以辨认,少顷得出结论来:那个阿瑟被和李贤耀有关的人杀死了。 犯得着杀人灭口,那么一定是重大问题,那封信一定极其重要。 阿嚏阿嚏 狂打着喷嚏,文章离开了这里…… 耶律元提着很吓人的大锤在上楼,他必须故意把脚步弄的很重,才能假装他的锤不是空心的。 紧跟着,耶律元怀着极其悲壮的心情,从文章的手里接过了一个人头来,便哇哇的开始呕吐了,他觉得这简直是一坨屎,从来没碰过那么臭的东西。 拿着脑壳摇晃了一下,耶律元险些晕了,只见人头的鼻子孔里真的流出了一些屎来,吓得耶律元赶紧把人头扔一边去,急忙低头看着自己的一身名贵北极熊是否被染了? “说吧那是谁的人头?”耶律元道。 “你别那样看着我,我乃是遵守辽国法律的良民,盟国来的友商。这人不是我杀的,这不关我的事。”文章滔滔不绝的道。 “行行行。”耶律元不耐烦的摆手道,“你就别扯犊子了,被你卖了的人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因你情报被杀掉的马贼的血集中起来,足以淹没半条街道。你直接说,这是谁的脑袋,涉及了什么问题。” “我只会告诉你,有一封极其重要的书信,在这个死鬼手里,送入了混元商号之后,半夜这个人就变成了排骨,被人当做垃圾倒在粪池里,算好老子英勇,深入虎穴、确认了人头。”文章道。 耶律元觉得他真的算是勇闯夺命坑了,耶律元从来都不敢闯粪坑。一般人都无法从那种要你命三千的气场中生还的。 与此同时,通过文章的话,加之弄清楚得了阿瑟的身份之后,耶律元也知道问题大了去了。阿瑟这种贼是不偷商号的,否则这种痞子不会活到今天,早十年前就死了。那么在他和商号没仇的情况下,进去一趟送信就被人杀了灭口,这一定设计了重量级的消息。 在这个多事的节骨眼上能有什么消息呢?耶律元有点不敢往下去想。 喝了一口烈酒,耶律元叹息道:“狗日的,你总是唯恐天下不乱,就只会给我找麻烦。” 文章一副抓到你了的表情,指着他道:“我终于明白了。你知道这个问题很严重、但你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查混元商号而是来了这么一句,那么你之前说李贤耀见过一些人,我总算知道涉及谁了。因为你清楚商号中的消息兴许会涉及到萧合鲁,甚至是耶律俨这些贵人,所以你不敢去突击商号对吧?” 耶律元一阵头疼,但没办法,文章就有这么猥琐这么精明。这个二流子竟是仅仅凭借我老元不第一时间查混元商号,就说出了这么多的一二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