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妈的全乱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32章 妈的全乱了

“高方平没有死,还活着,身在郭药师部,正朝上京迁移!” 缴获了书信、且把阿瑟碎尸了后,一个密室中,李贤耀把信看后猛的起身。犹如热锅蚂蚁,来来回回的走着考虑。 眼看宋国于边境陈兵四十万,宋辽全面战争一触即发,西夏有可能借这个形势,扭转第五次宋夏之战完败的局面,重新找回尊严来的。 但现在却因一个辽国毛贼阿瑟偷来的一封信、透出的信息来看,李贤耀的策略要失败了。 很显然高方平只要进上京,就天下太平了,宋辽之战就打不起来。那么西夏继续被压迫都是轻的,若出现了什么幺蛾子,被高方平和萧的里底查出这是西夏在策划,西夏就真的完了,再无翻身余地。 不觉中就天亮了。 考虑了一整夜的李贤耀已经很疲惫,却得打起精神来去见萧合鲁。 对于李贤耀而言萧合鲁是辽国忠臣,却也是西夏的自己人,他是西夏皇后的嫡系,他弟弟萧合达在白池草原战败、死在高方平的手里。 这些就是萧合鲁可以被利用的地方。萧合鲁当然不会背叛辽国,但他蠢就蠢在不害怕那印象里懦弱的宋国,却忌讳女真,始终听着耶律俨等人的话想灭了女真部,还想杀死高方平。于是这些就成为了可利用的漏洞。 李贤耀能依托西夏皇后耶律南仙的关系,把萧合鲁忽悠了,说宋国战力一般,但宋辽之战一起阿骨打必反,那时就是灭女真部的机会。灭了女真部,杀死世界毒瘤高方平后,宋国就什么也不是了,那时西夏也起兵反宋,就可以一起瓜分宋国国土,圆了辽国好战派们的南方梦。 苦寒地带的好战者是真有南方梦的,在萧合鲁看来,南方,那就是一个锦绣繁华的梦想之地。 可惜的在于,萧合鲁耶律俨等人却忽略了李贤耀的阴险。 耶律俨、牛温舒、萧合鲁等人都不知道,当年宋夏之战前夕,真正做周旋的乃是李贤耀、就是李贤耀制定了宋国内部起火的计划。梁山攻略失败了,但亲自秘密进广西主持地下工作的李贤耀成功了,带起了广西少民的情绪。 可惜那事上高方平后发先至,鬼使神差的派了能臣宗泽和猛将刘光世提前部署广西,以至于李贤耀的广西攻略效果大打了折扣。 是的那个大招威力不够,被高方平提前派的两肉盾挡住了伤害。 此番耶律俨等人也面临哭瞎。他们并不知道敌烈部的问题所在,更不知道如同当时进广西策划一样、李贤耀运筹帷幄,已经背着萧合鲁这些辽国忠臣,在敌烈八部做好了工作,成功说服兰木托那个好大喜功的狂人谋反。 是的此番除了李贤耀、以及兰木托自己,没人知道到底谁是阻击宋使的真凶。目下的局势很乱,有的人以为是宋国自己人干的,有的人以为是梁山的狠人。还有的人以为是固有的辽国马贼军。 对政客耶律俨来说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谁干的不重要。以后可以慢慢了解,不过耶律俨和牛温舒当然要抓住机会带节奏,尽量把凶手指向女真部。他们可以不打宋国,却必须打女真。能干掉宋国脊梁高方平又不打宋辽之战,他们这些人就认为最好。 这些,全是这个局中被李贤耀利用的地方。 携带了和谐的笑容,李贤耀写了信交给死士道:“最快速度,把信交给敌烈的兰木托,让他带队东进阻击郭药师部族,击杀高方平。” 死士疑惑的道:“萧的里底老贼已下令北方全境宵禁,带刀者三人以上行动算叛乱,就算是牧民老弱病残,没在官府报备而移动的,超过五十人也算叛乱。所以这个时候兰木托还敢明目张胆的东进阻击吗?” 李贤耀眯起眼睛道:“他会去的,因为他只有这条路。一但让高方平进上京,宋辽全面战争打不起来,他的皇帝梦就落空。而他现在被宵禁政策捆在野外,被萧的里底查出来就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他只能去,死也得去。” “是。”死士急忙离开了。 安排了这事,李贤耀去见萧合鲁前,打开墙角一个暗格,把那封高方平亲笔写给萧的里底的信放入了其中,收藏了起来。 这消息当然不能公布,原则上李贤耀应该烧毁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李贤耀有个怪癖,犹如后世的连环杀手杀人后、故意留点纪念品什么的一样,李贤耀也喜欢把这些东西留下来算是他的勋章,算是他为西夏努力的证据。也是将来的一种回忆,一种至高荣耀。 所以这个暗格内的信非常多。李贤耀除了会保存此番高方平写给萧的里底的信之外,当然也保存了“宋国枢密都承旨郑居中、泄露高方平出行计划的亲笔信”。 是的李贤耀和那些人是老朋友了。当年的广西攻略就是那些人提供的消息。于他们那是整倒蔡京的手段,于李贤耀,就是谋取宋夏之战利益的手段。那次沟通,郑居中就是蔡卞的代言人。 此番高方平出行辽国的事是绝密,宋国内部也没几个人知道,然而作为枢密院高层之一、郑居中当然是知晓的,于是就有了书信的来往。这才让李贤耀有机会提前利用敌烈部的异心做准备。 否则等高方平进入辽国虽然会公开了,但根本不够时间部署的。 说来好笑,这时代就这德行,谋划这些重大事务是需要当事人亲笔信的。否则谁也不是傻子,不见兔子不放鹰。如果郑居中不敢亲笔写信就证明不了态度,李贤耀凭什么要信他呢?换谁,都笑笑就算了。 亲耳听到都不行,必须留下亲笔信。这东西在这个时代就叫:投名状。 就像水浒里的好汉要上山,都要故意杀个人故意犯下死罪、表示没有回头路。人家才接纳,否则人家怎么知道他不是卧底。这就是投名状的意义。 于是李贤耀的这个暗格里,集中了很多重大秘密…… 文章带着一群大毛贼加骗子,扮作行脚商徘徊在混元商号外面。 必须等李贤耀离开才动手,否则能做到西夏礼部侍郎的人,肯定是比较难忽悠的。 文章发现,在李贤耀离开前有一个面生的人形色匆匆离开了商号,他身穿打杂小厮服饰,可惜离开时候的步伐节奏显露了他的功底。于是文章知道有这样的功底的人不是小厮,一定带着重大消息和使命。 无奈现在文章的情报站已经没编制可用。以前的死光就死光了,鉴于政治官僚们的原因,梁师成不把这个情报站砍了就阿弥陀佛,还指望他再派编制?老梁只会默默的把这个机构给忘记。 也可能因为宋辽紧张的政治原因,害怕担负引发国战的噱头,现在老梁甚至不会承认有文章这个机构在,于是兴许文章这样的人会被人们遗忘的几十年后,仍旧在为国服役。后世真有这种人和事存在的。 无奈的就在这里,李贤耀离开的机会可不多。文章现在又没有耶律元配合,不可能两手抓,必须做出选择,突击商号还是跟随阻击那个离开的死士? 考虑了三秒,文章决定等李贤耀离开后,按照计划突袭商号,那个疑似携带重大使命的死士已经顾不上了…… 李贤耀和萧合鲁秘密商谈的期间,上京忽然出现大新闻,说有一群超级诈骗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方式洗劫了混元商号。没伤一人的情况下就带走了大量东西。 消息报到这里的时候李贤耀大惊色变。 只看李贤耀的脸色,萧合鲁就知道出大事了,李贤耀一定是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没毁去,而留在混元商号内。 这里,萧合鲁李贤耀他们也面临着选择:怎么做? “怎么会这样,为何偏偏有人选择我西夏混元商号动手?”李贤耀已是有些乱了方寸。 “这个时候你问为什么?”萧合鲁冷笑道,“还真以为别人都是白痴,就你李贤耀聪明,别人不知道混元商号和你有关?” “谁会知道,谁会盯着我?我只是一个区区战败国的礼部侍郎。”李贤耀喃喃道。 萧合鲁眯起眼睛道:“据我所知,我大辽皇城司内就有人盯着你。” 不再等李贤耀说什么,萧合鲁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知道李贤耀失去的东西一定是重量级的。那么萧合鲁也不是傻子,其他先不管,必须先往回损失,把李贤耀的那些重大机密握在我萧合鲁的手里,也是好的。 是的这里开始,为了利益,萧合鲁也和李贤耀有些同床异梦,他总觉得李贤耀有些东西瞒着辽国。 于是不等李贤耀说话,萧合鲁召见手下喝道:“传本府令,立即出动所有力量戒严上京都城,这个期间不许移动,上京进入宵禁状态。挨家挨户严查,不论是汉人还是契丹人都严加排查,一定要把诈骗涉外商号的那伙贼人找出来,这是我大辽国都城的面子。“ 见没有和自己商量他就发布了这样的命令,李贤耀吃了一惊,终于事情复杂化了,那些东西若落在萧合鲁的手里,那么西夏也要哭瞎。 还有消息一但曝光,宋国前三排的那些朋友也要栽,以后他们就无法为西夏谋利了。 于是李贤耀急的满头大汗,想死的心都有了。所谓百密一疏,想不到自己收集战利品勋章的不良嗜好,却最终引发了这样的大变局。 无奈的在于,现在是萧合鲁说了算。他是大辽国上京留守、兼临潢府知府。 这个职位什么意思呢,意思他比曾经宋国的那个名臣包拯还牛,和几年前的宋国张叔夜是一样的存在。关键时刻他甚至不需要看几个相爷脸色,就可以临机专断临。这就是“上京留守”的权利。 当时的东京留守张叔夜,不需报皇帝和枢密院就可以派高方平出兵陈留平乱。其后张怀素案中,在消息已经封锁、没有皇命的情况下,高方平手持东京留守相公张叔夜的手谕就谁都不怕了,带着永乐军,连枢密使张康国派来的嫡系军队都敢怼。 现在终于在这个边境紧张、辽皇不在的期间,上京也出现了混乱。 萧合鲁的将令一出,上京全线宵禁,任何人不能移动,只能等待排查。几处城门大开,除珊军外的各路部族军队大面积开进上京,进入勤王状态。 这被萧合鲁钻到了政策漏洞,他这个上京留守是不能调遣外部军队进京的,尤其是枢密院下令全国兵马戒严的现在。可惜因以前有过马贼军攻破上京的幺蛾子,所以辽皇带皮室军外出期间有规矩,附近的一些偏军都自动集中上京周围守备都城。 于是这个时候,那些来自各族的军队、他们天生就算京城的军队了,于是在辽国汉化、推行汉家政治的现在,萧合鲁就有权临时使用他们。 这些军队的最终指挥权在萧的里底手里。但在萧的里底过问前,萧合鲁能利用这个形势做成一些事。 是的这个问题上萧的里底也不能指挥萧合鲁怎么干。萧的里底只能通过枢密院发文:所有军队不许听萧合鲁的,所有部门不许配合萧合鲁。这就是萧的里底这个首相的“二次判定权”,但行驶这个二次判定权需要萧的里底去了解到真相、进而部署,这就是时间差……

下一篇   第833章 够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