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文章的命运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35章 文章的命运

萧的里底破口大骂道:“少说的这么好听,你以为本相真不知道你的猫腻。” 耶律元听到这句,以为事情败露,险些尿都吓出来了。 哪知萧的里底接着道:“你耶律元就是个流氓,你来见我并不是对大辽忠勇。乃是因你作为一个平时张牙舞爪的皇城使,此番却被外部军队扇了后脑勺,咽不下这口气,又知道这是本相的政敌在搞动作,于是你来我这里搬弄是非,借了我的权利后出去狐假虎威报仇。你以为本相不知道啊,你出去的第一件事不是抓贼,而是借我的威风,把那些得罪过你的将军们吊起来打的人仰马翻。哼,小人得势的嘴脸,你这号官僚本相见的多了。是也不是?” 耶律元顿时嘴巴笑歪了,既然老萧要如此脑补,那正好了。 耶律元尴尬的道:“这都被您看出来了!”赶忙跪下抽自己的嘴巴道,“小人该死,小人该死,不该忽悠萧相的,这的确有些小人心思了,不小心被萧相慧眼识破,以后再也不敢如此心思了。” 等着他自己把自己的脸抽肿了。萧的里底这才摆手道:“罢了,这次就算了。本相听说你的锤如此巨大却是空心的。说明你这人没真本领,只会装逼,有些小人心思也不奇怪。世间总会有你们这号人的,没有才奇怪。偏偏你这种人运气好,是福将,瞎猫能遇到个死耗子,此番不论如何也算是你立功了。” “谢萧相抬举,有没点具体的赏赐……不会仅仅只是您的口头表扬吧?”耶律元道。 见他这么无耻老萧就放心,捻着胡须笑骂道:“无耻,下贱。身为皇城使,你为大辽立功是应该的,平时你做的不好,整天拿个空心锤装逼,好吃懒做,结交毛贼,收受贿赂,不处罚你不让你滚蛋,已经是本相奖励,你好好的说,真想要本相赏赐你吗?” “真的没商量吗?”耶律元道。 “滚!”萧的里底把茶碗直接砸了过去。 啪啦一下,耶律元被砸的脑壳冒血,于是捂着脑袋仓皇逃窜了。 看着他消失后,萧的里底又好气又好笑的道:“妈的棒槌,连茶碗都避不开,你还侍卫呢,还拿这么大一锤子在手里?” 其后,萧的里底不怀好意的看着文章道:“你问题不小,仍旧没交代清楚。答案不能让本相满意。” “小人知道的已经全部说了,请大人把小人当做一个屁放了吧?”文章道。 “没那么容易。”萧的里底捻着胡须道,“本相不想问你以往和耶律元有什么勾当。我只问,他说你们盯梢了混元商号已经有几日了?” “是的,做要这样的案子,小心谨慎为妙。”文章道。 萧的里底道,“好吧,这样也说的过去,那本相问你,这个期间你盯梢的时候,发现过什么异常的人和事?” 文章慌张的摇手道:“我发现他们有大猫腻,有一日夜间他们不到时辰却清理粪桶,我跟着去偷看,乃是倾倒被碎尸的尸体。小人只是个贼,妙们规矩是不杀人的,真不是我做的。” 萧的里底微微色变道:“你这种小贼在获知了这事后,还敢对这种商号动手,你怎么想的?” 文章道:“财迷心窍被蒙心了,小的只知道,他们越是这样,代表他们利益和猫腻越大,并且多半被我得手之后,他们也不敢报官。” “你……”萧的里底一阵郁闷,不信他说的,却是听来也算周正。 跟着,萧的里底回到问题的关键上,问道:“既然杀人碎尸,他们一定涉及了大问题。那我问你,其后他们还有什么动作?” 文章道:“后来小人紧跟着便发现,有个死士匆匆忙忙的离开商号,出城了。” “为什么要用词‘死士’?”萧的里底眯起眼睛道。 文章道:“在江湖上混要是没点经验,早死了。他穿了杂务小厮衣服,但是走路姿态有功底,不像个杂役,于是我断定一定是身怀重要任务的死士。” “然后呢?”萧的里底问道。 “然后本着狗过踢一脚的心思,小人当然又去盯梢那个死士了,我怀疑他要进行什么重大财货交易,见不得光,所以想黑吃黑。”到此,文章以失望的姿态道:“可惜跟了出去后,发现那个死士并不是做什么财货交易,只是见了一个敌烈部的穷光蛋,递交了一封神秘信函。” “敌烈部!” 听到后萧的里底猛的起身,“你确认那是敌烈部的人?” “确定。”文章很萌的样子道:“小的还偷过敌烈部的马,了解他们。听说他们的马比较耐病耐寒,现在的宋国喜欢那种马,可以卖出好价钱来。” 他说的是事实,增加了说服力,老萧也是知道高方平在培育那种特种马的。用的还真是敌烈部的原始马种。 不过敌烈的马老萧不关心,他始终怀疑的是敌烈部的反意越来越明显。上次宋国使团遇袭,老萧真怀疑是敌烈部做的,也真想把锅甩在敌烈部头上。可惜总有人带节奏转移注意力,就连萧炎都和稀泥说黑夜没法辨认贼军是谁。 现在事关两国局势的一封重要信,出现在了混元商号,然后紧跟着,这个毛贼说有个“死士”去见了敌烈部那群反骨仔? 这个信号,就算老萧不是被迫害妄想症,也要发狂了。 信的内容透露出了高方平行踪,处于郭药师部,如果敌烈真有反意,要挑起两国战争,又被他们获知了高方平的行踪,那真就要出事了。 于是老萧就算不完全信任文章,也拍案怒斥道:“召见萧炎来!” 萧炎来了之后,老萧抛下令箭道:“立即带珊军东进接应宋使高方平,兴许已经有叛乱份子先一步出兵,若是高方平回不来,本相把你们此行出征的人的脑袋,全部砍下来,送给宋国皇帝当球踢!” 萧炎是个和稀泥的存在,却是也吓的屁滚尿流的样子,不敢扯犊子,拿着令箭就去点军出阵了。此行他带了一万人,带了辽国最好最快的马群。 引导着萧的里底发布了派军接应高方平的相令后,文章松了一口气,他的使命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他知道,自己的命运一定会哭瞎的。 很显然自己知道的太多了。耶律元平时铺垫的好,又有个皇城使官位,老萧不会对他太过分。但是我文章的命运就不会好了。 文章手里握有许多重大消息,却不能交给老萧,就算他和高方平的利益一致,他也不是大宋相爷。不能获知有些东西。 譬如让人惊悚的在于此番高相遇袭,竟是宋国自己的枢密都承旨把路线消息透露出去的。西夏李贤耀策划了整个事件,辽国的敌烈部存在叛乱。这些消息誓死不能透露给萧的里底,因为官僚节操没有惊喜,老萧知道这些事后,兴许会相反加以利用,再次形成对大宋不利局面。 此外若这些消息由我文章手里传出来,那么我文章更会因为知道的太多,而没有任何一丝生路。 文章的心思,也正是萧的里底的担心所在。 萧的里底觉得混元商号和西夏李贤耀有关,李贤耀又和西夏皇室有关,西夏皇后耶律南仙是辽国的宗室女,他的心腹是萧合达萧合鲁。这下好了,妈蛋这么复杂的关系,又牵连上的敌烈部。 在萧的里底这里也成为了一锅乱炖。 这些事在老萧层面上不宜公开。无他,会把许多的潜规则摆来明面上,如果让辽皇知道了政治这么乱,他还有心思去打猎?让他知道我老萧治下出了这么多幺蛾子,我这个宰相也不要干算了。 老萧认为,耶律俨他们一定会用李贤耀事件大肆攻击我萧的里底。因为李贤耀能在上京堂而皇之活动,还真是萧的里底批准的。老萧当时说了:他区区一个年轻人,小侍郎,管他做什么呢,就让他在上京嘛。 却正是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搞出了这许许多多的事,导致宋国于边境陈兵四十万,险些带来了辽宋全面战争。 这些事,虽然事后萧的里底尽力补救了,但这也绝对是老萧甩不脱的锅。加之一提李贤耀,就难免把苗头指向萧合鲁,他是耶律俨的人,在没有确实证据的时候,萧的里底可不会去干这么蠢的事。 于是,这些都不能去提及。 此外萧的里底怀疑,既然高方平的信函这么重要的东西留了下来,也可能会有其他的大料留下来,也落在了这个毛贼文章的手里? “你老老实实交代,真的只找到了这一封信?会不会有其他的重要信函,也不小心一起被你找到了?”萧的里底眯起眼睛道。 “没了,小人真的只得道了这封信,再无其他。”文章道。 “你觉得本相信你吗?”萧的里底问道。 “不信也没办法,小人又不会变。”文章道。 “不用大刑看来你是不说了?”萧的里底狞笑着一拍手。 于是就开始动大刑了,各种什么竹签戳手指什么的酷刑,一通轮了下来文章昏死了,却什么也没有说。 萧的里底没办法,只得摆手道:“把他关起来,这个人,不许任何人接触,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