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一点也不好玩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36章 一点也不好玩

“无敌阵型来了!跑啊!” 这个呼声一起,城外的牧民们又跑光了。 所谓的无敌阵型当然指的耶律清苑和萧哩娜两纨绔女、加上她们所骑的照夜玉狮子了。 现在局势下到处人心惶惶的,其他纨绔都洗洗睡了,甚至已经被萧的里底的宵禁政策弄的动不了,所以目下也只有这两没心没肺的小姐,能有心思和权利出来溜达了。 作为纨绔,这两傻女喜欢抬着箭乱射。 然而此番郁闷的在于没目标,所有的动物什么的都被牧民带着跑光了。没了那到处逃窜的“野狼”,她们就不能乱射箭了。 于是她们只能带着狗腿子人横冲直撞,冲击了很多的牧民部落,搞了非常多的破坏后,一不小心,她们又来到了早前那个她们践踏过的部落,正是殴打郭秀儿和小牛皋的那个地方。 所谓见光死,其实不等她们来这里的人已经跑光了,只留下了一些帐篷。 见又是此情景,两纨绔女觉得一点也不好玩,一个举起刀来开始乱砍帐篷,一个举起弩箭来胡乱突突突,以便发泄她们那郁闷的心情。 把其中一个帐篷弄倒塌后,萧哩娜和耶律清苑不禁楞了楞,只见帐篷里有两个受了伤、仍旧昏迷不能逃离的人。 印象深刻啊,这两昏迷的伤者,正式被她们给弄扑街的小牛皋和郭秀儿。 耶律清苑皱了一下眉头,嘟着嘴巴道:“晦气,又见到了这两死鬼。” 萧哩娜也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她不是觉得晦气,而是想不到当时把他们两打的伤那么重,居然这么几日过去了人都没有醒来,也不知道她们会不会死? “一点也不好玩,来啊,把这两没死的混球吊起来打死!”耶律清苑下令道。 “啊!” 手下武士们又不蠢,当即吓得也如同牧民一般的鸟兽散了。 萧哩娜道:“过头了,我爷爷说了任性是可以的,但要注意分寸。咱们和他们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就算他们不懂事也教训过了,很是可以了。” 耶律清苑撇撇嘴,嘿嘿笑道:“我开玩笑的,又不是说真的要打死他们。” 萧哩娜倒是信任这个死党的,知她主要是大姐头性格要面子,嘴巴不饶人。喜欢强撑着。 默默注视了一下郭秀儿那较小的身躯,其实这个丫头还很小呢,呼吸很微弱。对此萧哩娜也说不上太难过,却总归有些心神不宁,她毕竟神经没那么大条,不说会认错,却是已经没了纨绔的兴致了,觉得来来去去都这模式,没点新鲜的,一点也不好玩。 “算了今天没心情,咱们回去了。”于是萧哩娜这么说道。 “我仍旧没玩够。我最喜欢看到他们一见咱们就如同丧家犬一般逃跑的场景了,我觉得这很威风。”耶律清苑说道。 “好吧我也觉得这很酷。只是……来来去去都就这样,没点新鲜的,相反那天有反抗、和他们打架,要新鲜一些,可惜他们被老子们打败后就从此没了对手,没了挑战,没了趣味。总之走啦,你不走的话我先走了。”萧哩娜赌气的调转马头。 耶律清苑还是很讲义气的,尽管没有玩够,但是看起来姐妹心情不好,于是就陪着她回去了。 一边走,耶律清苑一边说道:“萧妹妹你心情不好的话,大姐头我陪你喝酒撩汉。” “好姐妹,这才对嘛。”萧哩娜说这么说,却又皱了一下眉头,不经意的回头朝着那睡着两个伤者的帐篷看了一眼…… 天色暗下来了。 长腿美女萧哩娜带着一个很诡异的面具,如同个二流萨满一般的造型。 可惜她那矫健的大长腿泄露了她的底,没人会觉得她是一只鬼。 此番萧哩娜真的叛变了,用计把耶律清苑灌醉了后,她偷偷的带着武士又来到了那个牧民的部落。 闯进了郭秀儿她们昏迷的帐篷时,把一个正牌萨满巫医给吓跑掉了。 现在帐篷里唯独留下了昏迷的小牛皋和郭秀儿。然后那个早先羊羔被杀、被两纨绔虐待的小男孩、他犹如有小战士一样的握着一把木刀,和带着面具的萧哩娜对持着。 小男孩也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突突 随即小男孩傻眼了,只见这个鬼脸扔了两黄金锭子在地上,故意以嘶哑、老气横秋的声音道:“本大巫夜观天象,觉得这两人骨骼惊奇命不该绝,于是大发善心,给他们请个靠谱的大夫治疗吧。” 于是,小男孩很无语的看着这个戴着面具的人鬼鬼祟祟的跑了…… 回去的路上,跟着身边的契丹武士道:“小娘娘给他们恩赐,为何又要蒙面?” “切,我又不是同情他们,我只是觉得这样有点好玩,竖立两个有趣的敌人再打倒他们。”萧哩娜老脸微红的样子说道。 武士们觉得好笑,但也知道这个千金小姐就这德行 这个时间有个小男孩在帐篷里画圈圈诅咒:老爷快降一神人处罚这些坏人吧。 于是一阵寒风从荒野吹来,萧哩娜顿时感觉到一阵恶寒。她赶紧疑神疑鬼的左右看了看,取下鬼脸面具扔在地上,逃命死的加快步伐回城…… 高方平又跑了。 是的大魔王他就有这么猥琐,跟随郭药师部族朝上京方向迁移着,但是嫌弃他们拖家带口的移动太慢,其次,高方平的被迫害妄想症那真是病入膏肓的,仍旧不完全信任郭药师部族。 根据郭药师这家伙在历史上的尿性,高方平担心出了什么变故的话,郭药师真会为了利益反水的。 于是把郭药师部当做一个移动疗养院,在郭秀儿上路送信、高方平大病初愈后,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带着大姐姐菊京、偷了她们的一些粮食,就秘密的上路溜走了。 这次耶律大石和萧干真哭瞎了,急的跺脚。他们就没遇过如此过河拆桥、如此猥琐的人。他居然敢又孤身上路了,若是被野狼吃掉,那老子们两人以及郭药师部族,还不得被萧的里底给灭了啊? 然而没办法,高方平已经走了,且小高还留了一封信说:吾夜观天象,局势仍旧不利,郭秀儿涉世未深,她携带的信中有我的具体信息,于是……你们仍旧存在被袭击的可能,一切自己小心,千万要防备突袭,愿上天保佑你们。 论神人、现在都服大魔王了。 因为高方平的预言又一次成真,就在高方平从郭药师部族消失的第三日,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郭药师部真的遇袭了。 来了一队神秘莫测的幽灵骑兵,快很准,骁勇善战,见人就杀。 郭药师部并不是女真部,他们大部分是老弱病残,所以此番伤亡极其惨重。 好在牧民就算在弱,也是天生的战士血统,郭药师部人数不算少,为了生存勇气也特别足,加之他们是真听了高方平的警告,多少是有些准备的。于是在临危不乱的耶律大石带领下,初期吃了些亏后,还真被他们勉强的依托帐篷、车辆、马匹等等辎重组成了临时防线,以阻止对方的弓箭袭击。 耶律大石平时看着傻,但这个时候并不傻,仅仅才一交战,尽管是黑夜看不清楚,但耶律大石已经清楚,这是敌烈部惯有的放风筝战术。 也正是因为敌烈部的这个特点,在有选择的时候他们一般不会硬派冲杀。而会依托骑射战术减少他们自身的伤亡,等待敌方的自我崩溃。 于是这个战术特点就被耶律大石利用了。若是来的其他部族,采用契丹族传统的硬派冲杀战法的话,一但冲破辎重防线,其实郭药师部的老弱病残很快就会死光了。 耶律大石认为,此番对方不敢随便突袭,打的很保守,恐怕得是托了女真部的福了。兴许郭药师部来自“渤海”此点吓住了敌烈部的胆识,让他们不敢第一时间采用硬派战法突击。 是的阿骨打的战法现在是闻名大辽的,纵使敌烈部的狠人,他们也需要摸清形势,从而减少自身的伤亡。 于是鬼使神差之下,被耶律大石利用此点,愣是死守了一整夜,持续到即将黎明的时候,依萧的里底将领出征的萧炎又带着珊军赶到了。 见大势去了,叛军领袖兰木托不迟疑,所谓一击不中远遁千里,他们甚至没和萧炎部交战,就借助黑夜形势开始撤退。 其后耶律大石急的跳脚,指责萧炎孬种不敢战,为何放过如此丧心病狂的叛军而不追击? 然而萧炎就这德行,他根本不想和如此数量庞大、骁勇善战的不明敌人交战。他咬死了一点:他的任务是救援而不是歼敌。 所以作为一个保守派,萧炎同学认为的主体任务完成后,就不想多生事了。 如果强行追击交战,打赢了那便不说,万一打输了呢?或者老子的嫡系部队死伤过重、兄弟们哭瞎,到时候回去还要担负“错误决策”的责任,谁来承担呢? 这就是萧炎不战的理由。 当时耶律大石傻傻的大叫:“我承担。” 结果被萧炎一鞭子抽得跳起来:我担你一脸,你哪颗葱蒜,区区一个统领你虎谁?这里的人哪个不是上京根深蒂固的权贵系,你个耶律大石拿着一本族谱装逼,要和辽国宗室套近乎,在燕京或许会有人信你,但是在上京你还不够格! 大石固执的回了几句嘴后,结果险些被萧炎斩了。乃是萧干苦谏,萧炎这才不杀大石,只下令把他扒光绑在车上,算是游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