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老萧这次怕是栽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37章 老萧这次怕是栽了

这段时间,乃是萧的里底此生最不快乐的时候。 好不容易看似事情有了转机,梁红英已经把“高方平活着的证据”带到了瓦桥关以南,交给了座在轮椅准备发动战争的宣抚使陶节夫手里。于是陶节夫虽然没有遣散军阵,却也下达了宋军后退五十里、保持克制的命令。 这看似是局势的缓解。然而出阵将领萧炎的快马来报:高方平又消失了,离开了郭药师部。与此同时,郭药师部被不明马贼军袭击,死伤老弱病残达三百众。 这就是让萧的里底大叫一句“哎吆我去”,就当场砸了茶碗的原因。 “小高啊小高,中堂做到你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你到底刨了谁的祖坟了,竟是如此多的恶势力要除你而后快?”萧的里底破口大骂道:“你个害人精这种情况下安安稳稳的待宋国不愿意,何苦来使辽,何苦来害我老萧?” 吐槽完毕之后,老萧又冷下脸来喃喃说了一句:“又是‘不明马贼’,我看你萧炎这个将军是不想干了?次次都是不明马贼,妈的之前我会被你忽悠。然而这次通过文章的交代,老子知道了李贤耀和敌烈部的猫腻,紧跟着又出了郭药师部被袭的幺蛾子,这要是再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老夫这个相爷也不要干算了。” 身旁的心腹谋士想了想,说道:“相爷,我观那文章鬼鬼祟祟的奸猾造型,他的话不可全信。在没有进一步证据前,不宜引发我大辽国内的民族矛盾,不宜明面上把苗头指向敌烈部。相信萧炎他虽有小心思,却也总体完成了任务,无明显毛病。在无明确证据的情况下、若指出敌烈部叛乱,那就等于把乌古敌烈都统军司推至风尖浪口,至少是他们没做好敌烈部的工作。而现今乌古敌烈军司乃是你的族侄萧奉先经略,他还是我大辽皇后的亲弟弟,于是如此尴尬的政治关系下,兴许会被您的政敌加以利用来攻击您。” 萧的里底却眯起眼睛道:“不要以为我那侄子萧奉先是个省油的灯,谁知道他到底安的什么心?就像南朝的蔡京不止有高方平在怼他,他自己的弟弟蔡卞也在怼他一样。所以你真不要掉以轻心,不要以为萧奉先不是和耶律俨一伙的就认为对我无害。在本相看来,他乌古敌烈都统军司不说参与了叛乱,但至少是存在重大失察以及工作失误。此点怎么说他萧奉先都跑不了,过了这个节骨眼,且看老夫怎么收拾他萧奉先,现在姑且让他跳。” 乌古敌烈军司并不等于敌烈部。 说起来敌烈部算辽国的少民,目下辽国的政策不是少民自治。而是委派契丹人带着契丹的军队去敌烈部地盘上管理,中央直辖。 这看起来是监督地方,但其实一但用人不当、政策不当的话,也是真正引发政权少民冲突的本质。因为谁也不知道派去的契丹官僚什么尿性。大体上,契丹官僚在那边搜括、加重少民的负担这类事是一定会发生的。那么就如同大宋的广西会被王祖道弄出祸来一样,却也会被宗泽这种能臣发挥出特有的区位优势,干出成绩来。 所以心腹谋士担心的就在这里了,萧奉先乃是萧族的重要人物之一,启用萧奉先经略乌古敌烈,这除了是萧的里底防备敌烈部的行为,同时也是加强萧家的势力、犹如宋国蔡京任人唯亲的行为。 但现在这个政治果实、正在朝不好的方面发酵。萧奉先乃是被辽皇给贬斥了的人,不过当时萧的里底这个首相力排众议、任人唯亲的任命了萧奉先之后,现在若说敌烈部叛乱了,那当然也是萧的里底的一次严重执政失误,这也是躲不过去的,一定会被老相爷耶律俨死死咬住攻击。 “哎……”思考到这里,萧的里底叹息一声道:“越来越复杂了,明知道敌烈部有问题,明知道萧奉先此贼也有问题,却一切都已经开始尾大不掉,让老夫投鼠忌器,真不知道这局面如何收场?我我……老夫怎就遇到了如此多的棒槌官僚,一点能力没有就会制造问题?你给老夫说说,这问题它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汗,心腹如何敢说实话,寻思这个问题,等着您找高方平那个大魔王取经呢,假如他没死的话。 您就是这样的人,您还指望有什么优良的追随者呢? 紧跟着,萧的里底又道:“那个萧奉先因是老夫亲戚,是萧家的人,有点敏感,暂时不方便处理。但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西夏李贤耀的作为,那小畜生已经突破了老夫的底线,此番要是不把他整死在辽国我就不信了,老虎不发威他们都当做我是病猫,总要有些人被清算的,来啊传本相令,以涉嫌乱国罪名,立即抓捕西夏使臣李贤耀。” 然而这个时候一个心腹武士急忙进来跪地道:“报萧相,西夏正式使臣已到上京,您要去迎接吗?” 萧的里底当即骂道:“没时间,让礼部去接待,老夫这正在研究着怎么整死李贤耀呢,如何有时间去见察哥?让他在驿馆给老夫洗白等着,拿了李贤耀后,用刑拷问出证据内幕,我才带着全套去打他察哥的脸。” 却是吐槽完毕,见属下尴尬的跪着。 老萧愕然道:“你还愣着等着领赏啊?” 属下道:“这次来的不是察哥……而是大辽国宗室女、西夏皇后耶律南仙。” 哎吆我去~ 萧的里底又说了这句了。 来的不是察哥,而是耶律南仙亲自来了。这女人也是很敏感的一坨,很显然她已经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仗着辽国宗室女的身份强撑着,赶着来上京擦屁股了。她当然是要保下李贤耀来了,还能是什么呢? 心腹谋士顿时跺脚道:“这次咱们怕是栽了,看来李贤耀也动不了。他毕竟是西夏外交使臣。如今耶律南仙亲自来给擦屁股,咱们不能强行不给面子。说起来西夏也是咱们盟国,上次您出使宋国之后回来力排众议,不管高方平进兵西夏,已经惹怒了耶律俨萧合鲁等所有人。当时他们众口一词的说您放水,不顾盟国西夏感情。那时咱们还勉强有说辞的话,此番若是在没证据的时候动了李贤耀,那么您偏向高方平和宋国的作为就实在太明显。以耶律南仙在宗室的影响力、加上萧合鲁耶律俨他们配合,会在政治上给您带来更大的麻烦。” 总之结论是:老萧现在谁都动不了。想请人喝茶?没门,一个都请不动,不论哪个都是菩萨,都不是吃素的。 老萧也急的跺脚,可惜那个文章看似掌握了很多东西,然而他偏偏死都不松口。 “用刑用刑用刑,给我大型伺候,必须最快时间让那个文章开口!”老萧下了死命令。 麾下武士们相互看看后,低声道:“一直都在用刑,但不能用了,再用他就是死人了,死人是不会开口的。给他个痛快吧,是杀是放,请相爷尽快决定文章的命运?” “不决定,继续关小黑屋,快死了么简单,召我大辽太医给他治疗,治好了再用刑。”老萧大吼道。 那个耶律南仙也是个麻烦,不过老萧现在最期望的就是,等着高方平来怼她。 老萧也是辽国宗室,面子是要些的,不方便对自己侄女动手,也不方便太伤害盟国西夏的感情。但高方平可不是他耶律南仙的亲戚、大宋也不是西夏的亲戚,所以哼哼,坐等疯狗平进上京咬死他们。到时候老夫吃瓜看戏。 然而有个前提是,高方平别死在路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