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知道哥的厉害了不是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38章 知道哥的厉害了不是

作为一个战士,萧政带着一把刀,埋伏在一个地方好多日了,在等着他的敌人。 萧政就是那个羊羔被射死、被无敌阵型打了一顿的契丹小男孩。他的刀是木制的,但是这次他有把握打败他的敌人。 他的敌人是耶律清苑和萧哩娜! 以前他不敢一个人行动,也没有其余战士敢参与他的战斗。 但自从那夜“大巫显灵”后,萧政就有了底气,认为老天爷和巫神要借他的侠义之手,处罚那两个可恶的女人!于是萧政觉得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都像个战士了,他觉得这是“巫之力量加持”,他已经有能力打败敌人。 于是他每天自带干粮的埋伏在这里,一连守候了好多日,今日阳光明媚,总算又见到了那两纨绔。 这次只有两人两骑,不知为什么,耶律清苑和萧哩娜没带随从。 突突突 现在一个敌人和猎物也看不见,耶律清苑和萧哩娜却拿着弩箭乱射,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和天斗? 乱射了一通后,两长腿美女相视一眼,相互捂着肚子大笑,耶律清苑笑的最开心,都笑了掉下马来了。 她的那匹玉狮子有灵气,凑过来舔舔耶律清苑的脸。 “别闹别闹,别把本姑娘的脸弄的湿哒哒的。”耶律清苑把马推开。 “好开心啊。” “是啊。” 她们两个感慨了起来,这次不带随从偷跑出来别有一番滋味,这才有意思,否则平时带着无敌阵型,生活一点乐趣都没有,所见到的模式都是一成不变的,都是别人不敢反抗的跑光。 “萧妹妹,你来给我捏捏腿。”耶律清苑躺在地上道。 “我才不给你捏腿呢!”萧哩娜道。 耶律清苑道:“算不算姐妹,你又要叛变了啊?” 却是这个时候,附近忽然跳出了一个小屁孩来,只见他很勇敢的举着木刀便冲了过来。 “喂喂……你想干什么!”耶律清苑吓一跳。 却是她来不及起身,已经被小萧政一木刀砍在了脑袋上,砍得她眼冒金星的,感觉脑袋起了个包。 萧哩娜看到后不是来助拳,而是捂着肚子笑了从马上摔下来。 到此萧政得意了起来,觉得果然有巫神力量加持,不战而屈人之兵啊。 于是,小萧政又在耶律清苑脑壳上补了一木刀,便跳着跳着的跑过去,也打算砍萧哩娜一刀。 我@#¥ 却是才过去,就被后脑勺一巴掌,被萧哩娜把木刀没收了以后,一脚踢飞。 萧政终于哭瞎了,大巫是假的,并没有显灵。 求生的欲望,让渺小的他起身就跑。 “咦,你小子还想跑。” 脑袋上起了个包的耶律清苑伸出脚一绊,萧政就摔了个狗扑。 “本娘娘让你跳,小死鬼看你这打不死你。”早就恼火了的耶律清苑打算狠狠虐待这个小子。 却是不等耶律清苑收拾萧政,只见萧哩娜忽然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你怎么了!”耶律清苑便吓了一大跳。 萧哩娜死鱼一样的捂着肚子,断断续续的道:“我快要完蛋了,快点救我。” 救人要紧,于是耶律清苑只得一脚踢飞了萧政,过去紧张的抱着萧mm,看她到底怎么了。 萧哩娜当然是装出来的,她素知大姐头脾气最是冲动,若在气头上让她抓到那小屁孩,是真有可能打死人的。当然只要现场没被抓住,过后也就问题不大了。萧哩娜知道大姐头的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指不定过后她还觉得脑壳上的包是笑料呢。 看了一下,耶律清苑就疑惑了起来,萧哩娜分明没有被暗器袭击嘛? 于是在萧哩娜的屁股上打了一记道:“别装蒜,快起来,咱们去捉那小子。不把他捉去吊在城门三日,我念头不通达。” “他也没那么可恶的吧?”萧哩娜尴尬的道。 “他可不可恶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这样有点好玩。那小子比其他人好笑一些,走,去捉他。”耶律清苑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这下萧哩娜就放心了,知道小萧政不会死了,既然不会死,那小子的确是个傻蛋活宝,一定会很好玩的,萧哩娜也想把他捉来玩一下来说。 于是两纨绔跳上马,开始强势追击…… 天气已经转暖了。 萧政太小了,腿短跑的慢,他一边眼泪汪汪的叫着“大巫骗我”,一边犹如丧家犬似的逃跑。 眼看跑不掉了,恰好见到了两个远行过来的乞丐。于是他就跑了过去躲在了高方平身后,时而伸个头看看,时而又叫一声救命。 是的作为两个流浪汉,高方平和菊京经历了千辛万苦,也终于进上京了,正巧遇到了这一幕。 听小男孩叫救命,一副被纨绔欺负的样子,吃了很多苦憋了一肚子火的高方平就不高兴了,指着两长腿美女道:“明目张胆的要杀人,还有没有王法?” 也许是高方平气场太强大,耶律清苑和萧哩娜竟是被吓的掉下马来,唯唯诺诺的抱着一起,如同难兄难弟似的。 她们真的被吓到了,话说她们的地位和身份,自来不怕良民牧民和贵人的,却害怕这种类似流浪汉的亡命徒,说白就是穿鞋的怕光脚的。 高方平他们的流浪汉造型,是真吓住了两纨绔的。 “厉害了。” 小屁孩萧政见高方平虎住了对方,觉得这是真巫神降世了,这才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呢。于是开始一跳一跳的拍手叫好。 见高方平走过来,耶律清苑虽然心慌,却也表现出了大姐头风范,把萧哩娜护在身后,挺胸呵斥道:“哪来的野人,敢管我耶律清苑的事?” “什么耶律清苑没听说过,老子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这个时候谁也不要惹我。”高方平说着便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大姐头一慌张,便一马鞭抽了过来。 啪的一下 高方平被马鞭打的顿时怒气值爆满了,于是三步化做两步冲过去,没收了耶律清苑的鞭子,后脑勺几巴掌就把她打翻在地上。 这辈子他就没吃过这种亏,于是美少女耶律清苑顿时捂着脑壳就哭了起来, “看你干的好事,竟敢把我姐妹打哭了,小姐不放过你!”萧哩娜顿时挥舞着拳头冲了过来。 啤,啤啤啤 冲过来又咋地,直接被高方平当头几个直拳,萧哩娜也眼冒金星的仰面栽倒了。也被打哭了。 还不止如此,高方平也是个纨绔,是真想找人虐待发泄的,于是站立在她们的身上,跳着跳着的开始踩她们,一边踩一脚,左右开弓仿佛踩垫子似的。 菊京抬手捂着脸,有点看不下去。实在是高方平就有这么猥琐。他根本没什么小孩不能打、女人不能打的概念,相反他专打这两种人。因为他只打的过这两种人。 以往他不喜欢动手,不是说他不冲动,他乃是奸诈,如果看起来打不过的那群他就用计坑人。遇到打的过的,他才不会那么麻烦用计呢,直接就动手了。 “啊啊啊啊啊!” 两个纨绔女在哭瞎状态下,被高方平狠狠的海扁了一顿,想死的心都有了。 愤怒到一定的时候,她们决定和高方平拼了。做足了背水一战的决心,却是翻身起来后人已经跑不见了,不知道去哪了? 不但打人的流浪汉消失了,连那个萧政小屁孩也不知躲哪去了。 于是耶律清苑两人,只能蹲在地上画着圈圈诅咒,一定要抓到这个该死的流浪汉。 现在她们已经不恨小屁孩萧政了,仇恨被成功转移到了高方平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