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 第二次纨绔世界大战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41章 第二次纨绔世界大战

又被一鞭子,当先那个野蛮人将领又用鞭子指着她冷冷道:“哑巴了,还不跪下道歉?” 女军官觉得十分委屈,却是想了想,眼泪汪汪的样子弯下膝盖半跪在地上。 却忽然发现有人来搀扶,竟是那个流浪汉高方平过来心疼女军官了。只见小高冷着脸看着那个骑在马上的将军,一边把女军官拉起身来。 女军官觉得心情有些异样。从睁开眼睛起她就是被欺负的,没体会过被人保护的感觉。以往都是她拿起刀保护家人和族人,包括来服役也是她抢着来的。 现在女军官觉得高方平兴许会死,但是也觉得这个时候他不像个毛贼了。像个有担当的人。 骑在马上那个耀武扬威的将军就觉得好笑了,抱着手好整以暇的道:“你又是哪一路毛贼,知道这是谁的仪仗吗?” 女军官觉得这个脑子有水的毛贼死定了,然而看起来他似乎就这德行。女军官现在终于明白了,他和小纨绔女的结仇肯定也是这样来的。 高方平看了看,乃是奚王府的人。奚王府也就是铁骊部,就是萧干他们那族。 对于大辽,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铁帽子”之类的东东。 “智障你作死是吧,什么话也不说,就是要拦着咱们是吧?”那个将领没了耐性,起手一马鞭抽了过来。 这次菊京微微一拉高方平,就避开了。 “咦?” 这下那个将领,以及在旁边的女军官微微楞了一下,觉得菊京的身手有点诡异。 然后女军官不说话,那个将领却故意大叫道:“刺客刺客,这是刺客。” “误会误会。”高方平又摇手和稀泥道,“说起来呢我和你们奚王子萧干是哥们,一起徒过步、一起睡过觉喝过酒的哥俩好……” “靠!这个失心疯的傻子,说的跟真的似的,剁了他们!”那个没有耐心的将领呵斥道。 高方平不禁大怒,佛也有火了,就算是萧干那哥们的人,也要怼了再说了。想着,当即弯腰拿起一坨牛屎就砸了过去。 那个武艺高强的将军倒是躲开了牛屎,然而牛屎就此砸在了奚王府的旗帜上。 这下可了不得,街市当即大幅的混乱了起来,开始各种板砖乱飞了。 既然到了这个局面,菊京也正式的放开手脚,开始怼他们了。 这下女军官可急坏了,跑出去中央强撑着,本着负责人又渺小的态度、握着刀柄呵斥道:“这里是上京,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老子们就是王法!” 几乎现场包括高方平和奚王府在内的所有纨绔都一起这么喊着。 然后女军官当即就不可避免的扑街了,被菊京一脚把她踢飞一边去了。然后大混战就正式开始。 只见菊京犹如影子武士一般,到处闪动、到处打人,整的他们一队人人仰马翻的。 女军官眼泪汪汪的觉得世界已经崩坏了。她已经再也无能力阻止这群人了。 高方平则是很猥琐的到处移动着,隐藏着打游击运动战,找到机会就给他们一板砖,然后又赶紧的,很猥琐的换个地方继续借助混乱埋伏起来。 最终高方平移动了三次之后,钻入一个板车下面躲着,却发现鬼使神差的,女军官也躲在这里。 “看你干的好事,上京都被你搞乱了,你到底是谁,现在我明白了,你绝不是一个普通毛贼?”女军官道。 “其实我是……糟糕他们杀过来了,我先闪了。” 见有几双大军靴来到板车下面后,高方平用板砖砸了一个人的脚,然后又跑了。 对方被脚上一下,疼的大怒,掀开板车后发现是女军官埋伏在下面。 女军官急忙摇手道:“不是我干的。” 说起来这些奚王府的鸟人只是自己在找存在感而已,打架闹事他们是敢的,但在上京对军官动刀他们真不敢。至少在这个敏感时候,众目睽睽下绝对不敢。于是那个将领只能一边抱着被砸肿了的脚跳来跳去的,却只能指着女军官破口大骂的说点什么“你等着”之类的场面话强撑着。 哇呀! 结果他在和女军官吵架的时候,又被不知从什么方向飞来的一板砖黑打在脑壳上。 “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爷爷和你们拼了!” 被打的恼火后,这个将军捡起了许多板砖开始乱扔,他觉得敌人总是漂浮不定的样子难以捕捉,已经不想去辨认了,他觉得在场的但凡是人,就是敌人。 这样的混乱之中,有个板砖非到了远处,不小心砸中了一群狠人的马匹,弄得马惊蹄乱了起来。 这队人马,正是名扬天下的女真部进京会盟 话说他们虽然是一群丘八,却也是有尊严、戾气很重的一群人。于是,只见那大辽皇帝钦赐的“女真节度”旗帜下,当先的一个女真将领不禁大怒,很有气势的大吼道:“女真部国相嫡子、爷爷粘罕奉大辽老萧相爷之命进京,谁敢偷袭某家?何不敢出来堂堂正正的和某家决战……我日!” 都还没喊完,然而谁管他是粘罕啊。现在的局面是谁敢声音大,绝对一堆板砖先飞过去再说。 铁骊部的人才管你什么粘罕呢,女真部在他们眼睛里是一群丘八穷光蛋。欺负了不就欺负了。 至于高方平用板砖偷袭他们,乃是因为粘罕是个大名人。金初的第一名将就是这个人,破汴京,撸走了两个皇帝的就是这个人。 “再说一遍,爷爷粘罕,你们到底什么人、敢用石子偷袭,此等小人行径……哎吆我去!” 说不完,发现又是一大波板砖袭来。乃是高方平带头扔的。 结果女真人真被砸的一地鸡毛,他们也就真的怒了,跳下马来见人就打。 然而现在在场的人,主要是铁骊部的人,于是两边就正式怼了起来。 女军官真的双眼发黑了,这绝对是一句口角引发的纨绔世界大战。 这个时候,又来了一队贵人,乃是西夏皇后、辽国宗室女耶律南仙的仪仗。 然后恰好有块板砖以抛物线方式,落入了耶律南仙的马车里后,传出了“哎吆”的女人声音来。 于是耶律南仙的武士们怒了,想都不想便也加入了混战。他们没弄清楚铁骊部和女真部到底谁是责任人,但现在已经不是讲道理的时候了,权且把两边一起打服了再说。 打打打打! 现在就变为了三方的大混战。 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出现第四方参战的。女军官觉得,若高方平继续在这里的话绝对还有第四方参战,好在引发了这种混乱后,他和菊京已经撂挑子跑了。 剩下的乃是其他人哭瞎了。 雍容华美、处于惊慌和恼怒中的耶律南仙出了马车观察形势,她并不关心现场那一地鸡毛的打架。其实这种场面对于蛮族来说太正常了。耶律南仙只是发现街口逃走的一个人影,那个背影有些清瘦,似曾相识的样子……8)

上一篇   第840章 又被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