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中心水井斜对面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42章 中心水井斜对面

一手引发了第二次纨绔世界大战之后,高方平和菊京在所谓的“中心水井斜对面的小酒馆里”喝着酒。 现在又有钱了,在混乱的打架现场捡到了好几个钱袋。 那个掌柜的注意着他们已经有一阵子了,差不多的时候掌柜的走了过来套近乎道:“听口音是南朝来的人,怎么一副逃难模样,南朝的人不至于往这边逃难吧?” “要你管。”高方平拍桌子道,“你言下之意是要敲诈呢还是勒索?蒙汗药是不是也准备好要喂老子们吃?你是不是想说这个样子逃难过来的,都是南朝的通缉犯歹人?” 掌柜的急忙摇手道:“没这个意思,没这个意思,打开们做生意,进来的都是客,我真不关心你们是谁,只是在猜测你们是否能付账。你们点的这种酒不便宜。想吃霸王餐,你们得先打听清楚这是谁的店,你们会死的。” 高方平张牙舞爪的样子,随意掏出一个钱袋子、把内容倒在桌子上道:“这些够付账了吗?” 却是这次竟是把纨绔女的钱袋拿了出来,两枚龙凤金钱掉落在桌子上。 高方平又尴尬的急忙收起来道:“弄错了,不是这个,我钱袋多不可以啊,这个才是。” 这次重新拿出个钱袋来,倒出来是些碎银子。 掌柜的是个明白人,已经看到了他其中一个钱袋倒出来的乃是两个特殊的纪念币,上面有耶律阿思的字样。 于是掌柜不动声色的点头,伸出大拇指道:“行,有钱就是大爷,你可以在这里享受一切。” 之后掌柜的走回去低着头打了一下算盘,墨迹了一下后,找了个借口上楼去了。 被迫害妄想症让高方平觉得,这八层是个黑店,掌柜的上楼准备蒙汗药了。 于是掌柜的才上去,高方平和菊京不喝酒了,鬼鬼祟祟的跟着上去了,见掌柜的进入了一个包间内。 然后高方平和菊京轻手轻脚的过去,埋伏在房门口。 从门缝里看去他们在耳语。那个掌柜的在对一个辽人耳边说话,那辽人拥有和耶律大石差不多的发式,然后带着一把天大的锤,和李元霸似的,看着很威猛。 高方平凑近菊京低声道:“你打的过那么大的锤子吗?” 菊京低声道:“锤越大的人,我越是他们的克星,这是个傻子。” 高方平便狞笑了起来寻思:黑吃黑啊,到底谁是狼谁是羊还不一定呢? 这当口,里面的那个“大锤”听掌柜的说完后面色大面,提着大锤,轻脚轻手的模样走过来,似乎打算开门下去拿人。 他出来后猝不及防之下,被菊京抢了他的锤子给他脑壳上一下,他就斗鸡眼的模样倒在了地上。 菊京险些笑不动,这锤竟然是空心的。 见此变故,那个掌柜的知道此番相反栽他们手里了,打算跳窗逃走,却被菊京把大锤飞了出去,噗的一下,就把掌柜的砸倒在了窗边。 然后高方平一挥手道:“进去,反客为主就是这样炼成的。” “嗨。”菊京也觉得这很好玩。 进去后没关门,故意开着。其实喜欢关门才是蠢蛋举动。 把他们两个扒光了只穿着裤衩,绑了个结实,然后弄醒过来。 “阁下好手段,但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和谁对抗,也不打听打听这是……哎吆。” 那个掌柜的台词说不完,被高方平用削好的竹签在身上戳了一下,他就赶紧闭嘴了。 虽然还没有开始戳手指,但耶律元一看就觉得惊悚,这人不是一般人,绝对是个用刑老手,甚至就是圈内人。他找到了这里,流浪汉打扮、却又非常奸诈精明,又身怀绝技。耶律元觉得他们应该是文章似的人。 “大爷您不要老拿着竹签在面前晃荡,吓得我这心口薄凉薄凉的,依照规矩,用刑前您好歹先询问,确定了我知道又不肯说,才用刑的吧,哪听说都还不问就先用刑的?”耶律元急忙说道。 高方平摸着下巴想了想,指着他鼻子道:“他说的有道理,我险些忘记询问就开始用刑了。” 耶律元和掌柜的一阵狂汗,然而现在已经没人敢把他当做一个真傻子了,这叫大智若愚,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当时的龙凤金钱,当然也是他故意抛出来试探反应的。 少顷,高方平直接问道:“你们认识那个叫文章的人吗?” 掌柜的神色诡异,没说话。 耶律元迟疑少顷,点头道:“这么些年经常和他接触,也不会是什么秘密,要说不认识我自己都不信,您当然也不会信了。” 明白人啊。 高方平觉得这个家伙才是个聪明人。 于是高方平拿着耶律元那个皇城使的腰牌,喃喃道:“那么接下来你肯定会说,不但认识还很熟悉,他是个在上京很多年的毛贼云云,还会说你们这种人,当然会认识不少三教九流的,这很正常对不对?” 耶律元一阵尴尬:“某家想说的都被您给说了,我没说辞了。” 高方平给他那个超级大的脑壳上一掌道:“然而你们这号人我见的多了,你们通常说的是实话却不是全部,八句真的一句假的,一句关键被隐藏。这就是你们忽悠人的手段。” “所以呢您到底想问什么?”耶律元道。 “文章在哪?”高方平问道。 耶律元摇手道:“不不不,他消失不关我的事,虽然他乃是我亲自抓捕的,但押送萧相后就再也没有过问了。” 高方平摸下下巴道:“原来暗下想救他的人是你?” 耶律元摇手道:“不不不,我只是认识他,不是和他一伙的,他是贼我是兵,我责抓捕他,任务完成后、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高方平没有再说什么了,基本已经确认这人就是文章的朋友。暗下带节奏放消息,想要把文章事件公开的人就是他。 从听到的传言中,一伙毛贼全部就地正法了,唯独留下文章,这当然是有原因的。这个大锤在不动声色的说“亲自抓捕文章”。所以文章当然是在他的有意保护下没死的。 到这里,基本所能知道的消息都知道了。这是这个契丹特务主动透露的,至于其他他不愿意说的东西,审问了也很难有线索。 所以高方平也不墨迹,不管他们了,只是抢了他们的钱袋之后就扬长而去。 “两雁过拔毛的人渣,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抢了多少人的钱袋。”掌柜的咬牙切齿的样子问耶律元道:“你见过如他们这样做事的人吗?” 耶律元摇头道:“没见过。但那个女人的身手是我见过最恐怖的,没有之一。所以兴许这是你们宋国皇城司某高层,你确认不认识他吗?” 掌柜的寻思很久,摇头道:“我真不认识,兴许文章就算脱离了狼窝,却又要入虎口。若真是大宋皇城司的某高层亲自进上京主持工作,文章会死,他们不会承认这个人,只想拿到文章手里的料。这是我们这类人的悲哀,我甚至也不确定皇城司现在有没有我的军籍档案,自从跟着文章从西北战场下来后,其实我自己都忘记了是哪个国家的人了。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大宋什么样。” 耶律元什么也不表达,只是在用袖口擦拭他心爱的锤子…… 高方平目下带着非常多的钱袋,张牙舞爪走在上京汉城的大街上。 相比燕京的万国人聚集,这里相对单纯些,就是两大群体:契丹人和汉人。 上京不是经济中心而是政治中心。对其他少民是审查相对严格,特殊时期,那真的是只看肤色、服饰、口音,就会被驱赶遣送离开的,不是谁都可以进京的。 这个时期除了被特别允许的人外,能在上京行走的只有汉人和契丹人。 实际上也没毛病,现在大辽国的政治也是契丹人和汉人在主导。汉人第一领袖就是前顾命大臣李俨,现在叫耶律俨。契丹人第一领袖就是萧的里底。 萧的里底虽然能力有限,威望不足,但有个好处是他所继承的政治遗产,来自前首席顾命大臣耶律阿思,就是高方平怀里那对龙凤金钱的主人。所以老萧现在才算是一极。 结论是只要没被那个“女警察”送去无人权的集中营,高方平就算穿着烂些也能在上京横着走,而没有谁来盘问。 这没毛病,其实就算是一千年后,但凡有点脑容量的国家都不排斥汉人,只排斥其他肤色的人。原因是汉人爱生产不爱找麻烦不爱闹事,绝对是奸商和政客最喜欢的一个民族。至于绿色黑色棕色的那些,他们不喜欢生产,喜欢吸毒或者抢人,没事喜欢拿着枪突突突,甚至有的还喜欢自爆。 所以辽国也一样,契丹人不怎么欺负汉人,但对其他民族是真有些狠的。 行走间,高方平疑神疑鬼的四处观察,想看到那个无孔不入的女军官。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高方平下意识的想见到她,被她盯上是个麻烦,可惜现在没她如同小尾巴似的跟着了,相反觉得差少了什么一样? “相公您在想什么?”菊京好奇的问道。 “想那个女军官。”高方平道。 “你喜欢她了吗?”菊京问道。 “她腿真长。”高方平道。 “那就是说你喜欢她了?”菊京道。 “她腿真长。”高方平又这么道。 “好吧你喜欢她,找个地方打听一下她家在什么地方,晚上咱们去把她绑了滴蜡。”菊京如此建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