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还是去救场吧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44章 还是去救场吧

已经全部乱套了。该抓不该抓的人,都已经被一群外国人和谐了。 看起来不大的打架事件,这群以往看起来以往无所不能的人,现在是死是活没人知道。 竟是萧的里底都暂时没能把事件给摆平了,于是只有拖着了。 大家只知道,这个当口那些被扣的人,真有可能被耶律南仙给下令给一起砍了祭旗,而辽国却无法干涉,因为很大可能辽皇都是会挺耶律南仙的。 “丧权辱国的萧的里底,维的一手好稳,他已经废了。” “是的,他一贯的尿性就是缩,对宋国缩头那也不说了,人家和咱们有共同利益,还年年岁岁的给咱们钱,虽然不多但也是孝敬。但是对其他事老萧也是一味的相让,对西夏如此,对那些跳的部族也如此。” “没毛病,这叫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老子们不跳也不闹,利益自然被拿走,拿去补贴那些又会跳又会闹的人。天下就这道理,那个国家都这德行,包括宋国在内。” “世界已经崩坏,没有乐土了!” “老萧很萌的,你们不要如此说他。贡献也是有的,曾经转战辽境几千里的那几伙马贼,是真被老萧给打死的。难说你们没发现现在的牧民好过多了,以前那是真的没有安全感,人命贱如狗,每天到处是牧民部落被血洗,被杀死的新闻。” “没毛病,老萧对外政策怂,对自己人狠,包括自己的马贼。所以结论是他也就只打得过马贼了。” “杀十人罪,杀千人候!小股马贼被老萧剿灭了,但是这次袭击宋国使节团,造成郭药师部几百人伤亡的大型马贼,明眼人都知道是谁,就不知道老萧如何对应了。” “没有惊喜,真是小贼坐牢,大贼诏安封官呢。那个到处抢劫杀人的女真部,愣是被老萧维稳,仿佛菩萨一般的供着,还请进上京来会盟。至于小贼则是砍了。老萧学了满身的南朝脾气。宋国也这德行,小贼被高方平给剿的哭瞎,梁山那些大贼却是活的好好的。” “大奸贼高方平,太可恶啦!” “我顶,高方平生儿子没**。” 坐在角落里听消息的高方平一口酒就喷了出来。这躺着中枪了,这是辽国好吧,你们好端端的骂你们的老萧就可以了,可为毛忽然性开始骂我高方平了?真是的。 yy完毕,好在听到了不少消息,高方平也算知道了现在上京的天快塌了。 好吧你老萧没能力,只得我小高来救场了。否则再闹下去,那真要死人了。 老实说萧干的那两纨绔弟弟,他们的死活高方平关心个蛋,包括那个历史上捉走老子们汉娃两个皇帝的粘罕,他被耶律南仙鞭尸也不关高方平什么事。 但听到名不见经传的女军官宝玑被抓了,高方平就坐不住了。 其他人死不死高方平不知道,但以萧的里底的尿性,其他人或许能活,宝玑是一定会肯定死的。 “菊京走吧,咱们该去西夏地盘走走了。看看耶律南仙去,好长时间没见,我其实怪想她的。” 高方平适时的起身离开了。菊京屁颠屁颠的跟随着。 已经是晚间,但依旧很热闹。上京不如汴京繁华,但是受到汴京的影响也是不夜城,也是不宵禁的。 等候在暗处角落里的梁红英急忙走了过来。 是的有了这么些空档,已经和梁姐秘密联络上了。梁姐最近没事都待在老萧府里做客。 “相公,目下上京很乱,您好不容易平安了,还是不要乱窜,跟我去萧家吧。”梁红英担心的道。 高方平微微摇头:“不,有些事还没办完,那些事官面上不方便策划,暗中把坏事做完后,在冠冕堂皇的做使者才是王道,大家都这么干的。” 梁姐不禁挠头。 “梁姐别多想。你继续留在萧的里底府里,多注意观察,一定要打听清楚一个叫文章的人。他是个关键人物,我觉得他已经被老萧秘密监禁。”高方平道。 “您想要直接问萧相开口就是了。”梁红英好奇的道。 “直接问的话,老萧一定不会承认有这人。而他一但否认,从哪开始,路就堵死了,作为盟友作为盟国使臣,我就不能在拖他后腿了你懂吗?所以先小人后君子,大家都装糊涂,先把人弄出来然后我才去和哥俩好,这是通行规则。”高方平道。 我@#¥ 梁红英和菊京很无语,大魔王他说的跟真的似的。 “您现在要孤身前去西夏人地盘,安全吗?”梁红英担心的道。 “安全的,他们跳不太高。这就是我秘密联络你的原因,明早如果听不到西夏人放人的消息,你就带虎头营突击西夏人驻地,快狠准,抓捕李贤耀和耶律南仙送到宋国的地盘保护起来。又不是只有他们会闹事,记住我们也是纨绔子弟,还是拳头最大级别最高的那一撮。”高方平下令道。 “明白。” 梁红英认为这没毛病,老萧只是不方便在自己国家这么野蛮而已。但是如果高方平做了,解决了老萧的难题就可以。事后老萧肯定跳出来维稳,又不是只有萧合鲁他们会批准西夏人那蛋疼的执法权。既然开了这个先例,老萧当然可以批准宋国武士在上京的行动权。 真那样就大家都甩脱了,又变为了西夏和大宋的正面刚。只是这次是间谍和政治战,而不是各自带着刽子手火拼,如此而已…… 靠近西夏使馆时候,几个西夏武士恶狠狠的扬着刀呵斥道:“哪来的流浪汉,赶紧滚远点。” 见高方平两人依旧走来了,他们把刀抽出一半来道:“嘿,小子你来真的啊,还以为现在的局势是和稀泥?“ “我乃是来告状的!”高方平一边走一边道。 “傻子你喝醉了吧,要告状出了街口往南转,那是辽国临潢府。”西夏武士们哈哈大笑了起来。 高方平道:“我去了,可他们不接待我,给了个瓜让我来这边吃。” 几个武士便楞了楞,当即汇报给了一个头目。 那个武士头目来了后,换了一副笑脸,他之所以客气,乃是因为上京留守萧合鲁算自己人。想必临潢府把人故意弄来是有原因为的。 于是头目道:“小哥说说你要告什么?” “我知道些内幕,足以证明前日街市闹事的那些人其心可诛,他们想搞大事。我是有料的人,但是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只对大人物汇报,另外还要有赏赐。”高方平一边吃瓜一边道。 那个头目还真的吃了一惊,以为真的有什么内幕。话说西夏目下就是咬死了有针对耶律南仙的阴谋,这才行事的,若有民间的证据来证明这点,当然就更能说明西夏此番的必要性了。 于是武士头目道:“好说好说,什么条件都好说,进来吧,放心大胆的说,在这里谁也不能让你闭口,谁也不能迫害你。” 事实上这个级别的消息,也不是这个小头目能过问的,他只负责把人忽悠进去,会由大人物来亲自把关接待。这个人当然会是耶律南仙。 因为李贤耀的政策和手段太激进了,耶律南仙就是来擦屁股的人,来了却是被一板砖、弄得昏迷了两日,又被李贤耀借机搞那么大。于是现在耶律南仙都是亲自过问所有事,虽然没直接命令软禁李贤耀,但信号很明显,耶律南仙现在等着擦屁股,什么事都要汇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