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小战士的仇恨人生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48章 小战士的仇恨人生

李贤耀的命运已经被决定。 当他怀着悲壮的心情喊出那句“上了战场就是军人”之后,彻底改变了以往他在耶律南仙心中的形象。 对此耶律南仙其实很感激高方平,因为以往的耶律南仙很讨厌李贤耀,而不是喜欢他。因高方平介入,耶律南仙看清楚了李贤耀和萧合达是一类人。 萧合达是耶律南仙心中的痛,他可以选择不死的。但作为一个辽国契丹将领、跟着耶律南仙陪嫁过去的人,当时耶律南仙保举启用了他,若他选择投降苟活,势必影响到他主子耶律南仙在西夏的声望。 于是萧合达想的非常简单:上了战场就是军人,死了就死了,为安成公主做最后一件事保全她的名节。 包括高方平在内,没人知道白池草原战败后萧合达誓死不降的原因。但他已经成为耶律南仙心中的传奇,南仙就是这样解读萧合达心思的。 当时萧合达的死把高方平都给震撼了,算好高方平机智,急忙收起了以胜利者装逼的心思,带着全军以军礼给萧合达送行,其后以军旗盖身,以西夏国礼派使者送萧合达的尸体进入兴庆府。 这就是耶律南仙能接受高方平的原因,也是高方平在西夏威望不低的原因。无他,就算是敌人,其实大家也喜欢这样的人。 说起来,李贤耀哭着喊那句话的时候也让人很震撼。然而带头喊的高方平、鉴于他用心极其险恶、猥琐的神态,耶律南仙对他很不感冒了,有些想当然的觉得高方平这么喊,是在侮辱那句话,侮辱萧合达和李贤耀。 然而整个天下,只有耶律南仙知道高方平那发自骨子里的猥琐。世人只知道他高方平是和萧合达一样的人,因为只有英雄会敬重英雄,于是就算作为敌军,高方平却以英雄的赞礼对待萧合达,那么不明真相的吃瓜众就会认为高方平也是英雄。 李贤耀事件足以看出高方平对什么人下什么料。都是英雄,但高方平给了萧合达黄金般的荣耀,而李贤耀却会最终作为一个从辽国宰相府偷东西的贼被处死。 耶律南仙看穿了一切,这代表高方平在忽悠李贤耀,他根本不把李贤耀看做英雄,只看做一个阴谋诡计著称的小人。于是就给了他小人结局。 李贤耀暂时被关起来了,关于小人和英雄的概念,高方平和耶律南仙争执了许久,相互也没能说服对方。这是价值观念的不统一,然后大家就都省点口水了。 “高相你只说,你那无比龌蹉的计划要什么时候执行?”耶律南仙问道,“老萧的里底待你不薄,对你也算是尽心尽力了,你这么坑他,让人很心冷,本宫这心理总是薄凉薄凉的,对你很绝望。” “出来混不是你坑我,就是我坑你。”高方平道,“我还待你西夏不薄呢,你们不也放纵李贤耀险些都把我坑死了呢。我有说要记仇吗?” 耶律南仙冷笑道:“您不记仇,您只报仇对吧。仇都报了,还记着干嘛呢对吧?” “娘娘你不要把我想做一个不可救药的人、一个劲的对我冷嘲热讽。你心中的英雄萧合达和李贤耀,都是我成全塑造的。相信我,你最应该我把记在心里,因为我是比他们还强大的一个英雄。”高方平道。 “你是一坨狗1屎。我心中最重要的两个英雄都死在你的手里,我和你不同,我无法报仇,所以我会永远铭记着。这是弱者的悲哀,正因无法报仇才需要记仇。您就厉害了,把仇一报从此就能忘记,没心没肺的继续做人渣。”耶律南仙笑着道。 看得出来她虽然语气是开玩笑,实际却是认真的。高方平觉得很绝望,我小高在她心中这么坏啊。 “高相还不离开?天都快亮了。”耶律南仙道。 “我想留下来关心一下你额头上的伤势,其实我对外伤处理是很有心得的……”见她脸色很不好,高方平就改口道:“好吧其实最近我没地方住,于是想在这里躲几天避避风头。” 耶律南仙想了想道:“你真会亲手给我处理伤口吗?” “我会的。”高方平点头道。 “好吧这次留你在这里,以后就不留你了。”耶律南仙下意识是想多见见他的。这人真的太坏了,所以要多看看才能记在心里。 恍惚间她自己也不觉得,其实这混蛋在心中出现的频次、要高于那两永垂不朽的英雄。 没办法英雄就是用来以悲歌落幕的。而枭雄总会踩着尸体上位被历史铭记。这个妖孽是个能让耶律南仙怀疑人生的存在。可恶可恨,明知道他有害,却不得不去想。到此耶律南仙忽然明白了,就是这个原因、但凡皇帝都知道要怎么治国,但仍旧有无数昏君贪图享乐而坏了国家。 所以这就是高方平的戒烟理论。南仙留高方平在这里代表她戒烟失败…… 作为一个宋国相爷,现在高方平躲在西夏使馆内,以这里作为暂驻堂口。要等着梁红英弄到被关押神秘人物文章的消息,然后由西夏武士来做这事。 战败无人权,这是必须的。这事上高方平犹如黑社会头子一样,硬逼着耶律南仙做,不答应或者办不好,就下令刘光世立即调查西夏王室的叛乱问题,或者又是什么武器核查什么的,总之理由多的要不完。 然后需要把郭秀儿和小牛皋的失踪,调查出个所以然来。 郭秀儿和牛皋的事高方平在驿馆之中,秘密审讯了李贤耀。但李贤耀说没见过他们,不认识他们是哪颗葱。 这就显得很复杂了。高方平知道李贤耀有许多东西都没交代出来,在隐瞒。是的他已经准备去死了,但不代表他会把所有内幕都告诉高方平,高方平弄了些竹签,打算对李贤耀大刑伺候,加以审问。 但这个提议遭遇了耶律南仙的抵抗。南仙说绝不允许对即将落幕的英雄加以迫害。 高方平不是对南仙让步,而是下意识知道,李贤耀这种人不愿意说的东西是审问不出来的。他是个有信仰的人。 所以关于审讯李贤耀的计划就搁浅了,尊重了耶律南仙的意志,高方平答应保留这个所谓的英雄生前最后一丝尊严。 李贤耀到底怎么煽动敌烈部叛乱的,他又到底和哪些人有串通?哪些人是他的盟友? 这些兴许会成为历史无头案,兴许永远都不会有答案。又兴许,从萧的里底手里把那个文章救出来后会有进展。这些高方平可以暂时不关心。但是一定要找到郭秀儿和牛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一种责任。 李贤耀说不认识郭秀儿他们,此点上他兴许是说真的。因为逻辑很简单,在这个事件已知的现在,李贤耀已经是死罪的现在,他没必要否认杀过郭秀儿和牛皋。 于是高方平认为,郭秀儿她们兴许还有找到的希望…… 高方平继续微服私访,在城外乱走,还真被高方平见到了一个“小耗子”。 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契丹小男孩萧陈奴,他正鼻青脸肿的样子扑在地上哭泣,伤心极了,脸被打肿了,全身上下被虐得体无完肤。 作为一个战士他是有兵器的,不过他的木刀也被折断了扔在了一边。 菊京代替高方平过去把这小子扶起来,掰开嘴巴看了看,四处摸摸捏捏,汇报道:“他主要是皮外伤,倒也没太严重,应该不是遇到马贼。” 高方平蹲下来问小屁孩:“你又怎么了,你怎么老是被虐待呢?” “我不是被虐待,是打仗被打败了。”萧陈奴捂着脑壳说道。 高方平微微一笑,“好吧和我说说,你又和谁打仗了?” “就是那两无敌纨绔女。我和她们有仇,不把她们打败我不服气,于是我又在这个地区埋伏了几天,今天终于遇到,我便去砍她们……却被她们打败了,战士刀都折损了。”萧陈奴说道。 高方平不禁大怒,又是那两脑残。现在正巧一肚子恼火没地去,这个也不能打那个也不能杀。包括那个死罪的李贤耀,人家南仙娘娘说他是个英雄要给以英雄尊严,用刑都不能用了。 “没让我遇到那便不说了,既然遇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情况和后果都很严重,哥这就去帮你报仇。”高方平起身道。 “好啊好啊。”小屁孩就显得很高兴,一跳一跳的拍手叫好。 在他的眼睛里高方平是一个大巫,拥有神秘力量,上次真打败了传说中的“无敌阵型”。 小孩子萧陈奴是真觉得萧哩娜她们无敌,因为许多大人一见到她们就吓得鸟兽散。包括号称无敌的大辽国军队遇到她们也会跑光。不过她们却有过被高方平打败的不良记录。 “可让我疑惑的是,你为何老不知道天高地厚要去惹她们呢?相信我,其实她们对你已经是留手了。”高方平又道。 “她们杀了我的唯一的羊,还打伤了我恩人。我要报仇。”萧陈奴说道。 高方平也不能免俗,不太关心这些小屁孩的蛋疼事,这些孩子口里的恩人仇人什么的,往往当不得真。 “所谓路见不平一声吼,你的仇我帮你报,我现在去把她们在打败一次。”高方平说这么说,却呵斥道:“但你不许在记仇,你整天埋伏在这里用木刀砍她们没什么卵用,你的羊不会活过来,但你自己真会玩死,记住了吗?” “有您这样的大巫答应出手我就放心啦,好吧我和她们的仇恨也一笔勾销。”萧陈奴如此说道。 “菊京,给他点钱,让他再买一只羊可以有点事做。”高方平道。 “嗨。”菊京就掏出一些当初偷来的碎银子做人情。 小屁孩摇头道:“不用了,我不会随便受人恩惠,我也有钱啦。”说着,他掏出了一些大银两来显摆了一下,又收起来。 高方平道:“财不露白,你哪来的这些钱?” 萧峰说道,“乃是大巫显灵给了一个黄金,我买了羊,还专程从上京请了大夫给我的恩人疗伤呢。然后还有许多剩余,我恩人都开始逐渐的好转起来了。” 于是能省则省,菊京就不给他钱了。 高方平给他后脑勺一掌:“快滚,回去照顾你的恩人,别没事就出来埋伏砍人,小小年纪不学好。” 萧陈奴捂着脑壳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