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卢管家李固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5章 卢管家李固

贾晓红是那种让男人见到就会很有想法的人,眉目如画,五官不算极其突出的那种,但体态间的那种雍容韵味,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炼成。 看起来就是二十出头些的最黄金年华,被男人冷落还远远不到时候。所以高方平猜测有两种可能,一是老卢舞枪弄棒曾经受过重伤,可能伤及了肾脉,变得无能了。 第二个可能是卢俊义喜欢男风。 yy完毕,高方平又很来劲的上下打量着这个腹黑美女。 水浒里出场的几个女人下场都很凄惨,都是被刨心挖肝的结局,要说起来呢,高方平觉得这个贾晓红也冤枉。她就是单纯的管不住屁股,最终一步一步的被李固算计而已。 潘金莲看不上武大郎其实也正常,但参与谋害亲夫就是真正的作死行为了。当然事实上高方平相信,潘金莲就算不参与谋害也会被武松挖心的。比如杨雄的老婆出轨后就被石秀怂恿挖心了。 石秀坏啊,人家杨雄好好的一高级公务员,取的老婆潘氏原本就是二婚的,就说明杨雄根本要求不高。这种情况下奸夫都被干掉了,大概率也是可以凑合着过的,却愣是被石秀煽动。 男人遇到这事本来就很掉面子,被手下兄弟知道是很丢人的,一但被煽动就容易头脑发热,于是亲手把老婆刨心挖肝了,然后放弃了高级公务员职位,上梁山造反了。 高方平想不明白的在于,石秀这种偶像派帅哥,没事整天盯着主人的老婆干嘛?但凡主母有毛病准是被他们第一时间看出来。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然后从施耐庵大爷的笔下分析,其实那个年景的大宋,远没有达到需要造反的环境。 造反的前提是官府完完全全失去了作用,就像一座危楼需要拆除。可在水浒里,高方平觉得大宋的吏治还行,譬如清1河县刑警支队长武松杀人,在一千年后他难说压得住的,然而,武松真被判刑了。 在比如作为监狱长大人的杨雄杀了老婆,就吓得跑路造反,这说明杨雄知道,就算自己是高级公务员也要被县爷一查到底,反正都是死罪,于是只有上梁山搏一搏了。 高级县委秘书、和知县老爷关系很好的宋江,错手杀个地位低下的小三,一样被判刑了。 这样的例子实在不能再多,高方平奇怪于,水浒里的那些知县比一千年后的县长要负责,却有这么多的好汉造反,那只有一个解释,这些人是天生就唯恐天下不乱的血统,一眼不合就掀桌子了,出事的时候顺骂两句狗官,显得他们在替天行道。然而他们没发现自身是杀人犯的事实,只是把法办杀人犯的官员骂做狗官。话说放过他们的,才叫狗官吧? 从这里来说,高方平觉得奸臣老爹也尽力了,作为殿帅,他不停的派兵围剿梁山乃是忠于国家的举动,他最多算是志大才疏用兵不妥而已。 “总有刁民想害朕”这句在一千年后是极大讽刺,但在这里,高方平承认是句正确的话,他娘的真有那么一群类似恐怖份子的凶人,在想尽办法谋害汉家的这个吉祥物。赵佶其实很萌的,一有刁民造反,天下一有不公,全部人都骂赵佶。 2015年写脸书骂奥黑炭被抓的好几起,但今年写文章骂赵佶的文人,高方平认识好几个,包括高府教书的那个胡先生也这么干了,但是都没被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见这小子歪着脑袋发呆,贾氏有些慌张的语气提醒一声:“大人!” “哦,说到红杏出墙这么有创意的举动呢,我很看好你哦。其实你二十多的黄金年华、明媒正娶堂堂正正进入卢家的正牌夫人,和那些小妾名分都木有的人截然不同,你都守活寡被亏待了,坚决反击是个不错的办法。我有个理论是,别人如果伤害你,那要加倍反击回去。这不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而是尊严问题。” 从yy中回过神来,高方平开始神神叨叨胡说八道。 贾晓红半张着性感的嘴巴看着他。天杀的,贾氏毕生就没见过这么粗鲁直接的男人啊,可惜他几乎每一句话都能直接击中心窝,来的更比那天的词更酣畅淋漓。 “看来我说错话了哈?”高方平尴尬的挠头。 贾晓红微微一笑的起身,很柔美的样子给高方平倒酒,“没说错,大人不愧是绝世才女李清照的好友,可惜民女高攀不上,否则会用知己来形容。” 她起身的姿势非常的优美,这个角度很凸显她的大屁屁。高方平盯着她的屁屁这么想着。 对于这小子放肆的目光,贾晓红有些没来由的紧张和刺激感。 “大人,您的梦想是什么?”贾晓红又像个脑子有病的文青一样的问道。 “说你的,别问我的。”高方平一阵头晕。 贾晓红浅浅的喝了一口道:“民女其实要求也不高,前些年期望着大官人能用您刚刚的眼神看我,现在民女都看淡了,就想寻找一些真正能拿在手里,真正属于我的东西。” 高方平道,“你确定李固真的属于你?” 贾晓红脸色微微一变,想不到自己和李固的事他居然知道,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应对。 “大人请息怒……”她尴尬模急切的道。 “我又不是老卢,息什么怒。”高方平贼贼的样子,伸手过去摸摸她的大腿。 “?”这完全和贾晓红设想的情景完全不一样嘛,她不太知道要怎么对应这个人。于是显得很紧张。 高方平觉得要练练胆子,否则作为一个将来的大枭雄,不敢祸害女人太惹人笑话了。 于是打算去摸摸她的屁屁,却是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较为柔和细腻的男声道:“主母,小的有事说。” 听到这个声音,贾晓红怀着尴尬的神色拉开了高方平的手,然后偷偷观察着高方平是否生气? 不过高方平想了想道:“是李固吗?” 贾晓红极其尴尬的点了点头。 “让他进来吧。”高方平吩咐道。 少顷,那个偶然见过一眼的李固走了进来,他眼里蕴含着无比的怒意,却装作不认识高方平,对贾晓红道:“有点账目上的事和您说。”

上一篇   第84章 匠人韩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