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鲜花无需插在狗屎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52章 鲜花无需插在狗屎上

今个有消息说萧府处于非常时期,遭了报应,遭了老鼠灾。 整个府邸里已经基本没人,全体女眷、家丁、亲兵营什么的全体上阵,到处在抓老鼠。 除了抓老鼠的人马外,一半的留守亲兵营被调集起来,护卫在两个小姐的房间外严防死守,说是但凡有一只老鼠突破防线,全体守军就人头落地。 最麻烦的在于哪怕已经赶走了老鼠,还是不行,得把死去的老鼠再砍一次,最终没得砍了,也必须全部人在房间外守着,等着两小姐的情绪平息下来,否则她们就要死要活的,大家知道要是不把这两精神病看好了,被漏网的老鼠攻了进去,她们是真有可能撞墙自杀的,若她们出事那就所有人都要死了。 所以没意外,这个时期萧府几乎所有的人手,都在他们小姐的房门之外建立防线了。 依据梁红英提供的秘密消息,时机成熟的现在,萧府地牢只有区区两个侍卫把守,傍晚光线暗淡的时候被一伙神秘人突袭,轻松容易就把一个萧的里底关押着的神秘人物给带走了…… “老爷不好了,上京府里出事了。孙小姐说是有群老鼠突袭萧家,且救走了您秘密关押的人物。” 在城外大帐随同伺候辽皇的萧的里底,听到这么无脑汇报的时候一口酒喷了出来。 简直狗屁了不能再狗屁,分明是他们看守不严,导致了文章被人劫走了,妈的竟敢听着小姐的胡话,怪力乱神的赖在老鼠头上? 于是萧的里底不怀好意的问老管家:“你真相信是一群老鼠救走了人?” 老管家尴尬的道:“启禀老爷,卑职实在什么也不知道,但萧府出现大量老鼠确有其事。卑职猜测,老鼠群不会那样聚集迁移的,是有人故意放的。而放老鼠的人显然知道咱们孙小姐的性格。您懂的,孙小姐一但看到成群的老鼠后会发生什么。这事只怕有些蹊跷。” 萧的里底道:“这就对了,本相自是不信怪力乱神的东西,但是的确,老夫那孙女若看到成群的老鼠后,也就怪不得你们了,想必当时但凡不想死的人都去抓老鼠去了,然后一个不落的全部护卫在小姐的房门口,防备老鼠再次突袭了。这事要不是西夏那个阴险的李贤耀策划的,老夫是不信的。这李贤耀是头狼,他和老夫明对抗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过了这个节骨眼,让他给老夫等死吧!” 正如高方平所意料的那样,老萧没多想,把这事算在了那个胆子又大又阴险的李贤耀头上,而没怀疑到高方平和梁红英身上。高方平仍旧处于消失状态,而为了撇清,当时高方平的密令,梁红英故意要和萧的里底待一起反装忠。 所以梁红英提供了消息后,没留在城里,而是和老萧一起留在城外的皮室大帐。 李贤耀几次三番不给面子,或明或暗的为难萧的里底,这已经让老萧赶紧忍无可忍,但还得再忍。 要是换个人或者换个时候,老萧现在会直接下令抓人的。可无奈的在于,有些事件原本也不能见光,李贤耀是外交使臣,且在辽国宗室根深蒂固有影响力的耶律南仙、现在也作为回娘家来外交的使者在上京坐镇。 上京留守萧合鲁就是耶律南仙的嫡系。而萧合鲁他们身后又有老辅政相爷耶律俨撑腰。在这种局面、无证据的情况下,老萧就算恨的牙养,但没有临潢府配合,还真的不方便动李贤耀。 否则必然成为一个外交耻辱问题。 “过了头鱼宴,又有了理由的时候,老夫自会收拾得他后悔做人。”萧的里底为难的道,“然而现在,却面临着更严重的问题,目下皮室大帐,有人在带节奏诋毁进京会盟的女真部,大肆有人传播‘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消息。不但阿骨打被吓到,老夫也被这些忽然升起来的言论弄的心口薄凉薄凉的,实在已经无暇顾及一个文章被劫走了。陛下耳根子软,经常听风就是雨,现在兴许已经对女真部心生不满。若在会盟的期间,被心直口快的陛下说出侮辱女真部的言论来,那么性格刚烈的阿骨打不想反、都要被他们逼反了。” “几乎所有的事都遇到了一起,高方平你到底在什么地方,还不出来帮老夫一把扛住局面还想躲什么?”最后萧的里底这么低估着…… 西夏据点内,耶律南仙陪伴高方平坐着。 见高方平两个手指有节奏的轻轻敲击在桌子上,表情那叫一个阴险,大有规定时间到了不见人,或者事情办砸了,他就立即启动对西夏驻军的指令:逮捕西夏皇帝李乾顺。 这些话高方平都没说出来过,但是耶律南仙知道以他那算死草和被迫害妄想的风格,他一定是这么安排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耶律南仙不敢有其他想法,只在心理祈祷着“阿弥陀佛,千万别出意外,别死人”。 事情若是办砸了,以高方平那市侩的风格肯定要出事的。另外耶律南仙也担心,如果救人动静太大,导致萧家死了太多人,也不是可以善了的。死的护卫虽然在这个时代不值钱,但萧的里底的面子很值钱,若有闯入萧府大肆杀人的事发生,那就又变为高方平遇袭后的重量级大新闻了。连辽皇都会震怒。 “所以你到底哪来的优越感?认为你能兵不刃血的做成这事呢?”耶律南仙对此始终担心。 “我也没把握,所以这事是你们西夏干的,不是我干的,这不关我大宋的事。”高方平表达了正因老子没把握才需要你西夏来做的意思,否则我没有死士啊? 我@#¥ 耶律南仙险些被他气死。 感觉和他的互动、伺候他真的太难了。所以还是蠢人的世界单纯,若能张开大腿被他睡一次就解决掉所有的问题,倒也不失为一个简单的办法呢。 于是就这么的耶律南仙忽然想歪了,她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把圆屁屁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然后又神色非常古怪的看着高方平。还隐隐约约有些脸红的样子呢。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每次见她都能在思维里yy脑补一些滴蜡的场景来呢,但正因为如此,高方平比谁都知道她不是雪茄而是鸦片。 高方平一副浩然正气半的烈士模样道,“娘娘你的臀部真是丰满,比咱们樊楼那个年轻老鸨娘的还要圆、还要大些。然而你怕是弄错了,人们最有力的武器是脑子而不是屁股。” “你竟然用一个青楼的老鸨来和本宫做对比?”耶律南仙嘴巴都气歪了,且紧握着拳头,牙齿都咬的咔嚓咔嚓的响,又道:“你是个奇人。许多时候对着你,本宫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没有对错。实际上你是我敌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有能力把一些敌对情绪化为滑稽笑谈,让人恨不起你来。” 正在这时,一群杀气腾腾的黑衣人回来了。与此同时他们带着一个形同死人的人,就这么血淋淋的放在地上。 这个时代又身在皇家的人,大多是知道点用刑的,但被折磨的这么惨的人耶律南仙真没见过,也没有想象过。 文章几乎已经等于没有手了,因为他的手指已经不成模样,一个指甲壳都没有了,另外想必他的手指都已经被无数的竹签戳过了,喜欢这么干的高方平观察了下,似乎已经找不到可以戳的地方了。 脚同样如此。 至于其他地方,倒也没见有什么明显外伤,没有如同囚犯那样的鞭打痕迹。因为对这类人用鞭刑属于浪费力气。 “他……他还活着吗?”耶律南仙心有余悸的道。 高方平把手搭在脖子动脉处感应了一下道:“还没死,但已经快了,生命力很微弱。” “用刑到了这个地步,他为什么不咬舌自尽?”耶律南仙道。 高方平指着道:“看来你不懂用刑啊,看到他嘴边那轻微的撕裂痕迹了吗?说明他们用刑的时候,用一个铁制的架子卡住了嘴巴,让牙齿无法活动。” “高相也是同道中人啊。”耶律南仙冷笑道。 高方平没管她的讽刺,看着文章那典型的汉人圆脸出神,能遭遇这些,那必然是他怀有某些重要秘密。 “他当然对你高相很重要,需要给他找个大夫吗?”耶律南仙担心的问道。她倒是也不关心高方平的事,不关心这人的死活,她只是有些不想看到这种非人道折磨。 与此同时耶律南仙在心中,对早前给予李贤耀的英雄评价,又略微动摇了。这些事某种程度是因李贤耀而来的,他李贤耀就是这么一个人。所以似乎……高方平还真没说错,萧合达是英雄但李贤耀不是。显然若是萧合达的话,会直接把人杀掉,而不会这样折腾。 “他不需要大夫。”高方平摇头道:“而且这个时候请大夫帮这样的人疗伤,太显眼了。” “你确定不需要大夫?”耶律南仙还是有些担心的看着昏迷的文章。 高方平叹息一声道:“我确定他没什么重伤,他只是需要休养。” “既然没有重伤,他为何昏迷?”耶律南仙好奇的道。 高方平道:“这是用刑的最高境界,这样用刑人不会因伤而死,却会疼死。疼到某个极限神经崩断,大脑告诉身体‘人死了’,人就真死了。所以这类用刑过后疼痛依旧会在心里,也有疼死的可能。于是他们不想让这人死去,就需要刑后用麻药灌入他口里,给他一个昏迷的恢复期。否则人在梦中会疼死的。” “这样的酷刑下,会不会你想要的东西已经被他招供了?”耶律南仙道。 “不会,招了他就没命了,咱们连尸体都见不到。”高方平道。 “那么这样的酷刑之下都不招,会不会他什么也不知道?”耶律南仙又问道。 “也不会,老萧用刑是为了询问,询问的同时,会携带大量敏感消息和问题。若遇到了什么也不知道的人,老萧也会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而干掉’。”高方平淡淡的道,“所以只看文章现在的结局,我就知道他一定是某个皇城司的人。他能活到现在除了意志支撑外,也是一种本领。” “什么本领?”耶律南仙傻傻的问道。 高方平道:“一种‘满口否认、却在表情和话语上存在诡异、让用刑的人觉得他一定有料’。这也是一种本领,否则若真表现什么也不知道,他已经死了。但这是一个不怕死的人,所以我断定他支撑着活到现在,是等着见某人,等着把他手里极其重要的消息交出去。” 耶律南仙惊悚的道:“你不会脑补出他就是为了你而存在、等着见你的人吧?” 高方平尴尬的道:“我还真是这么认为的。” “你行……看着一个近似尸体的东西,也能得出了这么多结论来。” 耶律南仙这么说着,起身在旁边走来走去的。这么走动会让她的屁屁非常的凸显,然而高方平忍住了打她屁屁一记的想法。 高方平yy完毕后,就把耶律南仙赶走了:“娘娘你离开吧,我需要独立的隐私空间。” “确定不需本宫在这里陪你吗?”耶律南仙道。 “你看我像寂寞无聊到需要美女陪聊打发时间的人吗?”高方平问道。 “你是一坨狗1屎而不是牛屎,的确无需鲜花插在你身上。”耶律南仙愤怒的离开了……

下一篇   第853章 拘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