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拘谨的人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53章 拘谨的人

文章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环境变了,这里的一切很陌生。 没心没肺的看看高方平,又看看菊京。他也不关心这房间里唯一的两人,文章只是在猜测,不知这次自己睡了多久? “应该很久了吧。” 文章觉得证据是来自身体二十个指头的疼痛感已经不强烈,似乎还开始结疤了? 慢慢适应了环境,加以一番评估后,文章好奇的看着高方平。 奇怪的在于高方平身上、不论坐立还是行走间都有着浓烈的南朝“京味”,那是发自骨子里的,不是随便一个南朝来的人能流露出来的,更不是辽国汉人能有的细节。 让文章更奇怪的在于这里的环境,各处布置充满了党项人那种风格,并且是来自党项人的皇家风格? 于是冷静的文章也凌乱了。一个大宋京味浓厚的“年轻贵人”,身在党项皇家风格的一个厅堂中? 文章又好奇的注视着菊京很久。发现这女人的腰臀比例真是黄金,是能让男人大爽的那种存在,可惜她不是以女宠姿态而存在。不是说腰间挂了刀的人就是武士。但是对于菊京她就算不带刀,也能从不论站立还是坐姿上,能看出那种绝世高手的素养来。 文章不是绝世高手,但他能判断谁是高手。 高方平养尊处优的贵人姿态,乃是个绝世低手。但身边跟着菊京这样的高手,加之高方平身上那满满的京味,于是文章肯定,这是一个南朝来的“某高层”。 “你现在是不是满脑袋的疑问?”高方平首先开口了。 这一开口京味更浓厚,文章什么也不说,只是好奇的样子眨了眨眼睛。 感应了一下,文章发现自己居然被松绑了。于是他便开始犹如电影上的顶级特工那般,开始测算自己的体力手段、环境、可利用的东西,等等进行统筹,谋划着干掉高方平,然后脱离虎穴的可能性。 人是会有感应的,菊京真的从这人的眼睛里感应到了危险,于是走近了一步,把高方平拉过来在身后保护了起来。 “果然是某奸猾高层,滴水不漏啊。”计划失败了,于是文章很失望。 文章很拘谨,虽然基本确认是宋国来的某高层了。然而高方平是某高层,郑居中也是某高层。对于文章来说是截然不同的意义,文章亲自见到了郑居中亲笔信透露高方平行踪,那是叛国罪。 而这个地方充满了党项人的皇家风格,叛国的郑居中正是和西夏的李贤耀秘谋的。 “相信现在不论我说什么,你都充满了谨慎说?”高方平问道。 文章微微点头。 “这不能怪你,世道就是这样的。除了你在怀疑我是谁,有什么目的外,其实我也在怀疑这问题。对于我,可以确定的只在于你有大料。然后我从萧的里底府邸,把你捞出来了。但其实我不确定你是谁,我甚至不知道你是我敌人还是朋友。”高方平笑道。 文章又微微点头,表示认同这话。 “行,你观察我,我也在观察你。那就都先不说话,不过总是要吃点东西的,你现在不适合大吃大喝,喝点粥吧。”高方平拍手后,有人抬了一碗小米粥进来。 文章才管他否有毒呢,困难的坐下来就开始大吃大喝。 不过他喝粥前一个习惯性动作,吸引了高方平。 文章上桌子拿粥喝的时候,右手习惯性往后一捞。这是以特殊体位带刀习惯了的人的习惯动作。且据高方平所知,西军的人就最喜欢这样带刀,他们的带刀方式几乎都会碍手碍脚。 这没毛病,是种师道的习惯和要求,就是要让他们的刀碍手碍教,永远第一时间出现在思维里,第一时间在手边,几乎只要动手就会被刀拦着,于是就而久之,种师道的部下们就是睡觉都会舞刀,在梦中的习惯动作不是伸手摸旁边的婆娘而是去拿刀柄。 文章身上没带刀,但这个招牌似的动作在不经意间出现了,高方平带着西军南征北战上万里,是不会看错的。 这么样的一想,高方平觉得这人是朋友的概率越来越大了。 甩甩头继续观察,见文章喝粥的时候眼光贼贼的在四处观察。高方平赶忙道:“你是个观察细微的人,但先别忙着逃跑。相信我,在萧的里底手里你跑不了,在我手里你更跑不了,还是线确认我是敌是友吧。”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有点饿,在给一碗粥,我就不想逃跑的事了。”文章说道。 于是又吩咐人拿了一碗来。 高方平又道:“你观察我很久了,我觉得你是宋人,你觉得我像南朝的宋人吗?” “不是像,你就是。并且是汴京来的贵人。”文章道。 “这就好办了。我能看出你出生西军。那么你是宋国军人,我是宋国贵人,在这异国他乡的咱们也可以算朋友了?”高方平试着道。 “你有点见识,看穿了我出自西军。然而咱们并不是朋友。”文章道。 他的说辞并不仅仅是谨慎那么简单。这个人身怀大料,他这说辞像是身为宋人立场却在防备宋国高层?所以高方平认为似乎只有一种解释:他获知了宋国某高层的重大猫腻,所以相反不信任宋国京里来的贵人了。 “你怎么看待高方平其人?”高方平忽然问道。 “没看法,他是个名人,我是个底层。平民什么看法、我基本也差不多。”吃饱了后,文章变得没心没肺的了。 “蔡京呢?”高方平又微笑着问道。 “没看法,他是个名人,我是个底层。平民什么看法、我基本也差不多。”文章进行复制张贴,语气表情都一样。 “张叔夜呢……蔡卞呢?”高方平连珠炮似的发问。 “没看法,他们就是名人,我是个底层。平民什么看法、我基本也差不多。”文章继续丧心病狂的复制张贴,还补充一句:“粥还有吗?” “你个木头人,就知道吃东西。”菊京开口指责了。 听了菊京那口音怪异的汉语后,文章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略微的变化,不过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正常,继续询问他的粥呢。 注视了他少顷,高方平道:“目下有个问题。你这种人不怕死,被非人道折磨了这么久,我知道你是有机会死的,但你没死。告诉我你在等着见什么人?” “没等谁,我是个怎么都无所谓的人。”文章摇头道。 到此高方平没有再问什么了,那是浪费力气。在事情有定论,他见到他所信任的人前,是不会有任何说辞的。 但谁是他信任的人?这是个疑问,只能去猜。 寻思许久,高方平只能想到刘法。在高方平怀疑他出生西军又是皇城司编制的现在,恰好刘法两个地方都待过。 加之刘法和徐宁一起率领北京驻泊司,目下就在北方,距离相对较近,于是高方平吩咐人进来道:“去一趟宋国,拿我的信函,最快速度召见刘法将军来见。” 西夏武士有些尴尬的看向了耶律南仙。 迟疑少顷,耶律南仙只有无奈的微微点头,然后西夏武士接信之后离开了。 文章听闻“召见刘法将军”几个字之后,情绪又有了少许的波动,但仍旧什么也不说。 其后高方平对耶律南仙道:“这人交给你,不要让他跑了,不要让他消失,不要让他死了,不要再虐待,上述事出现任何一条后果你知道。” “你知道我会答应你的,有必要把最后那句威胁语说出来吗?这很伤害人的感情。”耶律南仙异常的恼火。 文章就此乐呵了,他觉得这个大美女和大枭雄间存在一些古怪。这个纨绔子弟能够随意召见宋国将领刘法,的确是宋国某高层。 至于这个大美女,她又是谁呢?看气场十分华丽,那种气质和言行坐派,若不是从小出生在顶级家族中的人是不会有的。服饰乃是党项贵人装扮,但作风和一些小细节,文章却又觉得她是契丹人?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西夏皇后耶律南仙符合这些特征。但这也仅仅只是文章的猜测,无确认。 可惜仅仅从“召见刘法将军”一事上无法判断忠奸,因为郑居中同样是某高层,身为大宋枢密都承旨的郑居中、当然也是能召见任何将领的。 思考着,文章决定什么也不说……

下一篇   第854章 二龙戏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