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二龙戏珠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54章 二龙戏珠

耶律清苑和萧哩娜两家伙郁闷的走在街市上。 “疼,萧妹妹,我屁股疼。”耶律大姐头捂着屁股撒娇的样子。 在平时她是个喜欢强撑着的大姐头,然而私下里是爱撒娇的。 萧哩娜就停下来,凑近她的圆屁屁观察了一下。 “我的屁股是不是被打肿了?”耶律清苑道。 话说因这两纨绔的瞎胡闹作为,让老萧丢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老萧拿这两活宝就是没办法,对她们的处罚仅仅是抓去城外的皮室大帐里,吊起来抽一顿屁股,然后责令所有亲兵狗腿子一律不能在听她们的号令行事,让她们在家里禁足。 老萧他就是这么处罚这两纨绔的,结果今天她们又私自跑出来溜达,没家丁跟着她们的,她们照样觉得自己无敌。 观察了一下,萧哩娜说道,“没肿啦,你的屁股原本就很大,你休想把屁股大这事赖我爷爷头上。” 耶律清苑苦恼的道:“可小姐我仍旧不知道为毛被你爷爷打一顿?” 萧哩娜也不是太明白,摇头道:“不知道啦,爷爷很少打人的,听说这次是咱们弄丢了他的重要人物,他才生气的。你算好的了,你爷爷曾经是他老领导,然后所谓孩子只打自家的,我那才叫真的惨,被打的忒死。” 耶律清苑道:“不过说起来你个反骨妹早该捶死了,你动不动就胳膊往外的样子要叛变,经常我在前面拉仇恨,你在后面做好人。”耶律清苑一边说,又捂着屁股道:“说起来啦,姓萧的就是小气,是母的。我把我爷爷的龙凤金钱弄丢了,也没人责怪我不是。” 萧哩娜指着她的鼻子道:“你好好的说,谁是公的谁是母的?” 于是两小纨绔就此吵了起来,却是吵了几个回合后,她们一起都弄明白了,妈蛋两个都是母的。 到此这两难兄难弟不吵了,相互抱在一起安慰对方:说木有***也不要紧,绑一个带把的来狠狠虐待就可以啦。 “真的好无聊耶,最近上京貌似也没什么八卦。”萧哩娜嘟着嘴巴道。 耶律清苑捂着屁股道:“得抓一个人来虐待,否则小姐我念头不通达。”一边说,她开始犹如恶霸似的观察周围的人,看谁最不顺眼就打算找谁。 “可我都不想跟着你做不成熟的事了。我打算立志做一个熟1女。”萧哩娜老气横秋的样子说道。 “哇,小姐我吐了都。你就是个小处雌,你还熟1女呢。”耶律清苑道。 “你才是小处雌呢。”萧哩娜老脸微红的样子。 “快说,虐待谁?要不去捉萧干那小子来调教?”耶律清苑用手指捅一下她的屁屁。 萧哩娜就捂着屁股喊疼,想了想又道:“不要啦,调教人要讲品位的,萧干长的黑不溜秋的好难看,现在我都不喜欢虐待这种粗狂型的了。” “咦,那小子恐怕符合你的标准,看我选的人怎么样?”耶律清苑忽然指着吊儿郎当走在街市上的高方平道。 萧哩娜一看,在心理大叫乖乖,果真了得,这么帅的一个,那真是毁容两次仍旧可以凭背影吃饭。 说到身形背影呢,萧哩娜又有些疑惑,总觉得这家伙帅倒是帅,背影却似乎似曾相识? “又软脚虾了不是,到底要不要过去虐待他?”耶律清苑说道。 “那好,过去抓他。” 萧哩娜一挥手后,冲啊,两纨绔没明目张胆的又冲锋了。 行走间的高方平,一看忽然被这两脑残给拦住了,顿时又心虚又头大。 当初两小姐和高方平照面的时候,他要不就是流浪汉、要不就是蒙面大侠,她们是认不出来。然而高方平做贼心虚,这是亏心事做多了的恶果啊。 “小子你混哪里的,观来你不像是上京人士?”耶律清苑道。 萧哩娜补充道:“报上三维,不是……报上姓氏和户籍,须得知道,这个期间是不许随便有人在上京行走的,需要官府、以及老子们的认可才行。” “我……”高方平在迟疑着。 两个脑残就脑补着说道:“没有户籍和祖籍也不怕,这样吧,看你细皮嫩肉,人模狗样的,像个可调教的人,只要你对咱们两个投诚,做咱们的私属家仆,老子们就出手解决你的户口问题。工钱的话……” 到这里,耶律清苑尴尬的凑近萧哩娜道:“给多少合适啊?” 萧哩娜便装作很懂行情的样子道:“总之……给你在别处做事的三倍工钱,只要把小姐我们伺候好了,接受严格的调教,五倍工钱都有得谈。” 高方平也不知道这两鸟人到底是从哪个精神病院穿越过来的,然后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两人就有些恼火,总能把内心里的阴暗给引发了出来。 于是高方平不假思索的斥道:“你们两个傻逼是不是脑壳被门夹了?还想来调教我?我不调教你们,你们就应该烧高香了。” 耶律清苑最是冲动了,一听被人这么骂,当即一脑袋红线,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对持了起来。 萧哩娜则又软脚虾了,她最喜欢看到这么有性格的美人胚子了,玩的就是心跳。就像有的男性贵族喜欢会刺人的花似的。 随即萧哩娜“咦”一声道:“这个声音似乎……” 听到她说这句的同时,高方平吓得跳了起来,作为一个先下手为强的被迫害妄想症,高方平都不等耶律清苑把石头扔出手,提前两个手指二龙戏珠道:“我戳!” 没想到这是她们两人间经常玩的游戏,于是耶律清苑很有把握的抬起一只手掌竖立在眉心间道:“挡你个小人。” 如果是分叉开的食指和中指的二龙戏珠,这样当然就挡住了。然并卵,就比如平时高方平指人喜欢两只手一起似的,阴人照样是两只手出击。 于是耶律清苑被高方平两手并进戳的眼冒金星,眼泪大流,扔了石头就捂着眼睛哭了起来。 “靠,果然是你个臭小子,又把我姐妹打哭了,我和你拼了。”萧哩娜说这么说,却是没怎么动起来。 这句主要是说给她姐妹耶律清苑听的,至于她自己,确认就是那小子后,她都不怎么想对高方平动武了,她觉得那很不成熟,她要装作一个熟1女。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高方平过去虽然没戳她的眼睛,却后脑勺两巴掌把萧哩娜抽得东倒西歪了,于是萧哩娜也捂着脑袋哭了起来。 “抓到了我又怎么样,现在知道小爷厉害了不是。”高方平说完这句场面话后,带着菊京逃走了。 耶律清苑一边哭,一边指着自己对萧哩娜道:“萧妹妹,你看我是不是瞎了?” 萧哩娜看了一下又好气又好笑的道:“胡说,你如果瞎了你还看得到我啊?” “有道理。”耶律清苑就不哭了,暴跳如雷的样子:“追!若不把这小子挫骨扬灰了,我念头不通达。” 萧哩娜吓一跳,拉着她道:“不要,他那么有性格的美人胚子,就连虐待人之后逃跑、都跑的那么帅。这种人很少见的,调教才是王道,收服他才是挑战。” “他是会随意殴打少女的人渣,美人胚子你个头啊。你又要叛变了啊?”耶律清苑险些没被气死了。 “可是和他这么玩分明很带感啊。”萧哩娜道。 “若不先去抓住这小子,他都跑不见了,还带感个屁啊。”耶律清苑呵斥道。 萧哩娜这才开始带头,追击了过去…… 高方平跑了一段,却是回头一看,倒,那两脑残还真的追来了。 看起来她们还真不是宅女,是运动健将,至少她们是比高方平能跑的。 “这就是心软的坏处了,早知道下重手一次整怕她们。”高方平一边跑一边道。 菊京看他跑的如同狗一般的伸着舌头了,于是道:“这样跑不掉的,我背着您跑?” “不用了,既然都追来了,那我也不留情面了,将计就计,诱敌深入。” 高方平说着,改变方向朝小巷子跑了进去。 追追追! 耶律清苑和萧哩娜两个小纨绔,追进了僻静无人的巷子里后,见前面没路了。 于是她们两个得意了起来,狞笑着缓步走过去道:“跑啊,在跑啊,看你个脑残还敢跑,哼,这叫自寻死路。” “你们两个才是脑残,小爷是用计把你们引进来围歼,你们到底哪来的优越感觉得我打不过你们的。”高方平说着就过来,一手一个,把两丫头拖了过去逼在墙角。 这下两纨绔女就慌张了起来。她们这才想起来,往常之所以无往不利,不是老子们武艺高强,而是别人都让着老子们,可这杀千刀的人渣又不让老子们,都被他打败好几次了,他是从来不对少女留手的一个人。 这么想着,这两难兄难弟心慌了,抱在一起尖叫起来。 “叫!再大声一些,任你们喊破了喉咙也没人听到。”高方平犹如大灰狼一样的狞笑着。 “你想干什么就冲我来,放过我的萧妹妹!” 耶律清苑关键时候是有点大姐头风范的,把萧哩娜保护在后面,然后顶在前面冲大脑壳。 啤啤啤 被高方平三拳就打了眼冒金星的倒在地上。 “哥又不走寻常路,你为何会有我只打一个、而不打两个的心思呢?两个都不是好东西,此番谁都跑不掉。” 高方平说着,就抵死在墙角把她们两个海扁了一顿,两个一起被打成了熊猫。

上一篇   第853章 拘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