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 皇后娘娘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56章 皇后娘娘

女军官宝玑对高方平很好奇,犹如后世都市小说里的美女警察一般,她总爱以她的方式,关注着应该关注的那个敏感人物。所以那个大长腿毛妹这阵子正在暗下盯着高方平。 不为了什么,她就想弄明白这大人物是谁? 此番盯梢,宝玑还全程目睹了他虐待少女的恶劣行径,可惜的是宝玑也不敢随意管大人物的事、并且他有分寸,没有过度伤害两纨绔、然后加之两纨绔平时的确可恶,于是宝玑只能窃喜围观了。 此役把那两小纨绔脑残打的大败,让高方平那阴暗的内心得到了满足和舒缓。 于是心也不急了,腰也不酸了,一口气走五条街不费劲。 菊京觉得相公他膨胀了,这很不好。所谓骄兵必败,这是梁姐交代的:跟着相公的期间要照顾好他,不许他膨胀。因为他不是个神,他是个人,也会放错的。 只见高方平也变身纨绔了,拽的二五八万似的,在街市横冲直撞,一不小心,就撞击在了某贵人家当先开到的护卫身上。 不过是他被人撞击得弹了回来,跌坐在地上。 “哈哈哈哈!” 那队膀大腰圆的护卫就乐呵了,一起大笑围观了起来。 暗下盯梢的宝玑却色变了,高方平冲撞的这队人马不是一般人,紧随其后的护卫几乎布满了街道的两边,当先那个把高方平撞击得弹了回去的狠人,提着一把超级大的锤,看着犹如传说中的李元霸一般威猛。 看到这些的时候,宝玑觉得高方平兴许会死。 高方平虽然膨胀了却不是傻子,虽然没看懂这是谁的仪仗,但是看到那个提大锤的“怂人”后也微微色变了。 这个耶律大锤被高方平虐待阴过,他也是皇城司的人,有他在内护卫的仪仗,那当然不得了。 耶律大锤见到居然是这“某高层”来闯祸,形势就尴尬了,这人疑似文章的朋友,似乎也把文章救走了。 于是耶律大锤引着他的属下围观发笑的同时,看着高方平微微一使眼色,意思让高方平赶紧逃。 然而他好说话,不代表后面的那些人好说话,只见后方那些杀气腾腾的侍卫们全身甲胄的样子握着刀开始涌上前来。 高方平总算知道出事了,耶律大锤这个棒槌竟然教唆老子逃跑?那当然不能了。冲撞了这种姿态的仪仗,若又跑了,基本上就真的落下刺客名分了,会变得非常复杂,很难消除误会,能让宋国朝廷和萧的里底都一起下不来台。 原因无他,现在高方平故意隐藏了身份、冲撞了皇家仪仗又跑了,没人说话那还好,一但跑,被那些不明真相的侍卫大喊几句捉刺客,那就喊成真的了。 算好高方平机智,没逃跑。而是假戏真做,装作个大纨绔的无心之失,当街大叫大喊了起来道:“哪来的鸟人也和敢哥抢道,不想混了啊,撞倒了爷爷还用眼睛瞪着?” 见这小子这般作为,暗下看着的宝玑也算松了口气,反正虽然大队出行,却也没有真的挂出皇家仪仗来,那么看起来这事就还有转圜。 那些膀大腰圆的护卫涌上前来把高方平按倒在地之后,倒也没有太惊慌了。 只是侍卫头子狠狠的给高方平后脑勺一掌呵斥道:“原来是个傻逼,老子还险些以为是刺客骚扰呢。” 高方平给菊京使去眼色让她安分,然后捂着脑壳大怒的道:“妈的敢打我,你最好让我知道你是谁?够不够分量欺负老子。” 那个侍卫头子一个牌子直接贴在高方平的脸上,呵斥道:“你个傻逼这下满足了吧,看清楚爷爷够不够格欺负你,想清楚有某家参与护卫的仪仗,是什么级别的仪仗。” 日。 高方平看了看他的牌子不禁大为头疼,真闯祸了,这家伙和宋国的那个梁师成基本上是同样的身份。那么有参与护卫的仪仗只会有两人,辽皇或者皇后。 是的如果在宋国,赵佶或者赵金奴她娘出行梁师成才会随队,否则刘青菁出行梁师成都是不去的。 高方平被压在地上给绑了后,随后的车架也到达了,于是全队人马只能停止了下来。 耶律大锤知道此番祸闯大了,于是也只能拉着脑袋等着变局。希望别被这小子给供出来认识老子,那虽然没什么证据,却是非常复杂非常敏感,牵扯了起来是真会死人的。 “是谁个鲁莽之人惊扰了本宫车架。”随后一阵好听的女声从车架中传了出来。 “启禀娘娘,乃是一个神志不清的傻子,卑职这便命人把他拖去剁了喂狗!”侍卫总管大人戾气深重的对车架方向抱拳道。 这么狠。 躲在暗中的宝玑也被吓得跳了起来,脑袋一热就充血了,于是忽然从微观的人群之中跑了出来,试图搭救他的恩人。 见宝玑忽然出现站在高方平身边,侍卫总管见她身穿大辽军服,愕然道:“你个小小军官又是哪颗葱,添什么乱子?” 宝玑情急之下抱拳道:“卑职这个期间参与执行京城维稳任务的军官,眼见街市受阻便来查看,看似这个傻子惊扰了车架,这是卑职的责任,这就把他拿了去治罪。” 查验了她的军牌和身份后,侍卫总管直接给宝玑一鞭子喝道:“滚一边去,现在这已经不是普通治安案子,由我皇城司接手处理,你哪凉快哪待着去。” 宝玑急的涨红了脸,却迟迟不走开 所谓关心则乱,她就是单纯的想救恩人高方平。然而她的迟疑不退下,高方平就真的色变了。 其实辽国皇后戾气不重,还有贤淑之名。侍卫头子虽然扬言要把高方平剁了喂狗,却也只是一句口头禅,至少辽国皇后是不会答应这么做的。 但是下令之后,见宝玑仍旧在迟疑,于是这真的让侍卫头子怀疑有什么猫腻了。 作为维护皇家安全的人,这个总管大人似乎还真是个被迫害妄想者,当即手握着刀柄喝道:“全部拿下,包括这个女军官。” 这下就全部哭瞎了,高方平和宝玑、菊京三人一起,全部被刀架在脖子上,压了跪在地上。 高方平真想把这多管闲事的毛妹一脚踢飞,寻思你添什么乱呢,真是的,好人办的坏事就是这样炼成的。 耶律大锤觉得他们这次怕是栽了,于是没心没肺的站着,装作不认识他们。 高方平非常阴暗的觉得既然闹大了不能善了,干脆报个料把耶律大锤一起拖下水,那也很不赖。 却是在这关键时刻,听两声娇斥升起:“靠,耶律章奴,你要是敢动老子们的人,便收拾得你怀疑人生。” 这下全部人都楞了,人家耶律章奴乃是知大辽皇城司兵马事,非常牛逼的人物,谁敢这么怼他呢? 一看,乃是上京有名的两个小纨绔,号称无敌阵型的耶律清苑和萧哩娜跑过来了。 她们鼻青脸肿的猪头像,眼睛红红的,像是才被人虐待了哭过,却是又开始闹事,直接冲击皇家仪仗了。 她们的理由也很简单,高方平是她们的菜,除了她们谁也不能去动。 “喂喂……两位小娘娘你们怎么了,这是皇后仪仗……” 耶律章奴也不敢手握刀柄了,被两个小纨绔一跳一跳的猛踢,他便抱着脑壳跑到了皇后车架的旁边。 没办法,在上京遇到这两个脑残是所有人都会哭瞎的。 见到她们来后高方平也一阵惊悚!前一刻钟才把她们打的忒死,如此局面下被她们抓到,这次哥怕是真的栽了。原本或许有转圜,但现在怕是要被当做猥琐男给砍了。 女军官宝玑凑近低声问道:“神秘大人物,她们是来杀你的还是来救你的?” “我也不知道……这是两个疯子,没人知道她们想干什么?”高方平低声说着。 听闻外面闹的不像话,车架的帘子掀开,显露出了辽国皇后那雍容华美的脸颊来。 看了一下,皇后娘娘道:“又是你们两个,萧哩娜你也太放肆了,还不给本宫停手?” 萧哩娜仍旧在跳着跳着的踢侍卫总管耶律章奴,一边哭泣道:“小姑妈娘娘见谅,今日咱们好倒霉好委屈的,就想找个人虐待一下。” 皇后娘娘乃是萧哩娜的小姑妈,还是至亲的那种,基本是从小看着这个死丫头闹大的。 于是皇后娘娘不计较她们的失态,只是一笑了之。却是又发现,这两小纨绔现在是熊猫眼,鼻青脸肿的,眼睛都哭红了,显然是被人虐待过的。 到此皇后当即大怒,把她们两个抓了过来,观察了一下道:“谁把你们虐待成这样的!” 皇后问了这句之后,高方平和宝玑哭瞎了。只等着两纨绔一开口,就被侍卫们剁了喂狗。 然而耶律清苑张口就瞎掰道:“启禀娘娘,乃是今天运到不好,一出门就遇到头疯狗追着咬,咱们一慌张就乱跑,不小心被逼入了死角,然后撞在墙上,就变猪头了。” 萧哩娜对耶律妹妹的说辞很认同,否则号称无敌阵型的她们,若传出去被一个流浪汉打败几次,这么丢人的消息泄露的话,以后也不用混了。 家丑不可外扬,维稳保面子是王道,所以两纨绔决定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她们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打败高方平。

下一篇   第857章 萧的里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