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坚持英雄救美路线不动摇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59章 坚持英雄救美路线不动摇

别了皇后娘娘后,高方平怀着悲壮的心情,埋伏在皇城外的某暗处,看着耶律清苑和萧哩娜那两弱智在布置陷阱。 那两小姐目下专门埋伏在高方平的必经之路上,一人躲在街道的一边,借助黑暗的天色放了一跳索子,打算在高方平路过的时候,她们一拉就把高方平绊倒,然后当然就被她们抓捕了。 别了我的微服私访,别了我的皇后娘娘。我这无忧无虑的平民生活如今快结束了。 高方平一边观察着她们三脚猫的计谋,一边进行着心理yy: 出现了冲撞皇后金架、被召见进宫的事件后,高方平觉得,很快自己存在于上京的事表面是个秘密,实际却就不是秘密了。 潜伏在上京搞秘密活动肯定有隐患,会泄露。现在知道高方平存在的人又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譬如当初闪亮登场,去西夏使馆装逼,搭救宝玑、粘罕、以及奚王府王子的同时,他们这波人虽然不认识高方平,却会知道高方平是牛逼。于是最终高方平的消息还是会从这些人口里透出去的。 其实说起来,透露出去后也不是什么要命的大事,就是有点伤老萧的感情,会让大家尴尬。高方平只是需要一个时间差,去干些见不得光的事。譬如阴老萧一把、譬如殴打老萧的宝贝孙女。 这些事作为正式访辽的宋国相爷当然不能干。 事情已经发生了,尴尬就尴尬了。高方平又没有节操,会通过其他东西弥补此番老萧被伤害的感情。老萧他也木有节操,只要有其他好处,让他把屁股卖了他也会干的。太阳底下就这回事,到达某个层次,进入某个圈子后,高方平注定就要在这些人之间周旋。 只要不闹出管不住屁股,把他国皇后肚子搞大了这类蛋疼事,高方平退休之后就敢把这些写出来,出版一本《我做宰相的那些年》,披露一些秘闻奇事,以安慰八卦众们的好奇心。 yy完毕,高方平悄悄潜伏了过去耶律清苑的背后。收拾她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不过高方平选择了耶律清苑,觉得她要尤其可恶一些。 当然不收拾她们也行,只是说高方平需要这个插曲,来甩脱萧的里兰从皇城派出来盯梢的尾巴。 只见这个时候的耶律清苑,眼睛睁的贼大,正紧张的注视着街道。她十分期待把高方平给勒索了,然后抓回去调教,那很激动人心。 正当她在脑壳里yy出收拾高方平的第三十种方法后,感觉耳朵一疼,原来是被高方平揪住了。 “妈的被你发现了啊!” 耶律清苑其实很怕他的,于是扔了索子就跑。话说她现在被揪着耳朵的好吧,看似她一副耳朵掉了也要跑的态势。 高方平一阵头疼,还真怕把她耳朵给扯下来了,于是该而揪着领口拖了回来脑壳上几巴掌,打得她哇哇大叫。 埋伏在街道对面的萧哩娜听到死党哭声,觉得出事了,就大喊大叫的跑过来搭救她姐妹,一副要战斗的样子。 “你也不是个好东西,敢等在这里阴我,有得你们受。” 她主动过来自投罗网更好了,高方平一扫腿把萧哩娜撂倒,然后缴获了她们的索子,把这两难姐难妹給捆在了一起。 换平时,若天黑时候出现这种局面她们就哭瞎了。但听到是高方平的声音两小姐又不叫了。总体上她们是信任高方平的,觉得她虽然会虐待少女,然而还不至于杀人灭口什么的。 “此番你打算怎么虐待咱们,那先说好了,有种你就冲我来,别怼我的萧妹妹。”耶律清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道。 “说的哥时间很多似的,主要是你们太烦人了,老子把你们给捆起来就防止你们追着我骚扰,我也要休息的不是。” 高方平把她们捆扎实了后,就撂这里,借助黑暗,借助两小姐的哇哇大叫,就带着菊京逃走了。成功甩脱了某条盯梢的尾巴。 皆因两小姐一直在咋呼,那个盯梢的棒槌以为高方平还在虐待人呢,其实高方平早消失了,两小纨绔只是在自己吓唬自己。 “小子你别总是这么猥琐,咱们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耶律大姐头大叫着,想动脚去追,如此一来,因和萧哩娜捆在一起,便弄的两人一起跌倒了,又是屁股落地,疼得她死去活来的。 萧哩娜很安逸,压在了耶律大姐头的身上。 “耶律妹妹你不要老动来动去,那小子他只管捆人,乱动是老子们自己难过。”萧哩娜郁闷的道。 耶律清苑更郁闷了,低声道:“这杀千刀的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人,此番咱们又没有害他的心思的,主要是想和他说说话的,他却把咱们捆起来了。” 萧哩娜一脸黑线的样子道:“最蠢的就是你这号了,就知道出馊主意,既是不想虐待他了,你还建议用让他扑街的方式‘请人座谈’。结果布置陷进的时候被他识破了,他就会认为老子们有歹意、认为咱们不成熟。说起来,他识破了陷进却没狠怼咱们两,算是他的良心了。” “良心你个头啊。”耶律清苑道:“这人的良心被狗吃了,教不乖的。咱们白日间英雄救美,让他没被砍死。他也不知道感激咱们,还把咱们捆起来自己跑啦,躲着恩人不见什么道理?” 萧哩娜也一阵郁闷,无奈被大姐头找到了他没心没肺的证据。 原本嘛,萧哩娜此番是有把握收服他的。因为她看那些故事话本里,发生了英雄救美女的情节后,女猪脚通常会非常倾倒、以身相许。 就是怀着这种yy心思,白日这两小脑残就开始美女救英雄,却想不到结果是这样?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英雄救美没用。”最终耶律清苑得出了这结论来。 萧哩娜说道:“又不是小白文。顶级美人胚子是不能随便收服的。我觉得仍要坚持英雄救美路线,多来几次,他就对咱们投降了?” “你是认真的吗?”耶律清苑尖声道。 “小姐我认真的。咱们得表现的更加成熟一些,才能吸引他的注意。你见了吗,他看宝玑那死娘们的眼神是炙热的,老子们又不比宝玑难看,然而他不待见咱们,就说明咱们表现不成熟,输在了气质上。”萧哩娜脑补着说道。 “你你,你就会这么说。你个整天装熟1女的小处雌。”耶律清苑骂道。 “耶律妹妹,人总是要长大,要成熟的。”萧哩娜道,“你还是多想想办法,怎么收复这小子。” 耶律迟疑片刻道:“既是决定走英雄救美路线,吾有一计,咱们先找一群人去砍他,让他陷入危险,然后关键时刻咱们跳出来把贼人打跑了,这样得行不?” 我@#¥ 萧哩娜觉得她就会出馊主意,这不是很容易识破吗,被识破了就坏了,还调教个蛋的美男啊。 说起来上京也是不夜城,晚间有许多夜市,到处是人。 然而现在却没人管两个被捆起来的小纨绔的事,但凡是人,一见她们准放下酒跑光。 这是坏人做多了的害处啊,现在都没人搭救她们。 于是这两可怜的娃、此番食了自己的恶果,她们采用很困难的方式,面对面的被捆一起,一跳一跳的小步挪动回家。 到了四更天,别人都起床做事了,她们这才跳回去。 回去后两小姐大怒。她们没把辛苦跳了半夜的责任怪在高方平头上,而是怪在了临潢府那些懒惰差人身上! 理由是:高方平是个猥琐坏人,就像狼要吃羊一样,高方平干坏事是天经地义的,栽他手里可以接受。然而原本拿着朝廷俸禄,应该整夜巡逻街市、路见不平马上处理的那些差人却不作为,导致她们跳了八条大街,一个巡逻差人都见不到,全部躲在公房里喝酒。 于是她们认为,高方平做坏人是“忠于本职”。公差没来救人就是渎职。 然后临潢府哭瞎了,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两小姐不是睡觉,带着刚好起床的狗腿子去临潢府公房砸场子,打的一地鸡毛。 然而萧府的老管家追问:到底谁把你们给捆起来的,应该揪出来剁了喂狗。 却是两小姐誓死不说,她们从来不会承认被人打败。扯犊子说遇到了一头以前得罪过的疯狗。 至于一条疯狗到底怎么把她们捆起来的,这细节上她们也没能交代清楚。所以但凡解释不清楚的事,她们就解释为神通。她们说那是佛祖坐下的一个鹰身狗头,下界来祸害民间,拥有神通秘法。 作为无脑纨绔的好处是不需要像文章一样的编造细节,有任性就够了。 被追问的一恼火,她们就揪着老管家的胡子道:“跟老子们念,是一头路过的疯狗把老子们捆起来的。” 于是大家就都这么说了,由此临潢府的差人多了一条罪状是:放任上京流浪疯狗横行而不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