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狗官你干什么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6章 狗官你干什么

“借口找这么烂?卢家的账目,不都是你和卢大官人负责的吗?”高方平好奇的看着他道。 李固被吓一跳,暗恨自己找了这么烂的借口。于是故意装傻道:“在下李固,卢家的总管,请问您怎么称呼?” 贾晓红有些显摆的意味道:“这位就是日前写下神祠、东京来的高大人。” 李固看了看贾氏的衣服整齐,这才放心下来,规规矩矩的见礼道:“草民参见大人,不知道大人所为何来?” 高方平道:“你心不在焉的想什么,以至于两次说出不恰当的蠢话?本官来这里需要找你汇报吗?这里难道不是酒楼?” “请大人见谅,草民最近事物繁忙,以至于有点乱了章法。”李固一阵尴尬,自己这是关心则乱啊。 “忙着帮卢俊义擦通敌叛国的屁股吗?”高方平问道。 李固听后眼睛里有些笑意,却故意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跳起来摇手:“误会呐大人,我家员外乃是忠良之辈,大人切莫听信了外面的小道传言。” 贾晓红不懂这些,没人说给她听,于是她显得很好奇的模样。 贾晓红的茫然无知、李固不经意间的笑意,这两个细节被高方平捕捉到了。 李固果然是个狠角色,属于胆大包天的那种。敢碰卢俊义这种黑帮教父的老婆,这已经说明李固的胆量乃是枭雄级别,所以枭雄级别的人,有枭雄级别的心思一点不奇怪,仅仅是女人他绝不甘心,谋夺卢俊义家产这样的思维现在应该就有了。 李固来卢府没有几年就受到重要,燕青这么聪明的人都被他排挤的不要不要的,他怎么可能是好1色不要命的那种蠢货? 高方平抬起酒杯喝了一口,微微一笑道:“西门刀立坊的大火,是你的作为还是卢俊义的作为?” “李固做所的一切都在帮卢大官人,但不曾记得有过放火,这里面恐怕有误会。”李固一语双关的道。 高方平眨了眨眼道:“燕青是不是找卢俊义嚼舌,说你和主母不清不楚?” 李固愤怒的神色一闪,规规矩矩的低声道:“好教大人得知。这事的确有,但却是误会,燕小乙年少不懂事,已经被主人责罚了。” 书上燕青这么干了,换来的是被卢俊义一脚踢飞。 “这样啊。”高方平摸着下巴道:“如果我去对卢俊义这样说,你猜他是一掌毙了你,还是如同对待燕青的一脚踢飞我?” 李固这次真的不冷静了,被吓得跳了起来。就连贾晓红也被吓得跳了起来。 高方平道:“李固,你真以为卢俊义什么都不知道?你真以为,他不信任亲手养大的燕青而信任你?重用你和信任你永远是两回事。孩子只打自家的,所以当时燕青被踢飞了。你真的以为,卢俊义能混到这步却是个糊涂蛋?” 李固第一次在心里问自己:是否过于托大了? 高方平微微一笑道:“我猜卢俊义装作看不见你和贾氏的事,一是他对贾氏心里有愧。二,这种事只要别人不知道,那么枭雄是可以暂时忍耐的。因为北1河豪强卢员外的名声,远比一个区区的女人重要。所以燕青提及的时候被恼怒的一脚踢飞。你同意我的说法吗?” 李固直接吓得跪在地上,这么一听,虽然明知道这小子在信口雌黄,但似乎有些道理? 高方平继续道:“卢俊义忍的第三个原因,想来你参与了些事,知道一些东西,所以他暂时不方便和你撕破脸,你觉得老子的分析有道理吗?” 李固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高方平再道:“但你以为这种状况会永远持续吗?换你李固,你会永远容忍一根肉刺在身边吗?回答我!” “小的……不会容许。”李固说这句的时候,自己也被自己吓到了。 “那么你会怎么做!是不是待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除掉肉刺?”高方平道。 李固微微颤抖了一下,没回答,却整个身子凉凉的。 高方平嘿嘿笑道:“李固我问你,等会我直接见卢俊义,把刚刚的话说一遍,他是会杀我灭口呢,还是会送我一笔钱,然后干掉你?” 李固再次吓得元神出窍,求助似的看着贾晓红,却见贾晓红早就吓得不知所措,哭红了眼睛。 “别看她,看着我。她是美女,有我的保护,借卢俊义十个胆子也不敢动贾氏。但你李固我有点不好看,你觉得你是枭雄,卢俊义斗不过你是吧?”高方平道。 李固心里防线崩溃,双腿一软对在地上磕头道:“求大人救小的,小的原本无什么坏心,只因贾氏长年累月对小人勾1引,一时把持不住而走偏。小的罪不够死啊,请大人救我!” 原本在哭泣的贾晓红不哭了,指着破口大骂道:“白痴蠢材!没有骨气!怕他卢俊义做什!既然怕,当初又没人逼你!” 高方平笑道:“如果我是你,有两个办法,一,马上消失,隐姓埋名的离开河1北。二,孤注一掷的把卢俊义的小辫子交给梁中书。你怎么选?” “小人选择消失,谢大人提点。”李固说完竟是干脆的起身,一刻不停留的要走。他当然不会交给梁中书,他清楚和官员玩这一套结局也不会好。 贾晓红跺脚道:“草跑!胆小鬼!你说过死也要和我死一起的!” “卢夫人,要不是因为你,我李固怎会走到这步。男儿大丈夫怎能被女人拖累了手脚。李固去也!”他很果断的说道。 贾晓红终于犯浑了,毫无淑女风范的拿着酒壶就过去,一酒壶闷他脑壳上,打得头破血流。 汗。 高方平没意料到她是如此彪悍的女人,害怕被误伤,急忙缩在角落里抱着脑袋观察。 贾晓红撸了一板砖后,又咬牙切齿的道:“畜生!以前陪人家看月亮的时候叫小甜甜,现在用不上了,就是卢夫人?要是没有老娘,你如何能这么快在卢府崛起?你一个东京的流浪汉病倒在卢府门口,要不是我说话,你早就病死饿死了,怎有你的今天?没良心没骨气的小人,你赶紧去死吧!” 尽管她的语速很快,其实她只骂到一半的时候,李固就消失了。他那样的人,跑路的时候如何会再听美女嘀咕。 场面有些诡异,高方平弱弱的缩在角落里看着她。 而贾晓红抬手捂着脸,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躲起。她是胆子很壮的悍妞,就从来不觉得和李固的事丢人。反正就是她想要的。只是说李固毫无骨气的逃跑这一幕被人看到,就真的捂脸了,那种挫败感无法言明。 这次她觉得真真实实的失败了。嫁错人就不说了,找小三也找了个废材,太丢人了太失败了。 高方平观察了一下,发现她没什么攻击性了,胆子又大了起来,走过去倒了一杯酒抬着,让她喝酒。 贾晓红继续捂着脸,用背脊把酒杯撞飞,不给面子。 “把你的小白脸弄跑了我很遗憾……我想起来还有酱油,要去拿。” 高方平有些尴尬的交代完场面话就要走,目的达到就行,虽然戏弄了贾晓红有点不地道,不过李固没说错,枭雄哪有被美女拖累脚步的道理? 然而诡异了,贾晓红真是一种豁出去的心态,用一只手继续捂脸,一只手揪着高方平不让离开。 “先放开,今天你情绪不好,攻击性太强。”高方平道。 “您怕我吗?”贾晓红背着身子道。 高方平很严谨的道:“我不怕你,我是怕你不冷静的顺手误伤我,被我手下斩了。” 噗嗤。 贾晓红在捂脸状态下没忍住,一下笑了出来。 “你确定你不会再用板砖打人了吧?我感觉你有些豁出去的意味,君子不立于桅樯。”高方平文绉绉的道。 贾晓红不捂脸了,转身注视着他,又哭又笑的道:“大才子,现在民女懂了,您在利用我。您这样的人,李清照的朋友,又怎么会看得上民女这样的残花败柳。您是要对付卢俊义。” 高方平有些尴尬,干脆不回答了。狡辩也没用。 贾晓红又擦去了眼泪,跪在地上恭敬的道:“民女什么也不懂。不知道我家夫君怎么得罪您的,我也不知道他整日外出做的什么事,我只是恳求,放他一条生路可以吗?” “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纵使是美女以身相许,我一般也不会答应的。”高方平显得很紧张,担心万一心软答应了那真的很不好。 “妾身知道您是这样的人。”贾晓红站起身来道,“作为夫妻之义,我代替他求过您了,算是报答他。但求了没用,男人间的事我是女人我不懂,随便了。” 这个时候的她,眼角残留着泪花,好看的一塌糊涂。 高方平再次认为自己乃是将来的大奸雄,一定要练练胆子,否则传出去花花太岁却是不敢霸人妻女,那也太丢面子了。 于是伸手过去在她的屁屁上捏捏,真大,真好摸啊。 贾晓红觉得现在的气氛不是很适合,这小子也太坏太直接了,却是也感觉有些身子软,处于一种朦胧的状态之中。她有点不拒绝这个蛮肚子坏水的家伙。

上一篇   第85章 卢管家李固

下一篇   第87章 三英战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