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贫民窟的一角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60章 贫民窟的一角

高方平和菊京又开始了上京的游荡生活,没再回西夏人的地盘。 现在去没什么用,萧的里兰兴许会派人去西夏的地盘探查高方平的行踪,这是很可能发生的事。高方平是比较喜欢研究概率的。 于是高方平给自己开出的药方是:享受生命、远离她们这些鸦片。 然而想到那个大长腿毛妹之后,高方平是有些心思热乎的。她不是鸦片而是一只香烟,最多一不小心把她肚子搞大后,十八年后有个儿子去汴京认爹,那很戏剧,不过除了会让大老婆梁希玟有些尴尬之外,也没多少的后遗症。 就这么坐在小酒馆里yy着,菊京在啃鸡块,而高方平在给耶律南仙写信。 信的内容很简单:小心“兰”的试探。我算死草估计不错的话,她会派“纨绔清”来看望你,顺便查探我的踪迹。 就这么写,她肯定能看懂的,于是找了一愣头青小子给两铜钱,让把信送去。 完事大吉后,高方平一起和菊京吃鸡块。 不知道为什么,辽国的鸡是砍成块数后再抬上来的。 吃完了之后,菊京神色古怪的道:“少了三块鸡,加起来正好不见了一整个鸡腿。” 合着她就算吃鸡,也把每一个部分给数清楚?好在,这也是一个保镖该有的素质。 “估计被厨子偷了,难怪他们要砍成块在卖,妈的敢敲我闷棍。” 于是狗过踢一脚的高方平,就和菊京很低调的溜到了后堂的厨房,埋伏着偷看。 见到一个膀大腰圆的婆娘,正在恶狠狠的挥舞着大刀砍鸡,菊京评价说她刀法不错,像个开黑店的老手。 所谓捉贼拿脏,高方平继续不动声色的埋伏,打算抓到之后敲她一记闷棍。敢黑老子一个鸡腿,哼哼,这次要你损失至少五十只鸡。 剁剁剁! 刀法熟练的婆娘很快剁了几盘鸡出来放好。 到此高方平和菊京楞了,因为此肥婆把每只完整的鸡砍了后、都放在盘子内了。 紧跟着婆娘取下了围裙,去汤锅里捞煮熟的鸡时。只见那个厨桌处的窗口,伸进一只很小的手来,多的也不拿,拿走了三块鸡。 然后婆娘又带着鸡过来刀光剑影的砍,一边粗生呵斥道:“还不来台去上菜,要怠慢了客人老娘让你们好看。” 到此一来,高方平也不方便敲她闷棍了。 然而一向抠门的大魔王被偷了三块鸡,没那么容易算。便带着菊京低调的离开了后院,出了酒馆,转而绕到后面的巷子里躲着观察。 终于发现了那个偷鸡贼了,她是个形同乞丐的小女孩,灰头土脸的样子。还很小,不到十岁的模样。 她附近的地面上没有满地的鸡骨头,只见她正把一共九块鸡包好,然后舍不得吃,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怀里就离开了。 看着小丫头离开的方向,目下无事做的高方平感觉有些茫然,要跟着去吗?跟去又能做什么呢?报官把她抓了还是装逼给她些钱? 某种程度上这种时候不抓她就是害她。 思考间,菊京密报说这个“案发地点”有另外的眼线盯着,怀疑是那个大长腿女军官。似乎她就爱多管闲事。 听说是毛妹在盯梢,高方平就开始装逼了,对菊京道:“走,咱们去看看那个小偷。” 暗中埋伏的宝玑有些急了,她虽然有点喜欢这个神秘美男,然而知他猥琐心黑,没同情心,他会对少女狠狠报以老拳。这次让他捉到小女贼,还不得被他打死啊? 宝玑认识那小丫头,她很可怜的,她哥哥已经消失不见。在这个兵慌马乱的时代消失其实就是死了。于是就只有那个丫头在照顾她老娘了。 这是宝玑早发现了却放任那个小乞丐的原因。然而总归来说宝玑是兵丫头是贼,若真被那个大坏蛋给捅了出来,还是他有理不是? 于是怀着悲壮的心情,毛妹也从这个案发地点跟着去了。 “大人物就该做大人物的事,让小人物自生自灭就可以了,你物整天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干什么?”宝玑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在心理抱怨着。 她仍旧不知道高方平是谁,只知道他狠命殴打耶律家和萧家的两公主,然后结果是那两脑残来救他。 最后他神秘兮兮的被皇后娘娘带去宫里密会去,某个时候又溜出来继续做流浪汉,经由这些,宝玑觉得他是个神人。 男兵痞喜欢捏着花姑娘的下巴调戏,女兵宝玑则很想把花美男绑回去捏着下巴调戏…… 在上京贫民窟一个阴暗角落里,高方平看着小米巴钻入了那个会漏雨的破烂棚子。 米巴就是那个偷鸡的丫头,高方平听这里的人都叫她小米巴。 “阿瑟那毛贼整天不务正业的瞎混,放着我这个残废老娘和小妹不管,他倒是爽快消失了,却苦了米巴。”一个老妇人在棚子里唉声叹息着。 “娘我回来啦。”小米巴跑进来的时候,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鸡块来递给她娘道:“快吃了吧,我都在外面吃饱了。” 她说这么说,却在咽口水,于是她娘当然知道她在吹牛。 想了想她娘有些心酸,有些人她可以含着金钥匙出生,整天耍酷。譬如老妇人一辈子都记得,自己之所以残疾,就是被大人物的马撞的,还可以不付代价。而米巴这么踏实又聪明的女孩,她只能在哥哥消失之后,混迹于街市,放着偷鸡的“重罪”。 一边落眼泪,她娘把鸡吃了一块,其余的全部给小米巴道:“娘饱了,你快把这些吃了吧。” “好勒。”小米巴就没迂回了,狼吞虎咽的吃了个精光,她很脑残的忘记了才说自己吃过的。 看着丫头的吃相,她娘叹息一声道:“米巴,别学你哥,娘其实不吃也没什么,但是偷鸡是重罪,会被人打死的,被官府拿住也会有很大责任。” 小米巴说道:“没有啦,娘你落伍了。现在偷鸡已经不是重罪,上京很多人都吃鸡了。因为现在鸡已经便宜下来了,那些小点的土豪,也在酒馆里点一盘鸡了,拿走了两块也没有人会仔细数着吃了。” 她娘好奇的道:“真的不是重罪了吗?” “去年开始就不是了。”小米巴很懂行情的样子说道。 于是她娘想不通了。在印象中鸡叫金鸡,在以前啊,鸡蛋都是奢侈品,至于鸡肉,基本是大富之家长身体的少爷,做月子的夫人才能享用的。所以所谓的偷鸡摸狗,摸狗不算重罪,但偷鸡和宋国杀牛一样的重罪。 “可为什么鸡现在忽然不金贵了?”她娘好奇的道。 小米巴说道:“听说因为宋国出了个猪肉平。他发明神奇的孵化小鸡的方法,又拥有让鸡加速生长的神通秘法,于是宋国境内的鸡成千倍多起来。咱们辽国人就跟着受益了。听说宋国北方的鸡肉商们每到入冬之际,就集中屠杀鸡群,然后借助北方的低温和冰封,很容易就在保鲜状态下,成批量的把鸡肉运到辽国来卖。东西一多价格就慢慢的下来了。虽然相比宋国的鸡还是贵了许多,但相对以前辽国的鸡,已经便宜多了,于是小些的土豪也能经常去酒馆吃鸡。所以现在辽国偷鸡不算重罪。” 菊京在外面听到棚子里小丫头的这番说辞之后,是有些激动的,偏着脑袋想了想,凑近低声道:“相公,这算他们说的所谓的‘为政者的良心’吗?” 高方平微微摇头道:“不算,这只是郓城王勤飞曾世成他们在用我的技术赚大钱,并且相比以前、他们赚的钱相对不算黑心了。然而我的道路仍旧还远,这些个小米巴们仍旧没被解放。我大宋的产能仍旧不够猥琐。” 这个时候,正在对菊京发下豪言壮语要解放天下苦人之际,小米巴又从棚子出来了,她又要为晚饭去奔波了。 老实说高方平这辈子最有成就感的事、不是摸西夏皇后的屁股,而是自己的作为能让米巴这样的人有一天也能吃到金鸡。 虽然这么想,见到小偷出来的时候,高方平便跳出来揪着耳朵拖走,脑壳上一巴后呵斥道:“死丫头你偷我三块鸡,导致哥还有些饿。” 小米巴不是那种出事就跑的贼,她有个老娘在棚子里呢,既然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小米巴这才领悟了娘说的“厉害”,吓得哭了起来。 小米巴梗咽着道:“被抓到我认了,别在这里处罚我可以吗,被让我娘听到。” 于是被高方平揪着耳朵拖来一处僻静地方,小米巴跪下来磕头,哭泣道:“你打吧,想不到偷了你的东西,被你这样的魔王打死我也认了。我知道您和一般人比没良心的,我亲眼见过你在街市上殴打少女,打的好惨呢。我小米巴瞎了眼,不小心偷了你的鸡,被打死了也活该。” “你别以为说两句好听的,我就会放过你。”高方平又找了一条棍子来,准开始抽人虐待丫头了。 见他如此猥琐没有爱心,暗中埋伏的宝玑看不下去了,硬着头皮走出来跺脚道:“你怎能如此作为,一点同情心没有?” 见把大长腿美女逼出来了,高方平瞎掰道:“我这是为她好,这么小就偷东西,先不说长大了如何了得的废话,你难道不知,不是所有人脾气都有我好,被别人抓到她真会被打死的!” 宝玑险些昏厥了,说道:“你少说这种‘为别人好’的废话,你是为了满足你那龌蹉的内心。我真的想不到,除你之外,会有人了解真相后仍旧把她当做贼一样的打?还说她呢,你偷别人钱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说了?” 高方平道:“从法理上说,我身为一个迷途知返的从良小偷,仍旧有权利制止别人偷东西。我这是在以我过来人身份,给她指出一条人生的明路来。” 明知道这鸟人在胡说八道,可他偏偏说的是对的。难道这就是宋国来的诉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