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高丽皇帝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65章 高丽皇帝

耶律肖奴躺着中枪,已经被关起来了。 “快说,臭小子你到处惹事,都是咱们帮你摆平的,你是不是吃了不认账,不想记住咱们的好处?”耶律清苑呵斥道。 “你要听话,要乖,要伺候咱们,咱们才会不断给你甜头,跟着咱们吃香喝辣,简不简单?”萧哩娜嘿嘿笑道,“现在跨出第一步,先依次和咱们亲个嘴。” “亲你个头,口水不要钱啊。”高方平给她们两人的后脑勺一边一巴掌。 两小姐捂着脑壳一阵郁闷,果然这是个调教不乖的男人。无奈的在于用武力也打不过他,又不舍得把他砍死,于是他来个软硬不吃就为难了。 “我有问题要问你们。”高方平又摸着下巴道。 “好啊好啊。”两小姐最喜欢被他求助了,小鸡吃米似的点头。 “当时和耶律肖奴一起、那个人妖似的家伙不像辽国人,说话叽里呱啦的也不是契丹语,那货你们认识吗?”高方平道。 “认识啊,他乃是三韩国公,来骗婚的。”萧哩娜道,“咱们辽国美女是很有名的,西夏李贤耀那小子当年开了头,现在各国权贵都纷纷效仿,想来咱们辽国骗婚,于是这个高丽王,前次就来过上京了,上次是他爹去世来告哀的,结果那小子来了以后,被我天祚陛下赐‘接位三韩国公’,之后还不满足,看中耶律清苑美貌,便求陛下把耶律妹妹赐嫁給他。” 萧哩娜对此很担心,在她的角度,耶律清苑被骗婚去高丽后,她就失去姐妹,见不到了。 耶律清苑有些脸红的样子低声道:“我心中没有他的。” 其实那时候她还小,没感情方面的心思。实际上的话,她总体喜欢细皮嫩肉型的,今个发现那韩国棒子颜值还是很高的,若在常态下没对比,不知他小子尿性的话,耶律清苑还是会喜欢他的,只是说那小子运气不好,被放在台面上和高方平一起欣赏后,让人觉得他是个人妖,不论人品、气势、气质等全方位都完败了。 所谓的“三韩国公”就是高丽王。或者叫高丽皇帝。只是说他们理论上是辽国的属国,对辽就不能称“皇”,连王都不是,只是辽皇封的一个国公诸侯。 这个时代的辽国它就有这么牛逼,现在尽管病入膏肓了,但是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祚皇帝这个亡国之君还是很风光的,回鸪那群马贼要对他们称臣,吐蕃人也对他们称臣,高丽、女真、漠北的蒙古诸部,全都对他们称臣。 大宋是他们的盟国而不是属国,但也都每年上缴保护费给他们。当然好歹有点外交地位,大宋也称皇,赵佶不会被他们叫“宋王”。就这点称呼上的尊严,这也是当时寇老西儿组织了百万军民在白沟博弈而来的。 弱过无外交、弱国无人权就是这样体现的。当时高丽老皇帝死了、等着接位的高丽太子王俣,就要来辽国,俗称“告哀”。而是辽国派人去吊唁。 大抵就是高丽太子来哭诉一下“我爹不在啦”,然后辽皇安慰“你别太难过、朕看你还算顺眼,你就接你爹的位置继续混吧”。 然后礼成了,王俣就回高丽去做皇帝。 这么看来,王俣,就是今天坐耶律肖奴身边自称本王的那货。 自从察哥萧合达战败后,其实西夏也面临着这样的命运。将来李乾顺死了,大宋不会派人去吊唁,而是耶律南仙生的那个太子来汴京找高方平哭诉“我爹不在啦,您承不承认我这个太子呢”。 是的李乾顺已经废了,耶律南仙之所以对高方平处处让步,就是她这个做娘的,已经在为他的爱子将来考虑。夏国王虽然要赵佶册封,然而若过不了把持朝政的奸相高方平的关卡,说什么都白搭。 李乾顺的其他儿子们,等着接位、愿意对高方平跪1舔的多了。就算在古代最不缺的也是人,世界不会因某人而停止运转。 为了儿子的利益,耶律南仙甚至问出了“你是不是想睡本宫”的话来。这看似很低贱,其实对于一个做娘的来说这也很正常。 高方平倒是不记得历史上有王俣那小子来辽国骗婚的事。但因穿越的虫洞效应,难说就有了这样的波澜。 真的是李乾顺那小子开了坏头。他也算是这时代的痴情人了,可惜琼瑶阿姨不学无术不读历史,不然她是可以把耶律南仙被李乾顺骗婚的故事,写的比辫子格格们更可歌可泣的。 从公元1101年天祚皇帝登基、李乾顺来辽国吊唁大行皇帝开始,他就找辽国求婚、要娶耶律南仙了。 其后每年、李乾顺要不自己来,要不派人来,都要找辽国求婚一次,甚至就是西夏和宋国打战时期,西夏来辽国求援的时候,都要顺便骗婚,提及娶耶律南仙的事。 于是这场世纪大骗婚行动,持续到了公元1105年,长达五年的求婚、锲而不舍的精神似乎感动了爱神,天祚皇帝这才下旨,把宗室女耶律南仙封安成公主爵位、嫁给了李乾顺这货。 这对于一国皇帝李乾顺来说,显得有些不科学。然而事实上见到了耶律南仙的颜值后,高方平也就信了人间是有真爱的,李乾顺这影帝、要什么女人都有的一个存在、他耗费五年时间厚着脸皮追求一个女人,是值得的。 事实也证明李乾顺的厚黑是成功的,高方平说娶耶律南仙是他李乾顺的福泽也是准确的。影帝得到耶律南仙后,获得了非常庞大的政治嫁妆,西夏一但有事,耶律南仙就回娘家哭诉,是真有些效果的,好歹还有个地方可以“告状”。 至于高丽皇帝王俣,他被强盗阿骨打撸的怀疑人生,就只能哭瞎,连个告状的地方都没有。于是这才有了萧哩娜口里“王俣是来骗婚”一说。 兴许这个年轻的高丽皇帝也看到了李乾顺娶辽国宗室女的福了,王俣觉得若娶了耶律阿思的孙女耶律清苑,阿骨打再欺负高丽人的话,就可以派媳妇来娘家约人去收拾他了。 而事实上,耶律大姐头还真是很护短很勇敢的一个少女。这说明王俣那小子还算有眼光。 只是说他运气不好,交友不慎,这次和耶律肖奴一起,得罪了小肚鸡肠的高方平,那么他高丽的日子会难过一些。王俣那傻子他找错门路了,他们被阿骨打抢劫,找来辽国这个“官府”告状是不行的,天祚皇帝根本是个昏官,处理不了这类事务。而萧的里底为了名贵的海东青而护着阿骨打呢。 其实王俣他只能走高方平的路子,高方平这么猥琐的人、并且作为负责任的大国领导人之一、派大宋志愿军入朝作战、帮韩国棒子抵御女真强盗是完全有可能的。 萧的里底不借道过兵都没事,以现在大宋的投送能力,走海路往韩国投送一至两万精锐,进而通过海路提供后勤,是能做到的。 这事其实王俣不求高方平,高方平也会自带饭盒的去做。童贯那傻子的策略是联金谋辽,而高方平的路子则是借用韩国棒子为突破口,进而节制女真东扩。 这就是目下大宋和高方平的利益:维持现状,节制女真。 无奈的王俣是个傻子,今天他竟敢叫骂高方平是穷鬼戴假珠子,这让大魔王念头不通达,于是他们的命运,就还要受到一些波折,再吃一些苦才行。 意外由两小纨绔口里获知了高丽皇帝王俣的消息后,就注定要让高方平对此展开无限联想: 此番辽皇的“东方会盟”,高丽也是东方部族。其实正常情况下王俣是不会来的,天祚皇帝也想不起叫这个二流子来。那么他来了,说明王俣真的已经顶不住女真的骚扰了,被打的怀疑人生了,于是入辽外交寻求庇护。 于是政治上看,王俣入上京应该是耶律俨等人提交辽皇的日程表。这当然是在打萧的里底的脸,萧的里底在维稳挺女真部。于是耶律俨他们就怂恿王俣来告阿骨打的状。 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