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66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

这样的政治告状和,到底会不会有效果,萧的里底扛不扛得住,历史并没记录。 但是在高方平看来,耶律俨他们的这个策略在历史上似乎真的起作用了。作用就是万里疆土的大辽国亡国了。 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今年已经是政和二年,一个最关键的历史转折点。 历史上的今年,正是这次会盟,来自各国各部落的使臣大呼“辽皇万岁”,天祚皇帝高兴下就发酒疯,让各种国王、酋长们出来跳舞给他助兴。 叫完颜阿骨打跳舞的时候,阿骨打非常的尴尬,他跳个蛋啊,他只会喝酒杀人的一枭雄,让他在醉生梦死的权贵酒会上跳舞闹笑话,他当然打死也不干了,于是推脱不会跳舞。 天祚大帝就很不高兴了。赵佶是谁让输钱他就不高兴,至于天祚皇帝,谁不给他面子他就生谁的气,那当然脸色就很难看。 兴许是听闻耶律俨他们说“阿骨打桀骜不驯有反骨”这类话听的有些多,加之天祚皇帝当场丢面子,后来在私下,天祚皇帝的确是恶向胆边生,对萧的里底说“那个阿骨打不听话是个隐患,老子们干脆借口边境事,借口他残害高丽人,诛杀了他小子”。 老萧则告诉辽皇:“他只是个粗人不懂礼仪,没大过错的时候杀他影响很不好,不利于和谐,不利于目下蠢蠢欲动的各族。就算他有异心,他小小女真部千把条枪,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于是辽皇一听觉得有道理,信了老萧了。其后相反不责罚阿骨打,还在东巡会盟期间带着阿骨打的弟弟、以及侄儿粘罕一起打猎钓鱼,觉得他们有能力,还赏赐了他们爵位。 这一切历史没有详细记录,但肯定会是老萧怂恿皇帝做的,老萧就这德行,喜欢维稳和稀泥。 但这就是阿骨打起兵反辽的开端。阿骨打回去后怎么也睡不着,他觉得已经得罪了辽皇,在辽国大唱女真威胁论的现在,恐怕唯一的出路就是起兵、先下手为强。 事情走到这一步,肯定也有童贯马植两货介入的因素,因这两棒槌的策略,壮了原本就雄才大略有野心的阿骨打的胆量,给阿骨打多提供了一个选项。 这就是历史血案酝酿的开端。 起兵初期,阿骨打是试探性的,先清洗女真内部,整合权利,等到明年政和三年他哥哥乌雅束一死,他正式接任女真节度使之际,那就真的开挂了,带着两千五百猛人就开始攻打辽国州府。 某种程度上老萧的策略也并没有错,温养着阿骨打、不把他逼迫到狗急跳墙的哪一步、然后加之女真节度使完颜乌雅束还在的现在,那么阿骨打也是有阻力的,在有后路的时候他的野心也是有限的。 没有扑街的政策只有扑街的人,萧的里底采取了这样的路线却不够铁腕,没能真的压制住辽国大行其道的女真威胁论,也没能控制住辽皇的任性,加之童贯马植这些人横加的变数,给了阿骨打底气,后来就真发生了辽皇让阿骨打跳舞事件。 这个标志性事件发生后,就大家都输了。阿骨打真不会跳也没脸做这种事,但这却事实上形成了他得罪辽皇的事,于是由此,就开始产生了被迫害妄想综合征。 加之各种事件,让阿骨打看到了辽皇和老萧的软弱无力,于是他皇帝哥哥乌雅束一死,就一切皆有可能。 高方平多管闲事的来使辽,就是要解决女真问题的。只要杜绝了马植童贯怂恿阿骨打、给阿骨打支持,那么阿骨打的底气就失去了一半。他就会多考虑一下。 与此同时,若能把辽国内部的女真威胁论压制些,进而杜绝了头鱼宴上辽皇侮辱阿骨打、让其双方心生肉刺。那么在高方平的层面上,不说真的解决女真问题,但把女真问题延后个三至五年,是完全没问题的。 若有这个缓冲,在有后路的情况下,阿骨打目下也还不是真正的女真节度使,他吃相就不敢太难看。于是他就不敢往敏感地区用兵,只敢往鸭绿江以东方向照着高丽人猛怼。这就很好,缓过这口气来,等大宋志愿军进辽东半岛抗金援朝,这不但死死把女真拖在了高丽战场泥潭上,同时也为大宋添加了高丽这么一个殖民地。 这就是高方平的全部利益,或者说大宋下一届“高方平政府”,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就及格了。 所以这次头鱼宴非常关键,不能让辽皇侮辱阿骨打,而要转而去侮辱韩国棒子王俣。让王俣感觉世界黑暗,“告状无门”,他才会投入高方平的怀抱、寻求大哥哥的庇护,为下一步志愿军入朝作战做铺垫。 当然啦,这么收拾王俣也算是报仇,谁叫他在风月场所拉高方平的仇恨? 至于阿骨打,只要他没被童贯马植他们去撩拨,然后没被辽皇侮辱进而结仇,再让他看到辽皇不待见韩国棒子,加上阿骨打又比较喜欢殴打高丽人,于是这些明显的政治信号出现后,完颜阿骨打会下意识觉得往鸭绿江以东用兵才是生路。 那时就真的皆大欢喜了,让他阿骨打和王俣一起洗白等着大宋志愿军入朝,最终把他们一起日翻在地动弹不得。进口两高丽美女去汴京演韩剧给八卦众们看。 那么要做到这一步,老萧会帮大忙。 而要让老萧完全就范,就必须在他不知情况的时候把他老萧拖下水。 怀着算死草的心情推理到这一步的时候,高方平转身上坐的时候喝道:“升帐!” 却是一看有些尴尬,目下是在老萧家里,对象是两个不可一世的小纨绔。 耶律清苑看这个流浪汉如此嚣张,顿时郁闷坏了,竟是给他点面子他就开染坊了? 萧哩娜则是软脚虾的样子,觉得他真帅真酷。情人眼里出西施,高方平这都还不是她的情人呢,她却傻傻的觉得,高方平举手投足之间,真是充满了那种绝世统帅的王霸之气呢。 “小子你坐那么高干嘛,不想混了啊?”耶律清苑道。 高方平道:“你们不是想和我玩吗,咱们来玩过家家游戏,你们扮演我麾下的大将军怎么样?相信我,这是你们的荣幸,一般不入流的那个,我还懒得指挥他们呢。” “好啊好啊,小时候我和耶律妹妹最喜欢玩这种游戏,目下老子们虽然成熟了,好几年没玩,然而怀旧一下也蛮好。”萧哩娜呼噜呼噜的点头。 耶律清苑觉得他虽然帅、也不至于要对他这么好嘛,但是看死党这么决定,也只得配合道:“好嘛这只是游戏,姑且让你小子高贵一下,过了现在老子们扮女皇,你扮演南朝太监,这才公平。” 高方平很不负责任的点头同意了,寻思只要事情做到,最多过后来个过河拆桥不就行了。这种事我又不是没干过。 于是就开始玩过家家的游戏了,高方平敲桌子道:“耶律将军和萧将军听令。” “老子们……额不是,末将在。”两小纨绔便煞有其事的抱拳。 “立即去把那个三韩国公王俣捉了来。其实他也不是个好东西,目测乃是耶律肖奴一路货色。”高方平一副坏蛋教唆少女的模样。 “好啊,小姐我早看他不顺眼了,那么恶心的人妖还赶来辽国骗婚,癞蛤蟆想吃我这只天鹅。”耶律清苑很冲动的领命了。 这次相反,软脚虾萧哩娜却是不上当,呼噜呼噜的摇头道:“不好不好,他好歹也是个相对敏感的人物,得罪了他,我爷爷会老羞成怒的。” “怕什么,老子们闯的祸多了,老萧相爷恼羞成怒也多了,真的不在乎多一次。萧妹妹你是不是不管我了,若不教训那小子,让他来妖言惑众一番,陛下把我嫁给他带去韩国调教,你就见不到我啦。”耶律清苑说道。 萧哩娜明知道此番被高方平坑了,却是不忍心拒绝大姐头要求,最终只得同意了。于是这两不知死活为何物的家伙又去捉高丽皇帝去了。且她们出征之前,专门吩咐萧府乃是高方平做主。 这决定让无数人觉得蛋疼,却不方便反抗,因为以她们的脾气,多说一句就首先被吊起来了。 家丁们口头应着,不说他们真会听高方平命令,但他们为了不得罪两小姐,也不会干涉高方平在这里张牙舞爪的了。老管家只能怀着悲壮的心情赶去城外,把这些蛋疼事汇报给萧的里底,让他来拨乱反正。 这没毛病,这是他们的职责。然而现在的高方平不需要微服私访了,文章事件基本已经解决,许多东西可以直接摆来台面上说。于是高方平也不怕得罪老萧,只要有这个时间差,让萧家的人闯下这祸,老萧就被拖下水了。 到时候蛊惑老萧一番,给点好处认个错,大不了被老萧诅咒个几月,还能死人不成?最终老萧会因为被高方平拖下水,进而上贼船跟着高方平一起裸泳的,政治其实就这么一回事,一定要无节操才能成事……

上一篇   第865章 高丽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