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 小高出的馊主意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67章 小高出的馊主意

高方平隐藏在上京搞事、微服私访,这不是萧的里底现在才知道的事,其实老萧一早就知道了。 以高方平那诡异下作的风格,其实听闻两小纨绔不止一次被人虐待,老萧就在对此怀疑了。其后作为一个维稳的权相,老萧当然有人监控皇宫动向,听闻侄女皇后萧的里兰秘密召见了一个神秘年轻人、奉为上宾后,老萧基本肯定了那是高方平的化身。 于是自以为掌控了他小高猫腻的老萧、当时笑的很贱。老萧怀着一副“等着你算计、却一切尽在老夫掌握之中”的得意心态,等着看高方平到底要搞什么? 与此同时,老萧对两个稀里糊涂的小纨绔和高方平间的际遇是有兴趣的,觉得让他们三胡闹下,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感情,也不失为一个征服人的好办法,甚至可以借此帮助老萧从宋国获得不少政治利益。 这些,就是老萧这阵子那副“智珠在握”的心态。 可是今个,在城外大帐听闻老管家来汇报的消息后,老萧终于一口茶喷了出来,情急下他起身,拿起茶碗就给砸了,“奶奶个熊,此番怕是失算了,我还以为我在算计他猪肉平,实则恰好被他利用这个状态给算计了。这下形势就真的复杂了,好端端的,他竟敢怂恿我孙女捉了耶律肖奴?” 看他气得脸色铁青,老管家是从未见过他这样的,于是情急下抱拳道:“要不要……立即把他拿下!” “你就会出馊主意。拿他有个屁用!妈的被他用我萧的里底的名誉拿了耶律肖奴、拿了高丽王王俣,若现在老子再把他高方平拿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我萧的里底要替大辽和全世界为敌、要造反啊?”老萧破口大骂道,一副投鼠忌器的无奈样子。 老管家一想也是,叹息一声,暗恨猪肉平下作,竟是利用两个不懂事的少女。 萧的里底又骂了一句奶奶个熊后,喃喃道:“此番被他给绑架了,无奈还暂时不能撕破脸,想必他狗日的目下正在老夫家里,喝着老夫的名酒,用着老夫的名器,虐待着老夫的孙女,然后携带着阴险的笑容等着见我呢。” 老管家着急的道:“老爷可得及时处理,就算不拿了祸国殃民的高方平,也得赶紧放了耶律肖奴和三韩国公,以便消除误会。” 起初老萧也这么想的,现在略一犹豫后却微微摇头道:“我萧的里底丢不起这个脸,既然事情已经被我家嫡孙女给做了,就是我的锅,轻易甩不脱,也无需甩脱。难说还可以顺便形成杀鸡儆猴,震慑政敌的强势行为。高方平这么阴我一定有原因的。” “那如何办理,请老爷示下?”老管家道。 萧的里底又冷静了下来道:“什么也不办,这种消息是封锁不住的,也无需封锁,但你立即派心腹,给我把义坤侯和高丽使馆的人给盯死,老夫要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要知道他们的一切心态。我这便赶回上京,亲自见高方平那人渣,看他想玩多大!” …… 三韩国公王俣那个软脚虾,已经被两女将军给捉来了,起先他是兴奋的,因为来捉他的是他的梦中情人耶律清苑。 所以这个傻子很配合,还吩咐他的高丽武士们不许反抗,不许跟来,说是他镇得住,天塌不下来。 结果被捉来贼窝里后天塌了,他被高方平唆使两小姐打的满头大包,要多惨有多惨,然后被关起来了,和他那哥们耶律系肖奴关一起做难兄难弟。 其后两小姐吩咐厨房弄了些大鱼大肉开出来,算是犒劳出征归来的女将军。打人打的多了也是体力活,于是两小姐现觉得肚子尤其饿,她们就和高方平抢着吃,把菜全部夹来碗里,堆得高高的。 高方平只是给她们的碗里又夹了些菜,堆的更高而已,并没有答应她们要亲嘴的无理要求。 两小姐即将更放肆前,大堂里忽然走入了大腹便便的萧的里底,和大家坐在了一起,然后老萧不怀好意的看着她们三。 两小姐看到他后一阵尴尬,什么也不敢说,放弃了她们的美食就钻桌子下面躲着了。 “是不是觉得老夫有些眼熟呢?” 老萧阴阳怪气的对高方平说着,同时也颇有些风范的样子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炖的很松软的猪蹄过来,狠狠咬一口,有些汁水乱飙的爽感,便觉得很不错,萧家的厨房似乎又有进步了。 于是心情略微好了些。 “小侄高方平,给萧相敬酒。”高方平提起酒壶,以晚辈姿态给老萧倒上酒后道:“此番使辽九死一生,全凭借了萧相照顾,这才跌跌撞撞来到了上京。这杯敬酒,当然不指望平息您心中的怒火,但能减轻小侄心中的一些愧疚。” 我@#¥ 老萧一口就把吃进去的猪蹄喷了出来,“高方平啊高方平,你哪怕说点言不由衷的假话,让老夫面上好看些也就算了。不愧是瞎掰高人啊,你老爹高俅和你比真的弱爆了。你潜伏上京,隐瞒着老夫瞎闹,这也不想说你。然而你就算敬酒也不是道歉,目的不是平息老夫的怒火、而是来句减少你小子的愧疚感?老夫直接怀疑,你猪肉平知道愧疚一词含义吗?” 高方平微笑道:“萧相您懂得,真话总不让人爱听,我猪肉平是实在人,以讲义气说真话著称。” “你……”老萧是真想一酒壶砸他头上,可惜的是老萧知道那并不能解决问题。 高方平接着道:“小侄当然想平息您的怒火,然而您堂堂大辽国首相,您的利益、您的怒火,真是一杯酒加两句好话就能平息的吗?” 萧的里底不禁楞了楞,觉得他小子说的有道理,这么说,也就代表他接下来许诺的东西,真可以平息老子这次做冤大头的怒火了。 于是老萧觉得他虽然是个强盗,然而谁说不可以和强盗谈判的,便容色缓和的笑了起来:“贤侄啊,听你这么说,老夫心理也落下了八分来。你我虽是首次面对面,却也是老相识了,乃是盟友,有许多共同的利益,说吧你用计捉了三韩国公、以及那个废材子弟耶律肖奴,用意当然不会是虐待人。” 鉴于他的上一个红烧猪蹄喷出来了,高方平又用筷子给老萧夹了一个放在碗里,笑道:“萧相果乃神人也,尽管日理万机却面面俱到,小侄这一点点的龌蹉心思,果真是逃不过您的法眼的。” 萧的里底激动的道:“老夫法眼个屁,都已经被你阴了个半死不活的,你到底要不要爽快些,略过你那些睁着眼睛瞎说的过场词,直接让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不都说我日理万机了?” 说这么说,老萧又把他孝敬来的猪蹄咬了几大口爽爽。 高方平微微点头:“那先说耶律肖奴。此贼的父亲得罪了我,动了我的人,必须给予打击报复。没办法我高方平小肚鸡肠瑕疵必报,可不是您萧相的宰相肚里能撑船,谁惹了我,我就狠狠的怼谁。” 萧的里底点头道:“行,你看谁不顺眼,就打击谁,然而这不关老夫的事,你在老夫不知情的状态下用我的名誉、把老夫给拖下了水,几个意思?” 高方平愕然道:“还能几个意思,当然是狐假虎威,要您帮我扛住的意思。” “你……” 老萧却是想了想,也认同了他这流氓逻辑,他要在辽国闹事,当然只有把老夫给拖下水才是最安全的了。 “那老夫如何对人交代,如何甩脱?”萧的里底好奇的道。 高方平淡淡的道:“无需交代也无需甩脱。这个节骨上,萧相您难道没发现有点老了,许多事有些控制不住的意味,感觉总有些您的时代过气、许多人都不服您的节奏了?” 老萧脸颊微微抽搐起来,此点他想否认,但是否认了没用,这是事实。气势在政治和军事上,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有气势的时候就是领袖,那不是别人怎么反你的问题,而是在那个趋势下,别人不会动心思和领袖对抗,下意识只会想着应俸、顺从。这就叫势。 一但失势,当大家第一想法不是怎么顺从、而是怎么对抗的那个时候,手腕再强再聪明也然并卵。那将再也没有做事环境,虽然未必斗不过他们,但就别做事了,毕生的精力将用于对抗。 看老萧的表情,显然说在了他心坎上,高方平又道:“您是我的盟友,我希望您在辽国拥有最大威望,以便你我一起共谋大事,共创盛世大业。这是时代的进程和人类的进程,不容阻挡。于是呢,您和稀泥的风格需要略微改变一下,杀鸡儆猴,重竖威望是需要人祭旗的。人我可是帮您选好了,就是义坤侯耶律庆索。” 萧的里底仔细考虑了一下道:“固然你说的有些道理,重竖威望需要人祭旗。否则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太多事,而老夫在其中没有作为,大家看在眼里这很不好。别说萧奉先和老夫阳奉阴违的,就连他萧炎,现在也敢在一些问题上和老夫软对抗,加之我府里遭人突击,大家在看乐呵。这些事件大抵来说也简单,老夫需要杀人,让他们知道老虎并没有老去,是会发威的。” 高方平抱拳道:“萧相威武。” 萧的里底却又冷冷道:“然而为什么是义坤侯,他是老夫的人,这难道不是让政敌痛快的一个馊主意?”

下一篇   第868章 显摆肌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