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显摆肌肉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68章 显摆肌肉

高方平道:“很简单,柿子捏软的。他猫腻比谁都多,官声比谁都差,杀这种人拉到的仇恨值最少,拉到的民望却最多。都是利益闹的,砍人当然也要权衡利弊。首先你若想杀李俨阵营的人,那要问问李俨相爷答不答应,他们阵营的人有个特点是官声相对较好,于是虽然杀他们也是威慑,然而拉倒的仇恨值太大,加之杀了所谓的好官,民望也会降低到负值。何况如果你想杀他们而又被阻止杀不了的时候,代表你败给了李俨,那么你的威望将再次受到打击。萧相啊,您到底有多少威望可以挥霍?您需要知道的一点是,身为相爷一定要有所作为,依靠皇帝崇信获得的相位,其实权利有限。” 萧的里底来了些兴趣的样子道:“接着说。” 高方平阴阴的道:“所以整死义坤侯的阻力最小,他官声那么差,要民意有民意,司法理由更是要多少有多少。杀他也不会有李俨阵营的阻力,这说起来,相反是您大义灭亲的口碑,萧相无需迟疑,义坤侯这种追随者对您未必有好处,害处却一大堆,其实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您的威望,就是一点一滴被这些并没有多少卵用的追随者给败光的。杀这种人,对宰相永远是声望,是政绩,是对国家和百姓负责,杀着杀着,您就会慢慢的看到黎明。” “……” 老萧真不关心义坤侯那个棒槌的死活。然而说句杀人多简单,事实上却要面临许多阻力,还要面对自己其他追随者的反对和离心。 但某种程度上,老萧也觉得高方平说到了关键上,自己那些追随者未必有用,负面影响却一直都很大。这其中的利弊得失,却是一时之间也没法量化、没法算计得清楚。 于是萧的里底始终在沉默。 高方平道:“义坤侯的死活其实我也太关心,把他砍死,只是我给盟友的一个建议。于是这问题就说到这里,下面,咱们来谈谈关于三韩国公王俣的问题。” 萧的里底微微点头,“是啊,老夫这心里一直奇怪,高丽王他怎么得罪你了。唆使我孙女殴打义坤侯也罢了,好歹他是我辽臣,老夫还镇得住,所能带起的乱子是有限的。然而这个高丽王,虽说弱国无人权,但他毕竟是进京来参加会盟的使王。大辽国若是连使者面子都维护不了,如何让人信任呢?” 高方平道:“外交利益固然重要,但国内的政治问题更重要。这王俣是李俨相爷请来的人,他们的目的不是秘密,就想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您添乱、给女真部难堪,然后给辽皇压力。“ 这些道理老萧不是不懂,只是之前还没有来得及去深想,于是道:“贤侄具体说说。” 高方平道,“女真的野心,您自己心里也清楚。他们野习惯了,也穷怕了,在您的警告压制下他们不敢往西边打,于是便往鸭绿江以东打。萧相啊,这事上我得说句公道话,阿骨打是不对的,是狼子野心。他那不是收保护费,是真的起兵攻城掠地了。女真是大辽属部,高丽是大辽属国,手心手背它都是肉,所以严格来说在政治层面上,女真人这已经算是叛乱的一种了。” 老萧尴尬的道:“被你说的严重啦。” 高方平道:“不是我说的严重,而会是李俨他们的说辞,所谓的女真威胁论就是这么来的。诚然,辽皇满心玩乐,不思民间事物和疾苦,女真对高丽的行为在您一手遮天的萧相维稳下,总被解释为‘部族摩擦’,‘民间马贼抢夺’,在辽皇信任你的这个时期,于是女真的叛乱行为,就变为了部族摩擦行为。然后辽皇一直被蒙蔽,您一直维稳到此,这便就给了您一个假象,让你觉得你可以永远压制下去。” 萧的里底有些老脸微红,事实上高方平说在点子上了。严格来说女真的行为若要认真、若话语权在李俨的话,那就是叛乱了。可惜正因我老萧在前三排挺他们,于是他女真部,便犹如有保护伞的黑帮一样,可以不被官府缉拿。 道理是一样的,只是部落替换为个人而已,朝廷替换为县衙而已。 高方平接着道:“能量不会消失只会累积和转移,女真部在高丽攻城略地,烧杀抢掠是事实。以往你可以压制住,因为弱国没话语权,高丽王就犹如那个贫民窟里被迫害的米巴一样告状无门。可惜这事并没有被解决,一直在累积着。那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诸事并发,你萧相的影响力因各种原因在弱化。于是李俨他们于这个时候专门把三韩国公王俣请来,当然是有原因的。因为这是一个他们的契机,以往做不到的事,不代表现在也做不到。” “接着说。”萧的里底眯起眼睛。 高方平道:“有个定理是,弱者哭诉,只要他有能力哭出来让大家知道,那么弱势一方不论是否占理,都大概率博得同情。于这个节骨眼上,发生许多疑似叛乱的行为,宋辽险些全面战争,辽皇巡猎都被打扰。所以这个时候辽皇心情不好,对‘兵事‘尤其敏感是肯定的。那么又依据弱者哭诉大概率博得同情定理,李俨他们这个时候请高丽王进上京哭诉就是契机,只有这个诸多幺蛾子发作、你老萧没能处理、辽皇心情不好、辽皇质疑你能力的时候,一但真让高丽王作为弱者告御状,问题就大了。我不敢讲辽皇会为了这一件事就让萧相您失宠,但在女真威胁论早已大行其道的现在,辽皇性格又像个孩子而不是老辣政治家,那么不管您是否接受,我敢断定,辽皇就此对女真生出忌讳之心,且不可逆转。” 萧的里底面色大面,总算觉得出事了。兴许高方平说的夸张了些,但这个逻辑真的存在。老萧一直抬举女真部,而女真部就犹如那两小纨绔一样、把祸闯大了被陛下知道了,我老萧的确不至于一次就失宠,但正犹如南朝那个蔡京一样,其实人品是一点一滴败光的。 高方平接着道:“您比我更清楚辽皇什么性格,他不是一个成熟的帝王,没城府,只要他不高兴,一定在会盟期间出幺蛾子,让阿骨打下不来台。” 萧的里底无奈的点了点头。 高方平道:“那么事情到此还不大。但我就要问,女真部那群狠人的性格你更清楚,辽皇一但不给他们面子生忌讳了,以阿骨打脾气,你大辽部族叛乱先例又有这么多可以效仿,萧相,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您比我更清楚。或许我危言耸听了些,但您不得不承认,我说的这些东西是有概率存在的,这就是政治。” 萧的里底心中很无奈,就像南朝蔡京被无数奸佞捆绑了投鼠忌器一般,若真发生高方平说的这些,无疑我老萧又将被阿骨打那个流氓捆绑,也会投鼠忌器,最终若女真部出问题的话,那么我老萧的最后一笔政治资产也就输光了,就算辽皇不开口,也真的不好意思继续留在台上丢脸了,还不滚蛋难道还等着领赏? 思考许久仿佛陷入了死循环,于是老萧便跳出循环,警惕的道:“所以说了这半天,你的结论是:你把高丽王捉来吊打一顿,是为了我老萧好?” 高方平尴尬的道:“是的我就这结论,然而您还要听我接下来的理由。” 老萧迟疑了少顷道,“贤侄接着讲。” 高方平道:“吊打王俣是简单粗暴的显摆肌肉,意思就是威胁,就像你的金牌追随者义坤侯欺负老百姓一般直接:是的我把你妈撞残废了然而你不能不高兴,否则我就把你抓起来打击报复,甚至严重到被消失。” 我@#¥ 老萧也听得激动了起来,觉得似乎真的有些丧心病狂? 高方平尴尬的道:“相爷我无意冒犯,然而您那群追随者譬如义坤侯他真是这么做的,他做了那么多都不出事,证明这种手法非常有效。这种赤裸裸的无证据维稳手段,也能让辽国包拯们一筹莫展,于是哭瞎的就是米巴她娘,不是,哭瞎的是弱者高丽王。” 老萧添了添嘴巴道:“你为何觉得高丽王不会犹如彪悍平民那般的举着血书拦路喊冤呢?” 高方平道:“因为他不敢。所谓柿子找软的捏,醉风轩一役我亲自他们冲突,我已经看穿了他有多么的懦弱和傻逼,就他王俣那人妖风格,难怪他要被阿骨打欺负的没脾气,人怂就像羊一样,一会被欺负。想如有骨气的人举着血书告御状、冒着被和谐的风险,王俣真不是那性格。尤其是您杀鸡敬猴的现在,假如顺手把义坤侯给干掉了,然后一不小心把那部记录了西夏梁太后被毒酒赐死的地摊文学送去给王俣观看,他铁定不敢再有任何告状的打算了。” 萧的里底觉得这太不地道了,然而仔细想了想,在这个角度上真的不能有节操啊,难怪他小高总能混的如鱼得水呢。 “好吧节操老夫可以不要,但你真有把握这样一来就解决‘女真叛乱’的不利言论?”老萧有些心动的样子。 “妥妥的。”高方平笑道,“然而我再次强烈建议您不要和稀泥,顺手把义坤侯宰了那才稳,那才叫虎威,才叫霸权。否则让人看到王俣一软弱就有人欺负他一样,阿骨打看您软弱了一辈子都不发飙,他会更加肆无忌惮的给您添乱,就像躲桌子下面这两被宠坏了的丫头一样不知厉害。” 老萧不禁觉得他说的太有道理了。 不过躲桌下的两小纨绔及时露出头道:“那,先说好了,你们说你们的,不要把咱们扯进去。” 结果被老萧给几脚踢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