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 宋辽政和二年共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69章 宋辽政和二年共识

高方平再补一刀说道,“您的其他追随者,包括您的那个侄子萧奉先,萧炎这些败类,看到您继续软弱是不会变乖的,只有看到义坤侯流血,兴许他们才会静下来多个心眼,往后给您添乱的时候、包括阿骨打、他们才会衡量一下值不值得冒险。这就叫威慑,乃是祭旗的意义。” 萧的里底无比头疼的道:“知道知道你看不惯义坤侯,然而你也不需一而在再而三的给老夫灌米汤,怂恿杀他。这也太无耻太狠了些,虽然你说的有道理,然而听了你的话就把义坤侯拿去祭旗,总有些老夫是个傻子上了你的当的感觉。他毕竟是老夫的人。” 高方平摊手道:“这不关我的事,是您的利益,义坤侯从各方面来说已经有了死的理由,不杀白不杀。杀了就是霸权是威慑,是民望,是政绩,司法理由多了要不完。萧相啊,您自己仔细算算,反正要杀个人爽爽,杀义坤侯性价比如此高,您若还迟疑,难道您想去杀那些更拉仇恨、更狠的人?” 老萧无比恼火的指着他的鼻子道:“要是干掉你和干掉义坤侯的代价一样小,老夫已经把你干掉了。” “爷爷,您怎么想的,他那么帅你要杀他……”萧哩娜又钻出脑袋来说道。 “给老夫滚!你们谁也不是好东西!”老萧受够了这些人了,不方便收拾高方平,孩子只打自家的,于是揪着耳朵把两小纨绔拖出来几个巴掌,一脚踢飞了,关上了门,吩咐把她们两个关起来不许吃饭。 喝了几口烈酒爽爽,老萧叹息一声道:“真的……要杀义坤侯吗?” “这个人必须杀,否则震慑不住阿骨打和王俣的。”高方平淡淡的道,“杀了您收到的政治利益会大的惊人,政敌会对你退避三舍,重新评估您。追随者会收敛些,百姓会为您歌颂。为政者被百姓歌颂虽然大多存在于史书,但我真的经历过,那感觉很销魂,真不比睡美女感觉差。最重要的是打击了王俣的意志,让他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添乱告御状。同时也是警告阿骨打安分些,有些敬畏。相信我,在曾头市我怼过女真人的,他们吃硬不吃软,仁慈会被他们看扁,但我把他们的人砍了一个,没收了他们的凶器,派驻军强势维稳,收取保护费后他们服服帖帖的了,他们的小孩说我是个伟大的战士。” 萧的里底道:“你在曾头市的那些破事,这么无耻这么野蛮的行为却最终没出什么事,被你们朝廷给当做政绩,老夫也是服了你们了。” 顿了顿老萧又正色道:“震慑了王俣之后呢?” 高方平道:“王俣长相原本就不被大辽的价值观喜欢,辽皇是个喜欢以貌取人的性格,且直接。于是辽皇原本就不会喜欢王俣长相,而头鱼宴时候他定然鼻青脸肿的糗样,又不敢说出个一二三来,加之这一两日您萧相再给辽皇进谗言……总之就是胡编乱造些高丽的负面新闻,这方面您是老手我教不了您,然后先入为主,辽皇就会对王俣印象很差,头鱼宴上王俣定然被辽皇取笑。被辽皇取笑是一个政治信号,也是一种趋势,那么整个宴会风格就不是针对女真部了,而是全部奸臣小人都跳出来响应,成为了取笑侮辱高丽的宴会。是的我承认这很无耻,然而这就是自然法则,作为草原民族您比我更清楚,羊是一定会被狼群围观的,然而狮王不会被围观。若不听我这奸计,那么头鱼宴上被围观的羊,就是您和阿骨打您信不信?” 老萧将信将疑的看着高方平,许久后忽然问了一句:“除了义坤侯外,高丽人和你有仇啊?” “额……”高方平道,“也不是。主要是因为他们是羊,咱们是狼。你我利益是一直的,我夜观天象,觉得以辽皇的纨绔性格,此番必是以侮辱取笑他人为主流的。” 萧的里底苦笑道:“他平时也这德行,就喜欢取笑别人。” 高方平点头,接着道:“所以你我心里都清楚,必须有人出来被取笑,吸引火力。而这个被取笑的人不能是阿骨打,阿骨打有野心,聪明也刚烈,若就此心生肉刺,那就后患无穷。我宋国有群人始终坚持他们的北方策,要联合女真坑辽,若头鱼宴上阿骨打被辽皇侮辱,必然就被他们利用了。你我就哭瞎。若是转移了矛盾,变为辽皇取笑高丽王,让王俣不敢说话,则代表您的维稳成功,让阿骨打感受到您的庇护以及力量,这更方便往后控制他。至于王俣没办法,他只是错误的时间响应了错误的人,竖立了错误的对手,镇住了他让他不敢说话,这就皆大欢喜了。” “所以整个事件里最无私的是你高方平,你总在为我老萧好,是这样的结论吗?”萧的里底道。 高方平尴尬的道:“当然了我也会有些小利益,稳住了阿骨打,就让宋国内部的一些家伙们没有破绽利用了。” 萧的里底却眯起眼睛道:“然而老夫总觉得,你有些更加龌蹉的心思,打算谋取高丽的利益?” 高方平不禁吓了一跳。 老萧却又道:“好了,你要是没有利益在其中,老夫是肯定不信的,也真不敢和你合作。所以你算计一下也是正常的。老夫可以不管你,就像我平时护着女真欺负高丽人一样,我可以不问你从高丽获得的利益,甚至可以如同保护阿骨打一样的保护你在高丽的利益。然而利益需要交换,你给老夫什么?” 高方平道:“你我谁跟谁……” “闭嘴,直接说答案。”老萧显然已经忍他很久了。 于是高方平就不敢装逼了,说道:“大宋裁军十万,算你老萧的政绩如何?” “什么!” 萧的里底惊呼着,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他:“你……你一定和本相开玩笑对吧,在你们宋国肌肉发达的现在,你会裁军给辽国面子?” “说到做到,不来虚的。”高方平阴笑道,“直接能威胁辽国边境的河东军系,给我一年时间缓冲,我会裁撤。咱们可以写成条约,你萧的里底来签字,算是我大宋对辽国表达心意,也算你老萧对宋外交的一向政绩,用来对辽皇交代,用来让李俨那些指责你丧权辱国的人彻底闭嘴。” 实在是裁军对于这个时代的意义太重大,萧的里底还是仿佛做梦一般,有些难以相信。 这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是老萧通过外交,在宋国膨胀论大行其道的现在,老萧真拿出了说服宋国裁军的外交成果,这个政绩就真的牛逼到天际了,在以往那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你,你真的要这么干?不会宋国军费被你给贪污没了,你没办法之际才出此下策的吧?”萧的里底道。 “您说的……算是原因之一吧,然而怎么做到的并不重要,至少在你的层面上真相并不重要。只要是您说服了宋国签署裁军条约,就是你的政治果实。辽国往前的首相们从未做到过的绝世工程。名留辽史,不可抹杀。”高方平蛊惑道。 “好吧你丧权辱国的放这么大利益出来,不会只为了怂恿老夫去阴高丽人,说吧,你还有其他什么条件?”萧的里底兴奋的道:“看你和那两小姐际遇,你又这么好色,你不会想把她们两个一起娶了吧?如果是老夫这便答应你。” 我@#¥ 高方平寻思,那两龟孙那么凶,谁敢娶她们啊。 yy完毕,高方平道:“自西夏战败,威慑力不足后,来自回鸪的那些马贼越发明目张胆的骚扰西夏。西夏现在已经没了抵抗力量,而我大宋在夏驻军之际承诺了保护他们安全,加之宋国在夏投资很大,所以目下我刘光世部兵力紧缺,有心无力。保护西夏、保护我大宋在夏利益的节骨眼上,相反还要裁军,所以萧相您懂的,我压力不是一般的大,现在无数人都等着看我高方平的西夏政策被打脸进而失败。对此你怎么看?” “这事交给老夫,此番回鸪使者进上京,看老夫不喷他个狗血淋头。这事必然给你高方平一个交代。”老萧貌似忠勇的样子。 实际上么,高方平太清楚这只老狐狸的尿性了,某种程度上、现在回鸪马贼骚扰西夏就是老萧放纵的。民间自发的马贼肯定有限,之所以目下出现了越发丧心病狂的马贼,那和大航海时代的英国军队们做海盗是一个性质。 政客的节操就这点。就像高方平在文章事件上阴老萧一般,其实老萧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不方便明面上损害高方平利益,于是通过第三方回鸪人、去撸第四方西夏人,看似不关高方平的事,也说不上捏住高方平的七寸,但正如高方平从他手里弄走文章一样,恶心一下人是可以的。 是的只看老萧没有迟疑,才提及他就说包在他身上。就知道这是他老萧授意回鸪人做的。 这种事也是必然会发生的,这就是霸权,是上国都有的待遇。譬如后世的美帝其实也这尿性。辽国没后世的美帝那么牛逼,但这个时代他号称二百万铁骑,那么陆地上和他接壤的国家在他面前真是孙子。回鸪人当然不例外。 不接壤的吐蕃,辽国对他们的影响力也是很大的。基本上吐蕃使者进上京朝贡是经常能见到的。 此番和老萧达成的这个程度的政治盟约、作为一个讲义气的人,老萧肯定会反手敲打回鸪那群马贼。其实除了是给高方平面子之外,也是对回鸪勒索一笔好处费的意思。 回鸪必然妥协,减少甚至杜绝对西夏的骚扰。但这情况最长只会持续两至三年,回鸪和西夏边境又会再次紧张。那个时候几国之间,就又要进行新一轮的利益平衡。 政治尤其是外交永远都是这样的,会反复的变化无常。说穿了就像人吃饱了过段时间就会饿。在国与国的外交上,一段时间后大家都饿了,就又要动心思弄点好处。萧的里底需要一些持续的政绩作为“食物”、喂给持续饥饿的辽国朝廷。老萧他自身也需要如同进食一般、继续从各国的权贵手里拿到好处和贿赂。 这都不可避免,一千年后也这德行。美帝因什么问题吃了点东西爽爽后,能安分个一年半载,之后它又饿了,于是各种日本问题、对台军售问题,韩国问题,总之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幺蛾子出现。其实这只能说明美帝中午饭消化完了,该吃晚饭了。 当然了,这次在两年内暂时解决了西夏和回鸪问题,等老萧又饿了的时候,高方平又会有新的办法坑害老萧一把,进而换取新一轮协议。这就是政客们的宿命。 其实两年后也说不上新协议,老萧最多只是重申“宋辽政和二年共识、西夏和回鸪的局部摩擦不符合世界利益”,然后又和平两年。等协议慢慢的被人践踏之后,老萧再次拿到好处,他就又进行第三次重申“宋辽政和二年共识是有效的”。 然后继续滚动,践踏、再重申的循环,持续到有人忽然一拳打碎辽国霸权。改而换高方平和世界权贵们签署一大堆的“共识”,每年轮换着践踏一下别人、下年拿到好处后就重申一下。如此反复。 契约的有效性一定是暴力机构背书的,所以如果世界契约要生效,那一定得有个世界警察。但只有一个警察的时候那肯定是个黑警,不论局座是高方平还是萧的里底,都是黑警。

上一篇   第868章 显摆肌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