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三英战吕布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7章 三英战吕布

正在这个时候,外间传来如同打雷般的雄浑怒吼:“狗官!你把我家夫人藏在里面欲将如何!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 紧接着,听闻发生了铺天盖地的打斗,桌椅粉碎的声音,以及满场食客惊叫着逃离的声音。 靠!像是来真的? 枪棒无双的卢俊义终于还是杀过来了,此点有点出乎了高方平的意料,总归有些小看他的胆子和智慧了。 教父卢俊义此的声威那不是开玩笑的,就连口称不怕他的贾氏也吓得面目惨白。下意识之际,她竟是把小鲜肉高方平保护在了身后,等着包间的门被打碎,从而冲进来一头愤怒的雄狮! 今天有些奇怪,卢俊义的武艺和能力贾氏太清楚了,寻常的二三十人根本拦他不住,但今天打斗声起有十个呼吸,却也没见卢俊义越过雷池。 虽然如此,贾晓红还是心跳很快,把高方平护在身后。其实看得出来,她说不怕,但卢俊义带给一般人的那种恐惧是发自骨子里的。作为河1北道上的教父,冷兵器时代的天下第一高手,要说没有威慑力那是很不科学的。 其实用后世的思维想想就能明白,普通人怕卢俊义也不会怕官。 “大人你快走,从后窗、抓着妾身的衣服跳下楼,逃入留守府。” 贾晓红一边说,一边飞快的脱衣服扭做绳子让高方平跳窗。她怀疑这个小鲜肉会摔断腿,却总比被卢俊义扭断脖子好。 高方平盯着她肚兜遮掩不住的那对大胸脯,迟疑着道:“我的三个手下很厉害。你这个举动会导致咱们说不清了。兴许他知道你会有这样,所以抓住机会来的,果然小看他了。” 贾晓红大为着急的道:“都什么时候了,大人您快走,三人挡不住他的。” 高方平道:“听过三英战吕布吗?” “没听过。”贾晓红不是梁红玉,这个时代的三国故事也不是那么多。 高方平道:“穿好衣服,我带你出去看三英战吕布,没事,其实卢俊义在做戏。如果是石秀杀过来,那就真是来拼命了。但老卢不是光脚的人,他不是个会随便拼命的人,至少他不会为了女人拼命。走吧,我们出去看看。” “哦。” 贾晓红半信半疑,只得用一只遮掩着大胸脯,赶紧穿好衣服…… 和美女出了包间,看到四个汗流浃背的人影在漂浮不定,拳脚所过之处简直是拆房子,打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的木板或梁柱就碎裂的稀里哗啦。 林冲、关胜、杨志三大猛人,很有默契的顶住了卢俊义的攻势,斗了个旗鼓相当! “狗官!淫我妻子!欺人太甚!今日不死不休!” 卢俊义在怒吼,拳脚却不是拼命的套路,相反很谨慎的防守得滴水不漏。 “声音大有什么用,上百个人证都被你吓跑了,所以就连那句‘咱们是清白的’,我都不想说出来。”高方平坐下来观看。 @#¥ 卢俊义也发现了不对,实在没意料到这三个强手如此难缠,居然没第一时间冲进去把他们捉出来。相反过大的动静把那群笔杆子给吓跑了?这真的和卢俊义所想的场面完全不一样,原本是要快速把他们捉出来,让大家见证一下的。 一边看,高方平又道:“卢俊义你是个人才啊,是否预感到你妻子贾氏出轨的事纸包不住火,于是为了保全你玉麒麟的面子,你选择了最佳的‘爆料’方式,想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的弄成妻子被花花太岁祸害,算个好计谋,听来也顺理成章,大多数人会相信的。特别我老爹的政敌最相信。” “狗官你血口喷人!就你花花太岁的名声,你到底逼我家娘子在包间里干了什么!” 卢俊义一副披头散发苦战的模样哇哇大叫。 高方平道:“大官人好算计。仅仅爆料贾氏被我祸害显然不够,我猜测,下一步会传出‘贾氏不堪受辱于家中悬梁自尽’对吧?于是保全了她不容玷污之名,你甚至可以顶着妻子圣洁、不容侵犯的名誉上京告御状是吧?真有这么一桩无头公案,打击我的同时,再也没有让你名声受损的贾氏活在世上了对吧?” “狗官你休要血口喷人!混淆视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天理何在!” 卢俊义心头打鼓,吓了个半死,觉得这人太聪明,居然能把计谋走向说哥七七八八。这次原本十拿九稳,却估计不足,遇到了三个旗鼓相当的高手,现在进退不得了。 高方平注视了一下战况,尽管卢俊义不成了,但明显杨志林冲等三人也尽力了,拿不下来了。 既然没办法现场击杀,也就没必要给他套上“试图行刺官员”的罪名了。 就算拿得下他,这么做的时机也不成熟。富家一方的大土豪,如果不明不白的就这么被套个罪名就地正法,影响太大了。先不说会让准备不足的梁中书下不来台,仅仅只是对钱庄的影响就是致命的。敢这么做的话,往后很难让那些大土豪信任,他们带头挤兑的话,钱庄要出问题。 “别打了。”高方平忽然吩咐道,“其实就是个切磋,卢俊义,本官就不陷害你意图行刺了,同时你也接受‘我和贾氏是清白’这句,这一局平手你接受吗?” “额……”卢俊义非常的尴尬,对着这么一个不正常出招的流氓,一时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 “难道还要犹豫?”高方平道。 “好吧。” 卢俊义当即换了个笑脸,停手抱拳道:“主要是受到大人以往名声的影响,小人又是武夫,有点冲动,于是造成了现在的误会。既如此,请把贾氏还给小人带回去安抚。” “她乃是坚强的悍妞,汝妻我安抚就行。她现在跟你回去我有点不放心,会带回留守府一段时间。”高方平道。 卢俊义目光犹如两道冷电一般的盯着贾氏,等着她开口。 贾晓红扭开头道:“姓卢的,我不想跟着你了,你最好写休书把奶奶休了,否则是你自己的名声堪忧。” “夫人贤淑端庄,从无不妥之处,万无休了的理由。既是夫人想去留守府做客几日那也好,为夫也需要出躺远门。” 卢俊义不答应休妻,后转身就走。到楼口忽然停下脚步的道:“今个没见过李固,夫人知晓他去哪了吗?” 高方平接口道:“没见到。” 卢俊义道:“大人乃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高人,叫人怎么信你?” “其实我说这句不指望你信,回去猜吧,我的话是否可信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高方平嘿嘿笑道。 卢俊义皱了一下眉头,这下他的心里真的充满了猜测,瞬间想了李固消失的二十种可能,三十种后果,开始隐隐约约的头疼…… “姓高的你是不是疯了!” 回到留守府的时候,大小姐梁希玟杀上门来指着贾晓红道:“你把人家卢大官人的夫人拐我梁府来真的好吗?” 高方平学习梁红玉,喊着指头道:“想必是梁中书知道这事后不高兴,却又不好意思来责问我,指示你来打爆我鼻子对吧?” 这都被猜测到了? 梁希玟很尴尬,有种和爹爹合谋坑他的感觉。 迟疑了一下,梁希玟道:“好吧我承认,的确是爹爹叫我来的。但想打爆你鼻子这事乃是我的私自决定,你绑架一个这么漂亮的有夫之妇来梁家,会把我爹爹的名声败坏的。” “不会的,让贾晓红和你一起研究诗词就不会。”高方平献计道。 “好吧,只要不留在你的小院,我勉强接受。”梁希玟比想象的好说话多了,又道:“说到诗词歌赋,你既然是大才子,必须现场专门给我做一首词,署我的名字,让我拿出去和那些小姐们显摆。” “一个衙内两只眼,两个女人四只奶。”恰好此间又有两个美女,于是高方平再次出口成章了。 梁希玟还好,反倒是有些悍妞风格的贾晓红听得眼冒金星。她无法想象,能出《永遇乐》的那个惊艳才子,说出了此等不堪入耳的名句来。 名句出口后,就连富安这些家伙都觉得非常丢人。 然而贾氏却被这种粗鲁的名句弄得脸红红,觉得高方平是很坏的一小子,这样的坏小子的有种不同于燕青的吸引力…… 贾氏被梁希玟带走了。 这样就好,在留守府贾氏就会很安全。 贾晓红对卢俊义毫不重要,但是对高方平却很有用处。所以不能让她出事。 至于促成李固的消失跑路,在别的权谋家看来没多少用处,但对高方平也很重要。相信李固这样的枭雄人物,真会掌握卢俊义的小辫子,那么他一天处于消失,卢俊义就一天放不开手脚,会提心吊胆的不敢乱来。 这就算高方平第一阵胜利了。不继续损失国宝匠人就是胜利。 “辽人街很快就会大事。”高方平招来手下郑重的宣布,“没事不要去辽人街晃荡,同时缴纳过保护费的街坊,暗下警告不要靠近辽人街,不要和辽商扯上关系。”

下一篇   第88章 该跑了